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智库研究 > 国际战略

胡键:从中美贸易摩擦中的话语流变看中美关系的变化

来源:大国策智库   作者:胡键   2019-03-28
  导语: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中美贸易协议将在3月底签署。那么,随着中美贸易协议的签署,历时一年之久的中美贸易摩擦也将画上了个休止符。但是,这并意味着中美关系从此一帆风顺,事实上,这个贸易协议不是战略性文件,也不可能一揽子解决中美贸易关系的所有问题。它只是为解决这次贸易摩擦所暴露出来的最关键性问题而已。至于中美贸易关系未来依然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中美贸易摩擦也完全有可能再度爆发,只是究竟什么时候发生,以什么样的形式发生,以及贸易摩擦导致的中美关系的矛盾程度有多严重等,都难以预料。一年来的贸易摩擦,国内就贸易摩擦的话语是在不断变化的,我们从话语的变化看出中美关系发展变化的总体趋势。所谓锣鼓听声听话听音。话语最能透露话语者的态度和立场。

1、“不愿......不怕......”体

  2018年3月23日,特朗普签署贸易备忘录宣布对中国500亿美元的商品征收惩罚性关税。从那天开始,国内媒体出现了这样一些话语,认为“这是一场美国挑起的贸易战”,面对这场贸易战,“我们不愿意打贸易战,但我们不怕打贸易战”。

  分析:“不愿……不怕……”体,实际上是模仿当年毛泽东在《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的句式,即“对待战争的态度, 一反对二不怕”。毛泽东写这篇文章的目的是总结土地革命战争的经验,批判王明的“左”倾机会主义错误。这是毛泽东在抗大的演讲。也就是说,毛泽东已经取得党内斗争主动权的前提下来总结经验所持的态度。其一,“不愿”必须掌握主动才能决定是否愿意,而中国在中美贸易摩擦中并不处在主动地位(美国挑起的),也就意味着愿不愿意由不得中国选择。其二,“不怕”的前提是实力基础,中美贸易关系形式上表现为中国的巨大顺差,恰恰反映的是中国在贸易上对美国的依赖性,美国在贸易上的实力大大强于中国。因此,所谓的“不怕”,有点是用声高为自己壮胆的嫌疑。

2、“史诗级”体

  紧随着“不愿……不怕……”体之后,国内有观察家说,如果美国不停止贸易战,中国愿意奉陪美国“打一场史诗级的贸易战”。

  分析:所谓史诗有两种,一是创始史诗,二是英雄史诗。从结果来看,两种史诗都充满了悲情,大多数史诗都是以悲剧结束。试想想,如果真的打一场“史诗级”的贸易战,究竟谁是悲剧主角呢?中国、美国乃至整个世界都有可能是悲剧的主角,关键是谁的悲剧色彩更浓呢?这个不言自明。“史诗级”意味稀有、很少,那么中美贸易摩擦并非是稀有、很少的,相反中美贸易摩擦是每个一段时间都会出现的,尤其是从20世纪90年代以来,无论是民主党政府还是共和党政府,都时而不时地会在贸易问题上纠缠中美关系。所以,不是稀有、少有,而是常有。当然,话语制造者应该是指“贸易战”的烈度稀有、少有,但问题是,中国是否有能力与美国打一场烈度空前的“贸易战”?从这一年的情况来看,虽然中国、美国乃至整个世界都不希望也无能力来打一场烈度空前的贸易战,那么为什么要与美国“打一场史诗级的贸易战”呢?话语制造者说出来的时候或许连自己都下了一跳,因为众所周知这句话的威胁成分远远大于实际的效果。但吓不到美国的时候,自然也就吓吓自己罢了。

3、“砸脚”体

  就在2018年3月24日,国内有观察家指出,美国挑起的贸易战只能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持这种观点的人认为中美两国贸易互利双赢,如果美国对中国出口美国的产品加征关税,首先受到损害的是美国企业。尽管中美两国贸易关系非常重要,过去中国向美国出口,对于中国经济的发展非常重要,可是如今,中国已经调整自己的贸易方向,向东南亚国家、非洲国家和中亚中东欧国家出口产品,中国已经摆脱对美国市场的依赖。不仅如此,中国正加快制造业升级改造步伐,中国制造产品在国际市场上具有越来越大的竞争能力,所以说,如果美国拒绝进口中国的产品,那么,受到损失的只能是美国企业而不是中国企业。

  分析:中美有共同利益,也有战略分歧,甚至都依然处在零和博弈的框架之中。既然美国挑起的贸易摩擦是美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那么我们为什么还要干着急呢?使同情美国而为美国着想?读者一看都明白,这是试图引导美国从自身利益了思考中美贸易摩擦问题。然而,这种话语引导不仅不会降低紧张关系,反而是在给紧张关系添油加火。因为,这种话语的语气不是友好型的语气,而是诅咒型的语气,甚至是告诉对方:别玩了,再玩下去就是鱼死网破!所以对方必然的反映是:So, what?(那又怎样?)特别是对方知道一个太明白不过的事实,即我砸的是脚,而你被砸的是头。

4、“贸易霸凌主义”体

  2018年5月20日,中美双方在中美贸易摩擦上达成了六点共识,理论上说,中美贸易摩擦就结束了。然而,由于美国感觉没有达到自己的目标,骤然变卦,从而导致贸易摩擦不断升级。这种态势进而引发了亚欧国股市急剧下挫。因此,国内的国际评论员责骂美国是“贸易霸凌主义”,官方文件也同样使用这个词来概括美国在中美贸易摩擦中的表现。

  分析:“霸凌”一词,是音译英文“bully”一词,指一种有意图的攻击性行为,通常发生在力量(生理力量、社交力量等)不对称的学生间。挪威学者Dan Olweus的定义:“一个学生长时间并重复地暴露于一个或多个学生主导的负面行为之下。”就一般意义而言,霸凌是指人与人之间权力不平等的欺凌与压迫行为,包括肢体或言语的攻击,也有可能是类似性骚扰般的谈论性或对身体部位的嘲讽、评论或讥笑。所谓贸易霸凌主义是指贸易国之间的经济强国对经济不如自己的国家的一种欺凌与压迫的行为。这个话语表明,中国不仅在民间而且在官方都事实上承认中国不如美国,美国的行为是作为经济强国对经济弱国的中国采取的一种欺凌和压迫行为。换言之,我们内部逐渐从“中国超越美国”“中国震撼世界”“中国实力超越美国实力”“中国再造世界”等自负感中逐渐清醒地认识到自身的不足,并承认中国在中美博弈框架之中处于弱势。这里隐藏着这样一句化外之音:老大,别这样好吗?

5、“持久战”体

  整个夏天,中美贸易摩擦都处于升级之中,观察家提出与美国在贸易摩擦上展开“持久战”的论调。那一段时间国内各种媒体都在推送毛泽东的《论持久战》一文,并把这篇文章与中贸易摩擦直接联系起来。

  分析:诚然,抗日战争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中国通过打持久战将日本拖累、拖垮,最终赢得抗战胜利。如果把对日战争与对美的贸易摩擦联系起来显然是十分牵强的,尤其是各种情形都不可以将二者进行类比。实际上持打“持久战”论调的人,根本就没有认清中美的形势和整个世界的经济形势。第一,中美贸易关系对中国这是中美战略关系的一部分,或者说是基础部分,不是关键内容,“持久战”不符合中国战略利益。第二,如果长期拖延下去,中国拖不起,美国当然也拖不起,因为美国也同样会因此牵扯太多精力,加之当时美国的选举在即,这种情形会对特朗普政府不利,所以美国到了8月份主动邀请中国代表团前去谈判(8月22日邀请商务部副部长王受文一行)。第三,“持久战”也不利于世界经济,中美两国的经济对世界经济有决定性的影响。从这三点来看,贸易摩擦不是双赢博弈,不是零和博弈,而是各方受损的博弈。

6、“脱钩”体、“新冷战”体

  在王受文副部长一行到美国谈判回来之后(实际上谈判仅有一天),由于没有仅仅是达成继续谈判的共识,但什么时候谈判并没有时间表。因此,观察家们开始担心中美脱钩,尤其是在10月2日加拿大公布美墨加三国达成了三方贸易协议。协议内容涉及与“非市场经济国家”合作的内容。在这种情形下,国内观察家开始真的担心中美之间陷入“新冷战”的泥潭。

  分析:“脱钩”论、“新冷战”论,实际上有两种态度的,一种是要准备与美国脱钩和开展新冷战;另一种是担心中美脱钩和最终陷入新冷战。但是,后来国内经济指标出来之后,国内观察家更多的是后一种态度。也即是说,国内开始认识到中美关系的重要性和尽早结束中美贸易摩擦的必要性。

7、“只争朝夕”体

  2018年11月1日,习近平主席应邀与特朗普总统通话,这是两国元首一年中的第四次通话。这次通话的主要内容是关于朝鲜核问题、中美关系和中美贸易摩擦问题、二十国集团峰会期间两人的会谈问题。两国领导人都表达了同样的期待。鉴于此,两国领导人在二十国峰会期间达成了积极的共识,特朗普明确了一个时间表,即给两国谈判的专业团队90天的期限,这期间还有中国的春节长假。因此,国内观察家对中美贸易谈判的积极期待转化为一种从未有过的紧迫感,感觉到:中美事,已很急,90天太短,只争朝夕,这就是所谓的“只争朝夕”体。

  分析:到这个时候国内实际上已经形成共识,无论左派、有右派都认识到中美贸易关系以及中美战略关系都十分重要,中美之间尽管有不少分歧和矛盾,但存在着广泛的共同利益。合则两利,斗则俱伤。

结语

  从上述话语的流变可以发现以下几点情况:其一,话语在流变过程中从时间来看,对美国的语气是有强变弱的,是从对抗到缓和的,最后甚至是对中美关系抱有高度的期待。其二,话语从民族主义色彩的对抗转化为对中美共同利益的诉求。其三,从极力反美到软化最后到希望与美国进行合作,期望两国尽快达成协议。这表明都认识到中美关系的重要性。当年邓小平就指出,中美关系不仅不能停止,而且要大力发展。经过了40年改革开放之后,中美关系在利益上相互依存度和相互嵌入度都非常深,更应该大力发展才是正道。习近平也指出,有一千条理由要搞好中美关系,没有一条理由搞坏中美关系。这实际上强调的是中美关系的非同一般的重要性。

  中国是一个崛起中的大国,大国应有大国的国际担当,而这两方面都要克服狭隘的民族主义。从世界大国发展的进程来看,民族主义是难以为大国成长提供理论支撑的,相反世界主义才是大国成长进程中应有的价值关怀。中美贸易协议即便签署,但中美贸易关系和整个中美关系都需要双方共同来呵护,绝对不能指望用牺牲一方的利益来促进双边关系的健康发展。只有共同呵护并且通过互利共赢才能促进中美关系健康发展。


  作者:胡键,上海社会科学院软实力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博士生导师


  文章内容不代表大国策智库观点。

来源时间:2019-03-28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17 The Statecraft Institution, Beijing,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