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智库研究 > 一带一路

高鹏:带路倡议与陆军建设

来源:大国策智库   作者:高鹏      2018-10-07


  作者高鹏,大国策智库高级研究员,战略学博士,主要研究领域为国际战略、军事战略。本文根据作者在2018年8月28日陆军建设发展研究所举办的“新畅想——2035陆军未来与展望”研讨会”上的发言改编。


  导语自带路倡议在2013年正式提出后,中国投入巨大,也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由于带路本身所具备的地缘政治因素、美国等西方国家对带路的一些误解和带路国家本身的种族和宗教冲突及因带路投资规模和项目竞标的不透明和不规范而产生抵触情绪,带路的安全和推进都面临巨大挑战,为中国军队护卫带路提出了新的任务。


一、带路倡议与西进战略

  (一) 带路倡议的大战略意义

  中华文明长期受制于北方威胁,局限于内陆发展。近代以来,要海防还是要塞防?走向海洋还是陆上西进?一直困扰中国的发展布局。带路明确我国从陆上和海上同时“走出去”,既发挥传统陆上文明优势,又推动海洋文明发展,使我国真正成为陆海兼备的文明型国家。因此,带路的建设将极大拓展我国战略空间,为我国经济的持续稳定发展提供战略支持,同时也将促进沿线国家的经济和社会发展。据统计,今年前7个月,我国对带路沿线国家和地区贸易总值达到4.57万亿元,占外贸总值的27.3%,超过同期中美贸易总值2.28万亿元,增长率达11.3%。这对于我国彻底摆脱一直以来依附大国、被动挨打的地缘政治局面,抵御美国等一些国家对我国的政治、军事和贸易制裁,寻求更大范围资源和市场合作,使我国真正屹立于世界的强国之林具有深远的意义。

  (二)带路倡议的军事战略价值

  带路尽管是海陆两路并举,但总体方向是西进,而且从发展看海上的“一路”与陆上的“一带”相比,陆上的“一带”将是重要突破方向。为什么这么说呢?关于海上的“一路”,美国有学者最近专门撰文,说他们已经找到了对付中国的办法,就是只要掐断海上通道,中国就死定了。此话不能说没有道理,因为美国确有这个能力。事实上带路倡议也正是为了冲破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中国的封锁,将中国的政治、军事、经济、文化等向西延伸的西进战略。通过我中西部辐射广袤的中亚、西亚乃至欧洲。这样即使海上失利,东出南下道路中断,向西还有一条稳定繁荣的通道。因此,在美国战略重心向“印太”东移的情况下,中国采取西进战略,具有重大的军事战略价值。

  国防大学的刘亚洲将军、乔良将军力推西进战略。刘亚洲曾撰文指出:“中国西部是亚洲心脏。亚洲腹心谁主沉浮?西进应当成为我国未来十年的重要战略。换句话说,就是中国的战略重心向西移动。西进战略,我的理解是着眼于影响周边乃至远达欧洲的战略谋划。西进战略的核心是直扑中亚。中亚不仅是俄罗斯的软肋,也是我国的软肋。左宗棠西进,为中国奠定了百年西部疆域。我们向西,则着眼于中国的根本崛起。北约东扩,前锋已触中亚。美国与中国在中亚较量的那一天迟早会来到。先下手为强。今天我们向西,是中华民族的历史必然,也是我们的宿命。”

二、带路沿线安全环境分析

  随着带路倡议和西进战略的推进,沿线安全形势呈现复杂多变特点。

  (一)沿线国家对带路倡议和西进战略的疑虑有所升温

  带路沿线国家在认为中国的贸易、投资和援助会给本国带来好处的同时,也担心中国的影响力会给本国带来负面效应。怀疑中国借带路建设实施扩张,进而控制本国的政治和经济。如在巴基斯坦中资瓜达尔港建设过程中屡次遭到武装分子的袭击,造成多名中国工程技术人员丧生,足以说明就连巴铁这样的友好国家,其国内反对势力对带路的疑虑也是很重的。

  (二)大国博弈加剧

  带路沿线地区自古就是大国利益交织和博弈的重要地带,美国、俄罗斯、欧盟、印度、日本等世界主要政治力量均是这一地区的利益攸关方。美国一旦认定带路对其霸权构成挑战,一定会怂恿盟友和沿线国家进行破坏。俄罗斯由于过去中苏边界冲突的影响,民间对中国的警惕感依然根深蒂固。印度因与巴基斯坦的领土争端,对带路一直持有敌意。2017年的中印洞朗对峙提升了印度对中国的防范之心,印度可能会与日、美、澳等几支反华力量合流。大国之间的竞合争斗客观上引发了带路沿线国家内部不稳定因素的加剧与变异,从而造成地区形势更为动荡与不安。

  (三)沿线“三股势力”猖獗

   带路的必经区域也是国际恐怖主义、宗教极端主义、民族分裂主义“三股势力”最较为严重的地区。目前,已形成的中东—南亚—中亚—中国新疆的宗教极端主义与恐怖主义弧形带,将对带路倡议的实施构成严重的威胁与挑战。

  (四)文化观念和思想意识隔阂的存在

  带路沿线,特别是陆路的“一带”所经之地,几乎全是伊斯兰国家,在生活观、价值观、世界观等方面与中国差别很大,这种文化与思想上的“软鸿沟”虽看似无影无形,但却又无处不在。

三、推进带路倡议要求军队必须走出国门

  建设与我国国际地位相称、与国家安全和发展利益相适应的巩固国防和强大军队,是我国现代化建设的战略任务。带路作为国家发展战略,需要军队为其提供坚强安全保障。

  (一)“国家利益拓展到哪里,国家安全的边疆就应到哪里”

  这是刘亚洲将军在中共十八大后接受媒体采访时说的一句很经典的话。随着我国综合国力不断增强,国家利益已逐渐超出传统的领土、领海、领空的范围。荷兰、葡萄牙、西班牙、英国,到后来的美国崛起的历程都证明,想要发展必须要“走出去”,拉动内需很重要,但要实现国家的崛起,仅仅靠内需是不行的。我国已成为全球最大的石油进和粮食进口国,最大的贸易和国际游客输出国……。对外贸易依存度越来越高,对世界能源的需求也大幅上升。据估计,到2020年,我国将有60%的石油需要从国外进口。特别是随着带路的推进,生意兴隆通四海,中国制造遍五洲,今日之边疆,已不局限于传统的守疆固土,而是全新的“利益边疆”。

  (二)“国家利益到哪里,军队就要保护到哪里”

  这是军中很流行的一句口号,随着带路建设的推进,该是它变为现实的时候了。国家利益是一个国家生存和发展需求的综合,是确定军队职能使命的前提,也是军人目光的聚焦点。国家的利益延伸到哪里,军队的使命任务就应该拓展到哪里。军事力量在捍卫国家和民族根本利益中,从来都发挥着直接而重要的作用。运用军事力量保护国家安全利益和经济利益不再是个别大国的专利。

  按照新的历史使命的要求,人民军队不仅要应对传统安全威胁,还要应对非传统安全威胁;不仅要维护国家的“领土边疆”,还要维护国家的“利益边疆”;不仅要成为国家生存利益的捍卫者,还要成为国家发展利益的捍卫者;不仅要为国内人民提供安居乐业的安全环境,还要保护我海外人员的生命财产安全。近年来的实践证明,凡是企业单独“走出去”的几乎就没有能够全身而退的,再不能让企业自己单打独斗“走出去”了,推行带路不能仅仅依靠经济利益的捆绑,必须多管齐下,让政治、外交先行,军事做后盾。

  2008年12月26日,在国内外广泛关注和期待下,中国海军舰艇编队远赴亚丁湾、索马里海域展开护航行动。2011年,中国空军派出4架军事运输机撤离我国在利比亚动乱地区的人员。2013年,开展海上护航、撤离海外公民、应急救援等海外行动,已经作为人民解放军维护国家利益和履行国际义务的重要方式被写入《中国武装力量的多样化运用》白皮书,这也是中国从维护生存安全向维护利益安全转变的一个重要举措。

四、带路倡议和西进战略对陆军“走出去”的能力提出更高的要求

  也许有人会说军队走出国门维护国家利益,更多的是海空军的事,似乎与陆军没多大关系,其实不然。当前和今后相当长的一个时期,中美之间将在各个领域展开激烈的斗争。随着中国带路倡议的推进,美国必然会竭力破坏和阻碍中国这一世纪大战略。为了防止美国切断我海上的“一路”,我们必须向“一带”这个战略方向突破,而突破“一带”的保驾护航大任将主要靠陆军担当了,这无疑将对陆军的能力提出更高的要求。

  (一)要求陆军是一支具备三种“硬”能力的威武之师

  一是远征能力。“一带”沿线地区和国家的安全形势直接攸关我国国家利益,如果发生了内乱或战争,“一带”沿途会有中国的许多设施和利益需要军队出手保护。这就要求陆军必须具备强大的远征能力。当然陆军“走出去”不是去侵略别人,而是跨境保护国家利益。只有一支能够在千里万里之外仍然有足够的保障和战斗能力的远征军,才可能确保带路建设获得可靠的安全保障。

  二是多样化作战能力。“一带”陆路沿线,一是国情社情复杂。面对的敌人可能有敌对国家的正规军、沿线内乱国家的叛军,也可能是恐怖分子比如东突、部落武装和土匪恶霸;二是自然环境复杂。可能是高山密林、戈壁荒漠,也可能草原沼泽,气候多变;三是任务繁多。既可能遂行远程奔袭、精确打击正规作战,也可能担负反恐平暴、人质救援以及情报收集等特种作战。这就要求陆军能够在一个不确定且多变的战场环境中,及时有效地应对可能发生的情况,同完成进攻、防御、维稳和支援保障等各种任务。

  三是精确打击能力。如前所述的众多假想敌往往会混杂在人口聚居区域的普通老百姓中间,要求能够快速准确地识别目标,区分敌、友和中立方,对目标实施精确致命打击,而且要尽可能减少附带损伤,这也是在“一带”安全保障中陆军的一种必备的能力。

  (二)要求陆军还是一支具备三种“软”素养的文明之师

  “武力消灭的是肉体、政治赢来的是民心”,“最彻底的征服是心理的征服”。带路也是一次新长征,中国陆军既是维护国家利益和沿途各国人民福祉的战斗队,也是中国向沿途国家的宣言书、宣传队、播种机。中国陆军要通过自己的行动,让世界理解并认同中国的新形象,理解中国军队维护世界和平的担当。因此,在拥有三种“硬”能力的同时,还需要具备约瑟夫•奈所说的那种“通过吸引而非依靠强迫或者利诱而对他人产生影响的能力”——软实力。这种软实力我认为主要体现为三种素养:

  一是军事外交素养。陆军走出国门必然会遇到外国公众由于缺乏信任而产生的戒备心理,同时还会受到时不时冒出来的“中国威胁论”的干扰,这就需要陆军具有一定军事外交素养,要通过包括军事外宣、新媒体传播、非战争军事行动、军地互动等面向外国公众的各种活动,展示特色军事文化,传播核心价值观,打造和平之师形象,积极营造亲诚惠容的舆论环境。

  二是跨文化交流素养。“丝绸之路经济带”光陆上就有 22个国家,陆军“走出去”必然面对跨文化交流问题。而跨文化交流不仅仅是外语水平的问题,还要理解这些国家和地区人民的情感和价值。懂得用符合各国文化习惯和情感诉求的话语同异国人民沟通,这种能力必将为中国军人在国际舞台上增添信心和魅力。

  三是严明的纪律素养。严明的纪律是军队的生命,是克敌制胜的法宝,越境执行任务更是如此。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人民解放军先后7次跨出国境线作战,均以严明的纪律赢得世人赞誉。即使是国民党军队在抗日战争中远征赴缅作战,也非常注重军纪。据入缅作战远征军新1军老兵葛其回忆说:“一个姓曾的连长就因为抢了当地居民的珠宝,被军长孙立人枪毙了,这是孙立人唯一的一次枪毙人。”有些军官对军纪的要求甚至严苛到了变态的程度,据远征军第2军老兵吴昌铣回忆说:“军长王凌云痛恨军人偷老百姓东西到了绝不容忍的地步。有一次他坐汽车下部队视察,看见路边田间有个士兵远远地蹲在田埂上,以为在偷红薯,军长甩手一枪就把士兵打死了。他叫卫兵过去摘那名士兵军衔符号准备通报全军,卫兵回来报告说他没偷红薯,是在拉屎。”可见,远征军对军纪要求之高。连英军统帅亚历山大也承认:“华军在缅纪律甚佳。”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军队的纪律素养对于出国执行任务之重要。

  (三)陆军实现上述能力的途径

  一是加强数字化建设。陆军数字化建设能够实现信息与装备的完美组合,做到精确感知、精确指挥、精确打击、精确评估、精确保障,从而提高军队整体作战能力,使了解战场更清楚,传递处理信息更快捷,指挥控制更严密,打击行动更精准。陆军“走出去”所具备的三种“硬”能力和“软”素养都与陆军的数字化建设有密切的关系。因此,要把数字化建设作为提升陆军战斗力的重要抓手。

  二是加强特种化建设。随着信息化时代的到来,特种作战逐渐由“幕后”走到“前台”、由“配角”变成“主角”,并对陆军作战方式产生重大影响。“发现即摧毁、首战即决战”、信息节点毁瘫、侦察引导打击、“点穴”式渗透破袭、占领控制等特种行动,将成为陆军在践行带路倡议和西进战略中的重要作战样式。这就需要加强准确的情报支撑、高性能的武器装备保障和忠勇智的特战人才建设。

  三是加强立体化建设。陆军的远征能力,集中体现为远程机动、立体突击、快速反应力。要具备上述能力,必须加强陆军的航空化建设,最大限度地克服地理因素对作战的影响,让陆军“飞”起来,通过具有全新的空中兵力和火力机动能力,实现对敌垂直包围和打击。

  当然,强调陆军航空化,并不意味着否定地面机动力的发展,现在学术界对于是否还需要发展陆军之王的重型坦克有争议。短期看,在“一带”这条路上,重型坦克似乎没有施展余地。前苏联的重型坦克曾经就是阿富汗游击队火箭筒的活靶子。但从长远看,中国陆军真正的对手是正向中亚逼近的美国陆军。所以我们的陆军只有瞄准二十年后发展,未来的带路国家战略才能得到可靠的支撑。

  综上所述,为适应带路倡议和西进战略的要求,陆军必须瞄准“三个转变”——即由适应战区小范围近距离接触作战向适应走出国境远距离非接触全方位机动作战转变;由适应地面战场平面作战向适应多维空间立体作战转变;由适应遂行单一作战任务向适应遂行包括政治、外交和文化传播在内的多样化任务转变。提高陆军的远距离机动作战、立体作战和完成多样化任务能力,应成为新时代陆军发展的重要目标。



  文章内容不代表大国策智库观点。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17 The Statecraft Institution, Beijing,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