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智库活动

大国策智库联合举办“全球视野下的中美关系调整与评估”研讨会

来源:大国策智库   作者:statecraft   2019-01-26

  当前,全球力量格局在动荡中重构,中美关系日趋紧张。美国明确将中国界定为战略竞争对手,并开始在经济、贸易、科技等领域采取针对性行动。中美战略互信的基石已发生松动,未来前景高度不确定。


  面对“百年未遇之大变局”,立足全球和长远,全面、理性地分析中美关系调整的动因和趋势,评估中美关系对中国发展的影响,寻找塑造于我有利的战略形势的方向,这是当下中国战略研究者的使命和挑战。

  2019年1月13日,大国策智库携手全球化新技术研究中心、经世智库,三方跨界联合,共同举办了题为“全球视野下的中美关系调整与评估”的研讨会。研讨会邀请了来自国际战略、经济金融、国防安全等领域的多位专家学者,围绕着美国对华战略与政策、中国的现实情况与发展、中美关系未来走向、中美关系调整对我的影响等议题进行了广泛深入的讨论。专家们以求真务实的态度,畅所欲言,分享观点,碰撞思想,就美对华战略调整的根本动因、中美战略竞争的未来趋势、解决问题的根本方向等重大问题形成了一定的共识,对意识形态、国际资本对中美关系的影响存在不同的见解。大国策智库高级研究员、清华大学国家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寿慧生主持会议。

  前中国进出口银行行长李若谷做了主旨发言。他分享了对中美关系演变发展的看法,认为当前中美关系恶化的背后有着深刻的文化思想根源和社会根基。美国总需要找个敌人,这与美国的国家认同紧密相关。中美矛盾和摩擦并不只限于贸易问题。未来中美关系不确定性非常严重,会往哪个方向发展,取决于我们怎么做工作,怎么定位自己。 中美贸易协议是否成功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战场在WTO改革。

一、美国对华战略和政策调整研

  了解对手是我们判断和决策的前提。研讨会首先围绕美国对华战略和政策调整问题进行了讨论。

  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樊吉社研究员认为,从2009开始,中美关系就进入了一个迷失方向、寻找方向的阶段,未来中美关系的状态可能是“好有封顶,坏无下限”。美国对华认知改变是系统性的,包括软实力和硬实力两方面,且意识形态因素明显抬头。未来美国应如何应对崛起的中国,目前其国内还没有结论。美国想改变现存秩序。旧秩序松动过程中,中国将承担压力,甚至付出成本,但也存在机遇。美国国会正通过立法形式来固化和强化敌意,导致美对华政策会比较僵硬。另一方面,原本管控中美关系的传统工具开始失效。未来中美战略竞争将是一个常态,下一步重点是管控分歧,防范危机,未来出现危机的几率在上升,而管控危机的能力在下降。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魏红霞提出,我们要充分认识美国战略研究界新老学者在对华认知和行为方式上的变化,要拓宽交流对象和领域,全面了解真实的美国。中美关系目前需要解决的最重要的问题是各自心理的调试问题,双方要理性客观地对待彼此,不能基于想象,也不能片面夸大问题。中美关系处于一个结构性整合过程当中,需要加强有效的沟通渠道,创造新的机制;美国不会以贸易战阻止贸易,门户开放政策是美国近两百年来的对华政策,至今未变。

  北京语言大学国别与区域研究院院长黄靖,就美国国内政治和对华战略发表了看法。他认为,一、美国对其整体战略进行了全面反思。反思的结果是认为其推行价值观全球化、民主政治全球化、经济全球化的“全球战略”是失败的,而且培养和制造了中国这个强大的对手。二、美国国内政治上出现了两大分裂,一是资本和民主之间的分裂;二是国内价值的分裂,产生了严重的政治极化现象。这两大分裂产生了“特朗普现象”。三、美国需要重塑美国认同,重组以美国为中心的世界经济格局,重写美国主导的游戏规则,为此,他需要制造一个对手,中国是最好的对象。所以,不要对中美关系抱太大的幻想。四、中美的问题都在自己,中美竞争的实质是双方内部自我调整和重塑的赛跑。特朗普给中国制造了一个有利于自我重塑的外部环境。

  海峡两岸关系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郑剑认为,在中美竞争中,我们需要全面了解真实的美国,不要落入对方设定的话语体系,这对我们正确决策,不产生误判非常重要。中美之争有复杂的原因,有些舆论认为似乎都是中国的错,这显然是正确的。

  经世智库学术委员会委员高敏对中美关系的未来表达相对悲观的看法,他认为,改革开放以后,中美间归根结底是一个零和博弈。双方文化差异巨大,不仅不在一个体系中,甚至是两套不可兼容的体系。目前在我们体系难以改变的情况下,只能争取战术上的缓和,但解决不了根本性问题。中美之争是两种体系之争,如果中国不融入美国的话,必然是修昔底德陷阱。需要改变这种以我为主的话语体系,争取可靠的、可持久的盟友。

二、中国的现实需求、风险分析、目标选择

  全面客观理性地评估已方的现实情况与风险,是正确地识别能力、需求和目标的依据。围绕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现实及问题,专家们聚焦经贸、经济政策、军事等不同侧面分享了看法。

  美商务部美大司司长江山回顾了中美经济往来的历史,肯定了美国的技术、资金对我国改革开放的积极作用。他认为,中美在WTO的框架下深度合作,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利益格局。目前在经贸摩擦中的多数问题在历史上就一直存在,现在变得更激烈,是因为美国对华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未来中国仍需要继续保持开放,他也认为,以WTO为框架的国际经济秩序的存续或革新,对我国影响重大,可能面临严峻的挑战。

  国家开发银行研究院高级专家曹红辉分享了当前国际、国内经济的一些情况,并就中美关系以及中国经济的未来提出了看法。关于目前的情势,他认为,第一,全世界的经济体都受到美元收缩的负面溢出效应的影响,而非中国一家。第二,不同经济体复苏的周期从出去开始出现了明显的分化。对跨国资本等经济体而言,影响其判断和行为的首要因素是经济利益,而不是政治因素或是价值观。第三,总体来讲全球经济复苏减缓,包括美国在内。大国间巨大的政策性变动,对经济的稳定和复苏进程,对金融体系产生了实实在在的冲击。第四,美国的高速增长态势在2019年也会迅速发生变化。当前国内需求不振,为稳定国内经济,他提出5点建议:重新把稳增长放到首要位置;积极的财政政策;宽松或偏松的货币政策;以进促稳;化解风险。

  中美军事问题专家、北京香山论坛秘书处办公室主任赵小卓就中美军事关系的现状及我国面临的挑战发表的观点。他介绍了中美军事层面交流互动的情况,认为,军事关系比较特殊,在中美关系处理高度不确定性的情况下,研究中美间的军事关系很重要。

三、中美关系的未来走向

  中美建交四十年来,虽历经波折风雨,但总体在发展前行。今天中美关系似乎面临前所未前的困境,未来中美关系向何处去?如何避免中美冲突?

  中共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资深研究员章百家以全球视野,站在人类社会历史发展的高维度上,梳理了中美关系演变的脉络,总结中美交往历史的经验和教训,讨论了影响中美关系未来的新因素。他强调,中美两国存在的巨大差异,这种差异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双方对自己和对对方的心态、观念、认识和决策,进而塑造了中美关系的发展。

  中美关系从来不是简单的双边关系,当前单一第三方因素影响有所下降,多边因素的影响不断上升。在更深层次上,主导中美关系演进的主要因素是中国内部的变革,而这种变革的方向是符合世界潮流的。他还总结过去处理中美双边关系的经验和教训,指出中美双方必须不断了解;在时局转换的关键时刻,要保持冷静与远见,避免紧张关系的升级;任何时候都要为双边关系留下转圜的余地;中美两国是通过对峙和对抗增进相互了解的,最重要的就是认识彼此的力量及其限度,如此才能消除恐惧;塑造有建设性的中美关系,需要智慧和创造性,需要有打破常规的勇气。对于未来,章百家认为,全球化带来的系列问题在各国趋同,所以各国难以以互补的方式解决问题,国家间竞争将加剧。中国破解困局需要学会下先手棋,要继承和发展我国的外交传统,从中寻找智慧。中国何时取代美国,并不是一个真问题。真正的问题是中美两个大国,有巨大的经济联系和多方面的共同利益,但同时又有很不同的内部制度和体制,在竞争条件下,如何面对未来世界。

  清华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陈琪教授,强调了首脑外交等短期变量对缓和及塑造双边关系的积极作用。意识形态因素是否已上升为影响中美关系的长期变量仍有待观察,否则中美关系的缓和将没有机会。特朗普有意在中美博弈中制造和利用不确定性,对此中方也应在战略上保持确定性的同时,在战术上制造不确定,提升已方的谈判能力。他提出,在经济压舱石面临松动的情况下,消极合作可能成为中美关系长远合作的基础。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杨文静副研究员,就“战略竞争背景下,美对华政策趋向及中国的应对”问题阐述了观点。她认为,正视和精准理解中美战略竞争的现实,理性客观地做出决策,对于建设性地塑造中美关系朝着有利方向发展至关重要。她深入解读了美国眼中的“对华战略竞争”,认为美国对华战略竞争具有“竞争+强制性合作”新特点。未来结构性竞争会主导两国关系,我们要对未来更大的摩擦与竞争预做准备。但在中美之间仍存在中间余地与弹性。

  大国策智库高级研究员寿慧生认为,要超越中美关系才能更好维护中美关系,不要把美国作为唯一的竞争对手,要以多边、多层次、多方位的合作方式来解决问题。我们真正的目标应该是,以全球视野去看怎么让自己真正成为在全球负责任的大国。目前中美关系的根本冲突还是经济方面,而意识形态问题并非中心发力点,不宜过多强调。

四、中美关系调整的影响与挑战

  “中美关系回不到从前”,那么双边关系的重构,将对中国周边安全环境产生怎样的影响?未来中国经济、金融将面临怎样的环境和挑战?围绕上述问题,多位学者展开了热烈的讨论。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黄嘉树教授分享了他对2019年台海形势的分析和判断。他对2019年台海形势持整体谨慎乐观的态度,认为未来在台湾存在三个机会和两大挑战。九合一选举蓝营大胜,为我们创造了三个机会窗口。一是未来台湾所谓领导人选举如果蔡英文不能连任,对于我们反台独整个论述的系统性和说服力会有非常强烈的支撑。二是台湾社会在对92共识的认识问题上有回暖的趋势,“经济一中”在台湾民众中变成了一个主流的认同,对争取台湾经济选民和中间力量有正面的意义。三是国民党执政的15个县市加上台北,占据台湾绝大多数城市,使推动两岸城市交流可能成为争取民心的直接平台和抓手。

  两大挑战,一是需要防范蔡英文在非常劣势的情况下,为了争取连任,选择非正常的手段。第二个挑战是美国打台湾牌。

  自然资源部海洋战略研究所研究员吴继陆,就中美南海问题法律战问题分享了他的研究。他认为,南海在中国和平发展和国家安全当中都具有特殊地位,也是中美关系的一个试金石和风向标。吴研究员分析了美国在南海问题上的目标、能力和可用的手段,强调会用、善用法律武器与美国竞争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并对改善当前我在南海问题法律战方面存在的不利形势提出了建议。

  全球化新技术研究中心理事长牛铁航对未来中国发展,以及中美竞争持乐观态度。他认为,尽管当前中国人口量面临绝对下降,未来还将出现空前规模老龄化;投资拉动、出口导向型经济发展模式已难以为继,但新经济成长迅速,体量巨大。他认为,推动人类社会发展的“第三变量”是创新。创新是能够让科技、教育、信息、数字化等各种变量统一在一起发生作用的变量,是增量博弈的核心。牛理事长认为,过去40年来,中国经济经历了“三个半”转换:从计划经济下的产品经济转换为商品经济,到商业化,到货币化,以及正在从货币向资本跃迁的资本化。目前我们在纠结于要不要资本化。中国的资本化存在巨大的空间,未来中国拥有在一个在更高维度上实现“弯道超车”机会。

  东兴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张岸元,就中美竞争对我国经济、金融领域的现实影响及前景问题分享了他的看法。他认为,中美贸易战目前尚未对中国的实体经济产生实际影响,在金融领域影响较大。2019年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巨大,受国际市场波动及中美关系特殊时期的约束等影响,人民币汇率可能面临快速升值。他分析了美未来对华施压可能采用的经济、金融手段,并对稳定国内股市提出了建设性的建议。

  会议成果正在整理当中,将在大国策智库微信公众平台上陆续发布,敬请期待!

  智库的学术助理陆沁欣、袁航、杨若雪为现场会务保障及会后录音整理提供了有力的支持,特此对她们出色的工作表示感谢。

来源时间:2019-01-26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17 The Statecraft Institution, Beijing,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