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海外资讯

【世界观】“后疫情”时代的世界秩序:来自CSIS的声音

来源:大国策智库   作者:编译/书香慧言      2020-06-04
【编者按】新冠疫情正在重塑地缘政治格局。短期看,此次疫情很显然会导致中美关系进一步恶化。但长期影响又将如何呢?近日,美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几位专家就新冠疫情将如何影响2025至2030年及以后的地缘政治格局发表看法。
原文标题:World Order after Covid-19
《世界观》系列文章由大国策智库组织编译。

一、新冠疫情加快了国际秩序碎片化的进程,美国应更加重视联盟和伙伴关系



凯瑟琳·希克斯(Kathleen Hicks)认为,目前,美国内有关“大国竞争”的争论使人们忽视了演变中的国际秩序现状。虽然中国、美国和俄罗斯之间的军事和经济竞争对地缘政治至关重要,但其他一些“大国”(其中一些拥有核武器)单独甚至联合寻求构建替代性的世界秩序对地缘政治的影响也很大。例如,法国、德国、印度和日本本身就是大国。因此,在日益多极化的世界中,联盟和经济伙伴关系非常重要。虽然中国和美国很可能会摆脱新冠疫情的影响,但两国的国际声望和软实力都将严重受损。

二、后疫情时代的世界秩序将呈现多极化,但宏观上仍将以政体类型划分阵营



塞思·琼斯(Seth Jones)认为,到2025-2030年,世界秩序将出现多极化,美国、中国、俄罗斯和欧盟将分别代表一极。但在宏观层面,这些“极”可能会以政体类型而划分,其中民主的美国和欧洲将有别于中国和俄罗斯。对于美国,到2025年至2030年,其联盟体系可能会继续保持稳定。这主要基于以下两大判断:一是多极化将进一步激励利益相同各方开展合作。在新的全球秩序中,正在崛起的“极”都是集权国家,这些国家对于民主、自由新闻和开放市场持怀疑态度。随着全球竞争的加剧,美国的民主盟国在结构上和体制上都有加强合作的动机,以便增进共识、共同应对试图改变国际秩序的政权。二是美国可能会经历政治领导层的变化,但未来的美国政府,无论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执政,都可能倾向于建立更强大的联盟框架。尽管目前美国国内越来越倾向于采取“克制”的外交政策,但对于是否采取“更加克制”的外交政策,美国可能会持谨慎态度。美国退出全球事务治理是由目前错综复杂的国际关系所决定的。尽管国内有人可能希望美国不要过多地扮演全球领导者的角色,但伊朗、俄罗斯、中国和“伊斯兰国”等其他行为体也将决定美国是否继续扮演这种角色。

三、新冠疫情将削弱美国的全球影响力,但也有望为国际军控提供机遇



拉贝卡·赫斯曼(Rebecca Hersman)认为,随着欧洲人寻求减少对美国的依赖并采取措施防范美国全球领导地位可能出现的变化,美国的同盟关系以及以此建立起来的全球领导者地位可能会削弱。美国在亚洲的地位也存在不确定性。美国有可能恢复其在亚洲地区的地位,但特朗普政府将注定无法以“勒索”的方式与韩国和日本现任政府就防卫分摊费问题达成协议。这场疫情所释放出的竞争性零和关系放大了这些不确定因素。

地缘政治竞争的结果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中美两国经济在疫情过后的复苏情况,以及其他国家(尤其是欧洲和亚洲)的恢复力和围绕共同价值观与利益开展合作的能力。这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美国未来的影响力,尤其是相对于中国在东北和东南亚的影响力。值得注意的是,大国竞争的环境以及新冠疫情带来的经济压力可能会给以国家战略利益为基础的军控带来机会。军控为减少军备竞赛、稳定竞争和管控冲突提供了机会,这将进一步防止武器扩散。这些因素可能会比冷战后的合作更能激励国家间的军备控制。因此,中国、美国和俄罗斯寻求通过军控来管控大国竞争是可行甚至是可能的。

四、后疫情时代的大国冲突将首先在太空领域展开



托德·哈里森(Todd Harrison)认为,由于经济下滑、人口数量减少等原因,俄罗斯的相对实力正在衰落,俄罗斯是一个正在衰败的贫穷国家,虽然其国力有限,但却拥有庞大的核武库。中国的经济发展轨迹可能不会像过去那样,其国内政治稳定对中国共产党构成了持续的挑战。在2025年至2030年间,所有大国冲突都可能首先在太空领域爆发。这种冲突可能是非动能杀伤性的,不会让公众看到,它主要依赖反卫和网络武器,旨在向对手表明态度和意图。太空冲突提供了一种慑止对手介入的途径,它通过先发制人拒止对手的天基能力,来使对手在全球实施远征地面作战时代价更高、难度更大。例如,在入侵波罗的海国家之前,俄罗斯可以对北约部队所依赖的天基资产发动攻击,从而迟滞北约的行动,增加其介入成本,进而向美国及北约释放信号,使其认清军事介入的代价。

文章内容不代表大国策智库观点。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17 The Statecraft Institution, Beijing,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