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智库研究 > 国际战略

宗研:“出云”级航母化改造助力日本“印太战略”

来源:大国策智库   作者:宗研   2019-03-05
导语:今年2月15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对记者称,“被安倍晋三首相推荐诺贝尔和平奖”。次日,日本前首相鸠山由纪夫嘲讽安倍,“(如果是那样的话)就没必要从美国购买昂贵的武器啦”。鸠山的批评不无道理。据日本媒体报道,仅从美国购买战机一项,日本计划在未来十年内购买147架F-35,其中42架为F-35B,105架为F-35A,耗资1万多亿日元。而最引人注目且具争议的是F-35B隐形垂直起降战斗机的用途。这些新动向显示,未来日本将更加积极走向海外,走向印太,不断提升掌控印太“秩序”的能力,更加有力地以“主体、自主防卫”的军事力量配合日本的自主性“印太战略”。

一、日本二战后将首次拥有航母

  2018年12月18日,安倍内阁批准了2019年度《防卫大纲》和《中期防卫力整备计划》,确定将海上自卫队出云级直升机护卫舰改造成航母。日本现在拥有出云号和加贺号两艘出云级直升机护卫舰,计划于2020年开始出云号的航母化改造,届时F-35B将作为舰载机列装于改造后的出云号航母。这意味着日本二战后将首次拥有航母。

  由于和平宪法还在,关于此次航母化改造,日本政府不便直言“攻击型航母”,暂时定义为“多用途护卫舰”,辩称只会在执行必要防御任务时搭载战斗机,而不会全天候搭载,因此“改造后也不属于攻击型航母,不会给他国带来威胁”。

  事实上,出云级已经是起降直升机的准航母,其舰长248米,排水量2.7万吨,在世界现役航母中排名第六,超过意大利1.3万吨的加里波第号、西班牙1.7万吨的阿斯图里亚斯亲王号和英国2.1万吨的无敌号。出云级实际上具备航母的功能,其有大型机库,有直通平甲板,有侧舷升降机,有右舷舰岛,可搭载舰载战斗机和直升机。出云级的机库面积比较大,达到4000平方米,与法国的戴高乐号相同,超过辽宁舰的3978平方米。

  出云号的航母化改造,一是改装滑跃起飞船头套件;二是为其甲板铺设隔热层。改造以后,出云号在实施反潜作战时,可以搭载8架F-35B短距/垂直起降隐形战斗机和14架直升机。实施制海防空作战时,则可搭载12架F-35B隐形战斗机和4架直升机。实施两栖作战时,还可以起降MV-22鱼鹰倾转旋翼机。

  从以上数据可以断定,出云号从建造初始就是航母的“坯子”,航母化改造后则变成名副其实的攻击型航母。

二、自主外交与“主体、自主”防卫合推“印太战略”

  《防卫大纲》是日本未来防卫力量整备以及防卫战略的指针,一般10年修订一次。但近些年来修订时间间隔缩短,例如,2004年至2010年时隔6年,2010年至2013年时隔3年,这次时隔5年。如此短时间修订《防卫大纲》,有政权更迭的原因,但以“适应快速变化的复杂的周边安全环境”为由加速扩充调整军备则是其真正目的。特别是2012年安倍上台后,迫不及待地于次年废弃了民主党制定的仅存3年的《防卫大纲》,并且在仅仅5年内两次出台新版大纲。安倍利用长期稳定的执政优势,打出一套经济(安倍经济学)、政治(修宪)、外交(印太战略)和防卫(扩军)的“组合拳”。此次的新版《防卫大纲》,既有效地服务于“组合拳”,也是“组合拳”的重要组成部分,逐渐形成了防卫领域的“安倍路线”。

  新版《防卫大纲》突出“主体、自主”和“地区存在”,这既是扩充调整军备的努力方向和目的,也体现了防卫领域“安倍路线”之精髓。

  “主体、自主”两个关键词5次(“主体”8次)出现在新版大纲,而2013年版大纲仅使用过1次“主体”。新版大纲强调树立主体性、自主性的防卫意识和增强主体、自主的防卫能力;强调在日美同盟中发挥主体性和自主性作用的必要性;强调面对前所未有的复杂多变的安全环境强化主体性和自主性的重要性。这与近年来愈加活跃的日本自主外交高度契合,“印太战略”则是其特色的突出体现。

  2016年8月,安倍在肯尼亚召开的非洲开发会议(TICAD)上正式提出“自由、开放的印太战略”。随即日本展开了一系列自主的印太外交活动。2017年1月,安倍访问菲律宾、印度尼西亚、越南四国,传播其印太战略。同年9月13日安倍访问印度,寻求与印度开展印太战略合作。2018年1月,日本外相河野太郎访问巴基斯坦、斯里兰卡、马尔代夫,推介日本的印太战略,拉拢这些国家参与印太战略合作。日本的这一系列的自主印太外交,似乎有编织印太战略地缘链之势,亦有对冲“一带一路”之嫌。

  除域内国家外,日本还试图拉域外国家“入伙”。今年2月4日德国总理默克尔访问日本,与日本首相安倍就维护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经济、安保等领域广泛达成共识,其中双方同意为确保印太地区的航行自由和海洋的开放性进行合作。在慕尼黑安全会议期间,2月16日日德两国外长就落实“自由、开放的印太”构想,加强日德合作的具体措施达成一致。

  “外交搭台,经济、军事唱戏”。在自主外交活动的引领下,“主体、自主防卫(军事)”紧随其后。2017年9月13日安倍访问印度时,与印方就推进美印海军及日本海上自卫队的联合训练达成协议。9月18日美日印三国外长在纽约举行会谈,河野太郎提出三国在印太海洋安全方面开展密切合作。日本海上自卫队还分别于2017年派“出云”号直升机护卫舰舰队、2018年派“加贺”号直升机护卫舰舰队到南海进行长时间的“印太方面派遣训练”。

  日本在印太地区的“主体、自主”性军事活动并非单打独斗。有美日同盟的坚强后盾,有澳大利亚的军事合作,有印度的“东进战略”遥相呼应,有英、法欲派军舰来南海“刷存在感”,日本提升印太战略“主体、自主防卫”能力和施展“主体、自主防卫”的空间将取得相得益彰的效果。

三、“地区存在”是日本印太战略“主体、自主防卫”的具体表现

  “通过积极的共同训练、演习以及海外港口的停靠,提升经常性的存在,以展示我国意志和能力。同时,将这些自卫队的活动所蕴含的战略性宣示与外交形成整体推进”。这是新版《防卫大纲》对“地区存在”的诠释,其所强调的是“全领域”和“大区域”的存在。就区域而言,则是所谓的“从东海到南海直至印度洋的海上交通线”,也就是整个印太地区。
“唱戏需要演员”,要上演印太地区的“经常性存在”这出大戏,航母化改造后的出云级航母这个“角儿”将发挥不可替代的关键作用,其不可替代性在于只有远洋作战才需要航母。搭载F-35B的出云级航母将进一步提高日本自卫队的远洋作战能力,在从东海至印度洋这条印太链上与美、英、法等西方国家以及东南亚、南亚各国军舰并肩演习作战。通过出云级航母这个“角儿”的“表演”,无论是平时还是“有事”;无论是日本“主体、自主”还是在日美同盟及伙伴国之间,日本的“存在感”始终被宣示,被强化,从而强有力地配合日本的自主印太战略。这恐怕就是日本毫不顾忌和平宪法决意航母化改造出云级的“初衷”。

  我们或许可以这样认为:未来日本将更加积极走向海外,走向印太,加强与沿线国家及美国等西方大国进行军事合作,不断提升掌控印太“秩序”的能力。并且通过出云级航母经常在印太地区“刷自卫队的存在感”,更加有力地以“主体、自主防卫”的军事力量配合日本的自主性“印太战略”。这其中航母化改造后的出云级航母的作用不可小觑。

  文章内容不代表大国策智库观点。

来源时间:2019-03-05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17 The Statecraft Institution, Beijing,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