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智库研究 > 国际战略

中美“贸易战”正在向“金融战”发展

来源:昆仑策网   作者:杨帆      2019-09-09

【导语】8月5日,人民币汇率贬值“破7”,美国随即宣布中国为“汇率操纵国”,中美“汇率战”正式打响。来中美争端将走向何方?作者认为,中美“汇率战”是从贸易战向金融战的过渡,中国须反思自己的认识和做法,采取有效的综合性的“反危机对策”,为长期冲突做好准备。


特朗普团队频“出拳”

 

2019年7月31日,中美贸易团队结束第12轮磋商,双方都发表声明,认为这是富有建设性的磋商,下一轮经贸磋商于9月在美举行。此时,美联储变加息为降息,全世界都松了一口气。

 

不料仅27小时,8月2日凌晨特朗普突然宣布:对中国3000亿美元出口美国商品加征10% 关税。立刻引发全球金融市场巨震,油价暴跌8%,道琼斯指数两天暴跌1000点,全球股市蒸发10万亿市值。

 

8月5日人民币汇率贬值“破1:7”;8月6日美国财长姆努钦随即宣布,中国是汇率操纵国。

 

中国马上反击:美国不仅破坏国际社会规则,也违反了自己的标准;极限施压,霸凌主义。人民币不具备“大幅度贬值”基础;人民币破七整数关口,是市场对加征关税正常反应,中国政府没有操纵汇率。

 

IMF 也承认,中国没有操纵汇率。


中国到底是不是“汇率操纵国”?

 

2015年美国《贸易便捷与贸易促进法》规定,“汇率操纵国”须同时满足三个条件:


一是年度对美贸易顺差超200亿美元。这个标准低的离谱,中国2018年对美货物贸易顺差3517.6亿美元。美国标准是针对贸易立国的小国小地区定的。


二是经常账户盈余超过GDP 3%。中国GDP 总量大,2018年90万亿人民币,按一比七折为 1.3 万亿美元。货物贸易顺差占 GDP 2.7 % ,减去中国对美服务贸易逆差2922亿美元,贸易顺差只剩595 亿美元,再减去外资利润汇出,中国对美国经常项目顺差基本归零。


三是对外汇市场持续单向干预:对外汇进行多次重复净购入,在2个月内净购买额超过GDP 2%。

 

这条说明:美国“操纵汇率”的含义与政府干预不同。政府干预是在浮动汇率下,政府通过外汇买卖使汇率围绕均衡点,在法定空间上下浮动。美国标准的“操纵”是长期单向的政府干预。“连续12个月买入外汇”,特指促使本币贬值以促进出口。如卖出外汇使本币升值,美国法律不认为这是“操纵”。

 

中国政府每逢人民币贬值“破七”就加以干预,使之升值回到一比七以上,抛出外汇回购本币,恰恰和美国“操纵汇率”定义相反。这次美国政府加征关税引起人民币贬值,并趁机给中国扣上“操纵汇率”大帽子,肯定是预先策划好的。

 

美国为何要挥舞“汇率大棒”?

 

实际上,特朗普此举的真实目的主要有两方面:


一是为美国进一步打压中国开辟法律空间。美国法律赋予总统权力,对汇率操纵国可采取以下行动:
1. 禁止目标国任何项目从美国获取海外私人投资公司的融资;2. 将目标国排除在美国政府采购名单之外;3. 在IMF的执行董事对该国发起严格审查;4. 重新评估或修订与目标国签订贸易协定;5. 对目标国进行经济制裁;6. 对目标国主权货币进行狙击;7. 首先由财政部与该国进行谈判,使其改变做法并调整汇率;谈判不成可征加关税,乃至从政府购买合同中除名。法律并没有硬性规定征收40%关税,但总统可把关税提的更高。 二是直接目的是消耗中国国家外汇储备:1. 配合贸易战谈判,对中国极限施压;2. 制止人民币贬值,打击中国的出口;3. 要求中国继续购买美国国债,配合QE4;4. 加大人民币贬值预期,逼迫央行“逢七必保”削弱中国外汇储备。 


 “一比七整数关口不可破”,被称为中国人的心理底线,实际中国人没那么脆弱。所谓“心理底线”是怎么形成的?有什么根据?为什么就不可以变化?仔细考察,毫无根据。央行没讲过一比七就是均衡汇率。因为三年来每逢“破七”央行就干预,被某些经济学家概括为“人民币汇率不能破七”,以讹传讹。


即使“1:7”真是均衡汇率,在美国连续加关税的压迫下,人民币暂时也是要破七的。“保七”是美国给中国下的紧箍咒,迫使中国不断动用国家外汇储备干预汇率。

  

“保7”的历史渊源

    

1990年某美国经济学家计算出人民币和美元的购买力平价为1:1,当时人民币汇率是1:4.7,如改用1:1进行国际折算,中国GDP以美元计算提高4倍,超过日本为世界第二,这是在宣扬“中国威胁论”。美国人并没有说人民币汇率应该是多少,只是强调:计算中国国力把人民币折算为美元时,不能用汇率,要用购买力平价。由于中国国内价格体系迅速向国际靠拢,人民币购买力水平迅速降低,至2000 年左右为1:4或1:5在理论上,购买力平价决定汇率长期水平,只要不达到这个水平,人民币就永远预期升值。

 

西方世界正式确认人民币升值是2000年,背景是中国加入WTO以后,西方达成共识:顺势而为,鼓动国际资本进入中国先把钱赚足,形成泡沫后再撤出。

 

我2011年提出人民币只能逐步升值,最高限度是1:6。2014年1月1:6.04始即不再升值, 保持升值预期,有利于人民币出境和外资进入。拐点出现在2015年,中国国家外汇储备从1998年1700亿美元增加到 40000亿美元,2015年一年急剧减少到 30000亿美元,人民币汇率在2016年贬值到1:7, 政府即强化干预以“保7”。

 

人民币汇率面临中期贬值压力

       

2011年以来,人民币汇率面临着中期贬值压力,这主要是因为:


一是传统出口部门生产率已到世界先进水平,提高的潜力不大。在新的出口拳头产品占领国际市场以前,中国可贸易品部门生产率增长相对停滞,而工资增长很快,“人民币均衡汇率”出现高估。

 

二是中国农业部门劳动边际生产率从2005年由负转正,年增9. 29%,越过刘易斯第一拐点,农业剩余劳动力由无限供给转向有限过剩。2008年名义工资上升从农村季节性劳务市场开始,农民工和制造业工人工资都提高。可贸易品部门工资提高快于生产率提高,人民币实际汇率贬值。

 

三是2016年我国贸易品与非贸易品需求结构改变,均衡实际汇率贬值大约10%。如名义汇率与之靠拢,2016年底应贬值到一比七,实际情况是一比六点九八。

 

人民币中期贬值压力通过“黑天鹅”释放出来:如2015年“8.11”汇改、入篮SDR以及美联储加息,强势美元。许多人认为只是偶然事件,不断重复“人民币长期一定升值”这一教条,仍是美国人那个“购买力平价1:4”。专家们不承认由于内部条件变化,人民币已产生中期贬值压力。


某经济学家在2019年8月中旬信誓旦旦坚决反对人民币贬值“贸易渠道,疲软货币有助于扩大出口竞争力,金融渠道机制正好相反。货币贬值会导致更强的贬值预期,从而推动更多的资本外流,不利于经济增长。有专家提出应主动大幅度贬值,这是杀敌八百自损一千的策略”。

话未落地,不到10天,8月24日特朗普再次对中国5500亿美元出口商品提高关税,“1:7”保不成了。认为“破7”以后中国金融会崩溃,是骇人听闻。

 

人民币贬值预期的来源与危害

 

(一)人民币贬值预期从何而来?主要有四方面影响因素:


一是人民币汇率高于均衡水平,贬值没有到位。


二是意形态和制度因素造成的资本外逃压力是长期风险因素,在均衡汇率上应加上“风险溢价”。这种资本外逃的压力不能用贬值来解决,只能坚持改革开放,并适当采取外汇管制,所以无论货币当局鼓吹多少年,人民币还是无法完全自由兑换。


三是强势美元带来的外部冲击。2015年以来美国进入美加息周期, 强势美元对中国金融产生四大压力:1. 人民币名义汇率贬值;2. 人民币加息:如美联储加息中国不加,息差扩大会加速资本外流,加息又影响经济和股市;3. 资本外流;4. 外汇储备减少引起内生性人民币紧缩。


人民币变动应在美元对欧元英镑日元之间:美元对人民币升值10%,人民币对货币篮子贬值5%。


2019年以来美国经济可能走向衰退,美联储暂停加息周期,有可能开启QE4再搞通货膨胀,美元会走弱,对人民币贬值压力会减轻。


四是中美贸易战提高关税带来的外部冲击


一年多以来美国加征关税,增加了中国出口成本,等价于汇率升值,为不减少出口,汇率需要相应贬值。如果是临时举报的贸易摩擦,可以不动汇率,但现在是美国中期持续提高关税,且无上限,已变成压迫人民币贬值的中期因素,人民币对美元如不贬值,就要承受损失出口和外汇外流的损失。

 

如美国把提高关税到 40% 以上,两国贸易将大幅度萎缩,中美经济关系进入“半脱钩”状态。

 

(二) 贬值预期带来的危害:促进资本外流

 

2015年国家外汇储备从最高点42000亿美元,一年之内降为30000亿美元,幅度为28%。还要计算2015年货物贸易顺差 5000亿美元,2016年4500亿美元,本应有9500亿美元外汇收入,但国家外汇储备不增反降。贬值预期是客观存在,非人为管制和宣传可消除。如真没有中期贬值因素,政府完全可以放弃外汇管制,实行人民币自由兑换,那将是什么样子,大家心知肚明。

 

中国如何应对?

 

我在8月7日发表文章,认为中美“汇率战”是从贸易战向金融战的过渡,我建议的对策是:

 

(一)控制人民币贬值预期,减少外汇流失


具体来说,1. 适当时机将人民币贬值;2. 清查国内非法外逃资金,追回前几年向外乱投资的外汇;3. 严格出口结汇,该收的外汇一定要收回;4. 坚决控制用国家外汇储备向海外乱投资;5. 抛售美国国债,追回存放在美国的600吨黄金;6. 在中国的进口和海外投资中,尽量采用人民币计价和支付。


(二)行政手段不能放弃,也不能完全依靠之

 

贬值预期强烈,人民币不能完全自由兑换,但使用外汇储备干预市场空间已不大,行政干预应有限度,长期使用会加剧腐败,降低效率。

 

有些外汇支付是刚性的,国际旅游每年5000 亿美元,出国留学年数千亿美元,外商投资企业每年在中国投资的内销收入年5000亿人民币,折合为700 亿美元,如一次性要求汇出,就是很大的贬值压力。

 

30000亿美元外汇虽多,但存量不是增量。一旦增量成为负数,居民有可能抢购外汇。现每人限购5万美元,即使限制使用,也可能引起恐慌。

 

(三)提高人民币国内购买力

 

我们如果真的不想让人民币贬值,就要从根本上消除贬值风险,中长期要通过技术进步提高生产率,短期要控制国内通货膨胀,提高人民币国内购买力。


具体来说,一要控制生活必需品的价格;二要控制货币发行;三要降低资产价格,特别是房价。


房地产泡沫怎样制造资本外流的?


假设人民币汇率1: 7,一套房子在美国100万美元,在中国折算为700万人民币。十年来中国房价突涨7倍,可卖4900万人民币,换成 700万美元汇出,在美国买 7套房子。前几年许多企业和个人在中国抛售房产或抵押贷款,把巨额人民币兑换成美元汇出,变成外国资产,极大消耗国家外汇储备,这是违反中国现行法律的。

 

降低房价才能从根本上降低物价,提高人民币国内购买力,否则人民币对外贬值压力也消除不了,国家外汇储备也只能一天天消耗下去。

 

8月10日国家开发银行前行长陈元说:“贸易战演变为货币战和金融战的分水岭;金融战争始于汇率争端,与贸易战相比,将造成更深更广的影响,波及更大范围,中国须为长期冲突做好准备;外汇储备至关重要,直接影响货币发行和人民币稳定,目前外汇已成为美国的打击目标,应思考外汇战略。”


势的确非常紧张,而且越来越紧张。需要我们重新认识问题,反思自己的认识和做法,采取有效的综合性的“反危机对策”。


作者:杨帆,中国政法大学商学院教授、世界经济研究所所长、金融与衍生工具研究中心主任,昆仑策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17 The Statecraft Institution, Beijing,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