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海外资讯

“是时候重新思考我们的俄罗斯政策了”—— 103位美国政治家和学者联名公开信呼吁重新思考对俄政策

来源:大国策智库   作者:编译/李秀蛟      2020-08-21
【编者按】8月5日,103位美国外交政策专家在POLITICO网站发表了一封名为“是时候重新思考我们的俄罗斯政策了”的联名公开信。专家们指出,美国目前对俄罗斯的制裁和外交手段的结合使用并不奏效,呼吁美国当局重新思考对俄政策,包括重新考虑对俄罗斯总统普京及其下一任的态度。其中,也涉及了中美俄三角关系的重要内容。在当前中美关系不断恶化的背景下,这封公开信表达出来的美国国内希望调整对俄政策的意图,以及其可能产生的后续政策影响应该引起我们的重视。

美俄关系处于危险的死胡同,威胁到美国的国家利益。军事对抗可能演变成核武器的危险再次是真实的。我们正在走向一场充满激情的核军备竞赛,我们的外交政策工具库主要沦为反应、制裁、公开羞辱和国会决议。全球Covid-19大流行病以及随之而来的全球经济严重衰退,没有促进合作,只是强化了目前关系的下降轨迹。


与此同时,需要美俄合作的和平与福祉所面临的巨大挑战,包括核战争和气候变化的现实威胁,却无人理会。由于风险如此之大,无论是所带来的危险还是所包含的代价,我们认为,必须认真、冷静地分析和改变我们目前的外交方针。


我们坦率地来讨论这一问题。俄罗斯使我们的行动复杂化甚至挫败,特别是在欧洲和亚洲的外围扩展地区。它占领了乌克兰和格鲁吉亚的领土。它挑战了我们作为全球领导者的角色和我们帮助建立的世界秩序。它干涉我们的国内政治,加剧分歧,玷污我们的民主声誉。我们的关系充其量仍将是竞争与合作的混合体。政策上的挑战将是在两者之间达成最有益和最安全的平衡。为此,我们为美国的政策提供六大处方。


我们必须首先找到一种方法,去有效地应对俄罗斯对美国选举的干预,最重要的是,阻止任何破坏投票过程的努力。加强我们选举的基础设施,制裁将窃取的信息武器化的俄罗斯人,以及打击俄罗斯入侵我们系统的能力,这些都是必要的措施。揭露俄罗斯的造谣也是如此。然而,我们也必须在公众的注视之外(避免公众的关注),通过谈判与俄罗斯接触,重点关注双方对对方关键基础设施造成重大破坏的能力。


两个有能力相互毁灭,并在30分钟内结束我们所知的文明的国家缺乏充分运作的外交关系,这是毫无意义的。在乌克兰危机之后,主要的政府联系被切断,领事馆关闭,使馆工作人员大幅减少。我们经常错误地认为外交接触是对良好行为的奖励,但它们是为了促进我们的利益和传递强硬的信息。我们需要它们作为一个基本安全问题,以尽量减少可能导致不必要战争的误解和误判。恢复正常的外交接触应该是白宫的首要任务,并得到国会的支持。


我们的战略姿态应该是冷战期间对我们有益的战略姿态:对威慑和缓和的平衡承诺。因此,在维护我们防御的同时,我们还应与俄罗斯进行严肃和持续的战略对话,以消除更深层次的不信任和敌对情绪,同时关注两国面临的重大和紧迫的安全挑战。


由于破坏稳定的技术、改变对使用核武器的态度、废弃的核协议以及充满紧张关系的新的核关系,恢复美俄在管理核世界方面的领导地位的必要性变得更加危险。这意味着要延长新的《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并迅速进入到下一个阶段的军备控制,以加强核稳定,并进行认真调整以适应多个核行为体的世界。


从波罗的海到黑海,跨越欧洲最不稳定地区的军事对峙必须更加安全和稳定,大力维护现有的制约因素,如目前面临挑战的《开放天空条约》和《2011年维也纳文件》,并制定新的建立信任措施。


美中政策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美俄关系的现状是否允许在关键问题上进行三方合作。我们目前的政策强化了俄罗斯准备与中国的美国政策中最不具建设性的方面保持一致。促使向相反的方向移动并不容易,但应该是我们的目标。


在美国和俄罗斯利益处于真正冲突的突出问题上,例如乌克兰和叙利亚,美国应该坚持与盟国共同的原则,这对公平结果至关重要。然而,应当更多地注意,经过衡量和分阶段向前迈进的步骤对整个关系可能产生的累积效应,而改善关系又为进一步向前迈进创造了机会。


虽然制裁应该是我们俄罗斯政策的一部分,但制裁应该是有着明智的目标,并与其他的国家力量,特别是外交力量结合使用。作为对俄罗斯在克里米亚和乌克兰东部、索尔兹伯里中毒事件、违反《中导条约》的行为以及对选举干预行动的惩罚,国会授权的不断累积的制裁,减少了莫斯科可能不得不改变方向的任何动机,因为它认为这些制裁是永久性的。我们需要恢复制裁制度的灵活性,把重点放在可以迅速放松的有针对性的制裁上,以换取俄罗斯采取步骤,推动谈判,以可接受的方式解决悬而未决的冲突,包括俄罗斯为停止干涉我们的选举进程所作的明显努力。这样做需要白宫和国会的政治意愿。


归根结底,现实是,在弗拉基米尔·普京的领导下,俄罗斯在一个深深植根于民族主义传统的战略框架内运作,而民族主义传统又能引起俄罗斯精英和公众的共鸣。最终的继任者,即使是更倾向于民主的继任者,也可能在同样的框架内运作。将美国政策的前提设定为我们能够而且必须改变这一框架,这是错误的。同样,我们认为我们别无选择,只能坚持现行政策,这也是不明智的。我们必须以现状而不是我们希望的那样与俄罗斯打交道,充分利用我们的优势,但在外交上持开放态度。如此集中精力行事,我们既能够应对俄罗斯提出的挑战,又能努力使两国关系走上更具建设性的道路。不这样做则会带来过高的代价。


签署这封联名公开信的103位美国外交政策专家包括:


原主管军备控制和国际安全的副国务卿(2014-2016)罗斯·高特莫勒;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成员、俄罗斯事务高级主管(2004-2007)托马斯·格雷厄姆;国家安全委员会成员、欧洲和俄罗斯事务高级主管(2017-2019)菲奥娜·希尔;美国驻俄罗斯大使(2017-2019)洪博培(乔恩·亨茨曼);哥伦比亚大学国际问题专家罗伯特·莱格沃德;驻俄罗斯大使(1993-1996)托马斯·皮克林;哈佛大学教授、曾任负责国际安全事务的助理国防部长(1994-1995)约瑟夫·奈以及芝加哥大学教授约翰·米尔斯海默等人。


文章内容不代表大国策智库观点。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17 The Statecraft Institution, Beijing,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