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智库周评

【大国策周评】宗研:美国执意在亚洲部署中导,或欲将中国拖入“恐怖平衡”

来源:大国策智库   作者:宗研      2019-08-27

    【导语】8月18日,美国在加利福尼亚州试射了常规陆基巡航导弹,并声称试射数据将被用于未来美国中程导弹的研发。美国在追求于亚洲部署中程导弹、挑起新一轮军备竞赛的同时,也寄望于以此贡献经济增长,助力特朗普连任。我国面对即将拉开大幕的“中导闹剧”,既要全力以赴加强符合我国国情的国防建设,又不参与任何形式的军备竞赛,不落入所谓的“恐怖平衡”。


    据央视报道,8月19日,美国国防部宣布,美国18日在加利福尼亚州试射了常规陆基巡航导弹,此次试射获得的数据将被用于未来美国中程导弹的研发。这是《中导条约》失效后仅16天美国首次公开宣布试射该条约所限制的导弹,也证实了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所指出的,“美方的行为早有准备”,长期以来一直试图解除条约的束缚,“更早就已经开始为违反《中导条约》的试射做准备”。

    8月3日,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曾高调宣称要在数月内在亚太地区部署陆基中程导弹,但很快于8月7日“改口”称“尚未探讨在亚太地区部署中导,离部署目标还有很长路要走”。当时有分析认为,国内反对、技术待改进、盟友不支持等是其“改口”的原因。然而,仅时隔不到两周,8月19日,美国副国务卿汤普森宣称,美国“正在与盟友商量在亚洲部署中程导弹”。

    美国的这一“早有准备”的行为再次引发了国际社会对于新一轮军备竞赛的深度担忧,联合国安理会22日召开紧急会议讨论此事。但是,不管国际社会如何担忧和反对,美国也不会改变既定之策。美国陆军代理部长瑞安·麦卡锡8月20日称,“美国已经不再是《中导条约》的缔约国,因此导弹研发计划不再受到条约的限制”。

    从以上信息可以看出,美国此轮“早有准备”的废约行动不存在所谓的技术问题,已经“万事俱备”;美国执意要在亚洲部署中程导弹,挑起军备竞赛,也不会善罢甘休。国际社会普遍关注美俄会否展开新一轮的军备竞赛,本文关注点则在于美国新一波导弹研发是否会贡献美国经济以及特朗普连任,是否将中国拖入“恐怖平衡”。

拉动军工产业,贡献经济增长助力特朗普连任

    众所周知,美国是一个靠战争“发财”的国家,有统计说,美国每隔十年发起或参与一场战争,每一次其军工产业都获利颇丰,拉动经济增长。令人记忆深刻的,则是冷战期间美国与苏联的较量。两国的军备竞赛以及它们的代理人战争,刺激了美国军工产业的发展。以“星球大战”计划为主要内容的军备竞赛,既成全了里根总统任内的经济增长,也成为拖垮苏联的重要原因之一。

    军工产业是美国第二大产业,军工产业对经济增长的贡献主要在两个方面:一是已经形成了由政府军费支出中的采购+研发测试+评估的支出所形成的稳定成熟的产业链,每年约为2000亿美元;二是军工产品的净出口,每年约为40-50亿美元。在美国几大产业中,军工产业的净出口额位居前列。全球十大军工企业中,美国企业占据七家,例如我们耳熟能详的洛克希德·马丁、波音、雷神等等。这些企业具有强大的科技创新能力,军工科技水平始终处于世界最前沿,企业效益极佳。2000年至2016年6月底,美国标普综合宇航与国防指数上涨了338.23%,而同期美国三大股指(标普500指数、道琼斯指数、纳斯达克指数)分别只上涨了50.51%、63.89%、22.90%。其中五大军工龙头企业洛克希德·马丁、诺斯罗普·格鲁曼、波音、雷神、通用动力分别上涨了1605%、1106%、343%、687%和637%,大幅跑赢三大股指。

    美国军工产业的收入主要源于美国政府庞大的军费支出,通过“军工复合体”(由军事部门、军工企业、部分国会议员和国防研究机构组成)机制运作。这种机制尽管遭到批评,但确实发挥着重要的市场作用,而且影响至普通民众的日常生活。从奥巴马的第二任期开始,美国军费支出在财政支出中的占比逐步下降,2011年至2017年,由11.8%降至8.8%。由于这期间地区性战争和冲突以及恐怖袭击刺激了全球武器市场需求,美国军工企业股指仍不断创新高。但是这些表现并非因军费支付拉动,随着这些刺激因素减弱,市场将回归正常,需要新的题材拉动。所以,特朗普当选总统后提出“让美军再次强大”的口号,再度提升了市场对军工股的热度。

    以上之所以简单罗列美国军工产业的表现,是要说明美国的军工产业确实强大,并且辉煌过。到了特朗普任内,要想“让美国再次伟大”,就必须“让军工产业再次辉煌”。在特朗普发起的全面贸易战对美国经济社会产生负面影响,经济增长低于预期的情况下,特朗普要想出业绩以助力自己连任,也必须“让军工产业再次辉煌”。于是,“早有准备”的机会来了,《中导条约》失效后,美国的“军工复合体”机制开始启动。由政府军费支出的与中导研发计划相关的设备采购、研发、测试、评估等将强劲地拉动军工产业再次辉煌,贡献经济增长,助力特朗普竞选连任。可以预测,美国下一财政年度的军费预算以及与中导研发相关的经费支出定会增加。共和党向来与军工企业关系密切,因此相关预算很可能获得国会的批准。

    据专家分析,18日在加利福尼亚州的常规陆基巡航导弹试射所使用的是“战斧”巡航导弹。按照《中导条约》规定,美国之前拥有的陆基“战斧”巡航导弹全部退役。但事实上,“战斧”巡航导弹陆基型和海基型相差不大,按照俄罗斯的说法,美军只需要数小时就可以把装备在军舰和潜艇上的海基“战斧”巡航导弹改装成陆基巡航导弹,装备在现有的MK-41垂直陆基导弹发射系统。这说明,美国的中程导弹研发计划可以中短期相结合,海基“战斧”巡航导弹短期内便可以改造成陆基巡航导弹,还可以车载发射,灵活机动。如此动静结合,快见效,少花钱,办大事,美国国会何乐不为呢。而中期研发的重点,将是高超声速导弹。

    据央视报道,美国陆军代理部长瑞安·麦卡锡8月20日称,“美国正在研发配备弹道弹头的高超声速导弹,射程超过《中导条约》的规定”。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8月21日称,“美国将推进高超声速导弹防御体系构建”。美国已经花费33亿美元研发高超声速技术和武器,计划2020年再拨款26亿美元研发高超声速武器,并有意用F-35战机防御高超声速武器。

    从以上信息看,且不说“战斧”巡航导弹海基改陆基见效快,“来钱快”,只说一个关键词,就是“高超声速”。什么意思呢?通俗地理解,一旦美国研发成功并装备使用高超声速导弹,那么全世界现有的导弹将面临被淘汰的窘境,各国被迫选择更新换代,争相向美国采购新一代导弹。到那时,美国就会“坐着数钱”了。话糙理不糙,美国发战争财、发军火财,天下皆知。由此贡献经济增长,助力特朗普连任,也是明摆着的事。

在亚洲挑起军备竞赛,或欲将中国拖入“恐怖平衡”


    美国8月18日试射陆基巡航导弹之后,全球迅速聚焦俄罗斯,聚焦欧洲。因为那里是美俄的角力场,是全世界最大的导弹“火药库”。俄罗斯总统普京表示,“俄罗斯将对美国的行为采取对等的回应”。法国、德国等欧洲主要国家表示反对,认为美国的行为直接影响欧洲安全。就在美国宣布试射的当天,法国总统马克龙与俄罗斯总统普京进行了长达三个小时的会谈,达成“俄欧要重建安全信任”的共识。有分析认为,欧洲试图通过同俄罗斯加强接触,缓解安全压力,增强战略自主性,美国试射中导的行为或将俄欧逼敌变友。

    在国际社会普遍聚焦欧洲之际,亚洲正涌动着冷战暗流。在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8月3日至8月9日亚太之行高调游说亚太盟国部署中程导弹未果之后,仅时隔不到两周,8月19日,美国副国务卿汤普森宣称,美国“正在与盟友商量在亚洲部署中程导弹”。“商量”的过程和结果虽不得而知,但从日本一些政要的表态看来,所谓的“商量”似乎正在发酵。

    据日本媒体报道,8月20日,日本自民党议员、前防卫相中谷元指责中国不受《中导条约》限制,“自由地专注于扩大中程核战力的装备。在美中新冷战中,美国对于中国核战力的担心超过俄罗斯”。中谷赞赏美国研发新型中程巡航导弹,认为这“提高了抑制的门槛”。他指出,“美国的抑制战略的根本,在于向同盟国提供‘核保护伞’以及‘相互保证毁灭战略’。目前,仅靠美俄的核战力平衡,(美国的抑制战略)是无以维系的。特别要对中国采取相应措施,这非常重要”。针对中国近年来快速发展陆基、海基导弹现代化,他认为“从对中国抑制能力的角度看,有必要尽快显示出对抗能力。美国废弃《中导条约》,中国将处于战略性不利,今后很可能显露出与此相对抗的举动”。中谷还表态,“日本尊重美国扩大抑制(能力),应该努力提升以导弹防御为主的拒绝性抑制能力,有必要与美国协商应对中、俄中程巡航导弹的办法”。

    中谷的此番言论,遏制、对抗中国的火药味十足,我们可以从中捕捉一个关键词,即“相互保证毁灭战略”。使用这个关键词耐人寻味,更应该引起我们高度重视。

    所谓“相互保证毁灭”(Mutually Assured Destrution,简称M.A.D机制),是一种“具皆毁灭”性质的军事思想,指对立的两方中如果有一方全面使用核武器则两方都会毁灭,亦称“恐怖平衡”。这一思想假设双方都拥有足以毁灭另一方的武力,而且一方如果受到另一方攻击,不论何种理由都会以同样或更强的武力还击。预期的结果就是冲突会立刻升级到双方都保证会完全毁灭。冷战期间,这一战略思想被美国和苏联某些人用来阻止核战争,也造成了军备竞赛。因为双方都要争取武力特别是核武力的平手,或至少保留第二次攻击的能力。美苏的军备竞赛十分惨烈,最终成为导致苏联解体的重要原因之一。

    苏联虽然解体,但其强大的军力特别是核武力被俄罗斯继承。冷战后,俄美之间军力相互制衡,虽有此消彼长,但总体保持着“恐怖平衡”。即使美国废弃《中导条约》,开始研发新型中程巡航导弹,俄罗斯仍然有实力应对,也不至于“失衡”。

    现在,有人以中国综合国力提升、国防力量增强为借口,渲染中国威胁,认为中国的威胁已经突破了“美国的抑制战略”,也致使美俄之间的“核战力平衡”失衡。有了借口,机会也来了。《中导条约》失效,美国终于可以甩开束缚跟中国“找平衡”了。以中导“平衡中国”可能有两个选项,一是拉中国参加军控谈判,限制中国研发导弹,发展军力;二是在亚洲部署中程导弹,逼迫中国应对军备竞赛,将中国拖入“恐怖平衡”(相互保证毁灭)机制。

    中国政府已经表态不理会、不参加前者,而应对后者则相对比较被动。对于美国要在亚太盟国部署中程导弹的要求,日本目前保持缄默,但从中谷的言论中似乎能嗅出日本“与美国合作”(官房长官菅义伟)的信息。如果美国实现在亚洲部署中程导弹,近期可能以改装“战斧”为主,尚能应对;中长期看,如果美国研发成功高超声速导弹体系,“提高了抑制的门槛”,应对成本较高,则需要认真斟酌应对。

    中国历来走和平发展的道路,中国的发展不对任何人构成威胁,也绝不容忍别人以各种方式损害我核心利益。面对美国企图在多个领域挑起对中国的新冷战,特别是面对即将拉开大幕的“中导闹剧”,我们要以史为鉴,保持高度的战略定力,睿智沉着,既要全力以赴加强符合我国国情的国防建设,又不参与任何形式的军备竞赛,不落入所谓的“恐怖平衡”,确保实现两个一百年的奋斗目标不受干扰。


    宗研,暖流集团研究部高级研究员。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17 The Statecraft Institution, Beijing,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