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智库研究 > 国际战略

孙海潮:民粹主义浪潮对国际关系的冲击及发展趋势

来源:大国策智库   作者:孙海潮      2019-08-12
    【导语】鲍里斯•约翰逊就任英国首相,特朗普第一时间表示祝贺。虽然各国的民族主义政党领导人当选的条件各不相同,执政风格各不相同,但由于人数众多,民粹主义俨然已形成一种国际气候,使多边主义明显受到损害。但民粹主义远没有普遍化和同质化。各国民粹主义所处环境和政治与经济诉求各不相同,难以共举同一面旗帜,仍是一盘散沙的游戏。

    7月24日,特蕾莎·梅从含泪宣布将辞去首相职务,到终于“无官一身轻”地微笑着离开唐宁街10号,鲍里斯•约翰逊则在女王“想不到现在还有人想当首相”的质疑声中接过任命书,“夙愿得偿”。在就任首相后的首次国会讲话中,约翰逊发誓要使英国成为地表上最强国家,首先是使英国到2050年成为欧洲最繁荣经济体。现在距2050年还有31年,届时这位首相大人身居何处连他本人恐怕都说不清楚。好大一张饼!好一个“英国优先论”者!

    约翰逊最先接触的自然是意气相投的美国总统特朗普。早就预言约翰逊将是一个好首相的特朗普通完话后,因为“谈的很好”,更是不吝赞美之辞,称之为“好小伙”,“朋友”,“超级首相”,“英国早就需要他了”。特朗普的反欧立场是约翰逊执行“硬脱欧”政策的强有力支持,还允诺英国脱欧后与英签署“优厚的贸易协议”,使双边贸易规模增长3-5倍。欧洲舆论指出,约翰逊就任英国首相使世界“民粹主义阵营”更加膨胀。

    一般认为,民粹主义浪潮始于2016年6月的英国脱欧公投,此后如雪崩般在西方民主阵营国家蔓延,随后便是2016年11月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进而使这一浪潮达到高潮。从特朗普到约翰逊,与巴西总统博索纳罗、意大利副总理萨尔维尼一起,使极右翼阵营迅速壮大。反体制甚至民粹主义的领导人俱乐部队伍在扩大,世界外交大幅度右转,对多边主义和国际合作造成的负面影响持续扩大。俄罗斯由于美国和北约步步进逼而不得不强硬立场捍卫国家利益,欧美舆论把普京总统也归于民粹主义。

    G20国家中近半数总体上执行与特朗普相近的对外政策,且多数是特朗普上台后当选执政的。英国巴西意大利澳大利亚印度土耳其沙特均属于此列。约翰逊的极端反欧立场和极端民族主义立场,都应被纳入极右翼阵营。波兰匈牙利罗马尼亚等国则在欧盟内部组成捍卫本国利益集团。

    虽然各国的民族主义政党领导人当选的条件各不相同,执政风格各不相同,但由于人数众多,俨然已形成一种国际气候。共同点是民粹主义风格而且代表了一种普遍的现象。

    美国、英国、意大利等西方大国选民做出的政治选择都是反对外来移民和民族利益至上,根源是不平等现象增加,民众被抛弃感上升。专家治国论被彻底抛弃,传统的精英竞选语言只会招致嫌弃和反感。极端政客的煽动性语言极具吸引力,再通过社会网络广泛传播。“美国优先”的口号被广泛引用,巴西优先、意大利优先、印度优先等等。

    民粹主义对双边关系的损害显而易见。特朗普认为世界各国特别是盟国“占尽了美国便宜”,必须做出补偿,美国几乎与所有国家才是最处于紧张状态。以邻为壑的结果是自己必然“为壑”。民粹主义在国际层面的表现,认为国际事务损害国家利益,国机构破坏国家利益和主权,从联合国和欧盟,国际条约和国际机构受到经常性攻击。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和伊朗全面核协议,1945年以来实行的多边主义成为第一个受害者,欧美战略盟友关系受到强烈冲击。

    但是,在看到民粹主义已成为国际关系中和一种普遍的重要现象,“系统性”上升的同时,也要看到这种现象远没有普遍化和同质化。

    反对全球化,反对国际组织,反对现有的国际机制,反对自由贸易等问题上很容易找到共同语言,但这些共同语言并不足以把他们结合在一起。他们更愿意强化边境和海关管理,提高关税,在国际事务中强调捍卫本国利益而不是进行国际合作。由于各国民粹主义所处环境和政治与经济诉求各不相同,故难以共组民粹主义与反体制联盟,或民族主义领导者联盟。虽然同属一个集团,但在一些问题上立场一致,在一些问题上却可能相互为敌。各自为战,无法团结。

    欧洲议会选举后,各国民族主义政党无法组成一个统一的议会党团,如在制裁俄罗斯问题上,有关国家的极右党派意见极难驻甚至相互对立,分裂状态明显。国家利益不一致,难以共举同一面旗帜,仍是一盘散沙的游戏。另外,民粹主义的武器主要是批评和煽动,执政能力有待考验。希腊极右政府有欧洲议会选举后下台,法国极右政党虽然在欧洲议会选举后成为第一大党,但政治前途并不看好。法国“黄背心”已成为有史以来为时最长影响最大的抗议运动,但其推出的候选名单在欧洲议会选举中得票率不及0.5%。

    特朗普和约翰逊都是自我中心主义者,利益诉求并非完全吻合。两人都声称要重建美英特殊关系,使之“成为自里根和撒切尔之后最紧密的伙伴关系”。约翰逊对世界的看法与特朗普接近,立场明显亲美,忠诚于跨大西洋关系。两人既属右派又属民粹,都反对传统的政治正确,反对权势集团,性格相像且相互欣赏,是真正的“意识形态兄弟”。特朗普称约翰逊为“英国的特朗普”。

    约翰逊主要是在脱欧即对待欧盟问题上显示出民粹主义和极端立场,英国是自由贸易的创始国和积极推动者,约翰逊作为保守党领袖,不会背离这一传统。因而即使与特朗普具有诸多共同点,但跻身“非自由俱乐部”也不会如鱼得水。在反气变、伊朗核问题、自由贸易、多边主义等问题上,约翰逊的立场都要比特朗普“温和”。双方虽然互称忠实盟友,但并非完全志同道合。特朗普当选前,时任伦敦市长的约翰逊曾说不到纽约有的地方去,以免与之不期而遇。约翰逊曾以英国外相身份专程劝说特朗普切勿退出伊核协议,碰壁而归。英国按照美意愿扣押伊朗油轮,伊以牙还牙,难题留给约翰逊。特朗普口无遮拦地攻击民主党非洲裔女议员,亦为反对“政治正确”的约翰逊所不为。

    有关英国脱欧后美国将与之商签“更具雄心”的贸易协议一事,英国舆论都不看好,认为特朗普不会对英国让步,相反还会提高要价,重点将是压英国开放农业市场和医疗市场。美国要求太多太苛,难以达成协议。约翰逊领导的脱欧进程肯定与一样梅充满曲折,恐怕只能通过提前大选来摆脱困局,后果难料。英国脱欧是民粹主义导致的结果,“最强英国”的承诺极可能是“最乱英国”的结局。

    G7峰会将于8月在法国比亚利兹召开,届时还会有一场好戏。2018年的加拿大 G7峰会因特朗普拒绝签署会议公报而“完全失败”,2019年恐怕也好不到那里。特朗普与马克龙在几乎所有重大问题上都持相悖立场,在“数字税”问题上已呈互不相让态势。马克龙说“我要为天下先”,特朗普说“我拿法国葡萄酒是问”。

    特朗普“美国优先”政策并没有使美国更加强大,反使美国在全世界失信和国际关系失序。形形色色的民粹主义虽然只是一种“历史现象”,但不会很快消亡,对国际关系的影响还将继续,世界秩序之争未有穷期。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17 The Statecraft Institution, Beijing,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