当前位置 : 首页 > 智库研究 > 一带一路

陆钢:“一带一路”国际市场是实现人民币国际化战略目标的可靠平台

来源:大国策智库   作者:陆钢      2019-04-26
  近期有文章中提到,“一带一路”必须设定战略目标,以便于方向确定和路径选择,其中实现人民币区域性流通是“一带一路”最重要的战略目标。围绕这个目标,需要营建“一带一路”国际市场并形成相应的市场规则。对此舆论界有很多不理解,担心成为佐证“中国威胁论”的依据。这样的担心是不必要的。本文意在对“一带一路”人民币的区域性流通这个议题进尝试分析,以明事理。

一、人民币国际化对“一带一路”的意义及实施障碍

  有关人民币国际化的论断见诸于报刊杂志。中国政府也不隐瞒推进人民国际化的事实。但在“一带一路”上类似的表述还是比较谨慎,在《行动愿景文件》中使用了“资金融通”的词语,避免刺激国际社会。不过,中国人民大学出品的一份《“一带一路”人民币国际化报告2015》中,开宗明义地指出,要实现人民币地国际化,让人民币成为美元、欧元之后的世界第三大货币。该报告还把人民币国际化视之为“一带一路”的货币战略。目前学界的分歧不在于实现人民币国际化,而在于如何实现国际化,它的主要路径是什么?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实施人民币国际化战略会不会引起美欧等大国的打压? 

  人民国际化的具体表述是,人民币变成了国际货币,成为一种硬通货,可用于国际贸易的结算,可成为其他国家的外汇储备,由此而衍生各种金融利益。中国可像美国那样,仅以人民币的纸张印刷成本,享受人民币的名义价值。这份铸币税的资源收益高达90%以上。对于中国来说,如果能够在沿线国家实现人民币部分或全部的流通,可以解决很多经济问题。例如,中国外汇储备很大一部分用于购买沿线国家的资源性产品,尤其是油气资源。同时,中国也要照顾沿线国家发展经济、造福本国人民的关切。中国的方案是不仅提供公共产品,更重要的是向沿线国家开放本国市场。中国是大市场,但门槛也很高,没有政策性的惠顾,沿线国家的产品很难进入中国市场。中国与中亚、中东欧等沿线国家贸易的严重不平衡,说明了沿线国家的困局。

  虽然人民币在“一带一路”的流通是一种双赢方案,但实行起来还有不少障碍。除了“中国威胁论”的干扰之外,还有人民币国际化的战略定位、切入点以及具体路径等诸多问题。苏珊.斯特兰奇和本杰明.科恩提出了对货币进行分类:顶级货币、贵族货币、中性货币、协商货币等。顶级货币是全球性货币,只有美元才有这个资格。贵族货币是区域性的跨境货币如欧元,有人把人民币也纳入贵族货币。这个正是我们考虑人民币国际化战略定位的理论依据:人民币国际化究竟是要做全球性的国际货币还是区域性的跨境货币?笔者的观点是,人民币应该沿袭欧元的道路,选择贵族货币,成为区域性的跨境货币。

二、“一带一路”是实现人民币国际化战略目标的可靠平台

  那么如何成为贵族货币呢?人民币国际化也已考虑揉入中性货币和协商货币的属性。所谓中性货币是指依靠市场经济而获得的国际货币属性如日元、加元等。协商货币是通过政府间的劝说、谈判或谅解等手段推动本国货币的跨境使用,目前尚未找到对应的货币。“一带一路”倡议为人民币成为区域性跨境货币提供了难得的历史机遇。“一带一路”具有明确的区域边界,基本上涵盖了欧亚大陆的大部分国家。因此,人民币能否运用市场经济和政府劝说的两种手段推动人民币实现跨境流通,成为区域性的国际货币。换言之,人民币朝着贵族货币发展的方向不变,但同时也寻求中性货币和协商货币的路径。中性货币是纯粹依赖经济因素吸引境外市场行为角色参与,这是不够的,因为中国政府的角色是无法回避的,“一带一路”倡议本身就是至上而下由政府一手推动的国际性合作,所以协商货币也许是一种选择。

  在中国政治生活中,协商是一个常用的概念。很多事情也是通过协商手段解决的。在推动人民币国际化的过程中,协商货币的路径就是中国政府利用与沿线国家的良好关系,在平等互利的基础上,与沿线国家共同探讨人民币流通的可能性。但是应该清醒地认识到,协商货币是需要付出代价的。劝说某国接受人民币支付意味着这个国家经济主权的让渡。如果劝说手段简单粗暴,引起对象国的反感,很容易被贴上“霸权”标签。因此协商货币的路也不好走。它还是需要与中性货币路径相结合。比较理想的愿景是,人民币遵循中性货币的路径,通过市场经济的道路,实现它的跨境流通功能。

  本文的结论是,“一带一路”的战略目标是让人民币成为区域化的跨境流通货币,而建设“一带一路”国际市场是实现这个战略目标的可靠平台。

  作者:陆钢,大国策智库高级研究员,华东师范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所长

  文章内容不代表大国策智库观点。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17 The Statecraft Institution, Beijing,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