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智库研究 > 国际战略

高东广:颠覆性技术助推战争形态新变化

来源:大国策智库   作者:高东广      2019-06-05
  以5G等为代表的颠覆性科技迅猛发展,引发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革命。在对新科技最为敏感的军事领域,颠覆性技术的应用将产生怎样的深刻影响?军事战略问题专家高东广为我们解析未来的新变化。

  近年来,以大数据为代表的颠覆性技术不断发展,其在军事领域的应用正在重塑未来战争的特征与形态,成为各国推进新军事革命的发力点。习近平主席高度重视颠覆性技术的发展,曾明确指出,谁牵住了科技创新的牛鼻子,谁走好了科技创新这步先手棋,谁就占领了先机、赢得优势。

  颠覆性技术影响下,现代战争正变得小型化、隐形化、多维化与全域化,制胜原则也正从“物质能量”转变为“信息优势”、从“超大集群”转向“精准快速打击”、 从“利器+平台”转向“体系集成”。亟待追踪、观察研究技术发展对军事战争进一步的影响,抓住机遇完善国防建设,以在未来战争中占据主动位置。

一、颠覆性技术在军事领域的重要性不断凸显

  随着互联网快速普及,信息技术与人类生产、生活不断融合,数据呈爆发增长、海量集聚的态势,这深刻影响着经济发展、社会治理与国民生活。全球不稳定加剧的新时代,以大数据为代表的颠覆性技术正在重塑未来的军事与战争形态。

  有哪些颠覆性技术正在影响着军事领域?2018年1月9日,美国《国防战略》杂志总结出了十大类,包括自主无人系统、高超声速技术、精确制导技术、新能源技术、防空反导技术、新概念武器(激光武器技术)、网络攻防作战技术、3D打印技术、新生物医学技术、全息训练技术等。

  一些发达国家正在积极运用颠覆性技术自主研发武器装备系统,例如机器人与其他自主武器系统,基于人脑的思维方式,具有全局意识,能够感知自身以及周围现实和虚拟事物与信息。该系统不仅能够了解其所处网络的其他节点,而且还能够攻击不属于其所在网络体系中的系统,具有自主交互的特点。

  以大数据为代表的颠覆性技术的发展及其在军事领域的应用,意味着智能化战争时代已经来临。其中,大数据被称为“新的石油能源”,而其他颠覆性技术则被视为新时代战争的助推器。几场高技术局部战争表明,在科技之光的映照下,克劳赛维茨所谓的“战场迷雾”日益趋于透明。

  颠覆性技术可谓一匹烈马,如果能够熟练驾驭、灵活运用它,从此在战场上将“一览众山小”。而如果忽视它,无法驾驭它,就只能看其他人翻身上马前行,自己陷入被动落后的状态。在未来战场上,可以说漠视颠覆性技术的应用就是漠视生命。

二、颠覆性技术对未来战争有三大影响

  在颠覆性技术的影响下,未来战争正在发生巨变,变得更小型化、隐形化、多维化和全域化。具体来说,颠覆性技术极大改变了未来战争的制胜原则,主要体现在三方面:

  一是由“物质能量”转变为“信息优势”。信息力正在成为决定战争走向的核心因素。“物质+能量”是传统作战制胜的主导性资源。冷兵器时代主要依靠人员、武术与刀枪剑戟的较量,热兵器时代主要依靠火药火力拼杀,到机械化时代依赖人与武器装备结合拼命,数百万士兵与武器投入到战场。

  随着颠覆性技术的发展与应用,战争的规模不断缩小,能否占据信息优势成为较量的关键。所谓“信息优势”制胜,即利用信息及相关技术来提升作战能力,依靠信息网络系统“聚能”,以增加新型作战力量,提升指挥效率与速率。只要占据了对敌人的信息优势,指挥员乃至战斗员就能够实时了解整个战场的情况,这基本上驱散了所谓的“战场迷雾”,高效指挥和精确打击成为可能。未来战争中,如果难以掌握大数据等信息,指挥官与作战人员将难以把握先机。

  二是由“超大集群”转向“精准快速打击”。传统的超大集群战往往致力于在心理上给对手极大震慑。例如,二战期间,交战双方上百万兵力交战的场面异常宏大。1939年至1945年,从欧洲到亚洲、从大西洋到太平洋,先后有61个国家和地区卷入战争。作战区域达2200万平方公里,战争中共死伤9000万余人。1944年,德国生产了39870架作战飞机、20700辆坦克、87000门火炮投入战场;苏联则生产了40300架飞机、28983辆坦克、122500门火炮。

  在颠覆性技术广泛运用的信息化时代,网络化部队的分散配置与态势感知共享正改变着作战形态,使兵家们历来想达成的作战中实现“精兵破敌”、“以快制胜”、“以快吃慢”目标更易实现。据统计,凭借强大的指挥控制系统,美军完成一个“发现-定位-瞄准-攻击-评估”打击链所需时间,在海湾战争时为100分钟,发展到伊拉克战争时缩短至30分钟以内,几乎是发现即被摧毁。

  在这个过程中,信息化战场愈发透明,往往依托“大数据”进行精心设计、精准策划、精确指挥。这其中的关键在于在大数据中挖掘出精确的信息,提炼出优质、高能的信息,以根据智慧信息进行科学决策。随着大数据、云计算与人工智能等技术的发展,越来越能挖掘出海量数据背后的作战规律,使作战运筹更加科学化、高效化与精准化,避免经验化、模糊化与盲目化。

  三是由“利器+平台”转向“体系集成”。不同于传统的“利器+平台”制胜模式,未来战争将转变为“体系集成”模式,通过信息先行与人机同步抢占先机。传统作战主要强调精兵利器,作战效能主要依托单个平台作战效果的累加。信息时代,作战主要素形成一个有机整体,武器作战效能的发挥主要依赖整个作战体系的支撑,即使武器平台再先进,只要脱离体系就难以发挥效能。

  分析科索沃战争与伊拉克战争,可以发现,南斯拉夫与伊拉克并非输在武器装备上,当时他们从苏联等引进了一些武器装备,并不是特别落后的。但是由于没有体系上的支撑,很多装备成了“瞎子、聋子”。而美军在强大的信息网络系统与预警系统支持下,通过实时获取精准信息,掌控者战场主动权。

  未来战争中,大数据、人工智能和量子通信等技术的发展,使智慧化指挥信息网络体系的建立成为可能。该体系能够有效控制数据源、数据链、数据网,通过信息的有效挖掘、处理及利用,可以占据智慧主导下的信息优势,达成对敌的精准攻击与破坏,实现高敌一招、快敌一步。此外,通过“云脑”将上述网络体系与分布式作战单元链接起来,将实现指挥与控制的一体化。届时将有大量无人机参与作战,人脑与机脑实现对接,物理与心理逐渐融合。随着更具智慧的机器人走上战场,人机协调将开启新的作战模式。

  文章内容不代表大国策智库观点。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17 The Statecraft Institution, Beijing,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