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智库研究 > 国际战略

特金会跟踪 | 孙海潮:美朝领导人核问题峰会并未不欢而散

来源:大国策智库   作者:孙海潮   2019-03-08
  导语:美国和朝鲜领导人各率庞大代表团,事先做足功课信心满满,跋山涉水风尘仆仆赶往河内会晤。此次金特会后,即使不说特朗普和金正恩的河内会晤是乘兴而来败兴而归,至少也是面带喜色而来面露难色而归。河内会晤没有取得进展,并未超出预料。可以断言,美国方面的责任更大一些。同时,中国对缓和朝鲜半岛局势和促使朝鲜做出了巨大贡献。朝鲜核问题的解决步骤正在按照中国的方案进行。美朝双方都存有继续对话的意愿。美朝领导人河内核问题会谈虽未取得成果,但并未不欢而散。

  外界普遍认为第二次金特会必会有所进展。首要原因是俩人都太需要本次会晤有所进展了,其次才是其他方面的期待。朝鲜核问题若能得到令各方都满意的解决,对世界和地区和平来说,善莫大焉。正如以色列总理拉宾和巴勒斯坦领导人阿拉法特双方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一样,特朗普和金正恩双方获奖也并非没有可能。特朗普尚未与金正恩会晤,坊间广传日本首相安倍已推荐特朗普为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马屁不可谓不精到,但有点性急,倒把自己弄了个大红脸。

  欧洲舆论事先并不看好特朗普河内之行,认为以特朗普善变的性格和暴躁的脾气,以及朝鲜核问题的长期性和复杂性,本次会晤令人期待更多的还有失望和不测。今年的慕尼黑国际安全会议仍以美欧分歧为基本特征,英法德坚持不能按照美国要求退出伊朗全面核协议,国际原子能机构专门发布报告,明确指出经长期严格核查,伊朗并未违背全面核协议的任何内容。特朗普执意要退出认真执行国际协议的伊朗全面核协议,却又要执意与宣布业已拥核的朝鲜进行谈判,这种矛盾的做法实难令人理解。但若从美国的角度分析问题,却也容易理解。如同美元贬值和升值都是美国的谋利手段一样,美国在世界各地制造紧张或使局势趋于平静,都是由美国的利益决定的。不论出于何种目的和行为目标,世界各国都希望与美国搞好关系,至少是维持平稳的对美关系。美国翻云覆雨的习性和手段,决定了国际局势和国家间关系动荡的基本性质。我们说当前国际局势中不确定因素剧增成为最大的确定性因素,就是因为美国政策的不确定性而导致的结果。

  我在本次会晤前的文章中分析了特朗普在对待朝鲜和伊朗核问题上的立场异同,最后指出:“美朝能否建立真正意义上的互信关系,实难预料。特朗普积极主张与金正恩第二次会晤,更多是出于本身的需要,因为他需要一个“重大外交成就”来显示能力和弥合内部分歧,着眼点则是2020年的总统大选。美国真希望半岛和平吗?真如特朗普所说要从韩国撤军吗?恐怕未必。到目前为止,朝鲜的诚意更多一些。特朗普选择越南为会晤地亦颇具深意。”现在看来,河内会晤没有取得进展,并未超出预料。可以断言,美国方面的责任更大一些。

  即使不说特朗普和金正恩的河内会晤是乘兴而来败兴而归,至少也是面带喜色而来面露难色而归。金正恩事后对越南进行国事访问,受到热情隆重接待,特朗普则是在“后院起火”的滚滚浓烟中匆匆回国的。特朗普虽多方为河内之行辩护,但仍难掩失望之情。特朗普指出虽未与朝达成协议,但谈判并未破裂,双方还将继续对话。以美国惯于以势压人的本性,又以朝鲜为生存而拥核的基本立场,一两次乃至数次接触或称谈判就能取得重大进展,倒让人觉得有些奇怪了。

  向以强硬著称的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未获特朗普任命前曾在《华尔街日报》撰文,指称美国对朝鲜核设施进行先发制人打击是合法的,在特朗普与金正恩新加坡会晤后,又提出要以利比亚方式解决朝核问题,却在3月2日CBS电视台采访中指出河内会晤“是一个成就”。且看博尔顿如何解释这个“成就”:一是会晤虽然提前结束且没有发表联合声明,但由于总统保护和推进了美国的利益,峰会因而应被看作是失败。二是总统坚持其理念,即要签署一个可以接受的协议。“除非你认为一个坏协议要比没有协议好,我认为这是一个成就。”三是朝鲜提议全面和永久摧毁宁边核设施只是“一个极有限的让步”,总统准备取消经济制裁,但要求朝鲜摧毁所有的核设施作为交换。朝鲜要求美国减轻制裁,美国认为朝鲜做的不够。四是金正恩在新加坡会晤时提议分多步走,河内会晤也是其中的一步。因此,总统准备继续讨论。四是美韩宣布取消三月举行的“关键决断”和“秃鹫”年度大型军演,代之以小型军演,被认为是美国平息朝鲜半岛局势的一个姿态。博尔顿提醒人们注意,特朗普总统去年夏天就做出过同样决定,现在宣布取消大型军演并非“新决定”。

  特朗普总统于3月3日发推文,说这一决定可以“节约数亿美元的支出”,又能降低与朝鲜的紧张局势,何乐不为。

  美国众院情报委员会主席、民主党人亚当·希夫则提出批评:“峰会提升了金正恩在国际舞台上的声誉,总统放弃了很多,取消军事演习,结果却一无所获。”针对特朗普在回答提问时说他相信金正恩所说对奥托·瓦姆比尔死亡一事不知情,亚当·希夫称“总统在美国公民奥托·瓦姆比尔死亡问题卑躬屈膝般的声明,更说明会晤是一个巨大的失败。”特朗普随后改口说朝鲜对奥托·瓦姆比尔死亡一事负有责任。

  国家和政权安全是朝鲜的最高目标,美国是朝鲜的最大和主要外部威胁,与美直接对话乃至互建代表机构是朝鲜的多年追求。美国虽未改变对朝敌对和制裁政策,但却与朝实现了两度最高领导人峰会,与朝敌意程度有所降低,朝鲜外部安全环境明显改善,朝鲜内心应该是高兴的。缓和朝鲜半岛局势和与朝对话符合美国的利益。美国从不为人作嫁,从不做赔本生意。美国绝不会从韩国撤军,也不会放弃利用朝鲜核问题控制亚太盟国的既定战略。

  中国对缓和朝鲜半岛局势和促使朝鲜做出了巨大贡献。朝鲜核问题的解决步骤正在按照中国的方案进行。朝鲜和美军演双暂停便是明证。金正恩一年内四次来华会晤习近平主席,特朗普对中国特别是对习近平主席不吝赞美之词。

  美朝双方都存有继续对话的意愿。美朝领导人河内核问题会谈虽未取得成果,但并未不欢而散。

  作者:孙海潮,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欧洲研究中心主任,前驻外大使

  文章内容不代表大国策智库观点。
来源时间:2019-03-08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17 The Statecraft Institution, Beijing,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