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智库研究 > 国际战略

张乃欣:关于国家主权信用在中亚国际合作中的作用探讨

来源:大国策智库   作者:张乃欣      2018-12-25

导语:国家主权信用是指以国家为主体的信用。本文以国家主权信用为视角,对其在中国与中亚各国的能源合作过程中所发挥的巨大作用进行了研究。分析认为,强大而健全的国家主权信用体系是中国与中亚各国开展能源合作的互信基础。而且我国的国家主权信用评级显著高于中亚各国,这是我国的明显优势。另外,本文进一步阐明了在中国与中亚金融服务业合作体系中国家主权信用所发挥的重要作用。基于此,本文倡议在当前我国信用评级行业尚不发达的情况下,应加大力度投入我国本土的信用评级体系建设,壮大我国评级机构的实力,切实提升国际信用评级业的中国话语权。



国家主权信用是指以国家为主体的信用。在狭义上是指国家以债务人的身份,通过发行公债筹集财政资金的一种形式,广义上可以将国家主权信用理解为包括发行信用、财政信用、经济信用、政治信用等多种形式组成的集合。作者以国家主权信用为视角,对国家主权信用在中国与中亚各国的能源合作过程中发挥的巨大的支撑作用进行了研究。研究结论认为,强大而健全的国家主权信用体系是中国与中亚各国开展能源合作的互信基础。在国际政治关系方面,国与国之间的“政务诚信”为中国与中亚能源合作提供了政治保障。在经济方面,商务诚信为经济上的密切合作提供了坚实的物质基础。没有国与国之间的互信机制,就无法建立起良性互动的国家间交往关系,更无法推动具体的产业领域和项目的落地实施,微观经济主体的具体经济活动也失去了最基本的互信基础。

作者根据会计学中关于“无形资产”的定义对国家主权信用进行了解读。从国家主权信用评级的国际比较来看,我国国家主权信用评级显著高于中亚各国。纵观国际社会的主权信用评级,能够获得较高信用评级的国家并不多,国际三大评级机构对我国的经济增长能力和风险控制能力更是给予了高度肯定。可以说:较高的国家主权信用评级是我国的一种重要资源,就像会计核算中的“商誉”一样,虽然不能独立于企业之外,但其具有潜在价值,是能够为企业带来超额利润的资产。高评级的国家主权信用依托于国家的经济、政治、文化等多个方面,与一国的综合实力融合于一体,由其带来的正向经济效益是显著的。

国家主权信用作为一种重要的国家资源将在一国的政治、经济、文化、社会发展等诸多方面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学术界已经有众多成果证明,高级别的评级能降低一国政府在国际资本市场上的融资成本,提升融资能力,信用评级的上升与下降直接与其国债利率、汇率、股市等金融市场构成正面或负面影响,并通过传导机制影响到国内企业的资信。从更广阔的视野来看,信用评级也是国际资本流向的风向标。

另外,作者进一步阐明了在中国与中亚金融服务业合作体系中国家主权信用发挥着“终极贷款人”的重要作用。所谓“终极贷款人”是指一个主权国家在极端风险出现的情况下,所能支配、调动的资金和资源的数量的多寡,其核心在于国家对风险的最终兜底作用。当前国际货币体系正处在打破以美元霸权为主导的原有体系,寻找新的适应世界经济发展的动态平衡阶段,美元并不能担负起国际货币体系的“终极贷款人”角色,并且基于国家安全角度考虑,任何一国政府也不可能完全信任或依靠由他国货币所主导的“终极贷款人”体系。

基于此,以不断提高国际储备和国与国之间的货币互换为主要手段的“自我保险”和“相互保险”的国家主权信用增信方式得到国际社会的认可并被普遍使用。例如我国的国家主权财富基金、俄罗斯联邦政府的国家稳定基金和哈萨克斯坦政府的国家基金等,这些基金都是将国家储蓄中的一部分作为增强国家抵御突发事件的能力和提升发展后劲的重要资金支付能力的保障。这主要是因为,国际储备作为国家基金的重要来源,储备的多寡决定了基金的规模,国际储备实力雄厚,则国家基金可用额度和可供调配的资源也较多,“稳定基金”才会“稳定”。国际储备额度和规模在数量上是一国政府可控的,同时货币互换的数量规模和互换频率及时间节点也是可控的,这些做法并未超越一国主权的控制范围。“自我保险”和“相互保险”是建立在国家主权信用基础上的国家金融安全保障措施,在现实的国家金融风险防控体系和国家主权信用治理方面已取得了较好的效果。

最新的GDP数据显示,我国现已位居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而英国、德国、日本均排名靠后,且经济总量与我国相差悬殊。根据现有国际三大评级机构对中国的信用评级结果来看,“标普”在2008年前一直将中国的评级维持在A级,甚至低于已陷入破产边缘的希腊政府,而无论从经济增长、外汇储备、财政赤字等指标衡量,还是从国家稳定性、抗风险能力等方面来测度,显然我国的主权信用不弱于、甚至优于上述国家,可以说国际评级机构相对低估了对中国的国家主权信用评级。另一方面,国际三大评级机构的主权评级主观性色彩是否过于浓厚,其公允性得到质疑;是否与国际上的资本炒家有利益“捆绑”也值得探讨,例如“穆迪”和“标普”下调对中国主权信用评级,由A3下调至A1,这是否与国际上做空中国金融资产的国际资本炒家相呼应?这些问题都值得深入分析。

但在当前我国的信用评级行业尚不发达的情况下,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推进实施,“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在政治制度、经济水平、社会稳定程度、文化形态、市场机制等方面都存在较大差异,而这些方面都是构成国家主权信用评级的重要权重指标。为打破当前国际市场上由个别评级机构主导国家主权信用评级结果的垄断性格局,避免个别评级机构以自身利益出发而出现的评级结果偏颇性风险,我国更应该抓紧建立和完善本土的信用评级体系建设,推动我国国家主权信用评级行业的发展壮大,打造出立足于中国话语体系的民族品牌的信用评级机构,提升和强化我国信用评级行业的国际地位,构建中国话语体系下的国际信用评级体系,不断增强国际信用评级体系中的中国因素。

国家主权信用评级的实质就是对某一主权国政府作为债务人履行偿债责任的信用的能力和意愿的一种评判。为进一步推动“一带一路”倡议的实施,我国不但发起成立了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而且还发起设立了“丝路基金”等重大金融平台,为中国资本“走出去”搭建桥梁和纽带。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推进实施,中国对外投资、对外贸易规模以及对外形成的应收债权预计将呈现出增长态势。因此,对被投资国、债务国的主权信用评价将变得更为重要。我国作为资本输出国、债权国在对外投资过程中首先应对被投资国、既定的债务国的主权信用予以评价,并将信用评级作为对外投资的决策参考依据之一,在此基础上对投资风险进行预估,并事前建立完善的风险防范与风险补救预案。

中国信用评级行业的发展壮大,有利于国际信用评级市场的话语体系进一步多元化,有利于打破现有个别国际信用评级机构垄断国际信用评级行业的市场组织结构,有利于在多元化的国际信用评级市场中形成国际社会所公认的主流评级体系和评级机构。因此,也只有这样的评级机构才更具有公允性和可靠性,才能更加科学、更加公正地服务于世界经济发展的需要,这也是信用评级行业最为重要的价值体现。


张乃欣,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出站博士后。

文章内容不代表大国策智库观点。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17 The Statecraft Institution, Beijing,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