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智库周评

【大国策周评】宗研:日本军工产业自主化趋向——以F-2后续机为例

来源:大国策智库   作者:宗研      2020-06-23
【导语】据日本媒体报道,日本防卫省4月1日决定,在其防卫装备厅增设装备开发官一职,专门负责F-2后续战斗机的研发工作,同时确定了由“我国(日本)主导”推进F-2后续战斗机研制的方针。至此,从2018年底被列入“中期防卫力整备计划”以来,且备受关注和议论的F-2后续机的研制“悬案”尘埃落定,最终日本决心自行研制。本文通过了解围绕F-2后续机研制的相关情况,来观察日本军工产业自主化的趋向。
宗研,大国策智库高级研究员、暖流集团研究部高级研究员。

日本防卫省决定研制F-2后续机,是因为现役的F-2战斗机到2030年退役。F-2是日本航空自卫队隶下的主要战斗机之一,由日本三菱重工和美国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合作,以F-16战斗机为基础共同研制,于1995年完成原型机并于2000年开始服役。F-2在世代上属于第三代战斗机,被认为对于二战后日本军用飞机重新崛起具有里程碑意义,但日本却对F-2的研制并不满意。

随着二战后经济高速增长,日本成为世界经济强国,日本政坛涌动着争当政治、军事大国的“潮流”。表现在军备扩张方面,除了从美国大量采购武器装备外,还自行研制装备了90坦克、87自行高抛、E-767预警机以及F-1战斗机等先进武器。其中F-1是二战后日本首款自行研制的战斗机,达到第二代喷气战斗机的中上水平。鉴于F-1于上世纪90年代逐步退役,日本防卫厅从80年代中期就开始探讨自主研制F-1的换代战斗机相关问题,并于1984年12月6日首次提出研制F-1后续机—FSX战斗机的计划。正当日本信心满满地要搞纯国产战斗机“FSX”之时,却遭到美国的强行阻拦,只得放弃雄心勃勃的国产战斗机计划,在美国主导下搞了个F-16的翻版—F-2战斗机。

尽管F-2具有一些日本“元素”,例如,F-2是世界首款将主动相控阵雷达(搭载由日本研制的J\APG-1相控阵雷达)投入服役的机型;还有包括加长机身和座舱、增加机翼面积并采用单块复合材料结构、在机身和尾部应用先进的复合材料、机翼前缘采用雷达吸波材料等的改动,但仍然被嬉称为F-16的山寨版。不仅仅因为它长的很像F-16,主要原因是关键的主导设计是美国的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在F-16的基础上搞出来的。对此,日本军工产业界和军方一直耿耿于怀,抱怨日本失去了一次进一步提升日本航空制造业水平的大好机会。因此,在F-2即将于2030年退役、F-2后续机的研制迫在眉睫之际,汲取历史教训,日本决心要“我国主导”研制F-2后续机,而且要搞高难度、高性能、大型的新一代战斗机。

说起历史教训,还有让日本不爽之事,例如上世纪90年代中期的“AAM-4”(99式中程空空导弹)的研发项目。日本航空自卫队从1985年便打算更新替换AIM-7麻雀导弹,并计划从美国购买已经列装的“AIM-120 ”空空导弹。但是,由于美国以非北约成员国为由拒绝卖给日本,日本便决定自行研制精准度更高的空空导弹,即由三菱公司研制的AAM-4,并计划于1999年列装(因此称99式)。当看到日本研制出与“AIM-120 ”相同甚至精准度更高的“AAM-4”时,美国却一改初衷,于2014年同意卖给日本“AIM-120 ”空空导弹。由于这款导弹边际效益高于“AAM-4”,所以日本只能购买,算是变相强买强卖。

美国这种见利忘义、唯恐别人(哪怕是盟友)“动了我的奶酪”、阻止日本自主发展军工产业的行径,不仅让当时的日方当事者非常愤慨,也使日本政府清醒地认识到靠美国不如靠自己。因此日本要通过“我国主导”研制F-2后续机,进一步提高本国的军工产业能力,建立自主的军工体系,夺取与美国周旋军工项目的更多筹码。这恐怕是日本高调提出“我国主导”研制F-2后续机的初衷。

日本防卫省高调提出“我国主导”研制F-2后续机还另有考量,就是要争取与美国共同研制F-15后续机。航空自卫队现有两种F-15战斗机,一是初期购买的、基本没有改动的标准型—F-15(Pre MSIP),二是后期购买的、经过日本多次改进升级的、接近4代或4.5代战斗机—F-15(J-MSIP)。这两种F-15外观看似相同,但论战斗力则判若两机。2019年日本政府决定,从美国采购F-35以替换F-15 Pre-MSIP,因此目前航空自卫队拥有F-35、F-15(J-MSIP)和F-2三款战斗机。到2030年以F-2后续机替换退役的F-2之时,F-15(J-MSIP)相当老旧,也该退役。尽管美国认为F-15的基础设计良好,可以超过设计寿命的8千小时达到1万小时,但作为使用者的日本却不以为然,打算到2030年替换F-15(J-MSIP)。毕竟能飞并非意味着能作战,“滥竽充数”,战场上要吃亏的。因此,日本不仅要研制F-2后续机,还在考虑F-15后续机的问题,希望两机的后续机能如期于2030年代列装。否则,届时日本航空自卫队能够投入作战的战斗机只有F-35。

另外,为保证正常作战飞行需要,通常一国的空军要列装两种以上的机型。但如果机型过多,也会因飞机的维修保养和人员的培训等耗费大量财力、物力和人力。

鉴于以上两方面的因素,如果在研制F-2后续机的同时“捎带”F-15(J-MSIP),实现两机后续机一体化,那么对于日本来说既可以如愿完成两机的升级换代,又能节省开支,可谓是两全其美的合适安排。因此,日本高调提出“我国主导”研制F-2后续机,不仅旨在控制住F-2后续机研制的主动权,还希望以此促使美国与其共同研制F-15后续机,并争取F-2、F-15后续机合二为一。

日本这样的考量并非空想,因为美国也面临现役的主力战斗机、F-15E(F-15的改良版)于2030年退役的问题,在此之前必须搞出其后续机。美国现在有不少比研制F-15后续机更急、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要用钱,此时日本高调提出“我国主导”研制F-2后续机,掌握主动,占得先机,或许能促使美国让步,将F-15后续机的研制项目“主导”过来。

日本高调提出“我国主导”研制F-2后续机,而且追求高、大、上,要搞高难度、高性能、大型的新一代战斗机,这其中也有在应对中国空军中以质取胜的算计。

近年来,日本一直将中国空军在西太平洋的正常训练、演习视为威胁,对于中国空军战斗机数质量的提升颇为忌惮。根据日本军事情报战略研究所研究的数据,虽然中国空军的战机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为4200架,是日本的10倍,但由于性能较差,对日本构不成威胁。但是,经过不断升级换代,到2018年,旧机型减至约900架,新机型增至800架,为同等水平的日本战斗机的2倍。如果以这样的更新换代速度发展,旧机型将很快被全部淘汰,预计到2030年新机型可能增至1100—1200架,大约是日本航空自卫队战斗机的3倍;到2050年增至1800架,大约是日本航空自卫队战斗机的4.5倍。

日本航空自卫队目前拥有约400架战斗机,即使更新换代,如果没有特殊情况,架数不会增加,难以与中国拼数量,也不能指望天价的F-35。因此,只有提高F-2后续机的质量,以优质战斗机应对中国空军。例如,在飞机性能、隐形性能、系统连接能力、电子设备、速度以及维修保养、补给等各方面,要超过F-35;在操控方面,具备卓越的作战能力、情况判断能力以及高对抗能力。总之,要具备第六代战斗机的性能与能力,而且机体要大型化,以备尽可能多地搭载导弹。

日本研制F-2后续机还要考虑少子化这一严重问题。日本少子化问题导致符合飞行员条件的年轻人少,航空自卫队的飞行员招募工作面临与民航企业争夺年轻人的窘境。因此,飞行员不足的制约因素也限制着战斗机数量的增加,也迫使日本研制F-2后续机追求更高质量、性能和大型化。

还有国际合作问题,多国共同研发是目前世界先进战斗机研制的趋势。即使是“财大气粗”的美国,其F-35的研制也是采取美国主导、伙伴国共同研制的方式。因为,无论是财力,还是科技能力,都不太可能靠一国之力承担先进战斗机的研制。因此,F-2后续机的研制也会走国际合作、共同研发之路。日本能否在国际合作、共同研发中如愿“我国主导”,取决于其自身的科技实力和研发能力。

虽然日本的军工产业具备较高水平,防卫省认为日本具备主导研制F-2后续机的相关科技能力。技术实验机“X-2心神”于2016年成功首飞,也证明日本已经掌握关键的控制技术和隐形设计技术。但要主导研制更高端的第六代战斗机,仍然缺乏经验和能力。因此,日本防卫省决意“我国主导”研制F-2后续机,引来日本国内质疑之声,担心日本政府和军工产业界难以承担“我国主导”的国际合作、共同研制的重任。

日本防卫省自然知道自己的“家底”,那么,为什么还要“知难而进”呢?根本的原因还在于历史的教训,日本不能再重蹈F-2和“AAM-4”的覆辙。如果现在不高调决定“我国主导”研制F-2后续机,日本的新一代战斗机研制的主动权很有可能又被美国夺走,日本的军用飞机研发能力将彻底落后于世界先进水平,主体、自主防卫的战略也将大打折扣。

当今世界正在发生巨大变化,日本在变,美国在变,日美关系也在变。现在的日本已非当年被迫接受F-2研制现实的日本,政治、外交、安全乃至军工产业全面趋向自主;现在的美国亦非当年对日本说一不二的美国,难有精力“罩住”日本;现在的日美关系亦非当年日本搭便车的日美关系,日本在“自寻出路”。日本正在因应这些变化,进行全面调整。新版《防卫大纲》强调建设主体、自主防卫能力,自然包括军工产业。“我国主导”研制F-2后续机,事关日本主体、自主军工产业今后发展趋向之重大,“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

日本能否如愿,要看自身实力与能力,要看日本如何与美国运筹,还要看美国如何出牌。我们拭目以待。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17 The Statecraft Institution, Beijing,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