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智库研究 > 国际战略

陆钢:“一带一路”战略制约与国际市场对策

来源:大国策智库   作者:陆钢   2018-12-06

导语:“一带一路”倡议提出至今,面临着自身战线过长、沿线国家政局变化等不同方面的的问题与挑战,就这些问题本身可以看出中国面临的战略制约。为此,中国能否进行战略调整,笔者从“一带一路”的战略目标、确定边界与范围等不同的角度进行分析,重点强调了“一带一路”同新疆的发展稳定有内在联系。同时,就战略调整的可行性与主要事项进行深入探讨,最后给出相应的政策建议。

 

一、“一带一路”面临的战略制约与根源

首先,“一带一路”倡议提出至今已经五年了,一些问题逐渐浮现出来。

一是出现了泛化、“空心化”和政治化的倾向,即“一带一路”的原有边界逐渐模糊,越做越大;

二是战线过长,基建投入过大,外汇储备的消耗过多;

三是美、欧等西方大国从观望变成质疑乃至反对,尤其是中美关系开始出现问题,特朗普总统反对所有中国相关的倡议,欧洲也开始提出了批评,只有日本可能争取过来;

四是沿线国家政局出现变化,比如之前的斯里兰卡、希腊发生政治局势变化后,对特定的合作项目出现了疑虑,现在马来西亚、巴基斯坦似乎对整个“一带一路”都产生了质疑,甚至指责中国搞“债务陷阱”。

发现这些问题产生后,“一带一路”本身内涵,就存在着三个主要的战略制约。如果不考虑这三个战略制约,不顾一切地拉长战线,必然会出现反弹:

 第一是主权至上原则的制约。一个政府的更迭是难以左右的,而且政策也可能经常出现变化。“一带一路”的投入,可能因为一个政权倒台变成一场空。另外,“一带一路”的沿线政府,很可能无力偿还债务,即使用国家主权担保,最多债务国信用丧失,但我们的成本也已经无法收回了。

第二是大国势力范围的博弈。实际上,“一带一路”正处在大国博弈最为激烈的几块区域:中亚相对好一点,但如果中俄产生矛盾,中亚也会出现不可想象的困难;除美、俄等大国外,还要注意到包括沙特、土耳其等地区大国,比如土耳其在中亚的影响力就非常大。也就是说,中国推动“一带一路”,需要面临一连串对手,局面复杂,难以招架。

第三是国际经济秩序规则制约。具体是两个方面,一是美元霸权的制约,二是美欧市场的制约。“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哪怕是最落后的国家,只要成为一个独立国家,想要融入国际社会,就必须在现有的国际体系下,遵守现有的国际经济秩序,而这个经济秩序则建立在美元霸权的基础上。举个最简单的例子,美国要对一个国家发动制裁,把SWIFT关闭,受制裁国束手无策,比如土耳其整个经济几乎要崩盘了。中美贸易战,中国的经济体量大,但也比较艰巨。同时,对欧洲市场也不能太过乐观,美国一旦协调成功,欧洲大门随时可能关闭。


二、及时进行战略调整

第一,要明确“一带一路”的终极目标是什么,就是要明确回答:“一带一路”同我们中国人民有什么关系,同沿线国家人民又有什么关系?我认为,主要是有三个明确的目标:1)要实现人民币国际化,不是全球的,是成为区域性的流通货币;2)要建立主导型国际市场,形成世界第三大国际市场;3)在前两者的基础上,建立区域国际经济规则,并非是要推翻美国主导的规则,而是在原有规则上,提升我们的话语权。

第二,要确定“一带一路”的边界和范围。“一带一路”最初的目标,就是确保西部安全,拓展战略空间,但之后不断扩大,“一带一路”国家已经达到65个,中亚国家甚至感觉受到了冷落。现在的“一带一路”包括东南亚、南亚、西亚、中亚、俄罗斯、中欧、东欧、北非、东非,还要拉入拉美国家,等于拓展到了全球,反而丧失了原本的战略意义。尤其“一带一路”是建立在经济投入的基础上的,我国也不足以承担如此巨大的经济负担。

第三,必须要选择一带一路的核心区。整个大中亚地区就是“一带一路”的核心区域,其重要的战略地位亦无需赘述。

第四,也是最为重要的,“一带一路”同新疆的发展稳定有关系。要通过建设新疆的消费市场来解决其经济发展问题。新疆乃至大中亚地区,其发展模式依然是传统的工业化,仅仅是作为一个原料供应基地,或最多上升为一个出口加工基地。但市场是人类最古老的,也是最自然的一种生活方式,比如小的集市巴扎。中亚包括新疆的消费市场很重要。

不过从地缘经济和政治来看,这一地区是双内陆,远离出海口,交通是最大瓶颈,成本太过高昂,且基本没有尽头。我曾到新疆参观了一个纺织厂,这一家是非常少有地具有盈利能力的,就是将货物输入长三角,加上库尔勒政府提供的很多优惠政策。反观中亚,还是应该根据当地的实际民生情况,来培育消费市场。市场本身是伴随着城市化的,新疆以及中亚,二、三十万人口的城市很多,虽然不很发达,但已经形成了一定的城市规模,尤其是费尔干纳,劳动密集、失业率高,发展传统经济没有市场。

消费市场是政治影响的决定因素,例如费尔干纳盆地唯一的市场是莫斯科,包括塔吉克斯坦人到莫斯科就业,也反映了其劳务市场在莫斯科。俄罗斯虽然距离较远,但这样就能保持影响,所以莫斯科实际是通过消费市场保持了对中亚的一种影响。中国也应该从消费市场着手,购买中亚的产品和服务,无论从人口还是地理位置来看,新疆是最有利的,因为它同中亚比较接近。应该通过扩大消费市场,让中亚国家的产品往新疆乌鲁木齐或者是霍尔果斯输送。让新疆成为中亚产品的一个消费中心,进而从新疆辐射出来到内地。

 “一带一路”基本覆盖的是边缘地带和半边缘地带的一些国家,中国有可能在这方面有所作为;而西方目前还没有在这一区域取得成功,只一个阿富汗就令美国焦头烂额。中亚是新兴的地缘政治板块,发展水平很低,急需邻近大国的援助,虽然成本很低,但可以获得巨大的政治收益。

基于上述的三个目标,其中构建国际市场是重中之重,目的就是为了让人民币流通。中国要为世界的和平稳定做出贡献,为国际社会提供公共产品,就需要形成一个新的自有体系。特别是一旦中美市场关闭,是否可能出现两个市场?正好中国可以在中亚利用地缘和经济优势,在政治上有一番作为,因此“一带一路”不应该是纯经济的,而是要形成“一带一路”国际市场。人民币国际化也必须是在岸的,而不可能是离岸的,那么逐个分析各个沿线板块,经济实力和政治意愿等因素决定了,只有中国才成为一带一路国际市场的主体板块,核心区域就将在上海。我之前在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的发言说,“一带一路”不是“一路向西”,而应当是“一江春水向东流”,重点要放在上海。这次进博会就恰好是为“一带一路”国际市场拉开了序幕。


三、战略调整的注意方面及可行性

我国中小型民营企业家的自主与创新能力都是可资利用的,凭借他们极其强盛的生存能力特别强,可以实现自主发展。我国在中亚的投资面临当地的武力威胁,政府应该通过商会、非政府组织等等力量形成市场规范,而不是使用武力保证其安全,武力不能永远解决问题。

“一带一路”国际市场在上海,那么中亚市场可与上海实现同步。比如塔吉克斯坦注册了中塔工商联合会,塔吉克斯坦副总统出任会长,组织了一批中国企业家,由于我国法律的相关规定,这个机构不能中国注册,是在塔吉克斯坦注册后返回上海,中国企业使用人民币采购塔吉克斯坦的产品。

另一个要解决的问题是,国家战略与各个部门之间脱节太大。可以利用一些国际合作,比如进口博览会的模式开辟中亚市场,乃至中东欧市场,后者的发展程度更高,在上海更容易接受。

总之,应该利用好现有条件,逐步发展中亚市场。最终目的是将经济影响力转化成政治影响力,进而赢得对中国的认同感。虽然中亚的工作重点还是直接关系到国家安全的反恐问题,但可以从经济入手,通过地区合作,比如次区域合作,来解决中亚的经济问题。

同时,中美俄三方就费尔干纳问题,可以成立一个专项治理小组,设立项目,鼓励民营企业家参与。再者,形成一个多层机制,由于费尔干纳是三国交界地,因此可以形成一个塔、吉、乌、中四国参与的多边机制,中国仅仅提供交流平台,非政府组织和智库可以适当提出一些意见,各方力量协调,共同解决问题。

总之,中亚的市场需要依靠上海带动,并且只能是上海。今后的中亚共同市场就在上海,上海也作为“一带一路”国际市场的分论坛。对中亚既要用市场手段,又要有政治的考虑。

结论是,当前“一带一路”的战略规划思维没有摆脱旧有格局,反而加深了中国及其沿线国家对西方市场的依赖。在没有自己市场、货币和规则的条件下,所谓的“亚欧联合”是一种幻想。我们应当丢掉幻想,准备市场。面临美欧围堵的情况下,自力更生建设中国主导的国际市场。

中国应该收缩力量,突出重点,加大对中亚核心区域的战略投入,“一带一路”要充分利用其他区域性合作框架“瘦身”瘦身。通过实现人民币区域化流通,逐渐具备国际属性,将国际市场必然建在中国国内。在国内市场的基础上加大对外开放,国际市场的核心区域置于上海,辐射长三角。上海市场的目标是扩大人民币流通的规模、提升人民币的国际吸引力,并融合上海精神与西方标准形成“上海标准”,使其成为沿线国家共同认同的商业文化价值观。

 

本文根据作者在20181026日大国策智库举办的“中亚战略及区域发展合作”研讨会上的发言整理。

文章内容不代表大国策智库观点。 

来源时间:2018-10-26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17 The Statecraft Institution, Beijing,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