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海外资讯

世界观 | 美国务卿解读处理朝鲜、伊朗问题的“特朗普主义”

来源:大国策智库   作者:编译/沈晓默   2018-12-11
  编者按:美国《外交事务》杂志10月中旬刊登了美国务卿蓬佩奥撰写的一篇文章,题为《抗衡伊朗:特朗普政府的战略》。文章指出,朝鲜和伊朗等“非法政权”对美国家安全及世界和平构成挑战,使用传统方式难以奏效,因此美需要采取新的外交范式应对“非法政权”。在此背景下,“特朗普主义”应运而生,即以强大武力为后盾,以“极限施压”为手段,通过与对手展开对话谈判最终达成令美满意的交易。鉴于“特朗普主义”在朝鲜问题上已初见成效,美将继续运用该战略来解决伊朗问题。原文标题为:Confronting Iran: The Trump Administration's Strategy。
  本文由大国策智库组织编译。
  
一、“特朗普主义”是美应对威胁的外交新范式

  冷战结束后,美国家安全面临两大挑战。一是基地组织、网络犯罪和其他危险实体等非国家行为体的出现;二是无视国际准则、践踏人权与自由、威胁美盟及世界安全的“非法/野蛮政权”的复苏。在这些“非法政权”中,朝鲜和伊朗无疑首当其冲。自小布什政府以来,朝鲜通过一系列形同虚设的军控协议来欺骗美政府,以致于在过去数十年,朝鲜的核及弹道导弹项目不断取得长足发展。奥巴马总统在任期结束交接时,甚至表示朝核问题将是特朗普政府在国家安全方面面临的最大挑战。与此类似,尽管奥巴马政府在2015年与伊朗签署了伊核协议(编注:即《联合全面行动计划》,英文简称JCPOA),但该协议并未阻止伊朗的拥核野心,反而使德黑兰方面产生了一种安全感,并因此获得了大量资金,用于资助中东地区各种恐怖主义活动。朝鲜和伊朗威胁的日益加剧激发了美如何更好应对这些问题的思考。伊拉克战争的经验教训使美国民众认识到采取军事手段解决问题的高昂代价,而以往旨在遏制朝鲜和伊朗威胁的协议已被证明无效。

  为有效阻止这些“非法政权”对美构成进一步威胁,美需要新的外交范式加以应对,“特朗普主义”随之产生。无论是在竞选时期还是执政后,特朗普都非常清楚,只有将美国利益放在首位才能维护美国的绝对领导力。这与奥巴马政府表现出的倾向于“幕后领导”(Leading from behind)的姿态截然不同。奥巴马政府实际上采取的是一种妥协策略,致使外界错误地认为美国的实力和影响力均已削弱,使朝鲜的威胁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使伊朗的影响力和恐怖威胁得以提升。尽管美政府内部对特朗普总统的一些做法感到担忧,但特朗普的外交策略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并使得美在对抗“非法政权”方面享有优势。美国已明确告知朝鲜和伊朗,不会对他们的危险活动坐视不理。

二、“特朗普主义”在应对朝核问题上已取得初步成效

  蓬佩奥在文中指出,在处理朝核问题上,“特朗普主义”主要体现在以下两个方面:

  一是以武力为后盾的“极限施压”。特朗普不惧怕也不急于使用武力,他认为压倒性的军事力量永远是保护美国人民的后盾,但它不应该是第一选择。特朗普也曾明确表示,如果美国的安全受到威胁,他将大力反击。与此同时,美联合多国对朝施压,为美朝首脑新加坡峰会创造了条件。金正恩委员长正是感受到这种压力才选择与美谈判。在此次峰会上,金正恩表示将致力于实现完全无核化。尽管朝此前也有过类似承诺,但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是朝首次在无核化问题上,由金正恩本人对美总统的正式表态。这是否标志着朝方的重大战略转轨尚难定论,美将继续观察朝方的意图,确保其承诺得以落实。

  二是与宿敌对话达成有利交易。特朗普曾在今年7月表示“外交和接触比冲突和敌对更可取”,也正是他选择建立与金正恩面对面的外交关系才使日益紧张的半岛局势缓和下来。但另一方面,商人的本质决定了特朗普虽然热衷谈判但拒绝达成坏交易。与奥巴马政府将不惜一切代价达成伊核协议作为谈判目标截然不同,特朗普虽然也愿意与对手达成协议,但如果谈判所达成的协议结果无法满足美国的利益诉求,那么特朗普宁愿放弃谈判。在朝核问题上,美方未来将与朝方达成一项远优于伊核协议的文件。美坚持的谈判目标是朝鲜半岛实现“最终、完全可验证(FFVD)” 的无核化。“最终”指的是朝永远不得重启其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和弹道导弹项目。这是伊核协议中没有提及的要求。“完全可验证”是指比伊核协议更严苛的核查标准,比如将对朝主要军事设施进行核查。朝核协议的具体内容还有待双方协商,但“最终”与“完全可验证”是美方坚持的核心内容,不容妥协。“特朗普主义”为和平解决朝核这一长期困扰美政府的重要国家安全问题制造了机会,特朗普总统、美朝鲜问题特别代表比根及蓬佩奥本人都将抓住机会,保持冷静头脑与朝展开交涉。

三、美将活用“特朗普主义”应对伊朗问题

  伊朗原子能组织主席萨利希在今年4月的一份声明中表示,伊朗可在几天内重启核项目;在过去的时间里,伊朗还向黎巴嫩真主党、巴勒斯坦哈马斯、叙利亚阿萨德政权、也门胡塞武装、伊拉克什叶派民兵组织等提供支持,不断在中东制造麻烦。由此可见,伊核协议不仅没有能够成功阻止伊朗发展核武器,还纵容伊政权在中东“播下大量破坏和不稳定的种子”。这显然没有保护美国及其伙伴国的利益,也没有促使伊朗成为一个正常国家。因此特朗普总统于2018年5月退出该协议。为达成可以取代伊核协议的成果,美将运用“特朗普主义”,综合施策应对伊朗问题。

  一是经济制裁。伊朗政治环境腐败,商业秩序混乱,官僚独自享乐却以宗教的名义蒙蔽普通民众,这导致伊朗国内失业率暴增、货币急速贬值、燃料与水资源短缺严重,民众不满情绪上涨,进而与领导人之间裂痕加深。美方考虑,在这种情况下,对伊实施经济制裁成本较低,还可挤压伊政权。在特执政期间,美共计对伊朗发起17轮制裁,目标包括147个与伊朗有关的实体及个人。美于今年8月7日宣布对伊朗采取第一阶段制裁措施,第二阶段将于11月5日展开。美呼吁各方在11月4日前将从伊朗进口的原油尽量清零,希望厌恶伊朗破坏性的国家行为、支持伊朗民众的国家加入对伊制裁阵营当中;为阻止伊支持恐怖主义的融资行为,美还将与阿联酋合作打击伊货币兑换网络。美伊朗问题特别代表莱恩·胡克将具体协调有关事宜。

  二是政治威慑。特朗普总统表示如果伊朗重启核项目或继续从事其他邪恶活动,美将切实采取措施予以阻止,特朗普还发表推特警告伊朗总统鲁哈尼,告诫其停止威胁美国。今年9月,伊拉克民兵组织对美驻巴格达大使馆和驻巴士拉领事馆发射了火箭弹,相信这些袭击是由伊朗在伊拉克扶植的代理人实施的。未来,如德黑兰方面再组织实施任何对美国人员或设施造成损害的袭击事件,美将迅速果断予以反击,保卫美国利益。尽管美不寻求战争,但基于伊军事实力无法与美匹敌的客观现实,美有必要让伊领导人相信,冲突升级绝对是伊方不幸的选择。

  三是揭露恶行。这也是美对伊行动的关键组成部分。特朗普政府将继续揭露伊政权的多种恶劣行为,激起伊民众的愤怒和自省,进而取缔伊独裁政权。这些恶行包括通过代理人战争对中东其他国家输出革命,企图颠覆多数穆斯林国家,对抗美国和以色列,限制国内女性权利,定期抓捕少数派宗教人士和少数族裔、践踏人权甚至非法剥夺其生命等。其中,还不乏被伊当局以虚假罪名逮捕的几名无辜美国人,使他们成为伊政府利用人质作为外交工具的受害者。在抗议伊政府问题上,美国要与伊朗人民站在一起。

  四是对话谈判。正如特朗普总统始终坚持的,其对谈判持开放态度,但同朝鲜一样,美将保持施压力度,直至伊朗在政策上表现出切实和持续的转变。今年5月,特朗普政府对伊提出12项要求,包括完全停止铀浓缩活动、停止弹道导弹项目并防止扩散、释放被伊关押的美公民、停止支持恐怖主义等。如果伊方能够完成上述要求并在政策上作出根本性转变,那么美伊达成新的全面协议的可能性将大大增加。如果没有,伊将为其现有行径付出更大的代价。到目前为止,包括英国、法国在内的许多国家已就伊朗威胁达成广泛共识,相信各方在共同努力促使伊朗改变其行为这一问题上不会存在异议。随着伊朗经济衰退加快、国内抗议活动加剧,伊朗领导层应该清楚,谈判是最好的出路。

 文章内容不代表大国策智库观点。
来源时间:2018-12-11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17 The Statecraft Institution, Beijing,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