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智库周评

谷穗:老龄化时代真的存在“人口危机”吗?(大国策周评2019-5-14)​

来源:大国策智库   作者:谷穗      2019-05-14
  导语:日益严重的人口老龄化正在改变我国发展的人口基础,出生人口不断下降,老年人口持续增加引发舆论关于劳动力短缺、人口危机等担忧。实际上,低出生率、低死亡率是社会科学技术进步的结果,发达国家很早就形成了不同程度的老龄化社会。目前,我国舆论对老龄化的担忧,大多基于当下劳动密集型产业对劳动力数量的需求及老年人口不再具有生产价值的假定,由此带来的劳动力短缺、养老金支付压力、养老负担加重等问题。然而,多位人口学专家表示,经济转型发展及老年人力资源的开发将一定程度缓解劳动力数量减少压力,老龄化发展的未来前景并不必然是悲观的。

一、老龄化背景下重新审视“劳动力数量减少”

  我国自2000年进入老龄化以来,生育率不断下降,老龄化问题越发凸显。据预测,2050年之前,也就是未来两个“奋斗十五年”期间,我国0~14岁少年儿童人口将从2.6亿减少到2050年的2.2亿,而65岁及以上人口将从1.6亿增长到2050年的峰值4.4亿,占总人口超30%,届时我国将成为重度老龄化国家并一直持续到本世纪末。

  老龄化迅速发展下,适龄劳动力数量不断减少。改革开放以来,我国15~59岁劳动年龄人口规模持续扩大,从1978年的5.6亿增长到2013年的顶峰10亿,自此便一直呈减少趋势,预计2050年将进一步减少至7.2亿,引发舆论关于我国劳动红利消失、劳动力短缺、人口危机等担忧。

  南开大学老龄发展战略研究中心主任原新认为,基于我国庞大的劳动力存量,随着产业转型发展越来越依赖劳动力质量、老年人力资源开发条件日渐成熟,劳动年龄结构的变化,或者说劳动力数量减少对经济社会的影响并不必然是悲观与负面的。

  首先,新常态经济发展过程中越来越倚重劳动力质量提升,劳动力数量的重要性不断下降。劳动力数量是经济发展的基础性、战略性、全局性、长期性影响因素,但并非决定性因素。改革开放以来,依托庞大、廉价的劳动力,我国吸引外资逐渐发展起劳动密集型产业结构,实现了劳动人口最大程度的就业,将劳动力数量转化为经济红利,造就了30多年来GDP年均增长率接近两位数的经济奇迹。

  随着经济发展进入中高速新常态,劳动力成本不断提高,劳动密集型产业辉煌不再,我国产业结构逐渐开始向技术与资本密集型转变,知识经济成为未来发展的主攻方向。在这个过程中,经济发展越来越倚重技术与资本的投入及劳动生产率的提升,在这个过程中,劳动力数量的稀缺性不断弱化,而劳动力质量重要性不断提升,挤压掉了部分对劳动力数量的需求。

  例如,随着人工智能等技术的发展,广东和江浙正在推进“机器换人”,生产、流通、销售等生产环节日趋数据化、智能化,一些企业在过去3年里已减少了30~40%的劳动力。随着智能化生产应用越来越广泛,势必释放更多劳动力,弱化劳动力减少带来的不利影响。

  其次,老年人力资源开发条件日渐成熟,将进一步扩充劳动力数量。虽然劳动力数量在不断减少,但2030年之前我国劳动力存量依然庞大,能为经济中高速发展提供劳动力保障。据原新及其研究团队预测,2030年我国劳动力总量将维持在8~9亿。假设中国保持经济新常态增长与全要素生产率高贡献,考虑劳动产出弹性变化的可能,2030年经济发展的劳动力需求量约为6~9亿,劳动力供给完全能够满足经济发展的需求。

  即便发展到2050年老年人口增至顶峰,劳动力数量仍维持在7亿以上,比改革开放之初的5.6亿还多45%。届时随着知识经济时代到来,人均寿命、健康与受教育水平的不断提升,大量有知识、有经验的老年人口可以进入劳动力市场,弥补劳动力数量的减少。据预测,如果把退休年龄从60岁渐进推迟至65岁,2015~2050年期间累计可增加约1亿劳动力数量,等量的老年人口数量随之减少。

二、提质增量促进老龄化时代的经济发展

  随着经济社会发展,未来的出生率及死亡率将进一步走低,老龄化可谓人口发展的规律性结果,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如何基于劳动力年龄结构变化,实现老龄化时期的经济社会发展成为我国无法回避的挑战之一。原新等专家建议,未来可逐步推进老年人力资源开发,并持续提高劳动力质量,助力产业结构转型升级,增量提质实现老龄化背景下我国经济发展的腾飞。

  一要合理看待老龄化的到来,为经济转型发展营造积极的舆论氛围。如上所述,我国劳动力存量在2030年之前依然庞大,并且随着未来老年人力资源的开发,将进一步壮大我国的劳动力规模。而且,改革开放以来,全民的教育及健康水平不断提升,我国人口质量大为改善,不断积累的人力资本为经济转型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可以说,我们未来的经济发展有着扎实的劳动力质量与数量基础。应该加强相关舆论引导,促进大家合理看待老龄化时劳动力年龄结构的变化,为经济转型发展营造积极氛围。

  二要构建“助老”型社会,为老年人力资源开发创造条件。随着知识经济时代的临近,国民健康及教育水平不断提升,老年人越来越成为创造社会财富的重要力量。我们应顺应潮流,转变传统的“养老”观念,构建“助老”型社会,为老年人的社会参与及老年人力资源的开发创造条件。一方面应尽快推出弹性退休制度,鼓励有能力、有意愿的国民延迟退休;另一方面需塑造鼓励老年人创业、再就业的社会观念和氛围,并从法律、教育等层面保障老年人再就业的权益,引导老年人“老有所为”。

  三要不断提升劳动力质量水平,关注人工智能对劳动力市场的冲击。在体质方面,要加快落实“健康中国”战略,进一步提升国民的健康水平。促进健康医疗模式从以医院和医生为中心向以患者为中心转变、从治疗疾病为中心向全生命周期的健康管理为中心转变。

  在智能方面,要进一步完善教育与培训体系,以产业和经济发展为导向,提高劳动力技能与企业发展的匹配度。其中需特别重视人工智能对就业的冲击,建议分行业、分区域深入研究人工智能与劳动力之间的关系,及时更新教育与培训内容,赋能劳动力更好地适应人工智能时代的工作。

  作者:谷穗,大国策智库助理研究员。

  《大国策周评》栏目每周推出,试图为读者聚焦中国崛起的国际环境,“一带一路”所面临的机遇和挑战,中美、中欧、中俄、中日等大国关系,中国的软实力及海外利益保护,全球治理的变迁和改革等热点问题。我们希望把这个栏目办成读者的“千里眼”和“顺风耳”,勾勒变化多端的国际形势、展现海内外学者大相径庭的视角,为读者把握国际事务的脉搏提供更多信息。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17 The Statecraft Institution, Beijing,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