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智库研究 > 国际战略

特金会跟踪 | 宗研 :“金特二次会”之微妙的日美关系

来源:大国策智库   作者:宗研   2019-03-11
  导语:日美关系是当今唯一一对具有制度保障的、强烈依附的大国同盟关系。尽管有尼克松“越顶外交”的冲击以及不同时期的“敲打”,战后70年以来美日共同经营形成的牢固特殊关系并未发生根本变化。但是,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推行“单边主义”政策以来,日美屡有摩擦,双方关系正发生深刻变化。此次“金特二次会”的召开,日美关系虽然表面平静,但实际上两国都对彼此“何去何从”底数不清。美国更愿意把日本当作朝核问题这盘棋局的一粒可支配的棋子,而非搅局的“过河卒”。日本则惧怕被“出局”,一面主动出手,仍然希望今后为解决问题与美国开展更加紧密的合作。日美关系之微妙在这次“金特二次会”中。

  1972年2月21日,时任美国总统尼克松访问中国。2月28日,中美上海联合公报发表,宣布中美两国关系走向正常化。从此,中国和美国的关系进入了新的历史时期。

  尼克松访华震惊了全世界,也使被“越顶”的日本极度焦虑不安。日本朝野对这突如其来的“越顶外交”不知所措,开始怀疑历来可靠盟友美国的信赖度,也促成了当年9月田中角荣首相的成功访华。

  众所周知,日美关系是当今世界上唯一一对具有制度保障的、强烈依附的大国同盟关系。美国不仅在日本驻有军队,而且在外交、安保、经贸甚至内政等各方面对日本具有很强的制约力和影响力。同时,美国也在各方面对日本予以强有力的保障和扶持。尽管有尼克松“越顶外交”的冲击以及不同时期的“敲打”和“整治”,战后70年以来美日共同经营形成的牢固特殊关系并未发生根本变化。

  但是,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以来,推行“美国优先”、单边主义、保护主义,使日美在经贸、安保、外交等领域矛盾频频,双方关系正发生深刻变化。目前,日本政府对日美关系尽力保持表面上的沉着。正如日本政府官员所言,虽然了解特朗普对国际秩序造成的威胁,也只能从中选择最佳应对之策。对于双边关系,安倍首相认为现在重要的是树立自信,即通过自己与特朗普建立的良好个人关系,日美关系是健康的,美国政府倾听并尊重日本的担忧。

  最近围绕朝核问题日美关系颇显微妙,漂浮着不稳定的“空气”,双方暗中博弈。

  2月28日“金特二次会”无果而终,方使日本政府紧绷的神经略有缓松。据日本媒体报道,28日安倍首相在首相官邸办公室手握电视剧遥控器,调高音量并对身边人说,“(美朝首脑共进)午餐取消了”,之后一直安静地守在电视剧旁。

  傍晚,安倍与返程途中的特朗普通电话。在得到美国方面关于朝美会谈的正式报告后,安倍第一时间召开记者会,高度赞扬特朗普对于朝核问题不妥协的姿态,“我完全支持特朗普总统不轻易让步、要求朝鲜进一步采取具体行动的决定”。

  日本为什么对“金特二次会”如此不安?日美关系虽然表面平静,但实际上两国都对彼此“何去何从”底数不清。关于朝核问题,此前安倍曾多次向特朗普传递日本的关切。日本担心朝美会谈从开始就被转移焦点,承认朝鲜为拥核国家;日本担心日本的安全保障被割离出美国和韩国的安全保障之外;日本担心只拆除远程导弹,搁置以日本为目标的短程导弹;日本担心被视为国内“政治秀”的绑架人质问题被束之高阁。总之,日本害怕被再次“越顶”,成为朝核问题的局外者。

  带着这些关切和担忧,日本外务省亚太局局长金杉宪治于2月上旬紧急赶赴首尔,会见刚刚结束朝鲜之行的美国负责朝鲜事务的特别代表比根,传递日本的关切和担忧。带着这些关切和担忧,首相安倍和官房长官菅义伟分别向美国喊话,强调日美首脑会谈要先于朝美首脑会谈。其目的就是不能当局外者,更不能再被“越顶”。

  日方感觉这些努力没有取得想要的效果,自己的存在在特朗普总统那里很淡薄。确实,特朗普没太把日本当回事,更不愿意被日本搅局。正因为如此,“金特二次会”之前,日本政府惧怕会谈很可能带来对于日本“危险的交涉结果”。

  还好,“金特二次会”“破裂”,特朗普给了安倍面子,向金正恩提及绑架人质问题。“喜悦”之余日本政府决定主动出手,争取做朝核问题的“局内人”。2月28日晚上与在归途的特朗普通话后,安倍在多个场合表达了积极参与解决朝核问题的意愿,并表达促成日朝首脑会谈强烈意愿。就在最近的3月6日,安倍在会见被绑架的人质家属时再次表达了实现日朝首脑会谈的决心,“接下来我本人必须面对金正恩朝鲜劳动党委员长”。

  有分析指出,“金特二次会”“破裂”后,朝鲜有可能再次有求于日本。有报道称,朝鲜2月中旬向日本传递信息说,遭绑架的人质田中实正在平壤生活。朝鲜此举,意在争取日本的经济援助,也释放出解决人质问题的积极态度。果真如此的话,那么,日本的机会似乎来了。

  此时我们联想到日本前首相小泉纯一郎2002年9月17日访问朝鲜。因美国总统小布什抨击朝鲜为“邪恶轴心”朝美关系恶化。当时的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日促成了与布什关系密切的小泉访朝,并送给小泉一份大礼,即五位被绑架人质返还日本。时任内阁官房副长官的安倍是日本代表团的成员之一。

  然而,此时非彼时。“金特二次会”虽然“破裂”,但是朝美接触的渠道并未“破裂”,金正恩和特朗普掌控朝核问题之势也未“破裂”。对于安倍急于实现日朝首脑会谈,特朗普一直未公开表态。似乎美国更愿意把日本当作朝核问题这盘棋局的一粒可支配的棋子,而非搅局的“过河卒”。日本则惧怕被“出局”,一面主动出手,急于通过实现“金安会”刷“存在感”;一面担心自己唱“独角戏”难成势,“仍然希望今后为解决绑架问题、核问题、导弹问题与美国开展更加紧密的合作”(安倍与特朗普通话内容)。

  由此我们看出日美关系之微妙,妙就妙在一边对另一边是需要你要时召之即来,不需要时你则挥之即去;另一边由于历史上被“越顶”过,心有余悸,加之对另一边缺少自信和放不下自己的“情节”,所以不甘被如此。

  朝核问题的主角是朝美。除了主角之间的博弈之外,主角与配角、配角与配角之间的过招,共同演绎朝核问题这部大戏。让我们花些工夫,寻个包厢,细细品味。


  文章内容不代表大国策智库观点。


  作者:宗研,暖流集团研究部高级研究员


来源时间:2019-03-11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17 The Statecraft Institution, Beijing,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