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智库研究 > 国际战略

肖斌:当前阿富汗的安全局势及前景分析

来源:大国策智库   作者:肖斌      2018-12-13

对当前阿富汗安全形势及前景分析的本文主要基于三点要素:一个是相关大国间的关系(冲突或合作),二是阿富汗国内权力平衡水平(组织的政治资源),即国内政治势力的政治资源如何分配等等,三是周边邻国的问题,包括阿巴关系,社会反向运动激进化水平(即宗教极端主义等激进思想的变化趋势)。


一、相关大国间的关系对立明


中国、俄罗斯和美国间的有效合作对阿富汗和平进程有积极的推动作用,然而,在特朗普政府任期第2年,美国与中国、俄罗斯关系急速下降,美俄关系已到冰点。美国在调整对阿富汗塔利班政策,寻求放弃与中国、俄罗斯在阿富汗问题上合作的可能性。主要表现是美军空袭次数从2017年的4千余次,下降到今年的1748次。这说明美国在调整对阿富汗塔利班或反叛武装的政策,降低攻击次数,目的是与愿意谈判的阿富汗塔利班接触,而重点打击阿富汗塔利班中的强硬派。2014年乌克兰危机后,美俄关系一直处于冰点,随着中美贸易战开打,中美关系也开始走下坡路,并从经济扩展到军事,政治关系存在继续恶化的可能性。这直接影响到中美在阿富汗问题上的合作。自2018年以来,中美军事关系频频倒退,包括各20185月份五角大楼撤回对中国军队参加多国海军演习的邀请,理由是中国在南海加强了军事行动。美国的决定令北京不满;美军的B-52战略轰炸机频频飞过南海地区。美国专家也不看好中美关系的未来。20187月美国《国家利益》杂志,14位专家谈中美关系,8名美方专家都持消极立场,认为中美冲突将会发生。因此,大国间的合作,可能性已经比较低了。

如果说大国关系没有目前这种冲突,中、美、俄这三个国家在阿富汗问题上有可能保持一定程度上的合作。然而,目前中、美、俄三国之间问题重重,在解决阿富汗问题上很难形成国际合力。


二、阿富汗国内权力平衡水平非常不均衡


阿富汗国内权力平衡水平,是指其国内组织的政治资源若能达到相对平衡,国内局势稳定程度就高。截至201810月阿富汗国内社会基本形势是,人口3160万, 99.7%的人信奉伊斯兰教,30岁以下的人口占64%;而30岁以上的青壮年如果难以就业,很容易受宗教极端主义影响,这种情况值得我们关注。

目前正在进行的阿富汗议会选举,在程序上是比较规范的,约2500人竞选议会的249个席位。在性别平等方面,阿富汗要求每个省必须保证有两名女议员,这吸引了很多阿富汗女性选民参选,所以在这种宗教影响较大的地区,女性的政治参与行为已经相当活跃了。为了保证选举公正,阿富汗的选举采用先进的生物指纹系统,每个选民通过生物信息采集,投票选举。尽管议会选举过程相对顺利,但是,从7月份到10月在阿富汗2500多名候选人当中已经有10人被刺杀,可见在议员选举中权力斗争相当激烈。

根据驻阿富汗美军的报告,阿富汗反叛组织主要有塔利班、阿富汗伊斯兰党、哈卡尼网络、基地组织等,此外还有呼罗珊省伊斯兰国。20183月反叛武装组织已控制14%的地区,而在2016年仅仅6%,中间摇摆的、经常发生冲突的地区占29%,政府实际上只控制了56%的地区。因此,在反叛武装组织没有参加议会选举的背景下,阿富汗现在选举产生的领导人,无法控制不住这14%和这29%的地区,阿富汗和平进程很难真正启动,这个国家基本上是四分五裂的状态。

按照目前的局势来判断,阿富汗国内的暴恐行为有可能向更专业化的暴力行为转变,即低强度、有组织的暴力,若不能加以控制,将有可能向高强度、有组织的暴力发展。现在可能仅仅是一些汽车或人体炸弹,以后有可能向大规模的军事行动发展。


三、周边邻国关系不佳、社会反向运动的激进化水平较高


邻国关系当中,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关系非常重要。2018年初,我国启动了“中阿巴三国外长会晤的北京进程”,但阿富汗对“北京进程”并不看好,认为合作的基础很脆弱,根本解决不了问题。20181015号阿巴国边防军又发生武装冲突。

社会反向运动的激进化水平,主要表现是宗教极端主义。哈萨克斯坦在反对宗教极端主义行动中投入了8000多万美元。乌兹别克认为现在的中亚主要问题不仅仅在中央内部,其实已经外溢到外部。例如美国发生的有几起暴恐的爆炸事件,跟中亚籍的移民是有关系的。2018730号在塔吉克斯坦发生暴恐事件的,由伊斯兰国参与,导致4名外国游客受伤。联合国国际犯罪组织于今年5月份在20186月举行的上海合作组织青岛峰会上,与会的各国元首还发布了《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元首致青年共同寄语》,强调各国及其主管部门应为应对在青年中传播恐怖主义、分裂主义和极端主义发挥决定性作用,包括在上合组织地区反恐怖机构框架内开展密切合作。

综上所述,在大国关系对立、阿富汗国内政治不稳定、阿巴关系和宗教极端思想对中亚国家的影响较大等综合作用下,在中长期内阿富汗和解进程艰难,国内局势严峻,并存在着恶化的可能性。


四、中国需要积极介入阿富汗问题的解决


对于阿富汗问题,中国更加积极主动。首先,从稳定中美关系来看,阿富汗危机给中美在该问题上合作提供了机会,借助阿富汗问题扩大中美共同利益,可能是比较好的选择。在冷战时期,阿富汗问题就在中美关系正常化中发挥过巨大作用。其次,我们要积极地同塔利班或反叛的武装集团多接触,保持良好关系,增加我们对阿富汗和平进程的影响力,提高与其它大国合作的能力。第三,修建途径瓦罕走廊的新疆喀什至阿富汗喀布尔简易公路。这起码能表现出中国积极参与阿富汗和平进程的态度,既可以输送人道主义物资,必要时也可能输送军事物资。考虑到高海拔的施工难度,可以降低公路等级,提高车辆的通过性,这在汽车技术上也不是大问题。例如6xt越野卡车等。打通新疆喀什至阿富汗喀布尔简易公路的目的就是增加谈判资源,手中有牌,才能赢得主动权。现在国内有人担心阿富汗武装恐怖分析从瓦罕走廊入境,其实这个区域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没有通过专门训练和拥有专门设计武器,根本无法在该地区作战。在建立这条公路前,可以与阿富汗政府协商,交由中国公司经营管理。

第四,在制订“一带一路”与阿富汗发展对接时,我们要注重需求侧。此外,要细化 “一带一路”的目标,要一国一策。以营商环境为例,在营商环境较差的国家和地区,我们应该以争取民心为主,多多开展民生项目;而针对那些营商条件较好的国家和地区,我们在促进贸易便利化的同时,多签订贸易便利化协议;促成自由贸易区建设,并且推动人民币国际化。


肖斌,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副研究员

文章内容不代表大国策智库观点。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17 The Statecraft Institution, Beijing,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