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智库研究 > 国家战略

应对大国科技竞争的美国《无限边疆法案》

来源:世界知识   作者:刘国柱      2021-01-07

2020年5月27日,由美国少数党领袖、参议员查尔斯·舒默领衔,两党重量级议员托德·杨、罗·卡纳和迈克·加拉格尔组成的两党联合立法小组提出了《无限边疆法案》(Endless Frontier Act)。该法案旨在通过增加对未来技术领域的发明、创造和商业化投资,巩固美国在科技创新方面的领导地位。两党立法的目标是提供支持,确保新的研究投资转化为新的美国公司并应用于制造业和高科技领域,使全国各地都有新兴技术产业的中心。


刘国柱:浙江大学美国研究中心/世界史所教授


01

《无限边疆法案》是什么


拟议中的《无限边疆法案》包括以下几方面内容:


首先,改革美国科研体制,将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NSF)更名为国家科学技术基金会(NSTF),并设立技术局,增设一名副主任。技术局的职责是:通过关键技术重点领域的基础研究加强美国在关键技术方面的领导地位;改善关键技术重点领域的教育并吸引更多学生,增强美国在关键技术重点领域的竞争力;加快将关键技术重点领域的基本进展转化为国家目标的进程和产品,这些进程和产品与经济竞争力、国内制造业、国家安全、共同繁荣、能源和环境卫生、教育和劳动力发展以及运输有关,能够促进联邦资助的研究与发展对经济和社会产生影响。


其次,《无限边疆法案》确立了近期美国国家科学技术基金会重点突破的技术领域:即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高性能计算、半导体和先进计算机硬件;量子计算和信息系统;机器人、自动化和先进制造;自然或人为灾害预防;先进通信技术;生物技术、基因组学和合成生物学;先进能源技术;网络安全、数据存储和数据管理技术;与其他重点领域相关的材料科学、工程和探索。


第三,加大对技术研发的经费投入。法案确定未来五年为技术局提供1000亿美元的研究经费,重振美国在决定其全球竞争力的关键技术方面的领导作用。大学技术中心将获得至少35%的经费,以支持“概念验证开发和原型设计,以减少成本、时间和新技术商业化的风险”;国家科学技术基金会理事会将获得至少15%的经费,以支持理事会进行有关“可能影响关键技术关注领域的技术设计、运营、部署或技术的社会与道德后果的问题”研究;奖学金计划将获得至少15%的资助,以支持本科生奖学金、研究生奖学金和实习生以及博士后研究;测试平台将获得至少10%的支持,增强“在关键技术重点领域(包括硬件或软件)促进制造,集成以及酌情制造新的创新技术的制造设施”;从实验室到市场的计划将至少获得5%,支持各种技术商业化活动。


第四,在未来五年内,授权商务部投入100亿美元在美国各地再建10~15个区域创新中心,资助“有明显潜力和相关资产来开发关键技术重点领域但尚未成为领先技术中心地区”的财团。每个财团必须包括一个高等教育机构、地方和州政府代表及一个经济发展组织,包括非营利组织、营利性公司、联邦实验室和美国制造协会。该法案规定,财团必须提供相匹配的资金,允许联邦份额在四年内从90%下降到75%。


该法案将要求白宫定期制定一项计划,以提高科学和创新的竞争力,支持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所确定的目标。


02 

《无限边疆法案》与美国大国竞争战略 


《无限边疆法案》的制定者毫不讳言,该法案就是要满足美国大国竞争战略的需要,目标直指中国。该法案的目标是通过加大对科技研发的投入,确保美国在科技创新领域的世界领导地位和竞争优势。提案者参议员舒默在向媒体介绍该法案时强调,新冠病毒大流行表明美国与其他地区之间的科学技术差距正在迅速缩小,这威胁美国人的长期健康、经济竞争力和国家安全。从长远来看,美国无法承受数十年长期投资不足,反而期望在先进的科学技术研究方面处于世界领先地位。提案人罗·卡纳也强调,要想赢得21世纪需要对未来的技术进行投资,这意味着要增加美国经济部门的公共资金。国会应该尽最大努力在全国各地发展可持续的产业,让这些产业留在美国,保持竞争优势。《无限边疆法案》也指出,联邦政府必须加大对发明、创造、商业化和生产新技术的基础研究投资来促进美国的创新,确保美国在未来工业中的领导地位。


《无限边疆法案》直接服务于美国对华战略竞争。参议员托德·杨说:“新型冠状病毒从中国传播到世界其他地区,提高了公众对21世纪影响我们生活的深层联系和严重脆弱性的认识。”在他看来,中国正努力利用这场危机,扩大对全球经济的影响。他还说:“现在不是让北京威胁我们的价值观和利益的时候了,我们和盟友应该投资我们自己,给世界一个明确的选择。美国历史上充满了大胆的举措和精心策划的投资,利用了公共和私营部门之间的合作能力。当美国从这场危机中走出来时,我们绝不能满足于仅仅恢复损失。相反,我们必须把自己置于领导地位,而《无限边疆法案》就是这样做的方法。”该法案在众议院的共同提案人迈克·加拉格尔也说:“为了确保中国共产党在未来不会获得技术优势,我们还需要对竞争的核心战略技术进行积极的投资。《无限边疆法案》是美国未来几代技术领袖的一笔首付,我很自豪能在两党的基础上推出。”


这样的立法初衷得到了美国科技界很大程度的认同。美国大学协会主席玛丽·苏·科尔曼认为,这项立法通过资助关键性研究对美国的安全、健康和经济增长做出了大胆而持续的投资,将帮助促进国家科学基金会创新,使美国保持对全球的竞争力。美国前总统克林顿的科技政策顾问、美国国家学科基金会前总裁尼尔·莱恩也认为这一法案正当其时。在制定该法案的过程中,参议员舒默曾经向美国学术界的精英进行咨询,参与咨询的麻省理工学院校长拉斐尔·莱夫对舒默表示,该立法将提供美国迫切需要的可见、有重点和持续的资金和方法,从而应对中国日益增长的能力所带来的挑战。美国《科学》杂志网站的也将该法案称为“领先中国法案”或其他表述。


75年前,富兰克林·罗斯福的科技政策顾问万尼瓦尔·布什向美国政府提交了名为《科学:无限的边疆》研究报告,这份研究报告最终导致了美国建立国家科学基金会,科技创新和新兴技术的开发逐渐被纳入到美国国家安全体系之中。今天,几乎同样名称的《无限边疆法案》再次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体现了美国两党的共识:在大国竞争的时代,美国同样需要加大对科技研发的投入,因为科技创新能力将决定大国竞争的最终结果。该法案已经取得两党高度共识,最终成为法律的可能性相当高,需要引起我们的重视。


文章内容不代表大国策智库观点。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17 The Statecraft Institution, Beijing,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