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智库周评

【大国策周评】孙海潮:约翰逊掌控议会多数脱欧难题仍难

来源:大国策智库   作者:孙海潮      2019-12-24

【导语】12月13日,英国大选结果揭幕。保守党占据议会绝对多数,约翰逊赢得大选,誓在2020年1月31日“无可否认、无可抵挡、无可置疑”地“准时脱欧”。然而,英国“真正脱欧”似乎仍道阻且长,国内仍有不同利益、不同立场,英欧关系的后续事项也实在太多。


12月12日,英国选民顶风冒雪进行4年内的第三次立法选举。在脱欧进程把国家折腾的实在喘不上气来之后,议会各党派终于同意提前举行议会选举。下院650个席位中,保守党获得365席,增加51席,占据议会绝对多数,是1987年以来的最好纪录。保守党领导人约翰逊成为英国最具影响力的政治人物。反对党工党获得203席,失59席,创下1935年以来的最差纪录,成为最大的失败者。工党领导人科尔宾成为英国最失意的政客。


兴高采烈的约翰逊欢呼胜利,为打破僵局、克服困难,跨越障碍取得成功而欢呼。垂头丧气的工党领导人科尔宾则表示要为败选承担责任,在“深感失望”之际“思考未来”,“将不再领导工党参与任何选举”,亦即“择机辞职”。胜利者与失败者的鲜明对比,再次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


美国总统特朗普当即向约翰逊 “祝贺伟大的胜利”,允诺在英国脱欧后与之签署新的巨额贸易协定,“远比与欧盟签署的任何协定更大和更有利”“鲍里斯,太棒了!”。


欧盟方面的反应则温和得多。欧盟理事会主席米歇尔要求英国议会尽快批准脱欧协议,然后坦然、平静、坚定地就英欧经贸关系进行谈判。欧盟重申“有序脱欧”的要求,强调双方未来关系必须建立在权利和义务均衡与平等的基础之上。法国总统马克龙强调英国要尽快“明确立场”,做“诚实的伙伴”。德国总理默克尔祝贺约翰逊取得“明显胜利”,“为两国间的友好合作与紧密伙伴关系得以继续而高兴”。西班牙首相桑切斯希望“继续为保障公民权利与自由及经济安全而有序脱欧”,荷兰首相吕特希望与约翰逊进行“建设性合作”,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说,对英国大选结果既不感到伤感,也不感到松了一口气,只是希望在现有条件下解决欧盟与英国的问题。


俄罗斯“希望获胜的政党能与俄对话和建立良好关系,但不知道保守党是否有此能力”,暗喻极多。


约翰逊在接替因无法脱欧而含泪辞职的特蕾莎·梅后,信誓旦旦地声称“死在臭沟里也要脱欧”,但包括本党议员在内的议会就是不配合。约翰逊以“实现脱欧”为口号赢得大选,手握议会绝对多数,豪气干云地发誓在2020年1月31日“无可否认、无可抵挡、无可置疑”地“准时脱欧”。承认“国家因脱欧而伤痕累累,亟需翻开新的一页,包扎伤口”。现在看来,英国是要真的脱欧了。


新一届议会18日开幕,女王20日到议会主持仪式并发表由首相准备的本届政府政纲。政府定于圣诞节前把脱欧协议交由议会通过,同时阐明与欧盟未来关系的性质。3年多来,使欧盟和英国都受到严重拖累,先后三次后延的脱欧终于要实现了,事情真的如此简单吗?约翰逊在坚决推动脱欧的同时,提出要与欧盟建立紧密的全面关系,同时显示在社会也环境模式方面的差别,能如愿吗?


英国正式脱欧后的过渡期到2020年底,即在2020年底前英国仍是欧盟成员国,权利和义务仍如既往。若有必要,英国政府须在2020年7月1日前就是否延期提出请求,可延长一年或两年。约翰逊已表示不会提出延期请求。双方须在过渡期内完成未来关系主要是经贸关系的谈判。掌握议会多数的约翰逊于2020年1月31日“如期脱欧”已无悬念,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认为 “脱欧后谈判”时间上具有“雄心”,但由于议题太多,程序复杂,一般认为难以如期达成协议,甚至可能需要数年时间。英国“真正脱欧”的路程依然遥远。


北爱尔兰和苏格兰议会均由反对派掌控,都反对脱欧。北爱与爱尔兰亦即欧盟的边境与关税特殊安排为时两年,北爱尔兰仍适用欧盟法规。从其他国家运抵北爱的货物,适用所有欧盟程序。如判定这些货物只会进入北爱市场,则按英方税率征收关税;如判定最终会进入欧盟市场,则按欧方税率征收关税。在爱尔兰和北爱尔兰之间,不设立硬边界;但在英国和北爱尔兰海上,有一条软的海关边界,反正在海上,更容易接受一些。特殊安排两年后还可延长两年,后再可延长4年。北爱又与英国其他地区享受同等权利。强硬脱欧派人士反问:这样岂不等于没有脱欧?甚至可以说是北爱脱英?北爱并入爱尔兰的声浪再起。苏格兰民族党在本次议会选举中获得48席,较上届增加13席,也是最大的胜利方。苏格兰已提出再次举行独立公投的要求。


执政的保守党内部既有强硬反欧派,也有温和反欧派和亲欧派,代表不同的利益集团,立场自然有异。


刚离任的欧委会主席容克表示,近几年他基本上什么事都没有干,就干英国脱欧一件事还没有干成。英国政府何尝不是?所以,对于英国脱欧进程前途多艰的判断,恐怕尚未过时。英国加入欧洲建设近50年,4大自由流通和统一大市场把双方利益紧密梱绑在一起,后续事项实在太多,最先谈的是商贸投资关系,其次是在对方的数百万人员地位问题,第三是金融与财政关系,更多的细目留待以后再议,比如上千个以欧盟集体名义签署的国际条约。“后脱欧”时期的欧英关系状况,恐怕还得用一个“难”字来加以概括。


《大国策智库周评》栏目每周推出,试图为读者聚焦中国崛起的国际环境,“一带一路”所面临的机遇和挑战,中美、中欧、中俄、中日等大国关系,中国的软实力及海外利益保护,全球治理的变迁和改革等热点问题。我们希望把这个栏目办成读者的“千里眼”和“顺风耳”,勾勒变化多端的国际形势、展现海内外学者大相径庭的视角,为读者把握国际事务的脉搏提供更多信息。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17 The Statecraft Institution, Beijing,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