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智库活动

“一带一路、非洲大陆与中美关系”研讨会

来源:大国策智库      2018-11-25


2018119日,大国策智库联合察哈尔学会、北京语言大学国别与区域研究院共同组织的“一带一路、非洲大陆与中美关系”研讨会,十余位相关领域的专家学者、非营利机构管理者及外交界实务人士等与会展开讨论。

长期以来,中国和美国各自在非洲大陆开展了各类援助与开发项目非洲的发展对于两国具有重要的利益同时非洲的发展既需要外部国家和机制的推动也需要兼顾非洲国家自主发展的动力为促进非洲发展,实现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重要目标中国美国非洲三方应该加强合作与协调,在对既有的开发模式反思的基础上,探索新型合作机制有效利用外部和非洲本土资源与此同时,中美非的三方合作也将成为进一步改善中美关系的重要契机因此特召开此次研讨会汇聚国内相关专家学者“一带一路”背景下中美非三方合作的领域、现状和挑战展开讨论,为三方合作的未来提出有益可行的建议。

北京语言大学国别与区域研究院学术院长黄靖察哈尔学会秘书长和志耕代表主办方分别致辞。黄靖教授在致辞中谈到在非华人对当地黑人依然存在着隐性歧视,阻碍了中非发展民间互信、开展合作,这需要各方力量共同推动解决。因此黄靖教授针对“一带一路”提出了二十字建议,“市场主导,法律保障,政策支持,项目优先,企业推动”,认为在非洲的发展援助合作更适合以非政府力量为主,以社会组织先行,打通中美非三方合作通路,降低政治姿态,加强企业参与力度。和志耕秘书长表示,探讨中美非三方合作,要求发挥各方优势,需要多层级多主体互动交流。

中国前非洲事务特别代表钟建华大使、前驻厄立特里亚大使李连生大使先后作主题发言。钟建华大使从奥巴马时期的中美关系讲起,以实例说明中美两国在非洲存在共同利益和合作空间,既有合作成果将雄辩地说明互利共赢是可能实现的。李连生大使指出,中美两国在非洲没有根本的利益冲突,中美非合作虽然是局部性的,但有可能影响双边关系的全局氛围,在目前中美关系紧张的大环境下,务实低调地从民间起步开展合作,将为中美关系建立更为坚实的战略互信基础。

研讨会分“中美在非洲的竞争与合作”“ ‘一带一路’与中美非三方共促非洲发展的前景”两个议题。在“中美在非洲的竞争与合作”议程中,商务部研究院副研究员宋微指出,非洲国家的筹资缺口近年来在增大,而国际社会也对非洲的发展规模有新的要求,伴随着巨大的需求增量,非洲需要更多援助资金;而中美两国拥有各自的资源和能力优势,在对非援助上开展合作,可以更好地整合资源,提高资源使用效率。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非洲所副所长、副研究员黎文涛则注意到,中美非三方合作存在着巨大的不稳定因素,很难实现政策沟通和积极合作。美国目前的国家安全重点就是大陆竞争,特朗普总统新近提出“更好利用发展投资”法案The Better Utilization of Investment Leading to Development Act, BUILD),将对非提供援助、贷款600亿美元以对冲中国的对非援助资金,而中非靠近可能会引发美方更强烈的反弹。最后,他提出三点建议,一是中非的双边合作之中要减小美国因素,二在海外安全和非政府组织方面,要加强同其他西方国家的合作,三要做大穿梭外交,填补诸如刚果金等原有的外交空白。

北京大学非洲研究中心主任刘海方教授以国际美慈组织和中国扶贫基金会在非洲的合作、美慈组织和中促会在纽约达成的“促进减贫”共识为例,说明在美国政治政策存在高度不确定性的情况下,中美两国在非洲只能采取去政治化、低政治化的途径开展合作,参与到非洲一线,并通过同国际组织的学习、合力,建立健全本国的社会组织机制。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副研究员杨文静指出,特朗普总统以竞争性视角看待中国,认为非洲可能会取代美国成为中国最大的出口市场, “一带一路”倡议及吉布提海军基地令美国疑虑重重,怀疑中国未来将动用军队以维护海外投资安全。因此,她认为非洲已是中美竞争态势的一个缩影,但美国国内资源比较分散,又存在着贷款附加条件过重等等结构性问题,难以在非洲开展实质性的项目,因此我们需要多方位、多渠道地打交道,开辟同西方国家的合作可能。

“ ‘一带一路’与中美非三方共促非洲发展的前景”议程中,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研究员张永蓬区分了“中美在非合作”“中美非合作”两个概念,以往安全方面的双边合作仅是时效性的应激动作,中美两国要找到可持续的合作领域。他也认为,可以先开展中欧非三方合作,推动合作的阻力不那么大,在中欧非三方合作有所进展时,再带入美国,开展有实质的项目合作,就能够减少质疑的声音,推进企业间、社会组织间的长效性合作,最终上升到国家层面。

大国策智库高级研究员寿慧生从原则性的合作机制构建入手,他指出,在中美关系低潮的形势下,与其关注希望渺茫的中美双边合作,不如投入精力,打造多边多元多层次的区域和全球合作机制,提出构建多元多边多层面的合作机制。因此,他建议在非洲的多边合作,要明确三个原则,即市场主导、法律保护、多元主体,中国需要摆脱以往专注双边关系的思维限制,构建多边合作机制,加强外部监督评估,缓解西方国家特别是美国的战略疑虑,在一些特定领域依赖非政府组织和市场力量。

北师大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王新松副教授关注“一带一路”面临的挑战,首先是新成立的国际发展援助署有何权责尚不明确,其次东道国本身治理和政治过程更放大了“一带一路”的问题。美国的“更好利用发展投资”法案就是以政府主导的逻辑对抗中国,依然面临风险收益比过高等问题。另外,非洲消化外资的能力也很差。因此,他预计中美在非洲会出现四种情景,即恶性竞争、良性竞争、随机合作及结构性合作。

平澜基金会理事长王珂分享了平澜基金会开展海外项目的所历所感,他们在厄立特里亚、南苏丹、塞拉利昂等国同中国红十字会进行的难民救援等项目,客观上起到了公共外交的作用。但同时,非洲国家和美国也高估了中国在非洲的影响力,公众对华印象依旧不很正面,当地华人对黑人存在歧视。同时他注意到,我国在非洲进行的基建项目,大多数停留在“交钥匙”阶段,即修建完成、交付后不再过问,配套服务没能及时跟上,国内的援外各部门之间存在脱节、不能实现信息共享等问题。

北京大学非洲研究中心许亮博士“美国第一,非洲最后”来总结特朗普总统在非洲的战略“撤退”,通过美国政策的历史梳理,认为双方的相关机构存在对等关系,可能建立对话机制,在组织上存在中美非开展合作的可能,可以形成多层级的对话机制。另外,他也指出,实现双边或三边合作,需要承认美方在非洲的项目成就,从中获取可借鉴的外交和发展援助经验。

天使妈妈基金会副理事长邱莉莉女士立足于非洲及其他发展中国家和地区的项目经验,总结出社会组织走出去、在海外开展项目的主要困难与挑战。各部门对社会组织活动的倡导存在一定不确定性,社会组织面临着很大的方向性困惑和工作量压力,社会组织有意愿也有资金和能力,但需要时间串联资源,也需要机制实现跨领域的合作。中非民间商会公益部主任冯强先生则指出,我国缺乏海外企业和社会组织的相关记录及机制。面对着掌握着主导性话语权的西方媒体,我国社会组织很难在舆论当中保护自己。邱莉莉女士和冯强先生也介绍了各自在非洲抗疟疾、反盗猎、国际减贫、艾滋病防治等领域的积极尝试和努力。


会议最后,结合全天的发言和讨论,大国策智库高级研究员刘亚伟博士从中美各自的长期援非项目谈起,指出尽管中美两国官方民间均开展了长期的对菲援助项目,但由于双方互不通气,未能及时交流经验,导致今天双方的项目都遭遇到一定困难。在外交政策取向等等因素的影响下,中美双方在非洲很难在政治和安全方面展开合作;但在粮食安全、环境保护、能源、青年就业创业等领域,中美两国有广阔的合作空间。另外,刘亚伟博士援引《纽约时报》一篇关于肯尼亚的报道,指出在非华人的隐性歧视,实际上助长了非洲的种族歧视问题,这非常值得我们注意。


最后,北京语言大学国别与区域研究院院长罗林作总结发言,他从国别研究的缺口讲起,指出我国国别研究在关键小国的研究上非常薄弱,而且世界史、外语和国际政治各专业之间存在割裂,不能实现跨学科对话,造成同他国的民间合作、情谊互通缺位,希望通过这样的区域问题会议,继续推动相关的区域研究,做好开放平台,实现项目落地。

本次会议汇集政府高校智库非营利组织等多方研究者和实务人士,就中美非三方合作的合作空间和潜力、条件、前景及影响进行了深度探讨,共享经验,开阔眼界,既拓展了大国策智库在我国非洲问题研究界的影响力,也为今后相关研究的进一步深化和相关政策的制定提供了具有参考价值的讨论成果

会议成果正在整理当中近期将在大国策智库微信公众平台发布,敬请期待

会议的顺利组织得到了当天参与会务工作的学术助理陆沁欣袁航的帮助特此向两名同学表示感谢

来源时间:2018-11-09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17 The Statecraft Institution, Beijing,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