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智库研究 > 国际战略

黄靖:以“稳定”、“发展”、“反恐”为南亚战略基本出发点

来源:大国策智库   作者:黄靖      2018-05-02


  黄靖,大国策智库高级研究员,德国罗伯特·博世(Bosch)基金会Richard von Weizsaker 院士。曾任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特聘客座教授,亚洲与全球化研究所所长,布鲁金斯学会外交政策所任资深研究员,斯坦福大学雪伦斯顿研究员,美国犹他州州立大学政治学教授和亚洲研究中心主任,哈佛大学讲师。

  中国在南亚的合作与战略,都要从中国的利益出发。中国的利益其实就体现在六个字上:稳定、发展、反恐。稳定是要维护的大局,发展是大方向。稳定是发展的必要条件、是基础,但是发展能促进稳定,没有发展,也难以稳定。反恐则不仅关系我国的安全,而且在南亚也是一个大问题。由于对恐怖主义的界定、划分和行动上的差异,反恐往往是导致国家与国家之间、地区与地区之间冲突与纠纷的根本原因。而反恐行动往往破坏稳定。比如美国为了“反恐”侵入阿富汗,结果是造成了长期不稳定,也形成了很复杂的国际关系。


一、维持中印关系稳定策略


  十九大的报告里提到“抓最大矛盾”的指导思想。中印关系稳定是南亚稳定的主要矛盾。中印关系的稳定是整个南亚地区稳定的核心,在南亚的战略就要以这个稳定为主导思考点。如果中印关系不稳定,中巴关系、中缅关系、中斯关系都会因为印度的阻挠而搞不好。而中印关系最大的不稳定就是印度倒向美国。印度跟中国单打独斗是敌不过中国的,但是印度一旦加入美国“印太”战略,那这个不稳定就成为了长期的不稳定。印度虽然有不结盟战略,但不结盟战略有一系列的前提条件要满足。印度裔精英在美国成功加入美国主流社会,更直接拉近了印度和美国之间的关系。因此我们不能采取单边主义,一味地偏袒巴基斯坦,否则很有可能会把印度推向美国。

  要维持中印关系的稳定首先要对大趋势进行判断,比如说发展中巴关系,是否会影响中印关系的稳定?要维持中印关系稳定,无非是要争取做到以下三点:第一,让印度不敢破坏中印关系。第二,不能破坏中印关系。第三,不愿破坏中印关系。从中国的角度上讲,“不愿”是最好的,但是“不敢”是最直接的,我认为中国的维持政策首先要基于让印度不敢去破坏中印关系。如果它破坏了中印关系的稳定,一定要让他们付出代价,这些代价要大到足以让他们不敢去破坏。但中国尽力争取的方向是要印度不愿破坏中印关系,这是最好的。但比较现实的目标是让印度“不能”破坏中印关系。达到这个目标,有两个关系要处理好:一个是中印双边关系,二是牵涉中印的多边关系。

  我认为,当前我们在处理中印双边关系当中有三大缺陷:第一,战略上不重视,总觉得印度和我们不是一个层级。第二,没有把中印关系放在整个发展大战略当中去思考,而只是局限双边思考,没有看到印度在南亚地区的巨大影响,很少考虑到印度在国际事务中的定位和作用。第三,整体而言对印度的研究很欠缺。

  要搞好双边关系,也要加强多边关系,我们在南海取得了很大成功的重要原因就是双边谈判解决问题,多边合作管控危机、促进发展,即所谓双轨制。对印度也可以采取这样的思路,一边跟印度加强双边关系,有效管控利益冲突,另一边通过多边机制促进共同利益和发展。在多边的问题上,要充分利用上合组织。比如上合组织中,反对印太战略、不愿意看到印度倒向美国的应该占大多数。我们可以同上合组织成员国一起来应对印太战略,凸现中印的共同利益。


二、“一带一路”如何合作发展


  发展一定是合作发展,因为一带一路不合作就发展不起来。合作有两个方面:一是合作的行为,二是合作的意愿。我认为我们最近推动“一带一路” 的合作行为做得很好,但是“合作意愿”的表述大有欠缺。比如搞“一带一路”,很大程度上和印度的沟通不够,在牵涉到印度利益的一些项目上采取单边行动。确实,我们知道印度不愿意加入甚至敌视一带一路。但是我们还是要和他们商量,共商是第一位。话要软说、事要硬做。手段可以硬,但身段要软。我们要把合作的意愿表达足,然后再来争取合作的行动。不能达成合作也罢,至少我做到了“共商”。

  “一带一路”不是一个大规模的外援计划;也不是中国的马歇尔计划,(马歇尔计划是当年美国为加强对西欧控制而实施的经援计划);也不是一个国家主导的政治战略行为。“一带一路”是经济行为,目的是促进经济发展。既然是经济行为,可以用12个字总结:市场推动、法制保障、项目主导。所谓“市场推动”,就是要有盈利。其次,要求法制保障,如果没有法制保障,没有合同精神,就不做,也做不下去。第三,项目主导,跟着项目走。“一带一路”最大的危险,是搞成一个外宣项目,把它宣传成党的政策和方针,这样别人就会心生疑虑甚至恐惧。我认为“一带一路”是经济发展项目,市场推动(或市场引导)、法制保障,项目主导,要依靠大家去做。


三、反恐的“三不”原则


  反恐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各国对恐怖主义有不同的界定和政策,反恐的行为和方式也不同。我国反恐要有一个底线思维,首先要搞清楚不能做什么,才能明确要做什么。

  反恐要坚持“三不”原则。首先,除非触及核心利益,不能借反恐干涉别国内政。反恐要同与事国协商,比如说我国公民在巴基斯坦被绑架,就要和巴基斯坦合作。必要时可以采取特别行动,但绝不利用反恐干涉别国内政,这也是自我保护。

  第二,在反恐中不选边站。除非这个分歧牵扯到中国的切身利益,我们要多促和,尽量不要选边站。

  第三,反恐中不搞单边主义。美国15年前高高在上,为什么垮得这么快?一个主要原因是他们搞单边主义,打阿富汗后,打伊拉克,最后美国把自己给打败了。他们很霸道,所谓霸道就是“做能做的事情 ”(do what one can),而我们要“做该做的事情”(do what one should),这是王道。

  简而言之,这三个关键——稳定、发展、反恐,就是维护中印关系的稳定与发展,我认为这是中国在南亚战略的核心主线。


  文章内容不代表大国策智库观点。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17 The Statecraft Institution, Beijing,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