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智库周评

【大国策周评】宗研:美全球军力重组, 增强西太,剑指中国

来源:大国策智库   作者:宗研      2020-04-07
【导语】据外媒报道,2月26日,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和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在美国国会众议院军事委员会审议美国政府递交的“2021年度国防预算授权法案”的听证会上作证时宣称,中国是美国军事、安全的最大挑战者和威胁,强调美国应对中国军事威胁的基本战略。作为军事对抗中国的重要举措,美国开始了全球军力调整重组,将军力重心东移亚太,企图在西太平洋正面对抗中国。

宗研,暖流集团研究部高级研究员。

据《纽约时报》2019年12月24日报道,美国国防部正在研究大幅削减美在西非、中南美、伊拉克以及阿富汗的驻军,开始调整重组全球军力。实际上美军全球军力重组早已开始,如果说美国从叙利亚撤军是美军全球军力重组的“序曲”,那么美军从阿富汗撤军则拉开了它的“序幕”,后续会有非洲撤军、中南美撤军以及伊拉克撤军跟进。另外值得注意的是,美国海军陆战队调整其战略战术,为抢滩西太第一岛链备战,更加明确了美军全球军力重组的真实企图。

01
特朗普政府的“维霸”战略剑指中国

美国自二战后确立了称霸全球战略以来,历届政府的政治、经济、外交、军事等都围绕维护全球霸权战略展开。凡是阻碍美国的“维霸”战略的,无论大国还是小国,无论是盟友还是对手,美国都毫不留情地遏制、打压,甚至打垮。前苏联也罢,前南联盟也罢,日本也罢、欧元也罢,无一幸免。到特朗普这届政府,面对受反恐战争拖累、受金融危机打击而实力日渐衰弱的局面,提出“美国优先”、“让美国再次伟大”、“让美军再次强大”。这种特朗普式的口号,并非仅仅是口号,是具有战略内涵的。“再次伟大”了、“再次强大”了,做什么?不是“自娱自乐”,而是要继续维持美国全球霸主的地位,扫除威胁其霸主地位的对手。无论是特朗普政府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还是美国国防部的《国防战略报告》;无论是美国国防部的《印太战略报告》,还是埃斯珀、米利的国会作证,都将特朗普政府的“维霸”战略剑指中国,将中国由“竞争者”到“挑战者”再到“最大挑战者”,定位不断“升级”。以此为借口全面对华搞对抗,并企图以尚存的对华优势通过对抗拖垮、打垮中国,其中军事对抗则是美国的重要选项。

02
全球军力重组,重心东移西太

对华搞军事对抗选项多,包括武器装备的研发和使用、战略战术的研究与运用等等,其中“排兵布阵”、军力部署是必不可缺的。特朗普政府意识到,美国目前全球军力部署还残留着小布什政府的反恐“后遗症”,不能适应对华搞军事对抗,需要重新“排兵布阵”,重组全球军力部署,该撤兵的不惜代价撤,集结“优势兵力”于亚太重点对抗中国。正如埃斯珀去年12月所说,“所有这些地方,我可以把军队解放出来,把他们重新分配到亚太地区,去与中国人竞争”。
叙利亚撤军。2018年12月19日,美国白宫发言人桑德斯宣布,美国开始从叙利亚撤军,特朗普要求在30天内将2000人的军队全部迅速撤出。

对于美军撤出叙利亚,当时分析多认为美国背弃反恐盟友库尔德武装,指责特朗普政府自私自利,不“仗义”。实际上,美国急于从叙利亚撤军意味着特朗普政府决意开始根治反恐“后遗症”,吹起了美军全球军力重组的“序曲”。

阿富汗撤军。今年2月29日,美国与阿富汗塔利班在卡塔尔首都多哈签署了旨在结束阿富汗战争的和平协议。根据该协议,美国开始逐步减少其在阿富汗的驻军,驻扎在阿富汗的外国军队有望在14个月全部撤出。塔利班则承诺不再让阿富汗成为恐怖分子的庇护所。3月10日,驻阿富汗美军证实,美军已经开始从阿富汗撤出,将在135天内将1.3万的美军人数减至8600人。

如果说世界对于特朗普政府从叙利亚撤军的真实意图尚不清晰的话,那么阿富汗撤军则让世界清楚地意识到,特朗普政府敢冒塔利班“毁约”之险、不惜大幅让步甩掉“包袱”,目的是为集中军力对抗中国“排兵布阵”。

签署协议后的3月1日,埃斯珀就迫不及待地公开表示,和塔利班签署和平协议就是为了让美国更好地“腾出手”来,在亚太地区重新部署军事力量,让美国全球安全力量更集中地对付中国这一“焦点”。这意味着针对中国的美军全球军力重组的“序幕”已经被拉开。

大幅削减驻非洲、中南美驻军。2018年11月,美国国防部曾宣布在未来的3年内削减驻非美军10%左右。另据《纽约时报》2019年12月24日报道,美国国防部正在研究大幅削减或撤出驻扎在西非的美军,主要是驻尼日尔、乍得、马里等国家的美军。

美国军事介入非洲,不仅为维护其在非洲的经贸、能源利益,也是出于反恐需要。“9·11”事件后,小布什政府启动了美国对非政策军事化。奥巴马任内不仅强化了美军非洲司令部的职能,还加速推进在非洲部署作战分队。特朗普上台后,美国曾一度增加了在非洲反恐的军力投入。但是,特朗普政府很快意识到,非洲反恐形势复杂,靠增加军力投入等措施一时难以奏效。与其在“无休止的(反恐)战争”泥潭浪费时间和军力,不如尽快抽身,回归“大国对抗”。这正是美国要大幅削减驻非洲军力的根本战略考量。

目前,约7200名美国军事人员驻扎非洲,按照全球军力重组战略考量,此次要大幅削减驻军,力度肯定超过2018年11月宣布的10%。

除此之外,据报道美国还将削减驻扎在中南美和伊拉克的美军人数。美国在中南美的驻军重要分布在巴拿马、古巴的关塔那摩岛、洪都拉斯等国家和地区,其中仅巴拿马就有1.2万人。美国将在保“后院”和强西太之间做权衡,调整军力。另外,由于美国与伊朗的关系持续紧张,美国同样要在对付伊朗和对抗中国之间做权衡,调整军力。

综上所述,美军全球军力调整重组的“大戏”正在展开。其真实企图是,面对中美实力此消彼长的不利局面,通过抽身反恐泥潭、减少应对国际冲突的负担等举措,尽可能舍去在“点”上的直接争夺和浪费,将有限的财力和军力重点用于亚太,进一步增强在西太的军力,以确保在与中国“面”的对峙中占得优势,保持从正面(西太)持续向中国施压、与中国对抗的态势。基于这一战略意图的美军全球军力调整重组,或将见诸于将于今年出台的国防部“4年国防计划修订报告”。可以预见,该报告将把对抗中国作为美国的长期军事战略。

03
剑指中国的先头部队—海军陆战队

根据日本2019年版《防卫白皮书》披露,美国在亚太驻军约为13.1万人,全球军力调整重组后可能有所变化。与人数变化相比,军队的组织、运作模式以及战略战术的调整更有可能增强美军在亚太的军力。以美国海军陆战队为例,可窥见一斑。

据《华尔街日报》3月23日报道,美国海军陆战队司令大卫·伯吉向该报军事专栏记者迈克尔·戈登透露了未来十年海军陆战队战略战术调整要点。

一是海军陆战队的规模由现在的18.9万人缩减至17万人,但更加侧重进一步提高队员的素质和战斗力,以适应未来主要作战区域由伊拉克和阿富汗东移至太平洋地区的作战需要。

二是提高战斗能力,重点由地面战向海洋作战以及岛屿的攻防战转变,坦克中队由现有的7个减为0,桥梁工程兵中队由现有的3个减为0,步兵大队由现有的24个减为21个。

三是增强对中国海军舰艇的攻击能力,无人机飞行中队由现有的3个增至6个,导弹火箭中队由现有的7个增至21个。

四是组建新远征军—“岛屿联队”,以适应南海与东海之间高机动性的水、陆、海多面攻防作战,增强岛屿间快速转移运动能力,提高小型群岛间的攻防战斗力。

五是增强空中、水面、水下的无人攻击型武器装备,提高阻击中国海军舰艇军事活动的能力。海军陆战队要提高向中国军舰发射对舰导弹的独立作战能力。

伯吉就任美国海军陆战队第38任司令后,主张调整海军陆战队的兵力编组和组织模式以及运作模式,制定了即将公布的“美国海军陆战队至2030年整体目标”,上述针对中国的战略战术调整要点是其中部分内容。其主要依据是美国国防部的判断:当美军在西太地区与中国“有事”的情况下,中国很有可能以各种导弹攻击方式摧毁美军的防空系统、空军基地、卫星系统、司令部指挥系统等,对此美军没有足够的阻击能力。因此,为防止和应对这样的事态发生,美国国防部高层于2017年决定调整海军陆战队在太平洋作战的组织、运作模式以及战略战术。

从以上美国海军陆战队的战略战术调整我们可以概括几个关键词:中国海军、南海、东海、岛屿、岛与岛之间。并由此判断,一是美国全球军力重组已经全面展开,其重点是军力东移亚太,逼近西太,剑指中国;二是美国海军陆战队率先调整海洋、岛屿作战的战略战术,为抢滩第一岛链、充当正面对抗中国的先头部队备战;三是这样的全球军力调动重组表明,对华“遏制”、“竞争”已成过去时,持续正面施压、正面对抗成为美国对华的长期军事战略。有鉴于此,我们要高度戒备,长期打算,有效应对,做好与美军各兵种“短兵相接”的心理、军力以及作战等各方面的准备。

《大国策智库周评》栏目每周推出,试图为读者聚焦中国崛起的国际环境,“一带一路”所面临的机遇和挑战,中美、中欧、中俄、中日等大国关系,中国的软实力及海外利益保护,全球治理的变迁和改革等热点问题。我们希望把这个栏目办成读者的“千里眼”和“顺风耳”,勾勒变化多端的国际形势、展现海内外学者大相径庭的视角,为读者把握国际事务的脉搏提供更多信息。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17 The Statecraft Institution, Beijing,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