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智库活动

大国策智库成功召开“社会资本参与医改的政策与模式”研讨会,助力医改健康有序发展

来源:大国策智库   作者:statecraft      2019-05-02

  导语:公立医院改革大潮正在冲击传统医疗行业的管理运作模式,同时也为社会资本和社会力量的介入提供了机遇。为更好地促进社会力量介入医改,助力医改健康有序发展,大国策智库于4月12日举办了“社会资本参与医改的政策与模式”研讨会。研讨会邀请了来自政府、企业、研究机构等多位相关专家,围绕“社会资本参与医改的政策”及“社会资本参与办医的模式”等议题进行了广泛深入的讨论,提出了有益可行的建议。以下是主要发言人的发言概要。




医改为社会资本进入医疗领域提供了条件

  随着医改不断推进,政府正在从医疗服务的直接提供者转变为规则制定者及监管者,社会资本也开始越来越多的介入医疗领域。在这个过程中,政府制定好相关管理和监管规则,通过市场购买服务来完成,只要能提供质优价廉的服务,服务提供方医疗机构性质变得越来越不重要。

  在医疗领域,国家明确鼓励社会资本参与的主要有以下几方面:一是基层医疗与专科。由于基层医疗的重要性及现有投入不足,政府非常鼓励社会资本参与基层医疗。在这些领域,一旦有规范化的管理模式与路径,社会资本介入后的发展是非常迅速的, 小型连锁的“透析中心”就是一个非常好的例子。

  二是区域医疗诊断中心。由于CT、PET等诊疗机器成本较高,每个医院都配备这些机器不仅带来沉重的财政负担,而且造成一定的资源浪费。对此,可成立一个集合CT、PET等诊疗机器的区域医疗中心,专门向区域内医院提供诊疗服务,也是社会资本办医的一个途径。

  三是社会药房。很多慢性病其实都具有规律性,在血压、血糖等单纯性指标稳定的情况下,患者的用药是非常规律的。然而,为了享受医保等,一些慢性病患者仍然选择专门去医院拿药,这个过程就增加了不必要的诊疗成本。如果进一步完善分级分类管理的药房体系,规范药店发展,不仅能给患者提供便利,还能减轻医保负担。民营资本在这方面是可以有所作为的。

  此外远程医疗、医养结合等都是社会资本可以介入的方向。一个关键点要找准政府医改过程中的痛点,然后按照规则提供社会需要的服务。

  


关注医院发展压力 促进医疗服务标准化


  目前我国医改的目的是希望更大地发挥医生的价值,毕竟他们是提供医疗服务的主体。为此,我国很早就实行了“多点执业”,这一政策虽然得到了国家层面的支持,但在地方层面的积极性不高。其中的矛盾主要在于经济层面,即医生在40小时的工时内多点执业到其他医疗机构的话,就没有完成全额缴纳社保的医院的工作量。

  由于国家对部分公立医疗机构的财政支持属于差额拨款,而非全额拨款,其中不够的资金就需要医院自己通过营收弥补,在这种背景下,特需门诊成为医疗机构提高营收的重要途径。

  实际上,目前一些民营医院也在向特需门诊的方向转型。目前民营医院与公立医院的服务价格存在一定差距。普遍来看,民营医院费用高,诊疗时间长;公立医院费用相对低,诊疗时间短,整体来看或许后者费用及社会经济负担更高。

  虽然为保障公立医疗机构公益性,国家对公立医院的特需门诊进行了限制,但是需关注他们面临的生存压力。在这样的大环境中,为了规范医疗机构发展,促进医疗服务的标准化是一个抓手,目前卫健委在做的各个指南、诊疗流程,试图为医疗服务提供一个标准,是非常好的尝试。

  


医养结合领域社会资本大有可为


  医养结合是社会资本进入医疗领域的一个绝佳机会。随着我国老龄化日渐严重,医疗与养老如何更好地结合发展成为一个热门话题。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探索社区养老、医养结合等形式发展。

  在全国,医养结合有多种方式,一个机构既建养老院又建医疗机构是其中之一。其中的典型是恭和苑,它是北京市首批医养结合的试点,其特点在于不仅成立一家养老院,还成立一个卫生服务中心。卫生服务中心设置的都是老年相关科室,并且偏向中医。这种方式实现了养老院与医院之间的链接,将两者结合到一起,实现了医养结合。

  目前政府正在大力推动医养结合的发展,卫健委正在评选全国100家医养结合示范点。相较于进军大医院,社会资本进入社区层面的医养结合成本低、门槛低且操作性强、可行性高。

  一是操作性高、门槛低。一般情况下,一家公司收购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时,便能够直接拿下其医保定点,得到国家医保的支持。且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一般都有空余的医疗床位,可直接将其改造为养老床位。此外,与养老相关的项目,我们的行政流程也在不断缩减,目前只需备案即可,无需审批。

  二是可获得长期护理保险的支持。长期护理险在日本、韩国、德国、荷兰等早有实行。目前我国人社部已经正式指定了15个长期护理保险试点。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指出,进一步扩大长护险试点。通过调研我们发现,一些医养结合机构既是医保定点,也是长护险试点,所以相关社会资本在进入医养结合领域时,便能同时获得两个保险的支持。

  三是利用“公建民营”的形式。一般来说,大型养老机构盈利周期较长,但是利用医养结合领域的“公建民营”形式,一些社会资本可轻装上阵,快速实现盈利。“公建民营”即政府出资建设场地,之后将场地租赁给企业进行运营。如果有成熟、可复制的运营模式,并获得“公建民营”资格,将大大缩短利润回收周期。呼和浩特一家企业探索出了比较成熟的医养结合运营模式,他们后来在广州获得了“公建民营”资格,很快就实现了盈利了。

  此外,合肥市第一人民集团医院目前正在实行一种医养联动的方式,以三甲医院为主体,将下属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及养老机构进行整合,这属于医联体的一个变种,运行模式相对完善,可以为社会资本介入后的发展提供一些借鉴。

  


社会资本进入医疗领域时机已到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提出,鼓励社会资本进入,提供多样化服务。由于医疗本身既涉及自然科学领域,又涉及社会科学领域,所以医改是涉及范围比较大并且相对比较复杂的一项民生工程。随着收入不断提高,群众对医疗服务提出了更多元化的诉求。政府在满足群众医疗服务需求时,由于资源和能力有限,所以会需要社会资本进入来解决政府力所不能及的问题。

  那么,社会资本在这个领域都能做些什么呢?一方面,我们在参与云南省地级市做基本医疗保险支付改革时发现,医改涉及到的社会力量是非常广泛的。例如,政府将其部分服务数据的存储和管理工作全部外包给了数据服务商,数据服务商打造了一个信息平台整合城市的人口、医保、国土、和工商等数据;软件公司则参与打通医院端和医保端的信息,在医院端和医保端嵌入一个智能审核的系统。

  这些社会资本的介入都是可以获得收益的。虽然数据服务商前期是免费进入,但是后期会按年收取服务费。政府长期使用数据系统和平台,这些公司就可以收取大量服务费。试想如果未来将医院和医保等各方面的数据打通,网络信息化则需要更多的升级改造,将带来更大的盈利。

  另一方面,向云南比较贫穷或偏远地区提供医疗设备器械支持,但是这个过程要注意人才的配备。我们2018年在云南省的调研发现,他们的公立医院不缺设备与器械,他们缺的是会用这些设备的人才。所以,我们在考虑对他们进行设备和资源方面的供给时,是否能输送一些相应的人才配备,这样的话将更契合当地需求。设备的使用可以适当收取一定的服务费,这也可以作为企业的一个盈利模式。

  目前,国家鼓励社会资本进入医疗领域是非常明确的。未来在社区医院、大健康体检中心和有特色的专科医院建设等方面,都是非常适合社会资本介入并大有作为的领域。

  


社会资本是医改一大补充


  去年4月18日,北京进行了一次综合的医疗体系改革,改革重点主要有两个:一是提高医师的服务费,以强调医生提供服务的价值;二是取消药品加成,以让患者下沉当基层,减缓三级医院的就诊负担。改革实施后,调研发现,患者确实下沉了,在基层医院看病的患者增多了,然而取消药品加成后,三级医院的次均医疗费用并未下降,反而提高了,而且出现了“分解诊次”的现象。

  原因很简单,虽然医师服务费提高了,但是并未覆盖掉药品加成取消带来的损失。所以医院及医生有动力让患者进行更多检查,由此次均医疗费就提高了;而让患者没有完全恢复的情况下出院,病情发展不良的情况下再继续住院,看病次数增多,总体费用不降反升,没有解决“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

  从这个角度来看,社会资本参与医改应该是一种补充关系,而非替代关系,根本目的是为满足政府不足以去提供的、无法去满足的医疗服务的需求。

  除了高端的医疗机构或专科机构,建议社会资本进入基本医疗服务领域,但是考虑到基础医疗回报率低,且无法拿到医保定点的话患者一般不会前往就诊,可能会存在一些困难。

  此外,社会资本还可以通过与政府合作,建立“公助型”社会医院,例如北大肿瘤医院国际部,不仅可以利用北大医学院这一品牌,而且北大医学院在医生、诊疗器械、手术等方面都可提供一定支持。

  从健康产业的发展来看,上海、天津、深圳等发展程度较高的城市,医疗资源比较集中,民营资本可在高端医疗、生物医药研发寻找机会;在云南、贵州、广西等城市,民营资本可依托当地发达的中医药产业,以医药城、医疗城等形式,推动中医发展;而在新疆、黑龙江等地,则可以利用区位优势,面一向中亚、俄罗斯、东盟等发展医疗旅游。

  文章内容不代表大国策智库观点。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17 The Statecraft Institution, Beijing,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