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海外资讯

【世界观】美参联会发布新版《国家军事战略》说明文件

来源:大国策智库   作者:编译/吴天昊      2019-07-26
  2019年7月12日,美国参联会通过其官网发布了2018年版《国家军事战略》的说明文件。这份说明文件的发布表明,参联会已经根据2017年版《国家安全战略》、2018年版《国防战略》,完成了新版《国家军事战略》的制定。至此,特朗普任内指导美军未来发展与建设的顶层战略文件已基本全部出台。鉴于新版《军事战略》始终处于保密状态,此次发布的说明文件将有助于外界管窥美军新版《国家军事战略》的主旨要义。

  原文标题:Description of the National Military Strategy 2018
翻译:吴天昊

  《世界观》系列文章由大国策智库组织编译。
  
一、概述

  2018年的《国家军事战略》(NMS)为联合部队提供了保护和发展美国国家利益的框架。根据法令,该战略反映了参联会主席与其他成员,以及联合作战指挥官全面审查的结果。

  作为一个顶层的军事战略框架,《国家军事战略》贯彻了2017年《国家安全战略》、2018年《国防战略》《国防规划指南》,以及其他文件所确定的重大政策和战略方向。2018年版《国家军事战略》就如何实现《国防战略》所明确的国防目标,以及落实总统和国防部长的指示,为联合部队提供了参联会主席的军事建议。

  2018年版《国家军事战略》还反映了过去两年在落实全球一体化方面的经验教训。该战略阐明了一系列战略方向,将全球一体化纳入三个战略层面,以应对当前及未来安全环境的挑战。其中,“力量运用”涉及筹划、力量管理与决策,以实现《国防战略》的国防目标。“力量发展”是指调整职能、作战能力和作战概念,以改进现有联合部队。“力量设计”是指创新性地确保联合部队能够采取不同措施,以保持对任何对手的竞争优势。

  2018年版《国家军事战略》所阐述的联合部队愿景是打造一支当下及未来能够保卫国土、向全球投送力量的联合部队。

二、战略方针

  从全球的视角看,2018年版《国家军事战略》建立了一支具有适应性和创新性的联合部队,能够在多个地域和所有作战域无缝运用其能力,并继续将思维模式和方式从地区视角向全球视角转换。

  该《军事战略》将力量发展途径与《国防战略》明确提出的一系列安全趋势进行对接。

  2018年版《国防战略》明确提出的安全趋势
  大国竞争的再现;
  富有弹性但不断弱化的战后秩序;
  技术与不断变化的战争特征:扩散、竞争与新威胁;
  拥有实力的非国家行为体;
  家园不再是避难所;
  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威胁;
  盟国和伙伴国——不断发展的机会;
  叙事之争(Battle of narratives);
  变革的规模和紧迫性

  这些趋势,特别是美国与中国和俄罗斯之间的大国竞争重新出现而带来的趋势,是联合部队面临的最大挑战。然而,全球一体化的所有要素都必须认识到这种不确定性,并对美国及其盟国和伙伴国的安全和利益所面临的新兴威胁保持警惕。在这样的安全环境下,家园不再是避难所,每个作战域都存在竞争,竞争对手和敌手将继续跨地域、跨多个作战域实施作战,以抵消或削弱联合部队的优势。

  为了实现对竞争对手和敌手的军事优势,2018年版《国家军事战略》引入了“联合合同战斗”(Joint Combined Arms)概念,即“通过融合所有作战域的联合能力来实施作战的艺术”。联合部队及其领导人必须像在传统的陆地、海上或空中作战域一样,在太空或赛博空间自如地进行作战。

三、力量运用

  为了指导力量运用,2018年版《国家军事战略》将《国防战略》提出的国防目标作为终极发展目标。为了实现这些终极目标,2018年版《国家军事战略》将五大相互支持的任务领域定性为联合部队在多个地域和所有作战域的冲突过程中作战的主要方式。保卫家园是联合部队的一项任务,贯穿所有五大任务领域并涵盖所有联合职能。

  《国家军事战略》的任务领域
  应对威胁;
  慑止战略攻击(和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
  慑止常规攻击;
  确保盟国和伙伴国安全;
  在低于武装冲突的层面开展竞争(包括在军事层面)。

  联合部队将广泛利用多种手段来强化力量运用。“动态力量运用”(DFE)理念作为力量管理框架,在满足日常作战对现有力量需求的同时,优先确保做好战争准备。通过发现并利用战略机遇,主动塑造安全环境,“动态力量运用”将根据各种全球作战计划、重要国防任务、时间、作战域及地理空间等因素调整联合部队的行动。作为联合部队遂行《国防战略》提出的全球作战模式的主要方法之一,“动态力量运用”将有助于平衡现有作战需求与战备恢复和部队现代化之间的关系,以便保持联合部队的竞争优势。

  2018年版《国家军事战略》认识到盟国和伙伴国的独特贡献,认为他们是联合部队的战略资源。建设一支强大、灵活且富有弹性的力量需要与盟国和伙伴国建立更好的协同作战能力,并增强盟国和伙伴国的战斗杀伤力和生存能力。2018年版《国家军事战略》还要求开展国内外跨部门接触,以确保联合部队能够在整个冲突过程中更好地为所有国家权力工具的使用提供支持。

  为做好联合部队的运用准备,举行联合演习将有助于构建实施全球联合诸兵种作战所需的战备、协同作战能力和相互信任。这些演习是构建盟国、伙伴国和跨部门伙伴间协同作战能力、联系与能力的关键,并将确保部队和领导人在必要时能够“重拳出击”。演习还便于开展短期验证,以迅速融入可提高竞争优势的创新思想和颠覆性技术。

四、力量发展与力量设计

  力量发展与力量设计是在全球一体化框架下,联合部队发展和创新的表现,旨在落实《国防战略》有关打造更加致命的力量的指示。力量发展要顺应现有规划、决策和力量管理模式,以便使联合部队能够更好地完成任务。力量设计使联合部队能够以完全不同和颠覆性的方式完成其任务,以确保联合部队能够威慑或击败未来的对手。

  与力量运用一样,力量发展与力量设计的终极目标源自《国防战略》提出的国防目标。为了实现这些目标,并建立一支能够保卫祖国、威慑竞争对手和击败敌手的可信联合部队,2018年的《国家军事战略》将从联合部队的人员、理念及装备三个方面进行投资,以保持竞争优势。

  为落实《国防战略》提出的部队投资优先事项,2018年的《国家军事战略》为制定新版《联合作战拱顶石概念》(CCJO)提供了指导。新版《联合作战拱顶石概念》将体现参联会所有人员对联合部队的愿景,即在颠覆性变革的条件下,经过设计并能够在思考、机动和作战上超越任何对手的联合部队。它将标志着向概念驱动、威胁告知、能力发展过程的转变,并提供一种作战方式,通过物质和非物质解决方案来整合各军种的作战能力。

  实现参联会的愿景将需要联合部队的主要竞争优势来源——人才,以便不断适应和创新,以保持其竞争优势。

  根据《国防战略》的指导,能力建设投资必须着眼杀伤力和作战能力方面的军事优势,同时确保联合部队能够在低于武装冲突水平的情况下有效开展竞争。

五、结论

  2018年版《国家军事战略》描述了一个路线图,指明联合部队将如何保卫祖国和保持竞争优势,以便在现在和将来威慑竞争对手和击败敌手,无论是中国、俄罗斯等大国竞争对手还是其他安全挑战。

  战略的实施需要战略框架、来自战场的信息及高层领导的判断为指导。而2018年版《国家军事战略》将指导其他联合文件(包括联合战略战役计划、全球战役计划、联合作战拱顶石概念及其他能力发展与项目建议文件),以及这些文件的评估机制的制定。

  总之,2018年版《国家军事战略》及其相关进程将使联合部队能够提供一系列军事选项,以强化军队对国家安全的贡献,并更好地为美国的国家利益服务。

  文章内容不代表大国策智库观点。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17 The Statecraft Institution, Beijing,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