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智库周评

肖斌:纳扎尔巴耶夫为政治权力平稳交接做准备(周评2019-2-26)

来源:大国策智库   作者:肖斌   2019-03-26
  导语:2019年3月19日哈萨克斯坦首任总统纳扎尔巴耶夫通过国家电视台直播的形式,宣布辞去总统职位,结束了其近30年的执政。根据哈萨克斯坦共和国《宪法》,现年66岁的哈萨克斯坦议会上议院议长托卡耶夫成为代总统。此事对哈萨克斯坦已经中亚地区都有深远影响。尽管纳扎尔巴耶夫辞去了总统职位,但不会对哈萨克斯坦政坛产生颠覆性的冲击。此事可以被看成是“放权”,但不是“交权”。在未来几年内,纳扎尔巴耶夫依然是哈萨克斯坦的政治核心。

  纳扎尔巴耶夫辞职既是意料之中,也是意料之外。近年来国内外研究机构,普遍认为生于1940年7月6日的纳扎尔巴耶夫可能会辞去总统职务。与此同时,哈萨克斯坦政坛也不断释放强烈信号。2018年5月《哈萨克斯坦安全会议法》,确保首任总统的特殊地位,该法律规定,鉴于哈萨克斯坦首任总统的历史性地位,授予其终身担任主席并领导安全会议的权力;6月21日,哈萨克斯坦议会上议院议长托卡耶夫表示,下届总统大选时,纳扎尔巴耶夫将满80岁,总统非常睿智,不会竞选下届总统。但众多国内研究机构没有想到辞职会发生在2019年3月,毕竟距离第二届“一带一路”峰会(4月)、上海合作组织峰会(6月)、亚信峰会(6月计划)非常近,在重大多边外交前发生元首变更多少会对会议主办方有影响。

  尽管纳扎尔巴耶夫辞去了总统职位,但不会对哈萨克斯坦政坛产生颠覆性的冲击,因为通过立法、关键部门人员调配和政府机构的改革,纳扎尔巴耶夫在哈萨克斯坦共和国已成为“超级总统”。纳扎尔巴耶夫辞去总统可以被看成是“放权”,但不是“交权”。在未来几年内,纳扎尔巴耶夫依然是哈萨克斯坦的政治核心。

  促使纳扎尔巴耶夫辞职的原因很多,但结构性改革出现困境可能是其放弃总统权力的直接原因。2012年12月14日时任哈萨克斯坦总统的纳扎尔巴耶夫在“独立日”庆祝大会上发表国情咨文——《哈萨克斯坦-2050》战略,该战略明确提出,哈萨克斯坦的目标是在2050年前跨入全世界发达国家30强,为此纳扎尔巴耶夫总统提出了七个优先发展领域以及相应的发展目标。例如,到2025年,非原料行业出口比重要翻一番,2040年要增长两倍。到2050年,农业产值在GDP中所占比重增长4倍,哈萨克斯坦要永久性解决保障水供应的问题等等。为实现上述,哈萨克斯坦政府不予余力的进行结构性改革。诸如优化投资环境、提高政策透明度和法治水平、摆脱资源陷阱、与中国“丝绸之路经济带”倡议对接、进行文字和土地改革等等。

  然而,由于结构性改革时间不够充分,改革速度与国内社会经济环境不匹配,致使哈萨克斯坦并没有获得预期的改革红利。相反,除营商环境有较大提高外,哈萨克斯坦国内社会经济发展出现了停滞甚至倒退。例如,根据世界银行统计,哈萨克斯坦全球竞争力从最好的42位(2015年-2016年度),下降到57位(2017年-2018年)。与2014至2015年度相比,人均GDP(现价美元)只增加了221美元,弱势群体就业率只提高了0.5%。虽然哈萨克斯坦GDP保持着3%左右增长率,但是改革成本与收益不成正比。为此,纳扎尔巴耶夫在2019年2月21日,宣布解散萨金塔耶夫政府(2016年9月组建,由马明组建新内阁),理由是政府改革措施没有达到预期效果。哈萨克斯坦GDP增长依然依赖资源;中央银行未建立起足够的、有效的、能促进经济发展的金融工具;国家发展计划也没有在重要领域取得效果;就业岗位不足;政府官员发展意识不强;民生发展缓慢等。因政府的低效,哈萨克人收入没有显著提高,食品支出却不断上升,官僚主义导致了社会弱势群体得不到救助。

  在解散萨金塔耶夫政府后不久,纳扎尔巴耶夫领导的执政党——祖国之光,在2019年2月27日召开了18届大会,纳扎尔巴耶夫继续任党主席,并选举出祖国之光党政治委员会,成员包括前政府总理萨金塔耶夫、现任政府总理马明、参议院(议会上院)议长托卡耶夫、马吉利斯(议会下院)议长尼格马图林、阿斯塔纳市市长苏尔丹诺夫、阿拉木图市长拜别克、信息和社会发展部部长阿巴耶夫、总统办公厅主任伊谢克舍夫、政府副总理阿布德哈勒科娃、奇姆肯特市市长阿布德拉赫莫夫、图尔克斯坦州州长舒克耶夫。在祖国之光党大会上,纳扎尔巴耶夫宣布政府在社会援助、政府雇员薪金、地区发展、医疗卫生、农村地区解决清洁引用水和天然气供应等领域方面支出1.4万亿坚戈(约37亿美元)。对于马明组建的新政府而言,实现纳扎尔巴耶夫提出的1.4万亿坚戈政府支出还是有相当大压力的,根据EIU统计2018年哈萨克斯坦那政府收入大约是13.2万亿坚戈,财政赤字是5380亿坚戈。

  解散萨金塔耶夫政府之举,也能看出纳扎尔巴耶夫已意识到实现“哈萨克斯坦2050战略”既定目标十分艰巨,若发展速度太快,可能制造更多地危害当前政治体系的危机和压力。而纳扎尔巴耶夫年事已高、精力有限,早日放权可以把精力放在国内政治权力优化组合方面,这有利于哈萨克斯坦未来发展。在这个意义上,纳扎尔巴耶夫辞职实际上是为哈萨克斯坦政治权力平稳交接做必要的准备。

  《大国策智库周评》栏目每周推出,试图为读者聚焦中国崛起的国际环境,“一带一路”所面临的机遇和挑战,中美、中欧、中俄、中日等大国关系,中国的软实力及海外利益保护,全球治理的变迁和改革等热点问题。我们希望把这个栏目办成读者的“千里眼”和“顺风耳”,勾勒变化多端的国际形势、展现海内外学者大相径庭的视角,为读者把握国际事务的脉搏提供更多信息。

来源时间:2019-03-26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17 The Statecraft Institution, Beijing,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