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智库研究 > 国际战略

于洪君:睦邻友好与合作发展是中华民族与南亚东南亚各国人民的共同选择

来源:大国策智库   作者:于洪君      2019-07-03
  超越社会制度差异,超越意识形态分歧,超越经济发展鸿沟,超越地缘政治纷争,共同开拓和平发展之路,共同谋划合作共赢之道,面对时代风云变幻勇于并善于共克时艰,在同舟共济中走向命运与共的美好未来,这是中国人民和南亚东南亚各国人民的根本诉求,也是我们今后相当长一个历史时期的最大利益所在。

  很高兴能够应邀来到昆明,参加第七届中国—南亚东南亚智库论坛,与各位同行共同探讨“心手相连、命运共同—中国与南亚东南亚命运共同体建设”这一紧贴时代变革潮流与世界发展大势的重大话题。

  不久前,有两场举世关注的多边外交活动在北京隆重举行。这就是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和首届亚洲文明对话大会。这两场特别重大并且非常成功的多边外交盛举,一方面展示了中国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坚持打开国门搞建设,与世界同行,与时代同步的基本国策;另一方面昭告了中华民族倡导并践行新型文明观,与亚洲各国深化文明交流与互鉴,共同走向美美与共的美好未来的崇高意愿。

  这两场多边外交活动的成功举办,有助于进一步扩大中国与南亚东南亚各国“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国际合作,有助于提高各国间政策沟通与政治互信、人文交流与民心相通、机制协调与标准对接等各方面工作的质量和水平,有助于持续扩大相互间基础设施建设和商务合作的规模与范围,有助于强化中国与南亚东南亚国家经济建设、社会发展、文明升级的现代化发展进程与速度。总而言之,这两场重大的多边外交活动,为夯实中国与东南亚南亚各国睦邻友好关系,优化双边与多边务实合作,指明了前进方向、奋斗目标、主要任务与基本路径。

  众所周知,中国是一个国土广袤,边界漫长,所处地缘环境既较为优越同时又复杂多变的发展中大国。目前中国境内生活着56个民族、人口总数接近14亿,经济发展水平即GDP总量已连续多年稳居世界第二,外汇储备和货物贸易规模世界第一,对世界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即通常据说的增长贡献率,已经超过了30%,远远大于美欧日经济体贡献率之和。中国需要世界,世界也需要中国,作为当前国际关系深刻变革的主要特点,已经得到国际社会的广泛认可和认同。

  中国是一个独具特色、发展强劲,同时又将长期处于发展中状态的社会主义大国。源远流长的历史积淀与博大精深的文化传承,与集思广益且又群策群力的独特体制彼此助力,相得益彰,正在推动我们国家前所未有地接近于民族复兴的伟大目标,同时也前所未有地接近于世界舞台的中心。中国与包括周边国家在内的整个外部世界的交流与合作,因而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规模和水平。中国融入世界和世界进入中国的良性互动,已是不可改变的历史大势。中国通过不断加大改革开放力度深刻地改变自身,通过广泛持久地参与国际关系变革影响地缘政治格局重组和全球治理方向,也是当今时代不可阻挡的历史必然。

  中华民族和中国政府历来高度重视周边环境问题。同包括南亚东南亚国家在内的周边各国建立长期稳定、睦邻友好、务实合作的真诚伙伴关系,是我们的一贯立场和原则。上世纪50年代前期,新中国成立不久就与印度、缅甸共同提出了著名的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为推动建立二战后新型国际关系体系的建立,为开拓亚洲国家和平发展与安全合作新局面做出了独特贡献。虽然受变幻莫测的国际大环境和地区小环境影响,南亚东南亚两个地区的地缘政治关系错综复杂,我们在处理和发展相互关系方面,曾经有过挫折和教训,但历史地看,中国与南亚东南亚各国关系发展的总趋势是良好的,是持续向前的。

  南亚次大陆是当今世界地缘政治关系较为复杂,对中国乃至整个世界的和平发展都具有特殊意义的一个地区。这里拥有近千个历史起源不同、语言文化各异、生活习俗与宗教信仰千差万别的民族与部族,人口总量已近20亿大关。这里是人类文明的主要发祥地之一,是人类社会繁衍生息的重要摇蓝,也是充满社会活力、发展潜能较好、机遇并挑战长期并存的地区。中国与南亚各国的睦邻友好关系,新世纪以来也得到长足发展。在政治互信不断增强,高层交往日益密切的情况下,中国与南亚各国在经贸、投资、基建、人文等各领域的合作规模不断扩大。目前,中国与南亚各国的贸易额已超过1300亿美元。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国已成为中国在该地区的重要贸易伙伴。中印两国贸易额已经非常接近与中国同俄罗斯的贸易额。中巴、中巴阿、中缅、孟中印缅、中尼印等多条经济走廊已开工建设或纳入规划。作为“一带一路”“旗舰项目”的中巴经济走廊,正处于热火朝天的建设状态。中国与南亚区域合作组织即南亚联盟的联系与合作亦不断扩大。

  早在2010年,当全球经济还没有摆脱国际金融危机阴影时,世界银行等权威机构即对南亚经济走势做出乐观估计。实际情况也的确如此。包括世界第二人口大国印度在内,南亚经济已连续多年处于高速运行状态。由于各国普遍存在人口红利,国际制造业向该地区加速转移,外来投资加大和国内消费旺盛等因素相互叠加,南亚经济在2019年有望增长7.1%,印度增幅甚至可能达到7.3%。在“南亚速度”引起国际社会广泛关注的大背景下,中国与南亚各国拓展和深化务实合作势在必行。

  东南亚是当今世界经济发展相当活跃、对外联系非常广泛、在国际事务中的地位和作用持续上升的一个地区。目前中国与东盟国家的贸易额已经超过中美两国,双向投资总量已经超过2000亿美元。另据预测,到2035年时,东南亚地区的人口将达7.5亿,经济增速将达6%,GDP总体规模将超过7.8万亿美元。作为区域一体化发展楷模的东南亚国家联盟即东盟,在推动东南亚国家共同体建设、加强东南亚区域一体化方面将有更大作为,并将取得更多的经验和成果。

  1991年冷战结束不久,中国即与东盟开启了对话进程,揭开了中国与东南亚各国合作发展的新篇章。1996年,中国成为东盟全面对话伙伴国,中国与东南亚各国的睦邻友好与务实合作进入新阶段。1997年,双方确定要共同建设面向21世纪的睦邻互信伙伴关系,并于2002年签署《全面经济合作框架协议》。2003年,双方决定建立面向和平与繁荣的战略伙伴关系,中国作为域外国家率先加入《东南亚友好合作条约》。2004年,中国与东盟签署争端解决机制协议,期待已久的中国—东盟自贸区于2010年如期建成。当时,双方共同宣布了扩大和深化合作的一系列重大举措,发表了关于中国—东盟可持续发展领导人联合声明。2013年,中国提出与东盟共同营造战略伙伴关系“钻石十年”新构想,同时提出打造双方自贸区升级版等一系列新建议,其中包括“2+7合作框架”新主张,即在深化战略互信、聚集经济发展两大共识基础上,推进政治、经贸、互联互通、金融、海上、安全、人文七大领域合作。也就在这一年,习近平主席在雅加达发出了中国与东盟加强海上合作,共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重大倡议,受到东南亚的普遍欢迎和支持。中国与东盟各国的睦邻友好与务实合作,从此进入更加广阔的新境界。中国与东盟国家的经贸总额,目前超过5878亿美元。中国对东盟地区累计投资达890.1亿美元,东盟对华累计投资额达1167亿美元,双向投资存量15年间增长22倍。基础设施建设和园区项目建设取得许多新成果。

  当然,从发展角度看,中国与南亚东南亚各国都不同程度地存在经济结构不完善、区域发展不平衡、社会保障不如意、科技文化落后于发达国家,扶贫解困任重而道远等共同性问题。

  从安全角度看,我们都面临着传统安全与非传统安全相互交织造成的共同压力。历史遗留的领土主权纠纷在许多国家之间长期存在,内部矛盾长期积累与外部势力恣意插手引发的冲突此起彼伏。我们不仅背负强权政治和冷战思维的沉重包袱,同时也面临恐怖主义、分裂主义和极端主义的现实威胁。

  从外部环境看,美国不久前正式提出军事结盟色彩异常浓郁的印太战略,试图勾联某些国家,打造围堵中国的政治军事同盟体系,冲击和干扰中国与南亚东南亚各国区域合作进程,为我们携手共建南亚东南亚发展共同体、安全共同体、责任共同体,最终走向命运共同体,增加了变数和难度。我们应在不断研究新问题、不断寻求新对策的过程中,制定并不断完善符合本地区各国共同理念、共同利益和共同目标的合作方式,实行即适应时代挑战又符合本地区实际利益的印太政策与策略。

  正是由于世界多极化在曲折发展,经济全球化仍起伏不定,安全格局的设计路径不一,我们与南亚东南亚各国面临的共同问题、共同挑战才彼此类同,紧密交织;共同诉求与共同愿景才高度契合,相互融通。我们的发展道路个性化、治理模式差异化、社会文化多样化才需要彼此牵动,相互策应。可以说,超越社会制度差异,超越意识形态分歧,超越经济发展鸿沟,超越地缘政治纷争,共同开拓和平发展之路,共同谋划合作共赢之道,面对时代风云变幻勇于并善于共克时艰,在同舟共济中走向命运与共的美好未来,这是中国人民和南亚东南亚各国人民的根本诉求,也是我们今后相当长一个历史时期的最大利益所在。

  实践证明并将继续证明,中国与南亚东南亚国家在“一带一路”框架下开展更高标准与更高质量、更大规模与更大效益的“一带一路”务实合作,前景无限广阔。这是因为,一方面,通过“一带一路”国际合作,中国与南亚东南亚各国已经建成了一大批高质量、高标准的基础设施项目和民生工程,有力地带动和促进了本地区的现代化进程;另一方面,“一带一路”国际合作为我们走向共同进步和持久繁荣,提供了强有力的思想引领和行动指南,这就是相互联动、互利共赢的发展观,义利兼顾、以义为先的合作观,休戚与共、统筹兼顾的安全观与开放包容、互学互鉴的文明观。新的发展观、合作观和文明观,为我们相向而行、共谋发展、携手并肩、和衷共济开拓了前所未有的新思路和新视野。

  我们确信,在全面开展更高质量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的过程中,中国和南亚东南亚各国一定会加大投入,力排干扰,砥励前行;一定会在加强政策沟通、拓展设施联通、力保贸易畅通、推动资金融通、深化民心相通等方面取得更多突破;一定能够在发展思路、机制体制、政策法规的相互对接方面,开辟出不同文明互学互鉴的新路径;一定能够创造出命运与共的地区合作新范式,为打造全人类的命运共同体,积累更多的成果与经验。

  (本文为作者在第七届中国—南亚东南亚智库论坛上的发言稿)


  文章内容不代表大国策智库观点。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17 The Statecraft Institution, Beijing,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