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智库研究 > 国际战略

大阪G20 | 胡键:世界需要一个“吉尔伽美什计划”

来源:大国策智库   作者:胡键      2019-06-27
  随着全球不安定因素的逐渐增多,二十国集团峰会的重要议题就是讨论世界如何应对危机的问题。当前世界面临的挑战不仅有传统安全问题,还有各种非传统安全问题,尤其是贸易保护主义、科技霸凌主义所引发的外交对抗和外交讹诈,不仅使世界经济严重受挫,而且也成了国际政治不稳定的因素。全球化进程所遭遇的震荡,正在打破战后以来甚至是冷战结束以来建立的一系列国际规制,以至于不少人在问:世界将走向何方?对此,笔者认为,当前危机需要一个“吉尔伽美什计划”。

  我们不得不承认,世界正面临着一场危机,一场有可能导致世界灭亡的危机:某些大国领导人的道德沦丧、技术的迅猛发展超出了哲学社会科学的思想规制,以及各种亚政治行为体(如恐怖组织、邪教组织等)对主流社会的进攻……诸如此类都有可能把世界引向纷乱和战争。这些问题对世界这个人类的整体机体而言,就如各种病毒、疾病对活生生的人的机体一样。在众多病毒的感染下,人从出生开始就注定走向死亡。人能否避免死亡或者说人能否战胜死亡?东方专制者寻找仙药以求长生不老。而两河文明则有一个英雄传说:乌鲁克的国王苏美尔人吉尔迦美什英勇善战,无人能敌。有一天,他的好友恩基杜去世,他守候在好友的遗体边上,直到有一天蛆虫从遗体的鼻孔中钻出来。他看到这一幕十分惊恐,于是下决心要战胜死亡。他踏上旅途前往世界的尽头,沿途击败了狮子、与蝎人作战,并找到路径进入阴间地府。在阴间,他打碎了几个岩石巨人,遇见阴间的摆渡人乌夏纳比,最后找到了经历巴比伦大洪水仍幸存的乌特纳比西丁。然而,吉尔迦美什的一切努力最终仍然失败了。虽然一样无法避免死亡,但他却获得了更多的智慧。二十国集团峰会的重要议题就是讨论世界如何应对危机的问题。当前世界面临的挑战不仅有传统安全问题,而且更多的是各种非传统安全问题。不确定、不稳定的因素在增多,国际社会的风险也在不断上升。尤其是贸易保护主义、科技霸凌主义所引发的外交对抗和外交讹诈,不仅使世界经济严重受挫,而且也成了国际政治不稳定的因素。全球化进程所遭遇的震荡,正在打破战后以来甚至是冷战结束以来建立的一系列国际规制,以至于不少人在问:世界将走向何方?因此,当前的世界危机也需要一个“吉尔伽美什计划”。

  二十国集团大阪峰会的主题之一就是应对世界一切危机。那么,大阪峰会是否能成为挽救现有国际体系和世界秩序的“吉尔伽美什计划”?这取决于以下几个因素:

  第一,中美元首能否见面?如果中美两国元首不见面,那么这对中美两国乃至整个世界来说都可能是一种危险的信号。好在特朗普不仅善于用推特来传递信息,也一直喜欢用电话的方式来加强与中国领导人的沟通。2018年,特朗普与习近平主席曾通过四次电话,就两国关系和有关热点问题交换了看法,尤其是2018年11月1日的那次电话沟通,成功地促成了两国领导人在二十国集团南美峰会上的会晤,并且还达成了某些共识,对缓和“高烧不退”的中美贸易摩擦起到了“灭火降温”的作用。就在习近平主席访朝前夕,距离上一通电话时隔半年后,特朗普也终于按捺不住而与习近平主席再次通了电话。虽然中美贸易摩擦的前景未卜,但这显然是一个利好消息,至少一个电话就把故事托起不少。

  第二,中美元首见面能否达成某种共识?中美元首见面是一回事,但见面能否达成共识是另一回事。如果见面又能够达成共识,那就是皆大欢喜。然而,中美贸易问题实属“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尤其是自今年五月份以来,双方一直处于“针尖对麦芒”的状态,试图通过元首间的一次会晤就能彻底解决问题,这显然是不现实的。三方有可能会通过这次会晤缓和两国剑拔弩张的态势,甚至也会像上次峰会一样确定一个达成协议的期限。但是,这并不排除双方依然在旧有的问题上纠缠,都不愿意在各自的国家利益上做出任何妥协。这将会使中美双方都陷入糟糕的境地,而日本作为峰会的东道主可能也会处于尴尬的地位。

  第三,若中美元首真的谈不拢,大阪峰会能不能就中美贸易争端的缓和作出某种安排呢?我一直相信“柳暗花明又一村”。尽管大国的竞争难以避免,但合作是大势所趋。虽然二十国集团并不直接讨论中美关系问题,但它要讨论全球治理问题。问题的关键就在于,在中美两国难以弥合当前隔阂的情况下,全球治理的既有机制难以为继。例如,特朗普的“退群效应”显示就是要对全球治理的规则进行重新“签约”,甚至是重新制定游戏规则,包括联合国的相关机制、世界贸易组织等,通过与各国单独谈判附加美国的独特“元素”到每个与美国重新签署的贸易协定之中,从而构建起由一个个单独的协议组成的全新的国际贸易体系,从而达到“屏蔽”中国的目的。相反,中国则坚决维护既有的国际贸易体系乃至整个国际体系。虽然,中国也承认既有的国际体系存在着不公平、不公正的情形,但中国主张在维护的前提下进行改革。中美在这一问题上对冲的焦点是什么呢?是成本谁负、收益谁大的问题。美国认为它付出了最大的成本而中国却是最大受益者,从而导致产生了商人必有的“受损”心理。这种心理的不断放大,促发了当前中美关系在结构上、制度上、价值上的合力冲突。然而,“日子总要过下去”,这是夫妻吵架最后的结论,除非真要离婚,那就不过了。中美之间真要脱钩吗?就双方各自的利益而言,双方领导人都不主张脱钩,世界经济也不希望中美脱钩。一旦脱钩,这对中美两国和整个世界来说都是灾难。因此,大阪举行的二十国集团峰会在一定意义上就是一个特殊的“吉尔迦美什计划”。或许,这个计划并不能彻底战胜当前的世界危机,但这个计划很有可能让世界获得处理危机的智慧,以缓和中美在贸易关系上的紧张态势。

  第四,大阪峰会对日本意味着什么?中美两国民众乃至整个世界都相信中美两国不可能通过一次会晤而在贸易关系问题上“毕其功于一役”,也不相信全球治理体系能够在短期内得到全新的塑造。但是,日本毕竟是会议的东道主,只要中美两国元首都参加会议,那么日本就可以通过组织会议而得到50分的外交成绩;如果中美两国元首成功实现会晤且就双边贸易关系取得了某种共识,从而缓解贸易摩擦的紧张局面,给专业部门的谈判提供空间,那么日本就可以因这次会议获得超乎想象的外交高分。当然,如果中美两国元首会晤没有取得实质性进展,甚而两国贸易摩擦问题依然如故;但如果日本作为东道主在会议议程设置上包含了对这个问题的危机管控,以多边会议的形式来确保全球治理依然相对有序,必定也会为全球经济注入一定的信心,那么,日本依然会因此而获得比较高的外交分数。

  第五,中美贸易关系相互之间还要打“牌”吗?若中美元首都如期参加大阪峰会,是否意味着双方在寻找制衡对方的“牌”呢?有学者认为,中国领导人在大阪峰会之前访问朝鲜,是在“打朝鲜牌”,而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峰会前访问伊朗,是在为特朗普做美伊之间的中间人。当然,这是很有想象力的推测。但是,笔者认为,中美之间根本不是“牌”的问题,而是对话平台的问题。由于此前双方都拉下了脸,都缺乏“下台阶”的机会,因此只有在多边平台上寻找对话机会,若还是用“牌”来制衡对方,那么能够谈成的机会就很少。况且,在中美贸易关系上,朝鲜根本就够不上中国的“牌”,甚至在战略上朝鲜也很难说是中国制衡美国的“牌”,我反而更相信朝鲜是美国制衡中国的“牌”。特朗普之所以要寻找与中国能够对话的机会,还是因为“选战”的利益驱动。在对中国出口商品增收关税以后,受损最大的是中国,但跟着中国受损的则是使用中国商品的美国普通消费者,包括对中国华为的围堵,同样也会伤及美国的科技创新。这正说明了中美之间在利益上相互依存度非常高、相互嵌入度也非常深。因此,中美双方真的是“合则两利,斗则俱伤”。

  文章内容不代表大国策智库观点。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17 The Statecraft Institution, Beijing,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