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海外资讯

美智库学者对美国南海政策的建议

来源:国观智库   作者:jie'fu      2020-08-26
7月13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发布官方声明,宣告中方对南中国海大多数海域的离岸资源权利主张“完全不合法”。美方的最新表态正值中美关系紧张持续升温之际,人们不禁要问,此次美国南海声明是老调重弹还是风云突变?美国在应对南海问题上到底会采用怎样的战略选择?


美国乔治城大学埃德蒙沃尔什外事学院安全研究项目的助理教授梅惠琳(Oriana Skylar Mastro)2020年5月21日在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网站发表《南海军事冲突》文章,阐述了美国阻止“中国在南海扩张”可能的战略选择:首先,美国可以向中国发出明确信号,如果中国利用军事力量在南海扩张将付出难以承受的代价。其次,利用军事实力让中国相信在南海的不合理主张不可能成功。第三,为了缓和紧张局势,避免不必要的冲突,美国在一定程度上容忍中国的行为。


外交孤立


曝光行动。国会可以根据2019年《国防授权法案》,要求美国国防部报告任何中国侵犯其他国家权利的行为,重大的军事部署以及基础设施建设,通过曝光影响其国际声誉。


经济制裁。利用经济手段制裁在南中国海从事非法活动、骚扰和胁迫的中国公司和个人。


鼓励对抗。鼓励其他国家非正式地合作,指责中国的行为,在东盟或联合国等机构发表正式声明和决议。举行联合军事演习,封锁南中国海的部分区域一段时间。


制定准则。在南海与伙伴国家一起制定和执行行动准则,包括如何应对中国船只的挑衅或威胁行为。这些反应包括直接撞击和警告驱逐,以及登船检查或扣押。


军事威慑


加强区域安全合作。加强东南亚国家的军事能力,包括协助建立海事信息网络,情报收集和分析系统、监测南中国海的活动,并惩罚违反行为准则的国家。


加强区域伙伴协调。与盟国,如澳大利亚,法国和英国一起组织更频繁的自由航行,使用海军舰艇护送盟国、伙伴国、或请求支持的任何国家的商业船只,阻止骚扰和干涉,以增强威慑力。


扩大军事力量部署。增加美国在南中国海的情报、侦察和监视行动,以确保得到充分和及时的信息。全面执行与菲律宾的《加强防务合作协定》,提高美国与菲律宾军队之间的互相协调和军事现代化水平。


适度容忍


讨论军控和相互削减南海军事力量。同意在中国岛屿军事前哨站更远的地方行动,以换取这些岛屿的完全非军事化。与南海地区组织密切合作,敦促中国遵守国际规则。
继续执行航行自由,但不靠近12海里的有争议的海域。表明有争议的海域与领海没有同样的权利,但尽量保持距离,以避免激怒中国。推动中国遵守《海上意外相遇规则》。 以上这些选项都是在没有发生军事对抗之前的举措,如果中国想依靠军事手段实现南中国海的战略目标,导致军事对抗,美国还可以有以下几种缓解措施。


首先,在即将发生武装冲突前,美国可以促使中国恢复原状。华盛顿可以取消与北京的定期双边会晤,撤销或拒绝向高级官员发放签证。发表谴责声明,暂停军事合作,直到中国恢复到原状。如果这些方法都没有说服中国停止其侵略行动,美国可以在盟国和伙伴国的支持下利用军事力量迫使中国放弃任何不现实的目标。   


其次,美国需要警告中国,如果采取进一步的行动,未来的成本或代价会更高。为此,美国可以通过出售军火和增加演练来提高东南亚国家的防御能力。


第三,美国可以改善自己在东南亚的军力态势,与区域伙伴建立军事合作计划。美国可以与中国有着密切经济联系的伙伴一起,对中国官员实施制裁、禁令和资产冻结。还可以对来自中国的货物实行进口禁令,对某些基础设施项目的贸易和投资实行限制,对某些货物和技术的出口实施禁令。


第四,保持公开的沟通,避免不必要的冲突。美国可以与盟国、伙伴国、以及巴基斯坦或俄罗斯等中国的盟友合作,说服中国停止军事行动,表明一旦转向军事冲突,可能导致与美国发生战争,这将有损中国利益。此外,避免公开谈论任何提升军事力量或建立区域伙伴关系的行动,促使中国通过谈判解决南中国海的领土问题,消除该地区成为冲突热点的隐患。  


美国需要一个持久的战略来阻止中国的侵略。成功需要两党达成共识。国会在这方面已经取得了一些进展,但2019年《南海和东海制裁法案》还不够,为此梅惠琳还提出了以下建议:


加快在南中国海的军事行动节奏。美国应该增加与澳大利亚、印度、日本和新加坡等盟友的军事行动,以弥补其在该地区的有限资源。美国海军和其他国家的海军应该更频繁地驶过有争议的水域,并使航行自由常态化。美国空军也应该发挥更积极的作用,实施飞越自由行动,以挑战中国对南中国海领空的主张。此外,美国军方应继续其事先不通知其行动的做法。如果中国考虑采取军事行动,美国还应该增加其威慑力量。例如派遣美国海岸警卫队和海军舰艇在菲律宾专属经济区水域巡逻。美国总统还应在重大政策演讲中宣布,任何形式威胁菲律宾的军队、飞机或公共船只安全的行为可能触发共同防御机制。这一立场应在高级别首脑会议和与政府高级官员的会议上传达。


任命南海问题特使,协调美国与东南亚国家的外交关系,改善区域国家之间的沟通。南海问题特使应由总统任命,表明美国对南海问题的重要程度,并通过国家安全委员会机制与国防部和国务院进行协调。特使应在该地区与东南亚国家代表举行谈判,就海洋权利和可接受的海洋行为建立共同的期望。


寻求军事进入南中国海新的机会。美国应重新考虑其在南中国海问题上的中立立场,支持反对中国的南海周边国家,帮助它们加强反介入和区域拒止能力,提出向南中国海沿岸国家部署防御部队。为了表明美国的决心和保护航行和飞越自由的能力,美国应扩大其在东南亚国家,甚至在一些争议岛屿上的军事存在。虽然该地区各国在允许美军进入面临政治上的困难,但危机或冲突可能有利于美国与伙伴国达成协议,允许美军在南中国海的战略岛屿上驻防。


文章内容不代表大国策智库观点。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17 The Statecraft Institution, Beijing,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