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智库研究 > 国际战略

世界观 | 韩前政府官员分析美日韩三边安全合作前景

来源:大国策智库   作者:编译/吴天昊      2019-03-05
  导语:近年来,为应对日益紧张的东北亚地区局势,有效牵制中、俄,美不断拉紧韩日关系,打造亚洲版“小北约”。但由于历史和现实原因,韩日关系始终发展不畅,成为美日韩三边安全合作的主要掣肘。当地时间2018年12月20日,美智库大西洋理事会网站刊载韩国前国家安全事务大使(2013~2016年)、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亚洲项目高级研究员李正民(Chung Min Lee)博士撰写的一篇题为《新时期美日韩三边安全合作前景》的研究报告。报告在总结美日韩三边安全合作现状的同时,重点分析了新形势下美日韩加强三边安全合作的必要性、前提条件及所面临的制约因素,并据此提出强化美日韩三边安全合作,特别是改善韩日关系的对策建议。
原文标题为:US-SOUTH KOREAN-JAPANESE TRILATERAL SECURITY COOPERATION in an Era of Unprecedented Threats and Evolving Political Forces。
  本文由大国策智库组织编译。

一、美日韩加强三边安全合作的必要性


2018年初以来,半岛局势发生深刻变化。从金正恩新年讲话表示愿意派运动员参加平昌冬奥会,到朝韩互派特使协调朝韩领导人峰会,再到金正恩与文在寅年内三次会面;从金正恩三次访华,到金正恩与特朗普在新加坡举行会谈,各种令人瞠目结舌的外交和政治事件层出不穷、目不暇接。尽管金正恩已经展现出“弃核”意愿,但迄未做出实现“可验证的无核化”的承诺,其中的核心问题在于朝方如何解读“无核化”。金正恩同意举行朝韩峰会,与特朗普总统和习近平主席会面的主要动机是为自己赢得时间,通过与美国在无核化问题上取得一点点进展并将无核化谈判进程拉长,来实现解除制裁的目的。在此背景下,美日韩加强双边和三边协调变得至关重要,主要原因:一是尽管韩日关系发展面临困难,但对于亚洲这两大经济最发达、最民主的国家而言,无论即将举行的朝美、朝韩首脑会谈结果如何,面对朝鲜不断增长的核导威胁,双方都有必要通过密切合作来保持统一阵线。二是在现金正恩不太可能接受特朗普政府所推崇的全面、可验证、不可逆的无核化(CVID)或全面、最终、可验证的无核化(FFVD)的情况下,只有美日韩密切合作,才能确保对朝极限施压取得成效,进而找到新的无核化路线图。三是中国正在成为第二个超级大国。尽管不赞同朝鲜发展核武器,但中国希望维护金正恩政权的存续。如果金正恩政权因公众不满或军事占领而出现解体,那么中国出于维护自身利益的考虑将采取必要的措施。鉴于此,美国在全球和亚洲的领导力从未像现在这样重要,但特朗普政府所释放的信号和采取的政策缺乏连续性且相互矛盾,这令美国的地区盟国和伙伴国懊恼。

二、美日韩三边安全合作的现状

  近年来,美日韩三方安全合作取得了一些进展。美日韩副部长级会谈于2015年4月在华盛顿首次举行。在2016年1月6日朝进行第4次核试验后,三国举行了第二次副部长级会议。作为韩日加强安全合作的最重要举措之一,两国于2016年11月23日在首尔签署了《军事情报保护协定》(GSOMIA)。鉴于韩国仍然缺乏战略监视资产,《军事情报保护协定》的签署将使韩日间可以共享涉朝重要情报。过去数年,韩日两国国防部长每年都会在香格里拉对话期间举行双边会谈,并与美国防部长举行三边会谈。2016年6月28日,美日韩海军举行了“太平洋之龙”联合演习,以检验三国监视、追踪朝鲜弹道导弹的能力。三国军方之间的对话进展也很顺畅。例如,时任韩国陆军参谋长曾访问华盛顿,并与美、日同僚举行三边对话,商讨强化防护合作的途径。尽管2016年12月朴槿惠总统被弹劾导致韩国内政坛动荡,但三国防长依然于2017年2月14日就朝鲜弹道导弹威胁举行视频会议。韩日海军舰艇于2017年4月3日至5日在济州岛与日本本土之间的国际海域举行了联合反潜演习。第八次美日韩三边防务对话亦按计划举行。三国最近一次防务对话,即第10次防务对话于2018年3月21日在华盛顿举行。2017年5月,文在寅总统入主青瓦台后,美日韩领导人在汉堡举行的G20峰会期间发表了共同声明,强调面对朝鲜不断增加的核导威胁,三方必须加强合作。然而,2018年举行的三次朝韩首脑会谈及美朝首次峰会已经对美日韩三边安全合作的未来产生了负面影响。中国与俄罗斯、朝鲜继续主张“双暂停”,即朝鲜冻结核及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项目,而美韩等国则大幅降低年度演习规模。更糟糕的是,特朗普多次表示,美韩联合军演是“挑衅性的”,并在2018年8月声称,由于“他与金正恩的良好关系,没有必要花费巨额资金用于举行美韩联合军演”。在此背景下,维持强大的美韩联盟及可信赖的威慑态势将面临巨大挑战。

三、维持美日韩三边安全合作的前提条件

  在东亚地区,最困难也是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之一就是韩日关系。两国都是美国在亚太地区的盟国,因历史、文化及地缘政治因素而联系在一起,但同时韩日关系也深受独岛(日本称“竹岛”)主权争端、慰安妇等历史遗留问题及国内政治因素的影响。因此,从很多方面看,在东北亚快速变化的地缘政治格局下,韩日关系既没有想象的那么差,也没有期望的那么好,强化美日韩三边安全合作需考虑以下三方面因素:一是克服历史遗留问题及身份政治的影响。尽管韩日关系正常化已有55年,但两国关系如此脆弱的主要原因在于,这两大邻国的国民无法正确处理根深蒂固的历史记忆和各自所具有的鲜明民族特征。过去,公众态度对韩日关系的影响有限,但随着两国国内民族主义的崛起,国内强大的政治力量开始影响韩日双边关系。二是正视所面临的共同安全威胁。尽管韩日两国都有身份政治的倾向,国内民族主义活跃,但两国都面临一系列共同的安全威胁。其中,最大的威胁是朝鲜日益强大的核武器,以及弹道导弹及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能力(如生化武器)。三是发挥美国的纽带作用。美国在拉紧韩日之间关系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但随着韩日国际影响力的提升,两国都要求美国在韩日历史问题和领土争端问题上“选边站”。但美国始终拒绝在重大领土争端问题上“选边站”,而是致力于推动韩日逐渐达成和解,共同关注更重要的安全威胁。从美方的角度看,中国在南海建造人工岛礁,单方面拓展防空识别区,在关键国防技术方面快速追赶美国等,都需要美日韩建立强大的三边安全协调与合作机制来应对。但对韩国而言,特别是在诸如卢武铉、文在寅等进步政府的领导下,与日本的安全合作不应招致中国的反制或使本国加入事实上的三边军事联盟。

四、加强美日韩三边安全合作的路径

  自韩日关系正常化以来,两国关系及美日韩三边合作均取得了很大进展,但同时两国关系又饱受历史记忆及领土争端的影响。自1950年朝鲜战争以来,特别是朝加快核导研发进程后,韩国始终充当着日本的安全屏障。如今,日本已成为世界第三大、亚洲第二大经济体,而韩国则是亚洲第四大经济体,两国的经济既有合作,也有竞争。双方在气候变化、人权、自由与开放贸易、可持续性发展等方面,拥有非常相近的态度和利益。与此同时,韩日都对中国军力的不断发展心存顾虑。鉴于上述情况,美日韩,特别是日韩之间必须沿以下路径加强安全合作。一是无论2018年以来东北亚地区出现的穿梭外交的结果如何,都不能相信金正恩会接受完全、可验证、不可逆的无核化(CVID)。尽管华盛顿方面日益关切朝鲜的洲际弹道导弹能力,但韩日两国更担心的是朝鲜的短程和中程弹道导弹。而且无论韩日政府以何种方式来处理朝鲜问题,朝鲜无核化的强劲势头都难以为继。二是韩日应加强在关键安全问题上的合作。尽管韩日间存在很多棘手问题,且短期内难以解决,但面对一个拥核的朝鲜,两国有必要进一步加强情报共享(包括图像和信号情报),举行联合军事演习,提升对彼此危机管控能力和机制的熟悉程度,以便更加有效地应对大规模危机和冲突。尽管由于政治敏感问题,韩日间的协同作战能力难以有效提升,但提升美韩、美日之间的协同作战能力还是必不可少的。美日韩应认识到加强三边合作符合各自的核心利益。三是韩日应进一步强化两国在政治和安全领域的关系。随着东北亚地区进入前所未有的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动荡期,加强韩日间的政治与安全合作,不仅仅是因为两国面临共同的威胁和安全关切,更重要的是,如果美日韩三边安全合作机制中最薄弱的一环——韩日双边关系未能得到改善和加强,那么韩日都将面临很高的机会成本。

  文章内容不代表大国策智库观点。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17 The Statecraft Institution, Beijing,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