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智库研究 > 国际战略

林晓光:树欲静而风不止——朝鲜驻西班牙使馆被盗事件

来源:大国策智库   作者:林晓光      2019-05-09
  美朝河内峰会破局之后,朝鲜半岛形式虽然没有惊天动地的突发事件,但种种迹象却似乎在预示着山雨欲来风满楼,只等着那一道闪电、一声惊雷,节目危机的爆发,让全世界再一次为之目瞪口呆、无所适从。在一系列吊诡的事件中,朝鲜驻西班牙大使馆发生的盗窃事件最为扑朔迷离、令人不解。

一、使馆被盗  祸起萧墙

  据韩国媒体报道,朝鲜驻英国大使馆前公使太永浩表示,朝鲜驻西班牙大使馆一个月前被不明身份的人闯入,装有朝鲜核心暗号系统、用于翻译解读密电的电脑很可能已经失窃。所以近期朝鲜无法通过秘密电文召回驻中、俄等海外大使。

  太永浩在3月25日的博客中写到,“尽管世界各国媒体都报道了朝鲜驻西班牙大使馆遭闯入的事件,但朝方一个月来却一直保持沉默。从这一点来看,我想是不是入侵者盗走了朝鲜大使馆的核心机密电脑”。他表示“在朝鲜大使馆中,用来解读平壤与大使馆间电文暗号的电脑比人的性命都重要”,“虽然全世界所有国家的大使馆都通过通信用电脑接受本国发来的加密电文,但是朝鲜的特别暗号是任何一个西方情报机关都无法破解的‘抗日游击队式’的暗号”。太永浩介绍说“抗日游击队式的这一名字是中国共产党在抗日战争时发明的,共产党总部向地方党组织或国民党统治地区的党组织发送电报指示时,先送去很多小说,之后再发送加密电文。每个加密电文都以不同小说的页数和段落来进行解读”。他还表示“如果装有这个暗号系统的电脑落到美国联邦调查局(FBI)手里,对朝鲜来说也是一个非常重大的事件”,因为所有的密码都需要更换,“大概从原始文件开始需要全部替换,已经流出的朝鲜小说需要全部销毁,这期间平壤与所有朝鲜公馆间都无法使用密码通信”,“如果是朝鲜外交官,当大使馆被入侵,密码解读电脑被抢夺时,拼上性命也要去阻止;如果电脑被抢走,外交官也不可能有好下场”。太永浩表示,“不久前朝鲜为商讨确定对美国协商新策略,召集驻中国、俄罗斯和纽约的大使回国,但因为这一事件而无法通过电文向当地大使馆发送有关秘密事项”。  

  那么到底是什么人胆敢嵌入戒备森严的朝鲜驻外大使馆、盗窃密室里的电脑呢?一个自称为“自由朝鲜”的朝鲜人组织声称,对朝鲜驻西班牙大使馆电脑被盗负责,而且所盗取电脑里的资料已经转交给美国联邦情报局(FBI)之手。

  据韩国媒体介绍,2月22日(当地时间)侵入朝鲜驻西班牙大使馆的人属于反朝鲜的政治团体“自由朝鲜”的成员。请注意,这个时间正好是在美朝河内峰会之前。西班牙高级法院在事发一个多月后的3月26日(当地时间)发布调查结果表示,事发当日侵入朝鲜驻西班牙大使馆的反朝鲜团体“自由朝鲜”成员共有10人,居住在美国的韩裔墨西哥籍男子“Adrian Hong Chang(AHC)”、美国人“SR”和韩国人“WRL”是该团伙的头目。朝鲜问题专业媒体NK NEWS报道称,“AHC是一个主要在美国活动的人权运动家,经常使用Adrian Hong的名字”。父母都是墨西哥传教士的他还成立了一家名为“自由朝鲜(Liberty in North Korea·LiNK)”的非政府机构(NGO)。这些人自称“为解放朝鲜而进行活动的人权组织成员”,2017年曾以“千里马民防委”的名义首次曝光。该团体声称遭到暗杀的朝鲜金正男的长子金韩松正在他们的保护之下。西班牙高级法院的调查结果公布后,“自由朝鲜”于3月26日(当地时间)发表声明,宣称为入侵朝鲜驻西班牙大使馆的事件负责,承认“(盗窃后)与美国联邦调查局(FBI)接触并转交了资料”,但强调此事与任何国家的政府都没有关系。

  西班牙司法当局计划向美国提出引渡犯罪嫌疑人的申请。西班牙法院披露,“自由朝鲜”成员潜入朝鲜驻西班牙大使馆后,曾怂恿朝鲜大使馆负责人脱离朝鲜,但未能成功,可能在事前与希望脱北的朝鲜大使馆相关人员有过接触。美联社报道称,“自由朝鲜”成员“劝说担任朝鲜大使馆经济参事的外交官苏允锡(音,So Yun Sok)脱北,遭到拒绝后塞住了此人的嘴”,并将其他使馆工作人员在会议室关了一个小时左右,其中三人将大使馆负责人带到地下室进行威胁,声称“我们是为了朝鲜的解放而工作的人权组织成员,希望你能够脱北”,但这位负责人坚称自己不会背叛朝鲜,于是该团伙用黑色袋子套住了他的脑袋。几个小时后,该团伙带走了使馆的两台电脑、两个硬盘和一部手机等物品,在当天下午9点40分左右分别开着三辆大使馆的汽车离去。法官表示,被拿走的硬盘中存有机密信息。Adrian Hong Chang在事后前往葡萄牙里斯本,并于五天后的2月27日、即河内朝美首脑会谈的当天,在纽约与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的人进行接触。

  西班牙法院认为,AHC这是为了把团伙从朝鲜大使馆拿走的情报资料和相关消息提供给美国联邦调查局(FBI)。西班牙媒体报道,“已经确认了身份的所有嫌疑人在事发后都去往了美国”。袭击事件嫌疑人与美国FBI进行接触的消息曝光,成为影响朝美关系的一个负面因素。美国国务院副发言人罗伯特·帕拉迪诺3月26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美国政府与这起事件无关”。“自由朝鲜”当日在官网上发消息主张,自己的行为并非“袭击(attack)”,而是“为应对马德里大使馆内的紧急情况而作出的反应(respond)”,“我们受到了大使馆的邀请,并没有发生所谓的打劫”,强调“此事与任何国家的政府都没有关系,与河内首脑会谈也完全无关” 。据有关消息人士向NK NEWS透露,2月22日袭击马德里朝鲜大使馆的10名嫌疑人中,“至少有两名嫌疑人在袭击朝鲜大使馆之前与CIA相关人士有过接触”,“但没有证据证明CIA曾为这起袭击事件提供了资金支持或者直接介入了这起袭击”。这位消息人士还推测,朝鲜大使馆受袭前后,韩国驻西班牙大使馆在一定程度上也应该了解相关情况。因为韩国政府一直对朝鲜人的海外活动进行密切监视,不大可能忽视主导这起袭击事件的嫌疑人Adrian Hong Chang的动向。NK NEWS还特别指出,事实并非像反朝鲜团体“自由朝鲜”所宣称的那样,在袭击朝鲜大使馆时“没有殴打过任何人”,而是在袭击过程中使用了相当严重的暴力手段,导致至少有一名大使馆工作人员严重受伤,并在使馆内接受了治疗 。

二、美国是否与朝驻西使馆遇袭有关? 西法官称嫌犯将情报交给FBI

  英国《卫报》网站3月26日援引西班牙《国家报》的报道称,西班牙法院最新公布的法庭文件显示,一个10人团伙制造了此次袭击,其中一名墨西哥籍嫌犯还假扮使馆工作人员,阻止警方进入使馆调查。作案后,嫌犯全部逃往美国并将所窃取的信息分享给了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美国政府已否认与此案有关。

  西班牙高等法院法官何塞·德拉马塔(José de la Mata)在一份14页报告中详细地介绍了这一事件的情况。10人犯罪团伙花费数日时间完成准备工作的情况,他们的作案凶器包括刀具和假枪;介绍了神秘入侵者上月突袭朝鲜驻马德里大使馆、骗过了西班牙警察,又在潜逃后将所窃取的情报交给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的情况。西班牙警察在案发期间接到报警后即前往朝鲜使馆,但是被伪装成朝鲜外交官的墨西哥公民洪昌(音)挡在院门外。洪昌身穿老式夹克前去应门,让警察相信自己是朝鲜高级外交官,洪昌告诉警察使馆院内一切正常。数小时后,得手后的洪昌前往葡萄牙里斯本,然后搭乘飞往纽约的航班,并于5天后联系并与美国情报部门——联邦调查局(FBI)见面。

  西班牙法院最新公布的法庭文件显示,该团伙在袭击前数天抵达西班牙首都马德里做准备工作。袭击行动的领导人、墨西哥籍美国居民洪昌(音译,Adrian Hong Chang,也有翻译成—张洪)购置了刀具、六支假枪、枪套、面罩、火把、脚镣、手铐等工具,其他嫌犯在当地五金店购买了铁撬、剪刀、33捆胶带、钳子和梯子。2月22日下午4点半,作案团伙抵达朝鲜使馆,洪昌要求与使馆负责经贸的外交官面谈。洪昌此前曾扮做商人,与该外交官见过面。使馆开门后,嫌犯手持刀具、假枪和铁撬闯入使馆,将使馆工作人员拷上。负责经贸事务的主管被拖到地下室,嫌犯试图强迫其叛逃,但未能成功。在此期间,一名女性工作人员跳窗逃脱并在逃跑时受伤,路人看见受伤女子后立即报警。当警方抵达朝鲜使馆时,洪昌假扮朝鲜外交高官在使馆门口与警方周旋,坚称一切正常并要求警方离开。警方撤离后,嫌犯继续审问使馆工作人员,最终在窃走包括硬盘、电脑、闪存、手机在内的使馆设备后逃离现场。从抵达到撤离,该团伙在使馆停留了近五个小时。晚上9点半左右,大部分嫌犯乘坐两辆使馆车辆撤离,洪昌与另外三人从其他出口离开。随后10人分为四组,分别乘飞机前往葡萄牙里斯本,再从里斯本前往纽约。

  西班牙当局已确认了其中七人的身份,除洪昌外,还包括美国和韩国公民。法庭文件显示,作案团伙来自一个自称目的为“解放朝鲜”的地下组织。周二晚,名为“千里马民防”的脱北者组织在网站发布公告,宣布对使馆事件负责。但该组织否认其行动为袭击,称组织成员是“受邀”前往朝鲜使馆,在行动中没有殴打任何人,此事也与任何政府无关。西班牙法官马塔指出,朝鲜使馆遇袭五天后,洪昌与FBI取得联系,以把窃得的资料交给FBI。“千里马民防”在声明中称该组织已“自愿”将部分信息分享给FBI,但是在“FBI的要求下,并非我们主动”。美国联邦调查局拒绝就这位西班牙法官在报告中的具体指称置评,该局表示,“标准惯例是对调查的存在既不证实也不否认”。但联邦调查局的一位发言人表示,“与我们的西班牙执法伙伴有着密切的合作关系,重点是信息共享和围绕互相协助事宜的常规合作”。

  美国务院发言人帕拉迪诺则强调美国政府没有参与朝鲜使馆遇袭事件,“美国呼吁对所有使馆的保护”。由于朝鲜使馆遇袭事件发生在2月27日的第二次朝美首脑峰会之前。西班牙当局曾怀疑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参与此案,以获取有利于谈判的机密文件。西班牙国家情报中心一直对该事件展开调查,据西班牙警方以及西班牙国家情报局(CNI)消息人士透露,部分袭击者与美国中央情报局(CIA)有关,当时的10名袭击者中,至少有2名跟CIA有关。西班牙当局要求CIA方面进行解释,CIA方面否认了嫌疑,但西班牙当局并不相信CIA的解释。 

  另据西班牙《先锋报》网站3月26日报道,负责案件审理的西班牙法官德拉马塔在报告中透露说,居住在美国的墨西哥公民洪昌领导10人小组今年2月袭击了朝鲜驻马德里大使馆,2月22日下午,10名持枪男子闯进朝鲜大使馆控制了8名大使馆工作人员,并对他们进行了殴打和审讯。一名女性工作人员从二楼窗户逃走后大声呼救,附近居民听到后报警。事后使馆工作人员告诉警察,袭击者拿走了使馆的重要通信器材、电脑、手机和一些存储U盘后驾车逃走。洪昌在事件发生5天后在纽约联络美国联邦调查局、向后者通报了事件的有关消息,并提供了从朝鲜使馆拿走的资料。法官指控这个犯罪组织犯下擅闯民宅、非法逮捕、伤害他人、伪造文件、威胁和盗窃等罪行 。

  西班牙法官计划申请从美国引渡一个团伙的部分成员,他指控这个团伙强行进入朝鲜大使馆,并试图说服使馆人员叛逃。西班牙高等法院文件确认,这个团伙中有一名居住在美国的墨西哥公民和一名美国公民。现在犯罪嫌疑人都已经逃离西班牙,德拉马塔法官已经对他们下达了逮捕令。西班牙法官已经向美国提出申请,要求引渡参与此案的10名嫌疑人。如被引渡回西班牙接受审判,嫌犯将面临最高28年监禁。路透社3月27日引用西班牙法务部消息人士的话报道称,西班牙司法当局计划针对主导这起事件的Adrian Hong Chang等10名嫌疑人向美国申请引渡。NK NEWS报道称,西班牙情报当局早已了解到相关情况,但由于担心与美国的关系恶化,因此没有公开CIA与嫌疑人有关联的证据。一旦西班牙政府正式向美国提交引渡申请,美国和西班牙的外交关系也会受到影响。如果犯罪团伙中确实存在韩国人,韩国政府的立场也将非常尴尬。

  尽管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罗伯特·帕拉迪诺在记者会上被问到美国政府是否参与这次突袭事件时说:“美国政府与2月份朝鲜驻马德里大使馆遭袭事件毫无关联。”但是袭击案以及嫌疑人与FBI的接触恰好发生在美朝河内峰会之前不久,事后洪昌又在纽约与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的会见,不能不让外界猜测美国安全部门是否参与其中,有无对美朝峰会产生负面影响。但原美国中央情报局朝鲜问题分析师苏密·特里对《华盛顿邮报》记者说:“选择在峰会召开前几天入侵朝鲜使馆会使全盘工作都陷入危险。中情局不会这么干。但美国专门报道朝鲜问题的媒体NK NEWS在3月27日(当地时间)引用相关消息人士的话报道称,今年2月袭击西班牙马德里朝鲜大使馆的主要嫌疑人曾与美国联邦调查局(FBI)接触的消息曝光后,又有消息爆料,美国中情局(CIA)也与这起事件有关。既然CIA与FBI都是美国政府的机构,那么声称“美国政府与这起事件无关”恐怕就难免有此地无银三百两之嫌了吧。 

三、朝鲜:密切关注  谨慎表态

  朝鲜对此时的反应耐人寻味。朝鲜官方时隔37天才对2月底发生的朝鲜驻西班牙大使馆遭袭一事表态,表示密切关注西班牙使馆遇袭事件以及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和美国中情局(CIA)介入的传闻。朝鲜外务省发言人3月31日在接受朝中社采访时将朝鲜驻西班牙大使馆遇袭称作是“严重的恐怖袭击事件”,指出“对驻外外交机构发起非法入侵、占据、掠夺是严重侵犯一国国家主权且践踏国际法的行为”,“非法进入、占领使馆以及勒索严重侵犯国家主权、公然违反国际法的行径,不应该受到宽恕。”他表示,“据传此次恐袭事件与美国联邦调查局及反共和国团体等有关,我们在密切关注相关情况”。朝鲜中央通讯社3月31日发布外务省一份声明称,朝方正追踪有关美国联邦调查局和一个反朝团体参与这起事件的传言,希望西班牙当局以负责任的方式调查,将恐怖分子及其幕后操纵者绳之以法。“我们将耐心等待结果。”值得注意的是,尽管朝鲜外务省官员就此次大使馆被入侵事件通过朝鲜中央通讯社(KCNA)发表措辞严厉的声明称,“对外交代表处的非法入侵、占据和抢劫行径,是……对国际法的粗暴蹂躏”,称该事件是一起“严重的恐怖主义袭击”,并呼吁国际社会对此事展开调查。但声明并没有直接指责美方,只是敦促西班牙政府“展开负责任的调查”。

  朝鲜在其大使馆遇袭事件发生后一反常态地保持“沉默”和“低调”的原因在于,当时朝方正集中精力应对于2月27日至28日(遇袭事件后)举行的朝美第二次首脑会谈。也有分析称,朝鲜在美朝峰会后仍保持沉默的理由在于,朝鲜因谈判破裂而备受打击,担心此时提及大使馆事件的话,朝鲜政权的正统性问题将引发国际热议。特别是主导策划入侵事件的反朝鲜团体“自由朝鲜”曾声称,正在保护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同父异母的兄长金正男之子金韩松。如果此事件不断发酵、形成国际热门话题,将使国际视线聚焦朝鲜而产生外来压力,可能会引发国内对政策、体制、决策机制的质疑。朝鲜在当天的声明中没有提到西班牙政府对外宣称的“自由朝鲜”,而是将袭击大使馆的团体称作“反共和国团体”“武装分子”及“恐怖分子”,试图将政治纷争转化为反恐斗争,以掩盖真实情况,占据道义高地。

  朝鲜一般通过《我们民族》等外宣媒体、外务省发言人问答报道或外务省声明、国务委员会声明等途径对外表态,表态的重要性也依次递增。此次通过外务省发言人来表态,意味着已经超过对美宣传战的层面,而是表明朝鲜官方立场,同时也是对国际社会外发出警告,朝鲜正在关注“美国介入论”。 韩国前国家安全战略研究院首席研究员赵成烈(音)表示,“朝鲜似乎还想将大使馆遇袭事件当做河内会谈破裂后的胶着局面中对付美国的一张筹码” 。

  西班牙司法当局正在大范围寻找这起事件的目击者进行当面调查,调查工作结束后,就会对Adrian Hong Chang等目前可能居留在美国的主从犯一干人等执行罪犯引渡程序。德拉马塔发出了针对洪昌和该团伙另一名成员Sam Ryu的国际逮捕令,Sam Ryu在韩国出生,后来加入美国国籍。报告确定身份的另5名袭击者也是韩国人。如果西班牙方面正式提出引渡申请,美国政府就必须考虑:是否将这些人捉拿后移交给西班牙当局。

四、美国:态度转变 该出手时就出手

  就在国际社会纷纷猜测“自由朝鲜”袭击朝鲜驻西班牙大使馆是否有美国背景的时候,剧情又有了新的变化,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已把从入“自由朝鲜”手中拿到的抢夺自朝鲜驻西班牙大使馆的物品交还给了西班牙法院。路透社4月16日(以下均为当地时间)表示,“西班牙法院没有查看朝鲜大使馆被强夺的物品,立刻将物品返还了(朝鲜方面)”。路透社报道称,“西班牙法院为保护外交信息,根据标准惯例,没有对物品内容进行查看”。西班牙司法当局一位消息人士透露,FBI在两周前将这些物品交给了西班牙法院 。

      2019年2月22日,朝鲜驻西班牙马德里大使馆遭到10多名歹徒无端入侵,抢走了电脑、移动储存设备(USB)、手机等多件物品。西班牙法院通过大使馆相关人士的陈述得知相关硬盘中储存有机密信息,但并未公开具体储存的内容是什么样的资料、也没有公开USB和手机中存有何种信息。侵入朝鲜驻西班牙大使馆的歹徒是反朝鲜团体“自由朝鲜(以前的千里马民防委)”的成员。他们在西班牙法院3月26日发布调查结果后承认为此事负责,并表示“已经与FBI接触,将资料移交给FBI”,并表示自己是“为了解放朝鲜而活动的人权组织”。虽然“自由朝鲜”提到了与FBI的接触,但美国政府声称与此事无关,表示美国官方机构并未主动介入犯罪策划、实施与事后资料移交等活动。不过,FBI当初为什么从“自由朝鲜”手中接受朝鲜大使馆的失窃物品,又为什么将它们交还给西班牙法院,这些物品在FBI手中是怎样处理的,外界都无从知晓。 

  美国联合通讯社(AP)4月21日曾援引相关消息人士的话报道称,美国联邦调查局(FBI)4月19日在洛杉矶逮捕了入侵大使馆的另一位成员——美国海军陆战队员出身的克里斯托弗•安(Christopher Ahn),并对其提起公诉。一名与“自由朝鲜”关系密切的消息人士和一名熟悉抓捕行动的美方执法官员4月19日也向路透社记者证实,美国警方已逮捕一名参与袭击朝鲜驻西班牙大使馆的嫌疑人。嫌疑人克里斯托弗·安18日落网,19日在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一家联邦法院出庭。安是首名落网的嫌疑人。《华盛顿邮报》报道称,西班牙当局根据与美国签订的罪犯引渡条约,要求美国交出袭击朝鲜大使馆的嫌疑人。因此,克里斯托弗•安很有可能会被引渡到西班牙。

  多名FBI联邦探员4月18日搜查了“自由朝鲜”头目阿德里安·洪昌(音译)的住所,他当时不在家。持有美国永久居留权的墨西哥公民洪昌是一名政治活跃分子,曾在朝鲜与他人共同创立了非营利性人权组织“Liberty”,但随后离开了该组织。据路透社4月27日报道,美方于26日对据称是朝鲜驻西班牙大使馆被入侵事件之主谋的阿德里安•洪昌(Adrian hong chang)发出逮捕令。该逮捕令援引西班牙当局提供的信息称,洪昌是以商人名义进入西班牙境内,是2月22日朝鲜驻西班牙大使馆被入侵事件的策划人。案发当天,他和其他同伙手持刀具、铁棍、大砍刀和仿制手枪冲进大使馆,捆绑并殴打多名大使馆工作人员,并在逃离时带走了大使馆内电脑中的资料和一部手机。洪昌被控入侵、绑架及殴打等罪行。与洪昌同属一个团体,同时也是其律师的李•沃洛斯基表示,希望美国官方能够在适当时候提供更多的证据以证明事件“真相”。

  反朝团体“千里马民防组织”(又称“自由朝鲜”)声称制造2月22日朝鲜驻西班牙大使馆遇袭事件。美国司法部拒绝就逮捕嫌疑人回应媒体记者提问。司法部一名发言人提醒,依照引渡条例,“引渡至他国面临犯罪指控的个人,如果没有最初(接受引渡请求的)国家同意,不得引渡到第三国”,意指即使引渡至西班牙,如果没有美方许可,嫌疑人无法再从西班牙引渡至朝鲜。

  但是,此事的真相依旧扑朔迷离。据英国《卫报》等媒体此前报道,2月22日下午3时许,多名持枪男子闯进朝鲜大使馆。袭击者控制了8名大使馆工作人员,并对他们进行了殴打和审讯。事后使馆工作人员告诉警察,袭击者拿走了使馆的重要通信器材、电脑、手机和一些存储U盘后驾车逃走。随后入侵人员发布消息称,从朝鲜驻西班牙大使馆中盗走的物品转交给了FBI。但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罗伯特·帕拉迪诺在3月26日曾表示,美国政府与2月份朝鲜驻马德里大使馆遭袭事件毫无关联。

  据韩国《中央日报》 4月18日报道,美国联邦调查局(FBI)从入侵朝鲜驻西班牙大使馆的人手中拿到朝鲜大使馆丢失的物品后,将其交给西班牙法院,再由西班牙法院交还给朝鲜驻西班牙大使馆。路透社16日也曾报道,西班牙司法当局一位消息人士透露,FBI在两周前将这些物品交给西班牙法院。西班牙法院根据外交惯例,在没有查看这些物品的情况下,将物品交还给朝鲜驻西班牙大使馆。尽管被盗物品最终归还给了朝方,但是这些物品在FBI控制期间被怎样处理,现在尚无从知晓。韩国《民族日报》4月22日曾分析称,美国联邦调查局从撇清自己到突然逮捕入侵朝鲜驻西班牙大使馆的人,这一态度和政策的转变可能是为了防止入侵人员与美情报机构有牵连的传闻扩散。因为此前这些入侵人员曾主张称:“通过与美国联邦调查局的相互保密协议,共享了具有巨大潜在价值的特定情报。”美国此番行动既是对侵入外交机构的刑事犯罪行为的原则性应对,也有意对朝释出友好姿态,为美朝继续对话解决朝核问题留有余地。


  作者:林晓光,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中心教授、法学博士


  文章内容不代表大国策智库观点。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17 The Statecraft Institution, Beijing,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