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智库周评

【大国策周评】宗研:中东博弈之无人机及其未来

来源:大国策智库   作者:宗研      2020-02-10
中东地区形势复杂多变,大国以及各方势力在此较量博弈,武装冲突频发,危机四伏。在这乱局中无人机屡屡发挥着重要而不可替代的作用,无论是美国炸杀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高级将领苏莱曼尼,还是也门胡塞武装袭击沙特石油设施;无论是在阿富汗、伊拉克围剿极端组织,还是在叙利亚战场;无论是侦察锁定目标,还是精准打击,无人机都每每“表现上佳”。在侦察方面,与侦察卫星在400—500公里高空一个半小时绕地球一周的侦察效率相比,与侦察机在高速飞行状态捕捉目标的清晰准确度相比,无人机可以持续、清晰、精准地监视地面目标。在作战方面,与巡逻机、战斗机、轰炸机深入战区面临可能的人员伤亡相比,无人机所具备的优秀的远程遥控功能确保既能够完成侦察、打击、袭扰任务,又无人员伤亡。在成本方面,与几亿、几十亿美元一架的战斗机、轰炸机相比,无人机则便宜很多(袭击沙特石油设施的无人机造价仅为一万美元)。目前,无人机普遍具备察打一体的功能,侦察锁定目标后即刻实施精准打击,其效率是侦察卫星、侦察机、战斗机以及轰炸机所不及的,特别是装备隐形技术的隐形无人机,更能高效、隐蔽地完成既定任务。

01 “从哪里来”

无人机的研究始于第一次世界大战,发源于英国。最早作为训练用靶机于20世纪20年代开始使用,并于二战期间用于训练防空炮炮手。二战期间,无人机的研发步入正轨,1944年,美国陆军将B-17轰炸机改造为BQ-7无人机,但仍然存在若干技术问题。二战后,随着电子遥控技术的进步,高性能无人机诞生并普及,其中Q-2Fire P是具有代表性的机型。1962年以后,美国加强了无人机的研发,洛克希德D-2无人机使用了喷气式发动机,实现了高速飞行。

从1970年开始,随着无线电器械小型化以及电子感应技术的研发,美国和以色列研制出用于侦察拍照的无人侦察机。1973年第四次中东战争期间,以色列使用这种侦察机对叙利亚进行侦察,初见效果。

20世纪末期,电子成像技术、通讯器材以及计算机的研发日新月异,极大地贡献了通讯卫星与地面的远程同步遥控和影像获取,无人机的研发也因此获益。进入21世纪,无人机的研发由侦察型向察打一体型转换。隐形技术的研发和应用,使无人机“如虎添翼”,实现隐蔽侦察、隐蔽打击,“如入无人之境”。

这里列举几款美军无人机的机型:

1. 由无人靶机改造的AQM-34D“火蜂”,越南战争期间执行电子窃听、电台干扰、抛撒金属箔条及为有人飞机开辟通道等任务。

2. 同期使用的154型萤火虫(AQM-91),能够执行远程高空侦察任务。

3. 1996年装备美军的RQ-1“掠夺者”,具备中空长航能力。

4. 由被叫停的RQ-3A“暗星”改进的“臭鼬”无人机,于2009年在阿富汗测试成功,并改名RQ-170“哨兵”。

5. 从1998年首次飞行后不断改进的RQ-4“全球鹰”无人机,具备向后方指挥官提供综观战场或细部目标监视的能力,装备有高分辨率合成孔径雷达,可以看穿云层和风沙,还有光电红外线模组提供长程、长时间和全区域动态监视。美军两架“全球鹰”参与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取得良好效果,引起各国高度重视无人机对军事革命带来的影响。

6. X37B和X47B是美军两款最新型无人机,分别为航天无人机和舰载无人攻击机。前者被认为是未来太空无人战斗机的验证机,后者则在2017年度预算案中被美国国防部调整为“舰载无人空中加油系统”项目,基本意味着已经被取消。

孙仕祺、马杰所著《历史与现实—无人机发展历程、现状及其所面临的挑战》一文,对于无人机发展历史作了全面、系统、专业的论述,本文只就无人机“从哪里来”作简单概述,重点提出“到哪里去”这个问题。

02 “到哪里去”

未来无人机的民用和商用潜力巨大,但是在法律上还存在巨大障碍,现有航空航天管制条例不允许普通无人机在民用空域中飞行。因此,本文仅就军事级无人机“到哪里去”探讨一二,且仅以美军无人机研发为例。

说到未来无人机的发展,自然会联想到人工智能。由于人工智能技术的介入,无人机的研发正在染指人类智能。人工智能技术一旦被用于无人机,其后果令人担忧。众所周知,让无人机拥有智商是很危险的,它可能会反抗人类。关键是允不允许无人机拥有自主意识的产生和延续,如果使其拥有自主意识,则意味着无人机具有与人同等或类似的创造性、自我保护意识、感情和自发行为。军事级无人机一旦被“融入”智商,将面临同样考验,其隐患很可能如科幻电影大片所展现。因此目前为止即使是攻击型无人机,其终端发射环节仍然由人来控制。也因此联合国对于融入人工智能的自动武器研发表示极大的担忧,已经有26个国家明确禁止生产、引进和使用此类武器。然而,美国、以色列、韩国、澳大利亚等国则反对联合国的这一规则。特别是在美国,波音、洛马、雷神等军工巨头正在向智能无人武器研发投入巨资。

2019年2月波音公司对外宣布,正在研发喷气式无人战斗机,这款取名为“Boeing Airpower Teaming System”的无人战斗机预计2020年开始面向全球销售。

问题在于,该款无人机是战斗机,具备“Teaming System”,像普通战斗机一样具备监视、侦察、跟踪、打击敌人的性能,还可以与轰炸机配合作战。这类使用人工智能技术、“自动感知、自动攻击敌人”、终端操作不受人类约束控制的无人战斗机(包括自动无人坦克以及太空武器等)一旦被列装使用,将意味着完全自律型武器时代的到来。美国迈出这一步,将很有可能打破世界军事平衡,不仅引起新类型的军备竞赛,更甚的是严重冲击无人武器“终端发射必须由人控制”这一法律底线。

尽管美国国内反对声音不断,但是国防部在积极招募人工智能方面的技术人员参与相关武器研发,看来是要在全世界挑起人工智能武器竞赛。促使美国步入这个“歧途”的不仅是美国政治家、官僚要继续称霸世界军工领域的野心作祟,也是美国强大的军工复合体追逐利益的野心使然。这将把给人类社会带来便利的无人机改变成与人类为敌的利器,后患严重。
无人机“到哪里去”这样的严酷问题,到了人类社会该认真思考、严肃应对的时候。国际社会必须认清其隐患和危害,携手共治,制定国际规则,规矩无人机的研发,让未来无人机继续造福人类,而非祸害人类。否则,人类将后悔莫及!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17 The Statecraft Institution, Beijing,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