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智库研究 > 国家战略

黄靖:展望2021——百年大变局不可逆转

来源:北京语言大学《国别和区域研究简报》2020年12月   作者:黄靖      2021-01-05

2021年将是充满希望但却依然迷惘一年。随着特朗普的离任,“特朗普主义”带来的巨大不确定性将告一段落。各国都期待即将接任的拜登政府将在国际事务中重返多边主义并按牌理出牌,进而给世界格局注入长期缺失的稳定性。


然而,除中国外,新冠疫情仍然在大多数国家泛滥甚至有趋向严重的势头。同时,美国等西方各国还面临着尖锐的国内矛盾和挑战。而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中美关系——依然充满变数。因此,2021年的世界依然迷惘和焦虑。


01

对内“治愈”(heal)是拜登政府的施政轴心


尽管拜登以8000万选票优势赢得大选,但特朗普仍然赢得了前所未有7400万选票。美国社会面临着自南北战争以来最为严重的分裂。加之疫情泛滥、经济滑坡,迫使拜登政府不得不专心内政,以“治愈”为其就任后的施政轴心。首先,治愈疫情。必须尽快有效控制新冠病毒的传播;第二,治愈经济。必须尽快扭转美国经济的下滑,尤其要防范疫情期间近90000亿美元量化宽松而导致的巨大金融危机。第三,治愈社会。必须尽全力克服(至少弱化)美国朝野势不两立的对立局面。


2022年国会中期大选将是“治愈”是否获得成效的关键测试点。如果拜登领导的民主党在2022年中期大选失利,那么拜登2024年争取连任将希望渺茫,而世界所期待的稳定也必将随着仅有一任拜登政府的离去而成为泡影。


02

欧洲是拜登政府对外政策的首要关注


拜登政府对外施策的关键,是恢复美国与欧洲(日本次之)的紧密盟友关系,继而重建美国对盟国及西方国家的“领导”。为此,拜登特别任命了前国务卿约翰·克里为总统特使,专门处理美国重返巴黎协定的事宜。但克里的使命远不止于此。克里将凭借其丰富的资历、威望和人脉,对内可以帮助拜登勾兑各利益集团的冲突,尤其是协调民主党内部的矛盾以及和国会的沟通;对外可以协助拜登把控重大关切问题,尤其是美欧关系。作为总统特使,克里可以直接与拜登交流,出谋划策,其重要角色无人可取代,俨然起到第二副总统的作用。


显然,重返巴黎协定只是美国修复美欧关系的第一步,毕竟气候问题是欧洲的重大关切。但克里更在意的是要重返伊核协议。这不仅是因为伊核协议是克里本人当年精心栽培的硕果,而且,恢复伊核协议对欧洲意义重大。首先,伊核协议将阻止伊朗拥有核武器,从而拆除威胁中东乃至世界的一颗大定时炸弹;其次,随着对伊制裁的解除,来自伊朗的能源供给将从根本上改变欧洲对俄罗斯能源的依赖局面,强化欧洲对俄罗斯的战略态势;再次,随着伊朗局势的稳定,中东局面也会好转,进而从根本上控制给欧洲带来巨大压力的难民、恐怖主义等问题。

03

中美关系是确定世界形势走向的关键


中美关系的走向是世界形势能否回归稳定有序的关键所在。尽管美国挑起的的“战略竞争”格局依在,但拜登胜选后,中美双方都已经表示在拜登上台后制止两国关系的螺旋式下滑的意愿。但拜登政府或将在意识形态上、尤其是“人权”问题上依然对中国持强硬立场,以此对内安抚反对派,缓解内部压力,占据“道德”制高点;对外为盟国树立“价值观”标杆,凸显美国的“领导”地位。但在具体政策上,拜登政府将全面“去特朗普化”,同时力图制定一套完整和连贯 (comprehensive and consistent)的对华政策框架。


这意味着拜登政府在2022年国会中期大选之前,很难推出具体的对华政策框架,因为这不仅需要国会的支持,也需要盟国的配合。这使得拜登政府即位之初,会在强硬立场之下,“冻结”具体的对华政策和措施。这固然会使中美关系止损劲儿有所期待,但前景依然不明朗。毕竟美国的内政和世界的局势,都不会以拜登政府的意志为转移。

04

百年大变局不可逆转


然而,今天的世界毕竟已经发生了难以逆转的变化。一方面,尽管疫情给中国带来巨大的困难和伤害,但中国很快有效控制住了疫情,经济持续发展。这不仅表明中国的和平崛起势不可挡,而且进一步缩小了中国与美国之间的差距,更加凸显了中国在世界事务中日益举足轻重的作用。 另一方面,尽管拜登政府雄心勃勃地想恢复美国在国际事务中的“领导”地位,但美国的硬实力和软实力都已今非昔比。而欧洲与日本——美国两个最强大的盟友——都在特朗普执政期间提升了各自的力量和地位。英国的脱欧非但没有削弱欧盟,反而进一步夯实了德法两国的主导地位。陆权国家重新主导欧洲事务,凸显了欧洲在世界战略格局中的独立趋势。自二战结束以来,日本首次主导了两次大的国际合作项目——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和日欧自由贸易与投资协议。这不仅大大提升了日本的国际地位,也加大了日本对美国说“不”的底气和资本。 拜登获胜后,日本积极回应了中国加入CPTPP的意愿;欧洲也克服了美国政府明里暗里的阻挠,与中国达成了中欧贸易协议。这两项发展表明日欧不仅有不同于美国的世界观和利益追求,而且有在中美之间“对冲”(hedging)的意愿和能力。


另外两个大国——俄罗斯、印度——也在积极地强化自身,扩充势力和影响力。中俄的全面战略伙伴关系不但极大地助力俄罗斯改善国内的经济形势和安全环境,也有助于提升俄罗斯在国际事务中的影响和作用。印度由于疫情和政策失误导致经济持续滑坡,而民粹泛滥更加剧了经济内卷的趋势。其结果是莫迪政府应对外部局势的能力受到限制。只有继续奉行不结盟政策,才能最大限度地保持印度在国际事务中的弹性,从而充分利用好自身的战略资源。


东盟是目前世界上经济发展势头强势的少数地区之一。显然,经济上与中国“结伴而行”是东盟经济持续发展的一个根本原因。正因如此,包括美国盟国在内的东盟各国连续表态不在中美之间选边站。这对于维护地区稳定和发展是积极有利的。与此同时,东盟与中国的“南海行为准则”的议定已经进入最后阶段。一旦签署,不但将有效稳定南海局势,防范领土纠纷上升为对抗与冲突;而且将使任何域外大国以安全稳定为由干涉南海事务失去正当的法理基础。 展望2021年,世界格局由一强独霸向一强多极发展的大趋势将会更加明显。在经济方面,随着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中欧投资协定的签订以及中国积极参与CPTPP谈判,加之“一带一路”建设的持续发展,世界经济非但不会滑入“去全球化”的逆流,而是迈向更高层次的“一体化”。这两大难以逆转的大趋势,是2021年的希望所在。


文章内容不代表大国策智库观点。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17 The Statecraft Institution, Beijing,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