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海外资讯

【世界观】仓促追求和平将令美韩同盟面临挑战

来源:大国策智库   作者:编译/吴天昊      2019-07-22
  虽然朝美河内峰会无果而终,但美朝双方并未关闭对话的大门,韩国方面也在积极发挥穿针引线的作用。特别是金正恩在4月举行的第十四届最高人民会议第一次会议上,向外界表明朝在无核化问题上的态度和立场,特朗普随即推文予以积极回应。与此同时,虽然朝近期多次进行导弹发射活动,挑动美韩等国敏感神经,但美始终予以谨慎、低调处理。未来一段时期,朝美双方有望继续围绕半岛无核化、停和机制转换、解除制裁等问题保持多渠道接触,甚至举行第三次首脑会谈。在此背景下,近日,美国朝鲜问题专家、乔治城大学教授车维德(Victor Cha)在国家利益网站发表文章,分析韩政府力促朝美达成和平协议的意图,以及特朗普选择撤离驻韩美军的原因与影响,并据此提出政策建议。

  原文标题:Trump, North Korea, and the Rush for Peace
  作者:Victor Cha
  编译:吴天昊

  《世界观》系列文章由大国策智库组织编译。

  
  车维德指出,朝鲜、韩国及美国似乎正向达成和平协议及无核化协议的方向迈进。韩总统文在寅曾宣布在其任期结束前签署和平宣言,并为此在2018年和2019年与朝领导人金正恩举行了多次首脑会谈。与此同时,特朗普总统在朝美新加坡峰会上同意与朝领导人金正恩达成和平协议,并决定在任期内推动实现这一目标。尽管达成和平协议可带来暂时性的政治红利,但也将产生意想不到的后果,将永久性地削弱美韩同盟关系,特别是可能会导致驻韩美军的撤离。对于这些问题,文在寅政府和特朗普政府各有自己的考虑。

1、文在寅政府积极促成朝美达成和平协议的意图

  一是韩国政府不想半岛重回2017年“火与怒”的状态,当时特朗普和金正恩相互威胁,而首尔似乎将陷入美朝战争之中。在特朗普就任后的12个月时间里,金正恩共实施了20次弹道导弹试射和一次氢弹试验,导致特朗普下令强化向半岛地区进行战略资产和弹药的演练与投送。其间,发生误判和局势升级的危险真实存在。而且华盛顿方面也已经开始着手讨论朝鲜战争问题。对于韩政府而言,半岛发生任何事情都比爆发另一场战争更好。因此,文在寅政府继续致力于维护冬奥会及两次朝美峰会所形成的良好势头。

  二是国内政治驱使文在寅政府推动朝美签署和平宣言。2016年12月因朴槿惠总统被弹劾,文在寅就任韩国总统。上任伊始,文在寅认识到对朝接触政策真正代表了民众的意愿。此外,青瓦台进步人士觉得,他们正在挽回朴槿惠及其前任总统李明博领导的保守政府,以及奥巴马政府8年对朝“战略忍耐”政策所失去的时间。这些领导人都没有解决半岛局势加速恶化的困局,并最终导致特朗普政府就任后的头12个月出现了战争危机。从进步势力的角度看,谁赢得美国总统大选并不重要,过去十年对朝鲜的忽视必将导致同样的结果。即使希拉里入主椭圆形办公室,平壤方面也会做出同样的挑衅。因此,首尔需要设计出一条正确的路线。

  三是文在寅政府单方面寻求对朝接触与韩国的意识形态及美国政治的非常规性密切相关。现任韩国政府的主要成员均受到一种根深蒂固的民族主义信念的影响,即所有的国家问题的根源均来自外部势力造成的民族分裂。实现朝韩和解是当务之急,但该问题由于整个冷战时期美国的反对及朝鲜的核导威胁而变得复杂。鉴于特朗普总统是一个以不循规蹈矩为荣的人,韩国人看到了朝韩和解的难得机会。首尔方面可以呼吁美朝领导人举行峰会,重建朝韩经济合作项目,签署和平宣言,并将这些成就完全归功于美国总统。

2、特朗普总统在驻韩美军撤离问题上的考虑

  一是特朗普坚信美国对盟国的安全承诺,特别是军事上的承诺,是在浪费金钱,既让盟国搭了美国军事庇护的“便车”,又让盟国在贸易上“掠夺”美国。特朗普的这种观点由来已久,早在其入主白宫前就已经存在。根据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针对特朗普对海外派兵问题的态度所统计的数据,特朗普作为房地产大亨早在1990年接受《花花公子》杂志的采访时,就曾表达了自己的想法。他认为:“我们美国人年复一年地在世界各地损失1500亿美元,就是为了免费保护那些富有的国家。如果不是因为美国,那些国家可能会在十五分钟内从地球上消失。美国的盟国正在从我们这里榨取数十亿美元。”在随后的29年里(1990年至今),特朗普始终坚持这一理念,这反映出一种新的孤立主义思潮。对于韩国,特朗普认为,其在免费享受美国提供的安全保障的同时,不断扩大对美贸易顺差,导致美韩双边贸易失衡。为此,他在执政第一年就曾3次表示要率先退出《美韩自由贸易协定》(KORUS),对韩强加钢铁关税,并正在考虑征收汽车关税。

  二是虽然特朗普对从朝鲜半岛撤军持一种交易经济的逻辑,但在朝鲜半岛爆发核危机期间不能这样做,因为这看起来像是一场完败,意味着美国半岛政策的失败,更重要的是有损于特朗普自身形象。这就是朝美现阶段达成临时和平协议的危险所在。因为这种协议对特朗普有吸引力。他会将其夸大为“结束朝鲜战争”,以便于其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如果这种协议加上对朝美可能举行第三次峰会的炒作,并附带一些适度的无核化措施,那么特朗普就可以声称他与朝鲜达成了比所有前任政府都好的交易。这将为其提供从半岛体面撤军的一个台阶。

3、美国从半岛撤军可能产生的负面影响

  虽然特朗普从韩国撤军将产生哪些影响不得而知,但肯定会产生以下负面影响。

  一是美国撤军将令韩国震惊。它将引发韩国内动荡,因为韩保守派会以失去美国为由攻击进步势力,而其他人则会声称韩国终于摆脱了美国的枷锁。在经历特朗普撤军后的最初动荡后,美韩联盟可能会存续下来。但在没有实际军事存在的情况下,美国可能只会对韩国保持名义上的安全承诺。撤军可能会引发美韩寻求建立一种更加均衡的联盟体系,包括战时作战指挥权移交、更加自主的韩国国防开支,以及美韩军之间用协同防御原则取代一体化指挥结构。但在韩国人和美国人眼中,美国安全承诺的可靠性必定会降低。

  二是撤军的真正代价可能涉及美国在亚洲的长期战略。特朗普决定从韩国撤军除了会使韩国、日本和中国的股票市场因资本外逃而出现动荡外,还将在美国的盟国和伙伴国中间造成信任危机,使包括日本、澳大利亚和台湾在内的很多国家和地区产生自救倾向。美国从冷战前线国家撤军将使中国相信,在实现“将美国赶出亚洲”的长期战略目标过程中已取得决定性胜利。这将增强中国通过经济上控制半岛、政治上疏远日本来分化美国联盟体系的信心。北京方面还将向台湾施压,因为台湾也将面临对美国安全承诺的信任危机。通过从韩国撤军,美国将有效回归离开亚洲大陆的地缘战略,在放弃与中国争夺陆上势力范围的同时,保持海上优势地位。这与二战后、朝鲜战争前乔治·凯南给美国提出的建议相类似,但不同的是,鉴于中国当时缺乏力量投送能力,凯南认为中国主导的亚洲大陆对美国不构成威胁。然而今天,由中国主导的亚洲大陆将对美国向该地区投送力量和保持军事存在造成重大影响。

4、对驻韩美军撤离问题的政策建议

  一是未来与朝鲜在各个层面举行谈判时,必须以保护联盟利益作为核心指导原则。无核化可能需要解除制裁、成立联络办公室、提供安全保证以及经济/能源援助,但美国不应以牺牲联盟的能力,包括部队的部署、态势和战备为代价。二是尽管在改变朝鲜半岛周边环境方面,各方均希望达成和平协议,但在围绕该协议进行谈判时,不应对改变在半岛的力量部署态势作出某种承诺。三是国会应通过立法,继续保持对驻韩美军规模变化的监督权及预算的审批权。四是任何削减驻韩美军规模或撤军的决定都必须对该决定的后果(无论是积极的还是消极的)进行跨部门和国会内部审查。五是在作出任何决定前,情报界都必须围绕此举对半岛和地区安全带来何种影响进行广泛的估计。六是虽然美军调整海外部署无需征得东道国的同意,但美国应该与地区盟国保持密切协商,针对美军调整部署对地区安全以及对美国作为维护地区繁荣与稳定的亚太大国的信誉问题,了解这些国家的态度。

  文章内容不代表大国策智库观点。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17 The Statecraft Institution, Beijing,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