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大视角

【大视角】从平成到令和:一个时代的落幕意味着什么?

来源:大国策智库   作者:statecraft   2019-05-10

  日本政府于四月一日公布了新的年号,51日起使用令和,平成时代成为历史。自19891月开始的平成,至今30年,期间日本发生了不小的变化,中日关系也历经波折。如何看待这段历史?中日关系今后将走向何处?东北亚地区前景如何?大国策智库特邀几位专家从不同视角解读这个历史事件及其影响。

 

平成——从动荡到平和

 

  作者:宗研,暖流集团研究部高级研究员

 

  从明仁天皇即位到退位,平成时代共计30113天,是继昭和、明治、应永之后第四长时间的年号。在这30多年期间,日本的政治、经济、社会等各个方面发生了巨大变化,其中最重要的是泡沫经济的发生及对日本人价值观的影响。

 

  泡沫经济发生在198612月到19912月之间。平成元年即1989年,迎来了泡沫经济的顶峰,日本各项经济指标达到了空前的高水平,特别是股价和地价表现突出,创历史最高记录。日本人因此而无比自信,陶醉于争当世界第一经济大国的快感。水满则溢,盛极必衰。1990年开始,日本大藏省(现在的财务省)和央行采取金融紧缩政策,导致泡沫破灭,股价和地价双双暴跌。从此,泡沫经济正式破灭,日本开始跌入所谓失去的20,经济陷入长期低迷。

 

  经过这20年,虽然日本经济的国际地位大幅下降,但是其经济质量显著提高,结构趋于合理,科技含量进一步增加。从201212月以来,进入长期稳定增长。

 

  虽然平成的经济大起大落,动荡不安,但是,日本人也因此不断调整自己的价值观,更加理性、平和地对待“物我”。平成的日本人变得平和、安静了,极端、偏颇、轰轰烈烈的行为少了。他们的价值观发生了变化,重新回归中流意识,注重构建满意的社会环境。平成这个特殊时代“磨练”而成的“新中流意识”包括:一是在雇用制度的选择方面注重稳定性。曾经在泡沫经济破灭后被质疑、被改革的“终身雇用制”重回雇用制度的首选。二是在个人选择工作岗位方面,宁愿放弃高风险高收入的工作,愿意选择足以维持生活的稳定工作。三是财富观发生变化,对豪宅、豪车、珠宝、奢饰品等敬而远之。特别是经历过东日本大地震和阪神大地震,很多人开始“散尽”手中“收藏”。四是拒绝过劳死,拒绝为满足生活以外的消费而过度工作,安于维持现状。社会节奏和工作、生活节奏慢了下来。五是贫富差距小。没有炫富,也不推崇富豪式的生活方式。六是对损害社会环境的公共行为和个人行为说不,愿意为构建“安全、便利、舒适、清洁”社会尽力,并使之惠及更广大阶层,包括低收入者。七是遵守(秩序、习俗、法规等)至上主义。

 

  平成时代即将结束,平成留给日本人乃至全世界许多值得回味的事件、经验和教训,同样值得我们借鉴。




 令和遮盖不住中日文化交流的辉煌历史

 

  1. 本遣唐使,情系唐诗人

 

  中日两国一衣带水,风俗文化的交流源远流长。秦汉时期稻作文化传入日本,唐朝时期儒学传入日本,宋元时期饮茶习俗通过荣西之手传入日本,无论是物质方面、精神方面,还是国家制度方面,中国都在全面地影响着日本社会的发展和进步。首先不得不提的是日本的遣唐使。从公元7世纪初至9世纪末约264年的时间里,日本为了学习中国文化,先后向唐朝派出十九次遣唐使团。其次数之多、规模之大、时间之久、内容之丰富,可谓中日文化交流史上的空前盛举。遣唐使对推动日本社会的发展和促进中日友好交流做出了巨大贡献。

 

  2. 鉴真东渡传佛法,面西圆寂东瀛

 

  公元742年,鉴真在大明寺讲授佛法,两名日本高僧从长安赶到扬州参见鉴真,并遵日本天皇之命邀请鉴真大师赴日本传授佛法。不过,按照唐朝的法律,严禁僧侣出国,所以鉴真大师到日本并非是官方派遣,而是私下偷渡。直到公元754年,鉴真已经66岁高龄,乘日本遣唐使回国的船而终于到达日本萨摩国(鹿儿岛),从此开始了他近十年的传授佛法戒律的传奇经历。鉴真大师在人生的最后二十年为了到日本传授佛教戒律而付出了极大的艰辛,最终把日本作为其人生归属之地。这不能不说是中日文化交流史上的一大传奇。

 

  3. 习汉字、创文字,开启日本文明史

 

  日本最初没有文字,据中国《隋书》记载,日本因“敬佛法,于百济求得佛经,始有文字”。百济是日本群岛上的一个小国。隋唐时期,由于中华帝国的开放、包容、繁荣,泱泱大国风范在政治经济和社会文化上对周边地区都有非常大的影响。万邦来朝的盛况同时也是中国文化对外浸染的过程。在隋朝30多年的历史中,日本派出了五次遣隋使团,这些使团回国时携带了大量的书籍。到唐朝,更大规模的日本使团频繁来访,前后共有十九批遣唐使,带走最多的也是书籍。由此可见当年日本对文化的重视程度,也可知道日本受隋唐文化的影响不是几句话可以说清楚的。

 

  4. 去汉字化、去中国典籍化,日本文化发展的巨大风险

 

  日本的书写表达最好的方式是汉字表达,日本的历史文献也是汉字记载。然而,近代以来,日本经济发展迅速,现代化进程比中国开启更早且更加发达。因此,日本一些人士开始产生了某种文化自负感,主张“去汉字化”。关于日本年号的取材问题,实际上自公元645年,日本启用首个年号大化以来,在过去的247个年号中,辨明出处的均出自中国古籍,其中多数是四书五经等唐代之前的古典文献。令和新年号的出处虽说来自于《万叶集》的梅花颂,但日本官方刻意强调来自于日本典籍,目的就是要去中国典籍化。问题是,能够绕开中国典籍吗?回答是否定的。连日本学者都不得不承认,“令和”恰恰印证了日本文化传统源于中国文化的事实。文化是一个社会的遗传密码即“基因”,文化在社会发展中的作用有时候是显性的,有时候是隐性的,但无论如何社会都无法独立于其而存在。日本官方在新年号上刻意强化其日本典籍色彩,颇有点像是在“编辑基因”,通过“编辑基因”来改变自身文化传统,这不正是日本文化发展的最大风险吗?

 



中国对于日本的重要性  已在中日关系中占据压倒性优势

 

  51日起,日本将改元为令和。安倍首相解释该年号象征我国丰富的国民文化和悠长传统的日本古籍,而为何首次不选用中国典籍?回答是日本正迎来一个根本的转换期,为了反映日本人的新精神新时代,我们最终决定从日本的典籍中选用新的年号。但据考证,这两个中文字仍来自于中国古典。即使取自所谓的日本典籍,也完全是中国文字。

 

  新皇继位改元本是文字游戏,能否真使日本“迎来一个根本的转换期”,有待于历史加以印证,但安倍首相志得意满的神态已显露无遗。因为安倍执政总体顺利,国内政局尽在掌控之下,国际上加速走向“正常国家”,有望成为史上执政时间最长的首相。

 

  日本是一个具有强烈对外侵略和扩张性质的民族,历史上对亚洲各国造成了极为深刻的伤害,中国则是受日本侵害和受创伤程度最烈的国家。美国出于冷战的需要而保留了日本的战前政体,对日本的战争清算草草结束,致使日本不仅未能从发动全面对外侵略战争中汲取教训,极在右翼历史观不时沉渣泛起,有时还会掀起巨大波澜。日本作为一个崇拜强权和受虐心态极强的民族,除接受美国的霸权和保护,始终对美国㦗若寒蝉之外,对在战争中加害其他国家的罪行并未从内心真正忏悔,鄙视之情往往溢于言表,特别是在如何对二战历史和领土纠纷问题上遭受严重诟病。这是日本难以受到国际社会谅解和发挥与其国力相适应的作用的根本原因。

 

  经常有学者和民间人士提出,为何中日不能像法德那样实现“历史性和解”,共同推动亚太地区的一体化建设与和平发展事业,根本症结就在于此。虽然中日80%的民调都认为双边关系十分重要,但两国关系仍不时陷入困难,国民感情也随之跌入低谷。少数政客出于政治目的不时释放负面信息,影响两国重建互信和国民感情。日本媒体仍摆脱不了冷战思维,不能全面和正确地看待中国的强大,对两国关系发展往往起到的是促退而非促进作用。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统计,中国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高达30-35%,已远大于主要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之和。中国对于日本的重要性已在中日关系中占据压倒性因素。当前形势下,中日共同利益和共同关切增多,加强协调合作的重要性和必要性持续提升。中日关系重回正轨并持续呈现良好势头,但敏感脆弱的一面仍未消除。不断增进政治互信,使两国关系始终在正确轨道上运行,则是最主要的方向。



中日关系在平成时代的特点以及未来展望

 

  中日关系在“平成时代”(1989-2019)有两大特点。一方面,中日经贸关系很热。从1993年到2003年间,日本曾经连续11年是中国的第一大贸易伙伴。中日贸易总额从1988年的189亿美元,增长到1992年的254亿美元,接着又飞速增长到2003年的1335.7亿美元。到2018年,双边贸易增加到3276.6亿美元。在这三十年间,中日贸易额增长了17倍多。

 

  另一方面,中日政治关系很冷。中日高层领导人很少互访。在31年间,只有两位中国国家主席访问了日本,而且两次访问相隔10年(1998年,2008年)。国家主席杨尚昆没有在他任内(1988-1993年)访问日本。国家主席江泽民于199811月实现了历史上第一位中国国家元首访日。时隔10年,胡锦涛主席于20085月再次以中国国家元首的身份访问了日本。习近平200912月曾经以国家副主席的身份访问了日本,但自从20133月担任国家主席以来,迄今为止尚未以国家元首的身份正式访问日本。

 

  在日本于201951日正式进入令和时代之后,中日双方有望从根本上改变平成时代经热政冷的局面,开创一个全面沟通、互通有无、合作共赢的新局面。

 

  首先,李克强总理20185月正式访日,打开了政冷的坚冰,所以又称破冰之旅。这是在中国总理温家宝在2011年访日之后相隔7年的第一次访问。日本方面对于李总理的访问十分重视,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全程陪同,日本天皇亲切接见。

 

  其次,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于201810月正式访华,受到中国政府的热烈欢迎。这是在日本首相野田佳彦于201112月正式访华7年后,日本首相的又一次正式访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见面会谈,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与他会见并共同参加多场活动。

 

  第三,如果2019年内中国国家主席能够实现对日本的国事访问,那将标志着中日政治关系的正式回暖。

 

  在首脑外交的基础上,双方应当恢复和建立一系列工作机制,更有成效地推动中日政治、经济、军事、外交、人文等各个方面关系的全面健康发展。



基于平成时期的日本与中日关系的四点判断

 

  三十年的平成时期即将过去,令和时期即将到来。如何看待平成时期,以及这一时期的中日关系?笔者的基本判断是:平和时期的日本,属于平静、成熟但不淡定;中日力量对比经历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首先,这一时期的日本经济增长缓慢,大多数年份GDP增长率低于2%,市容市貌变化不大,这些构成失去的三十年说的主要支撑。但日本依然是世界上治安最好的国家之一,百姓生活整体上安定富足,国际形象良好,免签证国家数量世界第一。

 

  其次,日本属于成熟经济体的证据包括两方面:及时实现产业升级,如汽车制造引领节能环保的潮流,数控机床领域保持了全球三大强国之一的地位。个人消费电子产品方面,生产重心从个人电脑、手机、家电等科技含量不高的产品转向电脑芯片。平成时期,日本海外净资产占GDP的比重从1989年的10%上升到2017年的60%,也就是说平成末期日本的GNP要明显高于GDP,这在分析日本问题时不可不察。

 

  第三,平成时期的日本,不淡定表现在内外两个方面。国内方面,既有萨林毒气案、福岛核泄漏(已经被日本国会调查委员会认定为责任事故)这样震惊全球的极端事件,更有少子高龄化带来的多方面冲击。自民党执政地位失而复得、首相频繁更替也发生在这一时期。

 

  最后,对外事务方面最大的变故是,中国超越日本成为亚洲最大的经济体,2018年日本GDP为中国的36.5%,即使加上海外净资产,也只达到中国GDP59%。更重要的是,中日经济总量的差距依然在扩大。对于日本来说,这是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虽然意识到从长期来看,这不过是回归中日力量对比的历史常态。

 

  日本的应对是:保持并强化日美同盟作为外交基石的地位,以此为基础谋求在亚洲的地位与影响力,措施包括:拉拢韩国构建亚洲小北约、强化与东盟的经济合作,强化与印度的战略与安全合作,设法分享中国经济增长的成果但避免在经济上过度依赖中国。

 

  应该说,安倍经济学整体效果不错,但在政治与安全领域的做法,其长期效果如何,有待于令和时期的观察。



日本欲与中国改善关系,关键要看其海上举动

 

  提升对华关系,日本释放空前积极信号。进入今年春季以来,日本方面通过各种途径表达了欲进一步改善对华关系、不断与中国走近的积极信号,这些信号可概括为以下几大步骤。第一,派军舰参加中国海军成立70周年的交流活动。日方派遣了凉月号驱逐舰参加在中国青岛举行的包括国际阅舰式在内的海上交流活动。第二,日本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将作为首相安倍晋三的特使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二阶俊博是日本政坛的知华派,其本人也一直致力于推动日中友好交流,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会见他时就称他为中国人民的老朋友。日方派遣这样的人作为首相特使来华,其中蕴含的政治信号是非常明确的,那就是要进一步拉近两国间的距离,推动战略互信,扩大友好交流。第三,一对重量级父子先后访华。今年414日,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同日本外相河野太郎共同主持了第五次中日经济高层对话。415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会见了河野太郎。李克强表示,中日互为重要近邻。而河野太郎的父亲——河野洋平则随后也将前来中国访问。

 

  日本释放的积极信号,里面有多少含金量?日本此前急于要改善与俄罗斯、而现在则急于要与中国和朝鲜改善关系,其实,都是针对的特朗普的“美国优先”口号。特朗普的不靠谱以及其单边主义政策,明显伤及到了日本本就复苏乏力的经济。日本只有与中、俄以及这一地区的国家朝鲜改善了关系,才能避免自己的国家利益被特朗普政府在所谓“美国优先”的过程中遭到吞噬或缩小。在中日双边贸易层面,日本向中方提出,希望尽快解除对日本食品的进口限制,让大米、牛肉等农产品尽快实现对华出口。其次,中日双方明确表示要密切跟进52个合作协议的落实情况,并继续推动双方私营企业在第三方市场的合作。与此同时,有关RCEP谈判以及关于中日韩三国的FTA,中日双方都表示要推动谈判取得实质性进展,因为对日本来说,这是应对特朗普政府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的最好回应。

 

  听其言观其行,关键是看其海上行动。对于日本是否表里如一地推动对华友好、改善与周边邻国的关系,其海上行动可视为是一个重要的“试金石”。就在即将公开发布安倍访问中国的消息之前,日本海上自卫队却在南海耀武扬威。

 

  训练内容还包括了护卫舰和舰载直升机利用声纳对潜艇进行探测和跟踪,演习的课目明显针对中国。由于此时离安倍访华的时间极为接近,打了中方一个措手不及。其实,这正是日本安倍政府所采取的一种平衡战术,抑或一种外交圆滑,即在其正式访华之前又在海上挑衅中国,给美国一种强烈的心理暗示——访华,不意味着(日本)与美国背道而驰!如今,随着太平洋司令部更名为“印太司令部”,以及美军在南海强化所谓“自由航行”行动,美国针对日本政府所施加的压力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大。正如王毅国务委员所说,中日关系改善进程还处于起步阶段,既面临重要机遇,也有敏感脆弱的一面。因此,在作者看来,日本未来在海上(尤其是南海)的一举一动,是判断其对华是否真心友好的一个十分重要的风向标!

 

  文章内容不代表大国策智库观点。


来源时间:2019-05-10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17 The Statecraft Institution, Beijing,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