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智库研究 > 国际战略

毛承之:贷款利率的市场化并轨不等于降息

来源:大国策智库   作者:毛承之      2019-09-18

【导语】8月16日,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运用市场化改革办法推动实际利率水平明显降低和解决“融资难”问题等,确保实现年初确定的降低小微企业贷款综合融资成本1个百分点的任务目标。次日,即17日,央行决定改革完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形成机制。对此,诸多媒体冠了一个标题,说这是央行“降息”放大招。一个是要求降成本,一个是媒介理解为降息,显然,这两者是一个截然不同的概念,我们不能把降成本等同于降息,因为降息是一种硬性调控,而不是像这样市场化的操控。


8月16日,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运用市场化改革办法推动实际利率水平明显降低和解决“融资难”问题。


市场化降成本不是公开降息


央行贷款市场化利率并轨是降成本,不是明确的降息。


为什么说这是降成本而不是降息?因为原来的利率过高,不太顺畅,也不太符合市场需求。当然,对于利息而言,本身就是一种现实成本,也就有降息的味道。但是,央行所讲的这种贷款市场报价利率形成机制中的利率,可能高,也可能低,很明显,就不能片面地理解为降息!根本上说,贷款利率并轨就是为了降成本,因为“融资难、融资贵”的核心问题是成本过高。尤其是市场成本高的原因就是机制固化不灵敏,有点僵化,脱离这个事实上的需求。比如,线上这么多网贷,虽然已经倒闭、关闭不少,还是有不少在运营。据其利息而言,可能是很小,很小的一个部分,但是,它的手续费用很高。如果是利息加上这个很高的手续费用,那么这个央行的贷款利率形成机制再怎么样并轨,或者是实现了降息了,这个市场还是扭曲的。不知道央行贷款利率的市场并轨能不能影响到这些互联网贷款公司,真正实现一个市场化降成本。


从政策资源配置来看,有不少地方开展了财园通、微贷通等,这是政府通过财政担保来为这些中小微企业解决“融资难、融资贵”问题。据本地的财政担保与银行发放贷款的比例来看,已经达到1比7.5至1比8左右。所以,初步来看,如果央行这个贷款利率并轨能够落到实处,并实现了所谓的降成本,在相当程度上,也从根本上缓解了这种市场出现的“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为什么不说降息?因为原来这个利息过高,就需要回归到一个正常的水平之上,这样的市场回归是降成本,并不是真正的降息。

 

科学实证LPR变动更灵活


三个贷款利率模型对比,LPR变动更加贴近Lp变动。


从科学实证研究来看,市场信贷利率应该是存款基本利率与成交物价水平这两者相加,即信贷利率R~=Lp(1+V),Lp为成交物价水平,V为宏观货币流速。说到底,贷款利率不是参照所谓CPI(消费价格指数)与基本的存款利率而定的,是一个参照市场成交物价指数的问题。而这种市场成交物价指数水平与市场交易量相互协调一致,直接决定一个国家或地区的经济增长速度如何。从这里可以看出,进一步理顺这种贷款市场报价利率形成机制,有助于发挥市场的积极作用,进一步扩大市场需求,稳定经济增长。


再来对比一下原来的贷款利率定价模式以及新的贷款定价模式,原来的贷款定价=官定基准利率x(1+上下浮动倍数)。而新的贷款定价,即其它的银行最后贷款定价,就是在LPR基础上浮动,其贷款定价=LPR x (1+上下浮动倍数),LPR=average(18家银行的“MLF+点),MLF是指中期借贷便利利率,LPR是指贷款基础利率,指的是金融机构对其最优客户执行的利率,英文全称loanprime rate,在理论上,全市场不应当有贷款享有比LPR更低的利率。运用上面三个贷款利率决定模式进行对比分析之后,就可知,这个所谓的贷款基础利率LPR,也就是一个市场物价成交指数。根据这个成交物价指数来制定一个贷款基础利率LPR来与之相对应,那是最好不过的了,央行的利率调控也就更能够影响物价。也就是说,贷款利率的市场化并轨,的的确确能够顺应这个市场。不仅如此,还能够进一步贴近实际,进一步与市场需求产生一个积极的互动,而不至于形成一个僵化、不太顺畅的利率市场。


利率市场化要破解传导机制障碍


融资难融资贵的根源,不仅LPR比较高,而且Lp高。


这些年来,下面大量的中小微企业不停地叫喊“融资贵、融资难”。为什么在国务院等等有关部门采取了积极纾缓措施之后,还有这么多的“融资贵、融资难”?这里先引述一下一个叫温彬的研究人员的说法,他说,“目前银行资金面比较宽裕,以当前1年期MLF3.3%的利率水平看,加点之后形成的新LPR利率,会比现有的4.31%左右LPR利率有所回落。”经过科学实证研究可知,当前市场物价成交指数水平为3.75%,而上面这个现有的4.31%左右LPR利率比这个3.75%明显高了许多,这就是“融资贵”的原因。


本来,在市场机制的作用之下,这个市场化的LPR与这个市场物价成交指数相差不是很大的,至少是趋向一致的,而不是相反的。但是,由于这个LPR的市场化不顺畅,而且份量也不是很足的,所以不仅会出现一个“融资贵”问题,还出现“融资难”的问题。反过来说,这个市场化的贷款利率僵化,或者是说不灵敏的话,它怎么能够进一步引导这个市场物价成交指数回落呢?当前这个3.75%的物价成交指数比较高,也就会抑制市场需求量的扩大。再延伸开来说,如果这个市场化LPR进一步降低的话,贴近市场,这个市场需求也就会自然而然的增加一些、扩展一下,从而进一步形成一个市场活力,拉动市场成交量的上升,实现经济增长。

 

理顺贷款利率机制中国经济更有活力


“融资贵”得到市场化缓解,中国经济也就更有活力,增长更稳。


央行决定改革完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形成机制,并不是外界误以为的降息动作,更不要以为这种动作与美联储等降息一致。要知道,根据市场观察以及政策科学走向来看,美联储降息等动作是一种反向调控,包括不断地开展贸易战,不停地增加关税。而中国,应该走的是一种顺向调控的方式,不断精准细化到位。


所以,这种所谓的降息,中美两国降息之间并无内在的实际联系。不过,据相同点来看,其目的性,还是基本上相同的,即美国、中国或者是其它的国家与地区都是为了实现这个经济增长平稳。真可谓是有点异曲同工之妙。不管怎么样,中美两国的调控手法还是不尽相同的,尤其是特朗普注重的短期效果,立竿见影效果,有时候,这样的政策效果反而是中国古人说的“欲速则不达”。而中国亟需要的是一种潜化润无声,是一种枢机之变,大智慧。可以说,中美贸易战应该是进入到了一个新的阶段,相持的阶段。这个时候,最需要的一种政策的完善、机制的完善以及政策与政策之间形成一种大的合力,政策与市场之间形成一种新的支撑。也就是说,只有政策与市场之间形成一种良性的互动,进一步巩固经济增长发展势头,尽量把这个中美贸易战的影响缩到最小。随着时间的推移,以及广大的数量不菲的中小微企业得到新生,或者有新的供给营养,那么,中国这片经济蓝海又有新的生机!可以说,“融资贵”问题得到市场化缓解,这个经济也就稳多了!


毛承之,江西社科分院马克思主义研究中心研究员。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17 The Statecraft Institution, Beijing,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