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海外资讯

【世界观】美专家建议对华采取“有管控的竞争战略”

来源:大国策智库   作者:编译/吴天昊      2020-03-05
【编者按】在中美战略竞争愈演愈烈的背景下,近日,美前任助理国防部长弗兰克林·克莱默(Franklin Kramer)在美智库大西洋理事会网站发布题目为《有管控的竞争:在多矢量的世界应对中国的挑战》的研究报告。报告针对中美战略竞争现状,建议美政府对华采取“有管控的竞争战略”,即通过与关系密切的盟国和伙伴国协调与合作,建立一种新型中美“竞合关系”,即在经济与创新、外交与影响力、安全等领域与中国开展竞争,在应对全球性挑战方面与中国开展合作。

原文标题:Managed Competition: Meeting China’s Challenge in a Multi-vector World
编译:吴天昊
《世界观》系列文章由大国策智库组织编译。

一、在经济与创新领域,加大创新支持力度,区别对待战略部门、受市场扭曲行为影响部门及普通行业部门

(一)在创新领域

更加注重创新对国家安全及维持全球市场竞争力的重要性,必须认识到“中国的创新攻势将影响其他国家在许多高科技领域的竞争力”,建立并维持公平有效的先进技术及新兴技术的交易市场,或许是美国及其关系密切的盟国和伙伴国面临的首要任务。为加强创新,美国应采取以下措施:一是通过与关系密切的盟国协调,大幅增加联邦研发资金,扩大获取国际研发现状信息的渠道。二是增加政府投入,并鼓励私营部门参与人工智能、量子计算、纳米技术、基因与生物学研究、人体增强、信息技术与网络安全,以及气候与能源等关键领域的研发工作。三是扩大制造业与非制造业“集群”,以整合公共、私人及非营利实体参与竞争前的研发工作。四是大幅增加大学在国家安全及经济问题上的研究力度,并鼓励人才发展,特别是要扩大和激励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STEM)教育,包括大幅增加对该领域本科及研究生奖学金的资金投入。五是扩大国家安全部门与私营部门之间的合作,包括修改联邦采购途径。六是针对美盟及中国在新兴技术领域的创新活动开展净评估,以便为今后的工作提供有用指导。

(二)在经济领域

为确保美国经济高效、公平运转,美国应采取多种途径,既要考虑到美国市场的不同需求,也要考虑到中国的市场活动,关键是确保创新型先进新兴技术能够在公平有效的市场上实现由技术到商品的转化。

1、对于美国市场:一是针对中国参与攸关美国国家安全或其他重要国家目标的战略部门、公司和技术研发,采取必要的限制措施,包括在适当的情况下限制投资、贸易、许可证发放、金融贷款及其他交易。二是针对受中国政府主导的经济活动影响的非战略性行业,特别是那些“中国制造2025”倡议所确定的新兴技术,美国需要制定能够产生有针对性抵消效果的框架,包括实施进口限制以及有针对性地征收关税,以确保美国公司拥有公平的竞争环境。美国国会应颁布框架性法案,以指导此类行动,包括设定限制、提供资源和激励措施。三是针对其他行业,为商业用户创造公平的商品与服务贸易环境,但应坚持对等提供市场准入权的原则。

2、对于中国市场:一是如果美国公司向中国出口产品或通过在中国的子公司、合资企业或其他类似安排开展经营活动,除非经过美国政府的严格审查,否则需要限制技术转让(包括新兴技术及先进技术研究),进而建立更广泛的审查机制以及政府扶持政策。二是对于将中国公司纳入供应链的美国公司,除非得到美国政府的批准,否则禁止利用中国公司生产对美国国家安全或其他重要国家目标至关重要的战略行业产品和组件。三是允许与中国就普通商业产品及服务开展贸易,但应对等提供市场准入权。这需要采取以下三方面措施:首先,关系密切的盟国,特别是美国、欧盟和日本应采取一致行动,包括建立一个报告和回应技术转让申请的共同平台;其次,政府应对任何此类技术转让进行审查;最后,利用政府间谈判来确保市场准入权,包括签署公司间合作协议。上述方法的最终目的不是为了使市场全面脱钩,而是出于战略竞争或公平市场竞争的考虑而采取限制性措施。

二、在外交与影响力领域,与关系密切的盟国开展紧密合作,应对虚假信息传播及颠覆活动

(一)开展多边经济协调

一是美国应与盟国就如何与中国开展贸易进行协调。尤其是美国、欧盟和日本之间应建立一种定期协调机制,三方应强化现有美-欧-日世贸组织改革对话机制。美国与欧洲之间还应围绕跨大西洋问题建立一种更加有效的经济关系。一种可能的模式是“E3+1+美国”,即法国、德国、英国+欧盟+美国,并在适当时机将加拿大、荷兰或澳大利亚吸纳进来。二是美国应加大其他多边努力,包括在适当时机尽快加入《全面和进步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CPTPP)。三是通过与上述关系密切盟国开展协调,共同制定世贸组织改革议程,以适当回应中国对自由市场经济的影响。四是建立一个国际基础设施与发展“绿色倡议”组织,重点关注气候变化、环境、水和健康,以对冲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该组织首先可由美国及其关系密切盟国创建,尔后再寻机邀请其他国家加入。


二)参与影响力与意识形态竞争

一是认识到民主和自由市场国家仍占主导地位,其中印太地区有印度、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菲律宾、日本、韩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欧洲地区有欧盟及北约国家,北美地区有加拿大、墨西哥和美国,还有拉丁美洲的大多数国家。二是共同努力支持民主机构,包括通过开展适当的情报与信息共享,来积极应对中国的虚假信息、经济胁迫与政治颠覆活动。三是揭露集权主义以及违反国际协定与国际法的做法。四是通过开展军事外交,协调军事交流和训练,并参与多边军事活动。


三、在安全领域,采取可靠、富有弹性的威慑措施,应对混合行动威胁及常规军事挑战

(一)应对混合行动威胁

1、针对网络威胁:一是加大网络弹性能力建设;二是成立由志同道合国家组成的“国际网络稳定委员会”,以应对中国正在实施的网络作战行动;三是限制将中国技术用于国家信息技术基础设施的关键部位;四是建立额外的法律补救措施,重点是阻止中国通过使用非法获取的信息获利。

2、针对经济胁迫:一是政府应该从国家安全的长远角度对技术转让进行审查,以便减轻私营公司的决策压力;二是通过开展外交协调,对任何针对单个国家的胁迫行为采取多边反制措施;三是评估建立多边“贸易干扰”备用融资机制,以便向那些因地缘政治原因而中断对华贸易的国家提供补贴。

3、针对限制言论自由:一是应向受限制的实体提供外交支持;二是采取必要的经济反制措施,包括经济制裁;三是号召公民社会团体进行监督。

4、针对低烈度武力行动:需要在东海及南海采取相应行动,包括:提供外交支持;实施航行自由行动;拓展海上安全倡议,以便共享海上情报,提供能力与培训。

(二)应对常规军事挑战

在常规军事领域,需要增强威慑与作战能力:一是区分三种潜在冲突类型,即支持条约盟国、在南海采取行动和守护台湾。尽管这三种冲突类型可能会在一种情况下同时发生,但它们会带来不同的挑战,需要采取不同的措施加以应对。二是以达成预期冲突结果为目标,强化战略威慑,包括发展盟国及伙伴国的“反介入/区域拒止”能力,筹划在爆发冲突时可使用的替代性海上运输线。三是除了按计划对反导、先进飞机、动态基地及灵活的后勤保障等进行现代化改造外,还必须研发和采购非对称作战能力,如增程型反舰导弹、反C4ISR能力,以及无人潜航器和无人机等。四是加快先进技术研发,包括人工智能、量子计算、机器人技术、人机交互等,这些技术可提供强大的威慑与作战能力。五是增强网络弹性并开发和集成网络防御与进攻功能。

四、在“同一个世界”问题上,寻求与中国合作或并行采取措施,共同应对各种全球性挑战

解决诸如气候变化等全球性挑战,必然需要像中国这样的重要行为体参加。因此,有管控的竞争并不排除与中国开展合作或至少采取并行措施。未来,中美间可开展合作的领域包括:气候变化、环境保护、水资源和健康等。在气候变化方面,双方可在美国环境保护署与中国生态环境部合作框架下,建立联合或协调科研项目,并邀请其他国家的科学家参与。美国还可邀请中国加入前述“绿色倡议”组织。


文章内容不代表大国策智库观点。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17 The Statecraft Institution, Beijing,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