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智库研究 > 国际战略

唐志超:伊朗核问题再度升温,海湾安全面临挑战

来源:大国策智库   作者:唐志超      2019-07-26
  随着2015年伊朗核协议(JCPOA)达成,美伊关系缓和,美部分取消对伊制裁,困扰地区多年的伊核问题终于告一段落。但是特朗普上台后,伊朗问题再度成为地区焦点,地区安全面临新的不确定性。

一、特朗普的对伊政策诉求更多

  自本世纪初以来,伊朗核问题就一直是中东地区的重大安全问题,严重影响全球核不扩散以及地区稳定。围绕伊核问题,伊朗与美国激烈交锋,地区局势持续紧张。美国不时以伊核问题对伊朗实施制裁,甚至动用武力相威胁。小布什政府时期,美以伊朗发展核武器和支持恐怖主义为借口,对伊持续高压。尤其是2005年内贾德就任总统后,伊朗重新启动浓缩铀计划,美伊关系更趋恶化。奥巴马政府时期,为了实施战略东移,全力聚焦中国及亚太,美决心缓和与伊朗关系,并同意与伊朗就核问题进行谈判。2015年7月,伊朗核协议(JCPOA)达成。随着伊核协议达成,美伊关系缓和,美部分取消对伊制裁,困扰地区多年的伊核问题终于告一段落。

  特朗普上台后,伊朗问题再度成为地区焦点。特朗普及其核心安全团队具有强烈反伊的意识形态,不仅严厉批评奥巴马的对伊政策,主张对伊重新采取强硬政策,认为伊核协议是“史上最糟糕的协议”。特朗普上台后,不仅退出了伊核协议,还重新恢复对伊施加严厉制裁。2018年5月8日,特朗普宣布退出伊核协议。8月,特朗普政府启动对伊第一轮制裁,重启对伊朗金融、金属、矿产、汽车等一系列非能源领域制裁。11月,美重启对伊朗的能源和银行等领域制裁,全面恢复了因伊核协议而解除的对伊制裁。不过,美国给予8个国家和地区(中国、日本、韩国、印度、土耳其、希腊、意大利以及中国台湾)从伊进口石油暂时豁免,要求其在6个月期限内逐步减少从伊进口。2019年4月,特朗普宣布将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列为“恐怖组织”。5月,特朗普政府正式对伊实施“零石油”出口制裁,取消之前给予的制裁豁免权,同时宣布针对伊朗钢铁、铝及铜等金属行业实施制裁。6月,特朗普又下令对伊朗石化企业实施制裁。被制裁的波斯湾石化工业公司和39家子公司控制着伊朗40%的石油化工产能,并负责伊朗50%的石化产品出口。

  在核问题上,特朗普立场严重倒退。在他看来,奥巴马与伊朗达成的协议存在三大严重缺陷:允许伊朗保留浓缩铀能力;未能实施严厉监督;协议15年期满后,伊朗核发展将失去约束。为此他废弃了核协议,要求重新谈判。与奥巴马承认伊拥有和平利用核能权利和允许伊开展浓缩铀不同,特朗普根本排斥伊朗核发展权利。除了核问题外,特朗普政府还提出了伊朗发展弹道导弹、 “搞地区扩张”等两大罪状。

  因此,奥巴马政府时期,伊朗问题主要是伊核问题。而当前伊朗问题则是一个更广泛的议题,伊核问题只是伊朗问题的一个主要部分,因此特朗普对伊政策诉求也更多,目标也更高。与奥巴马政府“遏制为辅,接触为主”的对伊政策相比,特朗普政府对伊政策重回小布什时期的强硬路线,遏制成为对策主线。在遏制伊朗问题上,特朗普采取的是多管齐下的策略。首先是加大制裁,阻止石油出口,对伊实施极限施压;其次是联手以色列、沙特和阿联酋等国,建立“中东战略联盟”,重建奥巴马时期已瓦解的地区反伊联盟。第三是主动出击,在地区范围内遏制伊朗的“地区扩张行径”,尤其是在叙利亚、也门、黎巴嫩、伊拉克四国。最后,对伊施加军事威胁。

二、直接冲突风险加大

  由于美对伊采取“极限施压”政策,并联合地区盟友加紧围堵,导致地区局势持续升级,双方爆发直接军事冲突的风险在增大。针对美威胁,伊朗采取多样反击措施:威胁关闭霍尔木兹海峡;将驻当地美军列为“恐怖组织”;宣布部分暂停履行伊核协议;寻找多途径规避出口制裁;加强对其地区盟友的支持;举行军演,宣示力量。2019年5月8日,伊朗宣布暂停履行部分伊核协议,将暂停出售多于300公斤部分的浓缩铀和生产出的130吨之上部分的重水。5月13日,沙特两艘油轮、挪威一艘油轮和阿联酋一艘货船在阿联酋附近海岸遭袭击。美随后宣布向海湾派遣航母战斗群。特朗普总统同意增兵1500人。6月13日,又有两艘油轮在阿曼湾遭袭。6月17日,伊朗宣布将不再遵守伊核协议中针对浓缩铀存量的限制,将在6月27日前突破低浓度浓缩铀300公斤的存量上限。为此,美国国防部宣布再向中东增兵1000人。6月20日,伊朗在霍尔木兹海峡上空击落一架美军无人机。美方则以网络攻击加以还击。随着美开始向海湾调兵遣将,地区局势骤然紧张。国际社会对霍尔木兹海峡遭封锁引发国际能源危机以及美伊之间爆发军事冲突的担忧日益增大。

三、特朗普进退两难

  目前,虽然美伊双方都公开强调不愿发生战争,但由于双方都采取威吓和边缘政策路线,并不能排除发生擦枪走火,爆发军事冲突的可能性。当前特朗普政府进退两难。特朗普的伊朗政策与其全球战略以及中东政策有着内在的矛盾。从全球战略讲,特朗普不愿在伊朗身上耗费资源,不愿与伊爆发战争,希望聚焦于与中俄的大国战略竞争。从地区战略看,特朗普的中东政策基本导向仍是战略收缩,不愿继续深陷中东泥潭。但是,出于意识形态、地区利益以及地区盟友的幕后推动,特朗普很难改变其对伊政策。特朗普希望通过采取极限施压,最终迫使伊朗让步,实现不战而屈人之兵。而因对伊强硬并引发战争,导致美再次陷入中东,这是特朗普不愿看到的。这也是特朗普对无人机事件上选择放弃动武的主要考虑。

四、伊朗问题难以缓解

  不过,事情的发展可能不因特朗普的个人意愿而发生转移。博尔顿等美国内鹰派的鼓动、沙特和以色列的竭力怂恿,以及伊朗采取的反制和报复措施,这些都不是特朗普所能完全左右的。总体上,特朗普任内,伊朗问题将难以得到缓解,由此将对地区局势、全球石油市场稳定、国际核不扩散进程、以及美俄、美中关系产生重大影响。

  原文来自语言大学国别和区域研究院《国别和区域研究简报》2019年6月第一期。经授权发布。

  文章内容不代表大国策智库观点。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17 The Statecraft Institution, Beijing,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