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智库周评

【大国策周评】宗研:美防长称中国是美国的最大挑战者,日本如何权衡美对华搞对抗

来源:大国策智库   作者:宗研      2020-03-31
【导语】据外媒报道,2月26日,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和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米利在美国国会众议院军事委员会审议美国政府递交的“2021年度国防预算授权法案”的听证会上作证时宣称,中国是美国军事、安全的最大挑战者和威胁,强调美国应对中国军事威胁的基本战略,执意对华搞对抗。美国对华搞对抗,势必要拉上盟国一起干。对此日本作为美国的盟国如何权衡,是步步紧随美国,共同对抗中国;还是从本国利益出发,坚持自主,与美国拉开一定距离,维护日趋向好的中日关系发展势头、特别是经受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考验、在患难中得到进一步提升的中日关系;亦或在中美之间发挥积极作用,为维护世界和平与发展贡献其可能。

宗研,暖流集团研究部高级研究员。

01
由竞争对手到挑战者再到最大挑战者,美国步步升级对华搞对抗

美国2017年12月公布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将中国和俄罗斯定义为“修正主义国家”、“战略竞争对手”。美国国防部2018年1月公布的《国防战略报告》,也将中国定位为“战略竞争对手”。美国国防部2019年6月公布的《印太战略报告》,将中国、俄罗斯、朝鲜定为其印太战略的挑战者。2020年2月美国国防部长埃斯珀则直言不讳地宣称,“对于美国来说,中国才是军事、安全的最大挑战者、对抗的对手”。

在短短的两年时间里,美国不断调整其对华战略,将中国由“竞争者”到“挑战者”再到“最大挑战者”,不断“升级”;从局部的印太战略到军事、安全,甚至企图对华搞全面对抗。

众所周知,竞争与挑战具有质的区别,前者多指为争取胜利在一定条件下展开的较量;后者指激使敌方出战,谓首开衅端。美国以中国“挑衅”为由置中国于最大挑战者,欲与中国展开军事乃至全面对抗。埃斯珀和米利在国会众议院听证会上列举了一系列中国的“挑衅行为”,基本是老调重弹。这不仅是以中国威胁为由要求增加国防预算,归根结蒂是将中国作为试图改变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挑战美国的全球霸主地位的最大挑战者,为美国进一步调整对华战略、对华搞对抗背书。

政治因素与国际战略密切相关。美国的政治目的是维续其世界霸权,并从中攫取最大利益。当它认定中国正在动它的“奶酪”,当它认为过去的“接触加遏制”战略失效,便转为“竞争”战略。经过很短时间的尝试,它看到“竞争”给对手增加的成本不足以压倒对手,反倒是自己越来越难以承受“竞争”成本,于是“对抗”战略便成为其利用现有优势击败对手的最佳选项。因此,我们可以认为,美国对华搞对抗,已经成为其当前和今后相当长时期的国际战略。

美国对华搞对抗有多重战略选项,政治、经济、外交、科技、军事等等,拉盟国入伙,与其“同舟共济”对抗中国,是其中之一。但是,正如美国的国际战略是为其全球霸权利益服务,为其“美国优先”的政治、经济等各方面利益服务一样,其盟国也要权衡,与美国“同舟共济”对抗中国,是否有利于本国的国家利益,利弊何在等等。毕竟各国政府都有维护本国的国家利益的责任和义务,要顾及本国国内政治、经济等要素,否则政府会被“下课”的。作为美国的重要盟国,日本面对美国拉其一起对华搞对抗,将如何权衡利弊,如何抉择。

02
国家利益最大化是日本权衡的重要标准

二战后,特别是冷战期间,日本一直坚持美国一边倒的国策。外交上步步追随美国,国内政治、经济等各方面都受到美国的深刻影响。

冷战结束后,国际形势发生巨变,世界朝着多极化、全球化发展,和平与发展成为世界主流。日本敏锐地把握住了世界发展主流和变革机遇,主动改革政治、经济体制,调整内外政策,基本绘制了外交政策“路线图”。一是摆脱“追随外交”,强化外交自主性,开展积极的大国外交,凭借雄厚的经济实力和历史机遇,在“为国际做贡献”中树立自己的大国形象;二是克服和背离以往在国际事务中所持的“低姿态”、“不出头”的小国意识和二战后自我约束的传统,对外关系既合作也说“不”,努力争取外交主动;三是修正“脱亚入欧”的外交政策,提出“脱欧美回归亚洲”,外交重点向亚洲转移,并以亚洲为依托积极参与国际事务,为恢复正常国家创造条件;四是利用其对美、对华的特殊地位和作用,努力建立日、美、中等边三角关系。从冷战后近30年日本的外交实践看,基本是沿着以上“路线图”推进。

安倍晋三2012年再次当选日本首相后,国内政治格局分化重组,形成其长期、稳定执政的政治生态。至2019年11月29日,安倍累计在任首相天数达到2887天,超过前首相桂太郎,成为日本宪政史上在任时间最长的首相。到今年8月24日,其连续在任天数将超过佐藤荣作,成为历代连续在任时间最长的日本首相。一个长期、稳定的政权有利于其调整外交政策。

安倍政府的外交政策在原“路线图”的基础上,朝着更具主动性、自主性和逐利性调整,朝着更具全球性和广域性调整。2014年推出的“俯瞰地球仪”外交和2016年提出的“自由与开放的印太”战略构想,则是其“代表作”。

在应对中国和美国这两个与其命运攸关的大国关系,安倍政府的外交政策除坚持上述“几性”外,更具灵活性,展现了其外交的两面性和多面性,以求从中获取国家利益最大化。

例如,对于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美国不仅不支持,还说三道四,横加指责,甚至设置障碍。日本则在附和美国说辞的同时,保留从“一带一路”获利的空间。

2019年4月25日,中国政府在北京主办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共有50多个国家和20多个国际组织的300多位中外方嘉宾参加论坛。美国自然是不参加的,但日本却没有错过刷“一带一路”存在感的机会。安倍政府派出执政党(自民党)要员、干事长二阶俊博参会。二阶不辱使命,除了表达日本政府既定立场,还对“一带一路”大加赞赏,给日本留足了施展空间。与此同时,安倍从4月22日至4月29日出访法国、意大利、斯洛伐克、比利时、美国和加拿大六国,并与V4国家(由斯洛伐克、捷克、波兰和匈牙利四国组成的维谢格拉德集团)首脑举行会谈,开启了展现其外交自主能力的“纵横捭阖”外交。安倍所到之处都要“提醒”相关国家要重视“一带一路”项目的“透明性”,注重接受投资国家的“财政健全性”。这显然是附和美国的论调,在为即将开始的20国集团大阪峰会、特朗普访日以及日美经贸磋商等一系列重要涉美外交活动和经贸谈判取得成功做铺垫,以期获得美国的支持和让步,获取利益最大化。功夫不负有心人,安倍政府如愿以偿。我们从中看到,为了国家利益,其外交的两面性在同一时间、同一事件上表现得淋漓尽致。

又例如,由于美伊对峙升级,霍尔木兹海峡地区局势日益紧张。美国于2019年7月提议组建护航联盟,并要求其盟国及相关国家参加,日本自然是美国要求参加的主要盟国。但是,对于美国以护航联盟为由拉日本一起对付伊朗的意图,日本在拒绝响应美国提议的同时,自行其是。2019年12月27日,日本政府决定向海湾地区派遣海上自卫队的一艘可搭载巡逻直升机的护卫舰,单独执行护航任务。这一举动展现了日本自主外交的多面性:一是应美国总统特朗普的要求参加海湾地区的护航,算是响应美国提议,给足特朗普面子;二是独立于美国的“护航联盟”之外,与美国还保持一点距离,不得罪伊朗;三是借机实现日本在中东地区的军事存在,配合日本的中东外交布局,维护、扩大其在中东地区的利益,并进一步拓展利益空间。日本此举可谓“一举三得”。

今天之日本确实非昔日之日本,不再唯美国马首是瞻。以上只是日本与美国周旋的两个事例,只要有益于国家利益,即使是违背美国意愿的事,日本也照做不误。

对于中日韩自贸区建设,美国一直警惕并百般阻扰,日本则积极推进。中日韩峰会,是推动中日韩自贸建设进程的重要机制,日本是这一机制的倡议者,于2008年12月在日本福冈举行第一次峰会。关于这一机制的相关情况,有许多介绍,这里仅观察去年12月24日在中国成都举行的第八次峰会的成果,以实证安倍政府背离美国意愿推进中日韩合作、进一步提升中日关系的努力。

此次成都峰会最重要的成果是发表了《中日韩合作未来十年展望》,是三国达成的带有“战略设计”色彩的政治共识。从以三国为主体的东北亚经济已经成为世界经济增长的重心看,此次的政治共识很大程度上内化为以经贸等各领域合作为内容的三国国家利益,而且是互利共赢的。更值得注意的是,“十年展望”有这样的定位:“我们重申,良好的双边关系是三国合作的重要基础,深化三国合作也有利于促进双边关系”。这样的政治性宣示,是在当今世界格局复杂多变的背景下三国的明智、且必然抉择。

任何一个国家都希望拥有和睦、稳定的周边环境,以利于本国的经济、社会发展。安倍政府近年来在努力使日中关系“重回正轨”,在努力推进日俄缔结和平条约,在努力打破日韩紧张关系的僵局,在努力促成与朝鲜直接对话。所有这些努力,都是在为本国营造良好的周边环境,减少周边不和谐、不稳定因素对国内经济、社会发展的不利影响,也是维护国家利益的必然选择。如果美国要拉日本与中国搞对抗,在日本周边制造不稳定,势必与日本的国家利益冲突。相信日本政府和人民会作出符合其国家利益的抉择。

从以上我们可以看出,安倍政府的外交具有较强的现实主义色彩,以国家利益最大化为权衡、取舍和妥协的最终目标。无论是周边外交,还是“俯瞰地球仪”外交,甚至“自由与开放的印太”战略构想,都是为维护和扩大国家利益服务。

然而,此次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中日关系经受了共患难的“洗礼”,并得到“升华”,超越了现实主义的利益权衡。

中国突发新冠肺炎疫情后,美国政府即刻采取了过度反应,对华禁航,限制贸易,并鼓动其他国家跟进。一些美国政客还借疫情多番诋毁、抹黑中国。日本则没有追随美国的作法,而是热情支援中国抗击疫情。从日本小姑娘街头募捐到日本政府驰援物资再到执政的自民党议员每人从工资拿出5000日元捐助中国抗击疫情等等善举,媒体有许多报道,这里不一一例举。危难时期日本官方和民间的支持与帮助,中国人民心存感激,铭记在心。在日本进入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关键时期,中国的官方和民间在抗疫攻坚战时刻,同样向日本提供了尽己所能的支持和帮助(媒体也有许多报道,这里不一一例举)。中日双方的这些善举,使持续向好的中日关系在患难之中得到进一步提升。正如日本外相茂木敏充所说,“中国为坚决控制新型冠状病毒疫情蔓延采取积极有力举措,日方对此表示敬意。遇到困难时倾力相助的朋友才是真朋友。日方愿意同中方一道,共同应对疫情威胁,向中方提供全方位支持帮助”。中日两国在患难之中凝结的“真朋友”之情,超越了现实主义的利益权衡,最终会回归利益回报。正所谓“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

大国策智库2月7日刊发的题为“美日专家建议针对中国崛起加强两国政策协调”的文章显示,80%的日本人高度重视日中关系及其未来发展,日本国民普遍支持安倍政府继续致力于改善对华关系。

中国政府和人民同样高度重视中日关系,乐见“中日关系重回正轨并取得新发展”。王毅国务委员指出,中国将“进一步践行亲诚惠容周边外交理念,全面深化同(包括日本在内的)周边国家的战略互信与利益交融”。

从地缘政治看,中日互为重要邻国,周边安全稳定符合双方共同利益。以“趋利避害”的现实主义逻辑推理,日本理应处理好日中关系与日美关系之间的协调,或将成为中美日三角关系的积极因素。中国秉持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外交理念,始终不与包括美国在内的任何国家搞对抗,也希望日本能够发挥有益于世界和平与发展、有益于东北亚地区稳定的积极作用。

正如习近平主席在会见安倍晋三首相时指出的,“拥有越来越多共同利益和共同关切”的中日关系,“成为维护世界和平、促进共同发展的重要因素”。我们相信,在中日两国政府和人民的共同努力下,中日关系会继续沿着正确的轨道健康发展,不断惠及两国人民和世界和平与发展,不能也不会被任何国家和势力卷入对抗的“陷阱”。

《大国策智库周评》栏目每周推出,试图为读者聚焦中国崛起的国际环境,“一带一路”所面临的机遇和挑战,中美、中欧、中俄、中日等大国关系,中国的软实力及海外利益保护,全球治理的变迁和改革等热点问题。我们希望把这个栏目办成读者的“千里眼”和“顺风耳”,勾勒变化多端的国际形势、展现海内外学者大相径庭的视角,为读者把握国际事务的脉搏提供更多信息。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17 The Statecraft Institution, Beijing,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