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海外资讯

世界观 | 美国务院发布《东亚和太平洋联合地区战略》

来源:大国策智库   作者:编译/吴天昊   2019-02-14
  编者按:为确保特朗普总统印太战略的顺利实施,美国务院东亚和太平洋事务局与美国国际开发署亚洲局共同制定了一份《东亚和太平洋联合地区战略》。该战略于2018年11月20日获得批准,重点阐述了美在印太地区的三大优先事项,并依据美新版《国家安全战略》及美国务院与国际开发署制定的《联合战略计划》,明确了美国务院东亚和太平洋事务局在实施印太战略过程中,在朝鲜、中国、安全、社会经济增长以及治理与法制秩序等问题上需要达成的战略目标。本文为《东亚和太平洋联合地区战略》的公开版,由美国务院近期发布。
  原文标题为:Joint Regional Strategy State Department – Bureau of East Asian and Pacific Affairs USAID – Bureau for Asia。
  本文由大国策智库组织编译。

一、执行声明

  特朗普总统明确将“打造一个自由、开放的印度洋—太平洋地区”作为优先事项。而美国的繁荣与安全与印太地区未来的发展与进步密切相关。该地区拥有世界三分之一的人口和多个增长速度最快的经济体。印太地区日益增多的中产阶级为扩大贸易、推动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经济互惠增长创造机遇。未来十年,亚洲的贸易总量预计将翻一番,到2050年,亚洲的经济总量预计将占世界GDP的一半以上。

  在“印太工商论坛”期间,美国务卿宣布了三项重要的跨部门经济倡议,对印太战略进行了进一步阐释。目前,国家安全委员会正在领导一项跨部门工作,以便从安全、经济和治理三个方面落实印太战略。东亚和太平洋事务局(EAP)是落实这些工作的主要执行方和利益攸关方。

  推进印太地区的自由、开放意味着要确保海洋和天空的自由,使主权国家免受外部胁迫和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威胁,倡导市场经济、开放的投资环境及公平互惠的贸易,并支持良政和尊重个人权利。随着该地区人口数量和经济地位的日益增长,我们的战略必须与之相适应,以确保东亚和太平洋地区日益成为一个和平、稳定和日益繁荣的地区,而不是充满无序、冲突和掠夺性重商主义的地区。我们的目标是使美国的政策和计划与强化自由开放的国际秩序对接,这是过去70多年来美国在印太地区所倡导的。

  根据《国家安全战略》《印太战略》及美国国务院和国际开发署制定的《联合战略计划》,我们的三大优先事项是:与地区伙伴国一道应对朝鲜非法的核导计划;通过强化基于规则的标准,强调主权、人权和互不威胁,来应对中国对国际秩序的直接挑战;为伙伴国在自力更生的道路上提供帮助。

  各国应该有权寻求自己的道路发展。在实施本战略时,我们要采取政策确保地区国家在良政、基本自由、尊重法制、保护人权、强化公民社会、提高透明度、打击腐败和减少暴力极端主义方面,逐渐变得更加自由。我们将通过安全和可持续性能源来扩大开放性连接,倡导数字经济发展,允许数据跨境自由流动,并保护隐私,保障而不是阻碍高质量和最具价值的基础设施建设。我们鼓励负责任的自然资源管理。首要任务之一就是加快改善地区投资环境,寻求自由、公平和互惠的贸易。最后,我们将投资改善人们获取保健与教育的条件,以提高生产力,促进可持续和包容发展。

  实现这些愿景需要我们从外交倡议、治理能力建设、经济合作和商业推广、发展援助和军事合作等各个方面共同努力。为此,美国将制定各项长期计划,以支持自由、开放的秩序,倡导更大程度的自力更生。我们将根据国务院东亚与太平洋事务局和国际开发署亚洲局制定的《2018-2021东亚和太平洋联合地区战略》的规划继续推进这项工作。

二、主要目标与举措

  (一)朝鲜:强化对朝政治与经济施压,迫使其放弃核武器和弹道导弹项目

  按照《国家安全战略》(支柱1:保护美国人民、家园和美国生活方式)和《国务院与国际开发署联合战略计划》(目标1:保护美国的国内外安全),美总统对朝“极限施压”的目的在于增加外交、经济和军事施压,以迫使朝鲜重返谈判桌。美国政府正在努力通过谈判来实现朝鲜最终、完全、可验证的无核化(FFVD)。具体而言:

  一是继续和强化在全球范围内的对朝极限施压。过去两年,朝将大部分贸易、非法活动所得及海外劳工的收入用于支持其非法核导研发计划。经济和外交施压对于2018年打破外交局面至关重要,这始于韩朝接触,并最终促成朝美首脑会谈。目前,虽然外交接触仍在继续,但施压仍然是重要的砝码,在朝鲜实现无核化之前不会解除。

  二是朝在无核化方面取得进展,其采购和扩散活动被终止。朝鲜寻求核导能力及持续进行扩散活动威胁地区和平与安全。美国的长期目标是实现朝鲜最终、完全、可验证的无核化(FFVD)。短期内,我们应聚焦冻结朝鲜的核开发,终止其核导试验及裂变材料生产,并在无核化方面取得初步进展。加大国际社会对朝继续进行核导开发的谴责力度会在政治上孤立朝鲜。发动国际社会谴责朝鲜继续发展核和弹道导弹计划,可迫使其采取措施履行无核化的义务和承诺。强化国际社会对朝制裁执法力度也将阻止朝鲜进一步发展核导项目及向其他行为体扩散技术。

  (二)中国:与中国建立建设性、结果导向型关系,应对北京方面的“修正主义”野心及胁迫活动,避免其威胁以法治为基础的地区秩序的稳定。根据《国家安全战略》(支柱1和支柱2:促进美国的繁荣)和国务院与国际开发署《联合战略计划》(目标1和目标2:保护美国国内外安全,恢复美国在经济持续增长和创造就业方面的竞争优势),美国寻求与中国构建一种建设性的结果导向型关系。但是,我们也应清醒地认识到需要与中国开展正面竞争,当其违反国际体系规则并侵犯美国的利益时,必须发声和应对。我们倾向于与志同道合的伙伴国合作,但必要时也会寻求采取单方面措施,并帮助其他国家维护自身利益。美国希望与中国建立一种公平、互惠的经济关系,这种关系不会陷美国人于不利境地,也不会受近年来中国所追求的不公平做法的影响。美国致力于维护人类自由与尊严,并将继续推动中国尊重人权和基本自由,包括宗教自由。我们将公开反对掠夺性“债务外交”,并鼓励其他国家在与中国合作进行基础设施融资和经济发展方面做出明智的选择。在适当时候,我们亦会寻求拓展与中国的务实合作,并在共同关心的问题上取得成果。具体而言:

  一是通过强化安全协议,来建立更加强大的联盟和伙伴关系,抵消中国的影响力。中国正在通过经济拉拢与惩罚、影响力行动,以及暗示性的军事威胁等方式,来说服其他国家听从中国的政治和安全议程。为了平衡中国的影响力,我们将加强现有地区联盟关系,包括与日本、澳大利亚、泰国、菲律宾和韩国的关系,并加强与包括印度在内的其他国家的安全伙伴关系。

  二是扩大与中国在对美有利的方面开展合作。在适当时候,与中国开展合作可以增强美国的国家安全,促进贸易和经济增长,并为跨国挑战提供解决方案。在一些问题上与中国开展合作是非常必要的,包括:朝鲜问题、能源、气候变化、禁毒、全球卫生安全以及全球扶贫等。

  三是采取强有力的反制措施来慑止和塑造中国的“问题行为”。我们越来越关注中国破坏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的行为,包括南海的持续军事化、助长歧视性贸易行为及无视人权。

  (三)安全:通过强化美国与盟国和伙伴国的关系,来增强海内外的安全。根据《国家安全战略》(支柱三:以实力求和平)及美国国务院与国际开发署的《联合战略计划》(目标1:保护美国的海内外安全),美国将发展盟国和伙伴国的能力,以促进东亚和太平洋地区的安全。美国将与盟国和伙伴国合作,强化其保护自身主权、抵制胁迫、坚持基于规则的秩序,以及应对地区和跨国安全挑战的能力。美国将与伙伴国合作,以提升其打击恐怖主义、防止暴力恐怖主义、打击跨国犯罪、降低网络威胁、应对非传统安全挑战的能力。具体而言:

  一是提高地区伙伴国的安保能力和协同作战能力,以支持和倡导建立一种自由、开放和基于规则的地区秩序(包括海上和网络空间)。东亚和太平洋地区面临许多共同的威胁和挑战,这需要我们强化这种历史悠久的合作关系,鼓励建立强大的地区性防务与执法网络。发展亚洲伙伴国的能力将展示美国对地区安全的承诺,为美国提供地区准入权,保护美国本土。网络能力建设活动将提高伙伴国根据国际法和准则,以“全政府”方式识别、慑止和应对网络威胁的能力。加强美国与伙伴国的安全合作,包括演习和训练,将强化伙伴国的协同作战、侦察、巡逻与拦截能力,并将提升其海上态势感知能力。

  二是强化盟国和伙伴国击败“伊斯兰国”和基地组织,应对恐怖主义和跨国犯罪的能力,并在适当领域提升这些国家的民事执法能力。恐怖主义、武装冲突、政治暴力、跨国有组织犯罪等,包括贩卖人口、走私野生动物和自然资源,继续对东亚和太平洋国家和美国的地区利益构成威胁。美国将与地区伙伴国合作,来瓦解恐怖分子的激进行为和招募活动,应对境外武装分子涌入带来的不稳定影响。美国将继续通过倡导东亚和太平洋国家及盟国积极参与信息共享网络,来鼓励开展有效的多边合作。地区伙伴国间进行快速、深入的信息共享是有效开展多边合作的前提条件。为此,地区伙伴国必须了解积极参与信息共享网络的“红利”。

  三是提升伙伴国和盟国应对自然灾害和非传统威胁(如流行病)的能力和弹性。美国与东亚和太平洋国家不断面临各种非传统威胁的挑战,包括日益严重和频繁爆发的自然灾害,以及不断增长的强制性迁移、流行病和抗药性疾病。这些威胁在规模上是跨国的,甚至可能是全球性的,需要深入开展各领域的国际合作。特别是世界范围内的强制性迁徙是一种能够阻碍其他目标实现的威胁。为此,美国将提升伙伴国和盟国的能力和弹性。核心目标包括深化和利用那些关心地区稳定和基于规则的秩序的传统盟国关系和新兴伙伴国关系。

  (四)社会经济增长:由开放市场经济政策驱动的持久与包容的经济增长与繁荣;高标准投资;增加互联;包容性的卫生与教育体制;改善的自然资源管理;自由、公平和互惠的传统关系。根据《国家安全战略》(支柱二:促进美国繁荣)及美国国务院与国际开发署的《联合战略计划》(目标2:恢复美国在经济持续增长和创造就业方面的竞争优势),我们将强势主张可深化自由、公平、互惠经济关系的经济规则。我们将发展能力、制定机制来改善经济治理,为合法的投资者营造公平环境。我们将利用在亚太经合组织的成员国身份及与东盟进行接触,来支持经济改革,开放东亚和太平洋地区的市场,促进高标准的投资。我们将提升伙伴国的人口健康、受教育水平及生产能力,以驱动包容性经济发展。我们将改善对自然资源的管理,运用美国的环境产品和服务来应对环境挑战。我们将强调改革、倡导高标准,以刺激私人部门的参与,促进经济增长,造福美国商业。具体而言:

  一是通过自由、公平、互惠的贸易与投资来为美国的商业部门制造商机。与动态的印太地区建立牢固的贸易与投资关系对于我们的远期经济实力依然重要。然而,不公平的贸易与投资政策和做法削弱了我们的经济,使美国的工人和企业陷入不利境地。作为一项战略举措,我们将确保建立一种基于规则的双边和地区性秩序,能够鼓励自由、公平、互惠的贸易与投资,为美国公司提供公平的竞争环境。

  二是推广市场竞争、融资标准提升、环境与社会可持续性保障,以及开放和公平的市场准入等治理方法,以便发展高标准的基础设施。新的基础设施项目应该将整个地区连接在一起,创造财富,并实现可持续性发展。高质量的基础设施项目应符合经济规律,吸引私人资本,并确保提升这些国家的实力,而不是使其负债累累。

  三是鼓励经济融合与连通(包括通过地区多边组织),以强化高标准,为美国公司创造商机,为所有伙伴国提供公平的竞争环境。东盟、亚太经合组织、太平洋岛国论坛以及我们的三边和四边机制等多边组织促进了地区的一体化,发展了地区的基于规则的秩序,有助于构建和谐、标准化与联通,从而降低贸易和投资壁垒,减少对商品、服务和人力资本自由流动的限制。地区一体化还可以提升成员国抵制负面影响及在自由市场环境下根据价值选择伙伴国的能力。

  四是通过可持续性的经济和社会体制,来提高人口的健康、教育水平及抵抗力,保护自然资源,促进地区稳定与繁荣。东亚和太平洋国家经济的强劲发展曾伴随着贫穷的大幅减少,但由此带来的“红利”并没有被社会全体成员所享有。我们的投资将鼓励国家自力更生,支持提供包容性服务和保护自然资源的体制和政策。我们投资健康和教育将阻止生产力下降,对鼓励国家自力更生非常重要。这些可持续性的经济与社会服务投资将增加相关国家应对冲突的弹性,降低对美国援助的需求,拓宽美国公司的市场。

  (五)治理和基于规则的秩序:由透明和负责任的政府支持基于规则的印太地区秩序,将促进长期的民主发展,并通过国际法,在尊重国家主权的前提下和平解决争端。根据《国家安全战略》(支柱四:发展美国影响力和印太战略)及美国国务院与国际开发署的《联合战略计划》(目标3:通过平衡接触提升美国的领导力),美国将与寻求发展良政、通过国际法和平解决争端、增加政府透明度、鼓励投资和提供更多商机的伙伴国合作。美国将通过增强地区国家民主组织的弹性、稳定性、政治参与度及责任感,来保护和倡导人权及基本自由,保护媒体的独立性和信息的完整性,巩固自由公平选举。在一些民主治理缺失或正在形成的国家,美国将与有意愿参与的政府合作,支持这些国家与公民社会接触,推广基于规则的秩序,强化地区架构,以便为所有人提供公平的政治环境。我们将利用长期存在的联盟和安全伙伴关系来提升民主原则在美国外交政策中的核心地位。具体而言:

  一是确保印太地区的政治和安全框架能够巩固东盟的核心地位且能够包容美国,该架构还将致力于尊重国家主权,基本的自由和共同利益。东盟、亚太经合组织及其他地区性机构作为推广自由与开放秩序的平台,是印太愿景的核心组成部分。美国所做出的努力将强化东盟的核心地位,并有助于解决地区问题。美国高层参与地区性或双边外交、发展与安全相关信息共享论坛将提升公众对美国地区承诺的认知。我们将继续与这些机构合作,以发展市场经济,根据国际法和平解决领土和海上争端。

  二是协助地区各国政府采取和推广强有力的治理实践,以及富有弹性、透明和负责任的民主机构,保护整个地区的民主价值观。尽管一些东亚和太平洋地区国家有选举和强大的民众机构,但总体上民主与法制的发展程度并不均衡。改变这种状况将创造和平、稳定、繁荣的社会架构。

  三是支持印太地区国家出现强大的公民社会,为促进民主发展、人权,提升公民参与度提供空间,为见识广博、愿意参政、宽容的民众提供服务。政府为公民社会组织的运作提供空间。一个强大的公民社会通过揭露腐败、支持良政、鼓励参政、教育民众、保护人权、塑造民主生活准则来强化民主。


  文章内容不代表大国策智库观点。

来源时间:2019-02-14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17 The Statecraft Institution, Beijing,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