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海外资讯

【世界观】美智库举行推演,分析中美贸易战走向

来源:大国策智库   作者:吴天昊      2020-01-16

【编者按】2018年7月以来,中美贸易争端不断升级,关税施压层层加码,导致两国经济“脱钩”风险增大。为帮助美国决策者应对中美贸易战的复杂局面,美智库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基于博弈论理论建立了一套模型,并分别于2019年3月和5月邀请美国内中美关系及贸易政策专家利用该模型举行两场推演,分析中美贸易争端未来走向,并根据推演结果向美政府提出对策建议。2019年9月,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将两场推演情况及由此得出的结论形成研究报告对外公布,本文仅代表当时视角。


原文标题:Beyond the Brink:Escalation and Conflict in U.S.-China Economic Relations

作者: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

编译:吴天昊

《世界观》系列文章由大国策智库组织编译。


推演情况


 两场推演分别于当地时间2019年3月5日和5月6日举行。整个推演过程中,参演专家被分成两组,分别扮演中方和美方。其间,美方始终为进攻方,逐渐升级对华贸易施压,以便使中国做出让步;而中方则采取防守姿态,在减少对美经济依赖的同时,努力支持国内经济增长与发展。

 

(一)推演过程

 

第一场推演的时间设定为20255月,即习近平主席与特朗普总统签署中美贸易协议6年后。该协议使中国的贸易行为有所改进,但中国侵犯知识产权及盗窃技术的活动仍时有发生。后续局势走向如图一所示:


            图一 第一场推演中双方博弈情况


第二场推演的时间设定为20215月,即习近平主席与特朗普总统达成协议两年后。根据协议,双方同意利用双边执行机制进行一系列改革。中国将降低政府补贴,减少违反市场经济运行机制的活动,并设定了三个时间节点,分别为2019年末、2020年及2021年。如果上述节点所设定的目标没有实现,该协议授权美国采取报复性措施。然而,中国并未实现2019年末及2020年的既定目标,后续局势走向如图二所示:


            图二 第二场推演中双方博弈情况


(二)推演结果

两场推演显示,中美贸易谈判小组无法达成协议。其中,在第一场推演中,在双方彻底失去互信后,中国威胁不再进行最终的谈判。在第二场推演中,双方在某些问题上达成有限共识,但在具体政策决定上未能达成一致。基于上述结果,推演人员得出以下判断:

 

1. 博弈论对于构建体现中美经济冲突升级动向的模型大有用途。总体而言,两次推演证实了模型的因果机理:对风险具有较高承受能力且低估对方抗压意愿的一方会使争端局势螺旋式上升。这有助于解释当前中美贸易战的僵局:北京方面认为,如果与美国达成协议,从根本上改革其经济运行模式所要付出的代价要大于当前贸易冲突所要承受的代价;而华盛顿方面决心继续对华施压是因为它相信中国付出的代价会更高。

 

2. 一项成功的美国谈判策略必须在决心和妥协意愿方面建立“双重可信度”。推演发现,美国对华施压的最佳策略可以切实显示美国的决心和妥协意愿。美国必须让中国认识到,其愿意更长时间地承担对华贸易战的成本,同时也愿意接受一项妥协性协议,在解决自身主要关切的同时,给中国带来红利。

 

3. 中国将寻求开展对外联络、争取更多合作伙伴,并且对多边施压反应敏感。在两次推演中,中国都表现出对外联系并寻求盟国的意愿。北京方面倾向于使用大量资源来吸引合作伙伴(无论成功与否),这表明美国与盟国合作孤立中国的做法是有效的。北京方面高度重视外联工作,但美国在这方面凭借其联盟网络享有天然的竞争优势。然而,规避多边主义、威胁向传统盟国征收关税,将使美国在对华谈判中失去优势。

 

4. 经济政策(如果能够精准施策的话)可以迫使中国做出有意义的让步。在推演过程中,当美国禁止向中国关键技术公司出口产品时,中方感到威胁最大,并在非核心问题上做出了让步,包括知识产权保护和商品采购。相比之下,那些广泛施加的关税对中国造成的影响并不大。因此,美国必须在争取多边支持的情况下,对华施加巨大压力,使其无法承受冲突造成的代价,以便在根本的结构性问题上与中国达成协议。

 

5. 经济冲突将迫使政府在经济中发挥更大作用。广泛实施的经济冲突迫使政府必须更积极地干预国内经济。一方面,政府可能寻求阻止某些公司与对手开展交易。他们将面临向因贸易冲突升级而受到损害的利益集团补偿的压力,以维持国内支持对华持续开展贸易战。政府还将采取更广泛的激励措施,以刺激国内经济增长,抵消冲突升级带来的影响。

 

6. 一旦中美贸易冲突超过某一阈值,中美经济选择性“脱钩”将是必然结果。推演发现,即使双方的初衷并不是以“脱钩”为目的,但一旦经济冲突超过一定阀值,逐步升级的贸易冲突将使两国经济“脱钩”。强势运用制裁升级策略会破坏中美两国间的互信。当一国越过某些“红线”或存在更大的战略关切时,这种贸易冲突局面会进一步加剧。即使双方达成某种协议,这场贸易冲突的经历也会影响公共部门和私营部门的决策。

 

总之,未来几年,中美经济冲突或将成为两国关系的常态。在中美两国改变对相对成本的认知前,双方或将继续升级贸易冲突,不会达成实质性贸易协定,而且两国经济至少会部分“脱钩”。

 

对策建议


基于上述推演情况,参演人员向美国决策者提出以下建议,以便使美政府在现实对华贸易战中取得胜利。

 

(一)建立“双重可信度”。中美目前的贸易僵局表明,两国政府都认为对方将承受更大的代价并最终妥协,而且没有一方相信对方的谈判诚意及尊重最终协议的意愿。因此,无论是希望中国做出部分经济让步,还是要从根本上改变中国的经济政策,华盛顿方面都必须让北京方面认识到,美国愿意对华施加并维持惩罚性措施,并承担相应的代价;如果双方达成互惠互利的协议,美国将信守承诺。

 

(二)明确设定谈判目标,并评估实现这些目标的成本与收益。与中国或任何其他国家成功进行谈判的第一步就是明确设定目标,并确保美国谈判小组所有成员都理解这些目标。一旦确定了谈判目标,就必须准确评估实现这些目标的成本与收益,包括使用不同的工具和策略所带来的影响。为此,首先应搜集、分析和分发有关这些举措对中美贸易带来的收益和成本以及对其他政策带来的挑战的数据。

 

(三)加强决策过程。一个希望强化对华谈判地位的美国政府应最大限度地发挥其决策程序上的优势,包括机构经验和利益攸关方的意见,并化解协调与监管方面的风险与挑战。可能的解决方案包括在白宫建立由总统领导的“中国政策领导小组”,负责策略的制定与实施,并确保政府各部门间开展协调。此外,建立与行业和消费者团体之间更加透明和标准化的磋商机制也大有裨益。

 

(四)建立多边联盟。如果不与盟国和伙伴国开展广泛的协调,美国所采取的任何对华战略就不会取得成功。随着中国对外经济关系扩展至全球范围,单纯的美国市场准入权已不再是美国对华讨价还价的杠杆。调动美国的盟国和伙伴国网络可以利用中国担心被孤立的心理。为此,作为第一步,特朗普政府应深化与欧盟和日本的三边合作。

 

(五)投资发展本国经济。除了实施短期政府干预来提升美国在这场贸易冲突中的战术地位,或抵消国内利益攸关者的成本外,美国可以并且应该通过投资本国的长期经济竞争力来增强与中国讨价还价的能力。这意味着需要升级美国的物质基础设施,为美国劳动力提供21世纪经济所需要的技能与适应力,并在研发方面投入更多资金。


文章内容不代表大国策智库观点。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17 The Statecraft Institution, Beijing,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