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智库研究 > 国际战略

孙海潮:英国脱欧是民主把国家拖进了死胡同

来源:大国策智库   作者:孙海潮      2019-04-10
  摘要:特蕾莎·梅首相已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梅首相去年12月已说过将不会领导2022年的立法选举,现在则向执政的保守党议员团以请求的口吻郑重说出“我已准备好提前离职,只要对国家和对党有利就行”,“只要脱欧协议能够获得通过,我宁愿辞职”,“我将不会成为障碍”。事实证明,梅首相确实再也无力苦撑危局了。梅首相在日夜煎熬,议会在日夜行使民主权利,“民主”把国家逼上了绝。

  英国2016年6月23日组织“留欧、脱欧”公投,“脱欧”出乎意料胜出。“肇事者”卡梅伦首相引咎辞职。对内扩大执政基础,对外向欧盟争取更多好处和更大特殊性的如意算盘,变成了自掘坟墓的一场悲剧。内政大臣特蕾莎·梅继任相位,也接下了脱欧这个烫手山芋。本以为“脱就脱呗”只是小事一桩,殊不知却成为了欧盟与英国有史以来最大的一场灾难,又成为甚至要把双方都“拖累至死”的一场恶梦。梅首相苦心孤诣,殚精竭虑,经过与欧盟17个月的艰苦谈判,终于达成了长达近600页的脱欧协议,“最大限度”的捍卫了英国的利益。协议交由议会通过,却于今年1月15日以432:202的高比率遭否决。碰了一鼻子灰的梅首相回头再往布鲁塞尔,要求与欧盟重新谈判,遭到断然拒绝,又碰了一鼻子灰。待大家的情绪有所平息之后,梅首相再把脱欧协议交议会通过,于3月12日以391:242的比率再遭否决。“屡战屡败”的梅首相连碰“三鼻子灰”,仍希望议会第三次表决。下院议长约翰·伯考已放出话来,若不对协议进行“根本性修改”,议会将不会表决。

  梅首相反复强调无协议脱欧首先会对英国经济造成重创,而“她的协议”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但若无把握通过将不会将交议会表决。舆论称“第三次侮辱性失败”将严重影响梅首相的政治前途,只能辞职。梅首相现又放出话来,只要协议能够通过,她情愿用辞职相谢。这是梅首相为解套“打出的最后一张牌”。

  欧盟与英国定于3月29日“协议离婚”,双双都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却无法达成协议。随着“大限”临近,由于羁绊太多,拖累太重,牵挂太巨,利益盘根错节,这对“同林鸟“实难“大限来时各自飞”。

  3月21日,欧盟峰会同意英国脱欧短时间后延,由原定的3月29日推至4月12日。若议会通过脱欧协议,则可以延长至5月22日。由于将于5月下旬举行欧洲议会选举,英国留欧将导致严重的政治与司法问题,欧盟理事会主席图斯克说:“虽然最后取得成功的结果已很渺茫,大家都感疲倦,但仍在积极寻找解决办法。”

  3月22日,马克龙总统表明法国态度:若没有可信的取代方案,英国必须于4月12日脱欧。“欧盟不应该被绑架。脱欧协议很多条款涉及法国。这是一个尊重我们原则的协议。”“我们也做好了无协议脱欧的准备。”“脱欧本质上今天已不是技术性谈判,首先是一个政治教训。英国议会拒绝协议却又提不出建议,导致僵局,大家都应该知道是怎么回事。” 

  3月23日,数十万英国人在伦敦游行反对脱欧并要求二次公投。梅私下积极活动说服议员进行议会第三次投票。同时,有人在英国议会网站发起二次公投请愿,已征集到500多万人签名,对政府构成极大压力。虽然民意不可违,“我们经过认真思考,现在后悔了”,“民众通过的事项由民众再扭转过来”,但即使议会同意组织公投,准备工作也要在半年或一年之后,远水实在难解近渴。同日公布的民调显示,一年来,43%感到无助,39%感到愤怒,38%感到担忧,17%极度沮丧。脱欧已远不能激起人们的热情,9%称希望,3%称高兴, 2%称有信心。

  欧盟方面再做表态:图斯克说,4月12日之前,一切皆有可能。如果英国决定重新审视其战略,如协议脱欧、长期后延脱欧、引用欧洲宪法条约第50款取消脱欧,都有可能。默克尔更加直接:“我们将在此日期前再开峰会,肯定会邀请特蕾莎·梅首相参加。” 马克龙还为这场危机画像:政客用谎言发动公民投票。造成了史无前例的重大危机,最后一走(辞职)了之。政客犯的错误留下个烂摊子,现在应该改正过来。

  苏格兰首席大臣尼古拉·斯特金重申坚决反对脱欧的立场,要求最大限度利用欧盟给予的时限。“应该避免无协议脱欧的灾难,以及首相签署的坏协议的损失。”“欧盟给予至少到4月12日的期限打开了一扇窗户,反对脱欧者应该抓住这个机会。” 北爱统一党与保守党联合执政,但坚决反对脱欧,认为梅首相在与欧盟会晤时错过了英国改善脱欧环境的机会。

  3月25日,议会通过保守党议员奥利弗·莱特温递交的议案,议会将不再实施“政府提案优先”的原则,因为政府反复要求议会讨论脱欧问题。虽然该修正案只是短期行为,仅是一种态度,但已被反对者称为“一次宪法革命”,“首相已经靠边站了”,“修正案推翻了民主机制的平衡,开辟了危险的先例”。梅对外解释说英国脱欧之所以犹豫不决,主要责任在议会,激怒了议员,现已难以说服议员投票通过脱欧协议了。女议员安娜·苏布里宣布退出保守党,“国家在看着我们”。

  由于保守党在脱欧问题严重分裂,党内纪律已荡然无存,导致执政基础虚弱。英国当前局势已极不正常,面临百年未有的局面。梅领导的政府不拥有绝对议会多数,十分虚弱,举步维艰,不得不学会适应少数派政府的管理模式,学会进行跨党派合作的必要性。

  3月27日,议会否决了梅首相脱欧协议的8项替代方案:英国无协议脱欧的最迟日期应是4月12日;英国将以挪威模式加入欧盟单一市场和关税机制;英国将继续留在比欧盟更为松散的欧洲经济区,同时加入欧洲自贸协定;脱欧后与欧盟谈判签署长期与全面关税协议;与欧盟单一市场建立关系和紧密联系关系;引用欧盟宪法条约第50条,既然英国议会不同意无协议脱欧,索性取消脱欧决定;就脱欧协议举行公投;既然脱欧协议无法通过,干脆无协议脱欧。议员们提出要重新掌握脱欧日程。可议会否决的8项内容把一切可能性都排除在外了。这也不干,那也不干。进也不行,退也不行。这是把一切通路都堵死了。

  英国加入欧盟数十年来,在贸易、金融、人员服务、商品制造、军事情报等只要是能够数得过来的所有领域,双方都互为最重要合作伙伴,仅仅就相互拥有的数百万移民的地位问题如何解决就难如上青天。不论有协议还是无协议脱欧,都将对彼此造成极大损害。欧盟方面说已做好最坏准备,法国与英国的边境检查设施已在加紧建设。英国商界已经在为可能出现的日常消费品甚至食物蔬菜水果短缺加紧囤积,英国可能陷入全面混乱。英政府已制定紧急情况下动用数千军队维稳的方案,甚至提出把王室从伦敦转移到安全地方以“保护国家最高象征”的预案。

  梅首相在日夜煎熬,议会在日夜行使民主权利。诸多迹象显示,英国脱欧这场连续剧可能已接近收尾。既然脱不了身,就只能继续受拖累。现已被拖得遍体鳞伤,筋疲力尽,但还要拖下去。议员们的党派利益和个从利益之争把脱欧变成了国家的拖累。脱欧使英国走进了死胡同。

  回头来看,都是“民主”惹的祸。“民主”把国家逼上了绝境,而且还在继续逼。英国是西方代议制民主的发祥地。“民主”这东西可真是好啊。现在看来,只是一场又一场的闹剧而已。

  梅首相快要被逼疯了。但她可以像前任卡梅伦那样辞职了事,再由下届政府苦苦挣扎。奈何!


  文章内容不代表大国策智库观点。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17 The Statecraft Institution, Beijing,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