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智库研究 > 国际战略

曾庆鸣:当前美伊关系局势的评价与预判

来源:大国策智库   作者:曾庆鸣      2019-08-21
    【导语】2019年正值伊朗革命四十周年之际。时至今日,美国和伊朗历经四十年的对抗对峙,两国之间的引爆军事摩擦甚至是全面战争、核战争的可能性仍然很大,并且来到了四十年以来的最高峰。美伊剑拔弩张,擦枪走火的可能性螺旋式上升,双方大摆“不惜一战”的姿态。一边是美国的“极限施压”战略,一边是伊朗的“绝地反抗”,双方在内政外交方面都面临着空前巨大的压力,稍有不慎两国中任何一方出现战略误判,后果将不堪设想。

    2019年正值伊朗革命四十周年之际。时至今日,美国和伊朗历经四十年的对抗对峙,两国之间的引爆军事摩擦甚至是全面战争、核战争的可能性仍然很大,并且来到了四十年以来的最高峰。

    我们有必要对近两年美伊关系发展过程中的重大事件进行逐一梳理。首先,近期美伊频繁接近火线的由来还要追溯至2018年5月,特朗普政府宣布单方面退出伊朗核协议。至此,伊朗核协议直接当事方美国的退出意味着伊朗核问题通过外交手段和平解决的日期无限期延后。同年9月,美国国家安全助理博尔顿将军事打击伊朗提上美国军方议程。2019年4月美国将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列入恐怖组织后,两国擦枪走火事件频出:2019年4月美国先后取消对伊石油制裁豁免及对伊和制裁豁免后,美国军方向海湾地区增派航母战斗编队及轰炸机群;6月底的攻击油轮事件和击落无人机事件;再到美国报复无人机事件,准备对伊动武最后一刻特朗普叫停空袭。

    美伊剑拔弩张,擦枪走火的可能性螺旋式上升,双方大摆“不惜一战”的姿态。一边是美国的“极限施压”战略,一边是伊朗的“绝地反抗”,双方在内政外交方面都面临着空前巨大的压力,稍有不慎两国中任何一方出现战略误判,后果将不堪设想。

 

 “为什么”:当前美伊对抗的逻辑问题


    美伊对抗的根本逻辑追根溯源还是意识形态问题。美国对伊外交政策的根本目的就是要利用一切可行手段实现伊朗的政权更迭,推翻自1979年伊朗革命以来掌权的伊斯兰政权。而美伊两国关系互动的基本模式就是以政治、军事对峙、对抗为基础的政权颠覆与政权巩固过程。美伊不管是在双方意识形态、伊朗核问题还是区域地缘政治诉求上长期处于矛盾的两极,互视对方为“敌人”。

    意识形态是美伊两国间“不可能调和”的根本矛盾,美伊之间的矛盾更像亨廷顿在《文明冲突论》中所论述的“西方文明与伊斯兰文明”间的冲突。基于伊朗教权的特性,伊斯兰教义对于伊朗教权的运转及伊朗外交政策的制定来说是“纲领性”指导文件,伊斯兰教义全方位决定着伊朗对外关系的走向。基于对美国意识形态的全面否定和排斥,伊朗形成了以“不要东方,不要西方,只要伊斯兰”为原则的,教义与反美主义融合的激进外交路线。自1979年伊朗革命后,美国以铲除伊朗伊斯兰政权为根本目标,全面封锁孤立伊朗。美国先后将伊朗列入“流氓国家”、“邪恶轴心国家”、“暴政前哨”行列中,近日又将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列入恐怖组织。伊朗也“不甘示弱”将美军列入恐怖组织,早前将美国称作“撒旦”、“傲慢者”。从中不难看出美国和伊朗对对方意识形态体系根本的不信任和排斥。

 

“做什么”:当前美伊对抗的基本表现


    自特朗普政府上台以来,对伊遏制成为特朗普中东政策的重要内容之一。特朗普政府基于对伊朗政权“伊斯兰”性质的评判,认为在核问题、中东地区安全和石油经济问题上与伊朗完全没有任何合作协商的必要。当下特朗普政府动用一切可行手段施压伊朗,企图使伊朗屈服美国并被其“和平改造”,或者动用军事手段武力铲除伊朗伊斯兰政权。在特朗普政府看来,伊朗政权、安全问题的根源完全来自于伊朗伊斯兰意识形态及政权体系,基本上忽略了其他务实层面的双边协商与合作机制。

    军事层面,自2019年美伊关系迅速恶化的一系列事件以来,美国先后向波斯湾地区增派“林肯号”航母战斗群、“阿灵顿号”两栖登陆舰、空军轰炸机特遣编队并增设爱国者导弹防御系统,形成咄咄逼人的压迫局面,大有开战前“最后通牒”之势。

    另一方面,为了应对美国增兵,伊朗已经进入了战备状态,伊朗最高精神领袖更是向全国号召做好“战斗姿态”。一旦事态进一步恶化导致伊朗石油无法出口,伊朗方面将迅速封锁“世界石油之喉”霍尔木兹海峡,寻求其他主要大国如俄罗斯、中国的力量介入,同时号召世界上其他反美国家如一些中东国家、拉丁美洲国家在国际场合上声援伊朗(从现实角度上看,特朗普政府早前宣称对伊朗石油出口“极限施压”不太可能施行。因为此举将使得伊朗赖以生存的能源经济崩溃,将给伊朗造成极大压力,伊朗政府在“极限施压”的绝境内必将出招打击美国痛处,如以色列等)。

    从中东地区地缘政治角度而言,以沙特为首的逊尼派阿拉伯国家和以色列同为反伊朗阵营,长期作为美国遏制伊朗的前哨。处于美国中东核心盟友的沙特和以色列在诸如叙利亚战争、也门冲突、巴勒斯坦问题、黎巴嫩冲突等伊朗周边地区冲突中配合美国反伊朗战略,不断给伊朗施加压力。

    从中东力量格局出发,此次美国在伊朗面前高调摆出“不惜一战”的姿态,其实恰恰反向印证了伊朗在中东地区的影响力及扩张势头已经触碰到了美国在中东地区的核心利益。面临来自美国及中东盟友体系的军事压力及国际制裁,伊朗的国计民生可以说是在夹缝中绝境生存。但是从推翻伊朗政权的根本目标而言,美国对伊朗长达四十年的高压遏制收效甚微,是基本失败的。伊朗不仅从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中“存活”下来,还在中东地缘政治领域与阿富汗、伊拉克成功连结成为“什叶派新月地带”,并且成为核心主导角色,极大提到了伊朗在中东地区的话语权。长达四十年的极限遏制政策并没有使得伊朗屈服于美国弃核,抑或是接受“西方式改造”,而是催生出一个对美极端强硬激进的“世界反美大本营”。这个“世界反美大本营”的政治影响力在美国长期极限施压的倒逼下“极限反弹”,甚至已经具备触动美国在中东敏感的神经,引起美国剧烈反应的能力了。近年,伊朗在中东地区不断扩张的影响力很大程度上将使中东地缘格局重新洗牌,中国需要做好相应的准备工作。

“会怎样”:当前美伊关系的局势评判


    当前的美伊关系仍将延续紧张态势,笔者认为:

    第一,基于美伊关系中意识形态的根本对立性,未来美伊关系紧张升级的概率很高。

    首先,美国长期对伊政策目标是实现政权更迭,不管是以和平手段改造还是以武力实现政权更迭。如今在和平改造手段基本行不通的背景下,美国通过强制手段逼迫现有政权下台、甚至武力铲除现政权。因此,未来美伊两国围绕伊朗伊斯兰政权存废问题还将相互斗争。

    其次,从中东区域政治而言,美国未来仍会扛起中东反伊朗大旗,教唆中东盟友如沙特、以色列等盟友制造对立摩擦,在伊朗周边区域多个方向分散伊朗注意力,使其捉襟见肘。此次美伊关系一系列恶化事件实质上是特朗普政府新一阶段对伊举措,意在使伊朗切身感受到美国在波斯湾地区的军事存在感,迫使伊朗放缓其在中东地区扩张势力范围的势头,尤其是要防范伊朗的实力超越与美国中东盟友体系所形成的平衡。

    再次,从美伊两国国家根本利益而言,美伊安全关系的结构性矛盾在近期不太可能实现和解。美国近期多次在波斯湾上演“兵临城下”的戏份,就是要体现美国对伊朗的强硬态度。美伊双方相继退出伊朗核协议之后,两国军事摩擦僵局在近期内将一直持续,一旦双方出现战略误判,跌入战争的风险将攀升。

    最后,特朗普政府在处理美伊关系与处理其他国际问题时的方式几乎如出一辙,就是先带头打破规则,然后再制定新规则,即所谓的“先破后立”。在伊朗问题上,特朗普政府一手推翻前任奥巴马政府对伊“孤立制裁”政策,确立“极限施压”政策。特朗普事实上是希望通过“极限施压”等强制手段在处理伊朗问题上取得突破性进展,迎合美国反伊情绪,收获更多选民的支持并为2020年连任做好政绩准备。所以,特朗普完全推翻奥巴马时期对伊政策后,至形成一套新的政策体系前,必须要主动探明伊朗的“红线”在哪里。虽然美伊综合国力对比悬殊,一旦美国“试探”伊朗红线过火,仍不排除伊朗“兔子急了还咬人”的情况发生。

    第二,基于美国对伊使用武力的不情愿,未来美伊之间爆发大规模军事冲突、全面战争甚至核战争的几率几乎为零(但不排除小规模军事摩擦频发)。

    中东向来就是大国间竞争的角斗场,但同时也是名副其实的“帝国埋葬场”。

    首先,从美国国内经济而言,经历了数次中东战争后,美国被卷入战争财务黑洞。美伊战争所需要的费用对于财大气粗的美国经济而言仍然是一笔承受不起的天文数字。以特朗普“美国优先”的唯利是图价值取向而言,美国不太可能采取强制武力手段打击伊朗。

    其次,从世界经济而言,美伊两国的战争可以说是两个同盟体系间的战争,即美国及中东盟友体系与伊朗及什叶派反美体系。美伊开战后,几乎所有中东国家都将卷入战争,局势将不受美国控制。全球石油市场将随着美伊开战土崩瓦解,整个世界经济将遭受又一波重创。
    最重要的是,从美伊军事实力及部署而言,自特朗普政府上台奠定大国竞争的国家战略主线以来,美国同时开展与俄罗斯、中国的军事战线,已经“捉襟见肘”。美国在中东重新开辟战线将使军事严重分散,美国不能集中力量“逐个击破”,最后将“一事无成”。美国对伊朗这样的中等国家动武,一旦不能使其快速屈服,将陷入消耗战、持久战,伊朗将变成下一个“阿富汗”、“伊拉克”。即使开战后美国获得“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胜利,最后也仍将落魄而归。

    因此,笔者认为美伊近期一系列“战争预警”确有擦枪走火的风险,但大概率是特朗普政府“以压促边”、“以武促谈”的张扬声势之举。特朗普政府更多的是想通过武力威逼这种“雷声大,雨点小”的恫吓方式将伊朗逼回核协议谈判桌,使其接受美国更加咄咄逼人的条件。

    文章内容不代表大国策智库观点。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17 The Statecraft Institution, Beijing,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