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智库研究 > 国家战略

章百家:中美关系还有回旋余地吗?

来源:新三届   作者:章百家      2020-12-10

中美关系变化的历史


中美关系正在经历一个急剧的变化,我们经常说,中美关系是当今世界最重要的双边关系,意味着什么呢?中美关系不仅影响两国,而且对整个世界都会发生影响,但是我们讲它是最重要的关系,其实只是最近这十几年,基本是进入21世纪之后。在特朗普时期,中美关系的急剧恶化。


现在讲中美关系不会回到从前,根本原因是因为两国力量的对比已经发生了变化,上世纪70年代之后所逐步建立起来的互信的基础已经改变了,所以两国间已经出现了结构性的矛盾,形成了竞争关系。特朗普的一个重要作用,就是把原来的互信完全打破。


判明现状和趋势需要借鉴历史经验,看一下历史,我们会发现中美关系的变化是非常丰富的,我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双方关系是疏远的,疏远的含义是双方每一方都处于对方对外政策的边缘地带,双方在考虑自己的外交政策时,对方是在一个很次要的地位。


我们也经过结盟,这个结盟说起来很美好,事实时间很短,而且结盟中矛盾很大,在太平洋战争期间。以后又出现过一个很长时间的敌对,从缓和到建交经历了差不多8年的时间,最好的一段时间1983年到1988年,中美双方基本处在一种,按美方的定义是友好的非盟国。


进入21世纪,我们是战略合作伙伴关系,2017年以后变成了战略竞争对手。很多人都讲中美关系倒退,那是从双方联系渠道来讲,甚至倒退了40年。但是在一个大历史之下,我们会看到,中美关系事实上是进到了一个全新的阶段,中美关系对双方的影响之深,对全球政治经济影响之深是超越了以往任何时代,从这个角度看,中美关系进的是一个新阶段,而目前这个时间是最为关键的。这是第一点。


影响中美关系的四个基本因素


中美两国最大的差异是什么?就是中国是一个古老的新兴现代化国家,美国是一个年轻的但是老牌的现代化国家,这种差异就造成了中美之间相互吸引力和排斥力,这两个东西几乎同在。


从历史上看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当中美接触少的时候,距离就产生了美感,当两国关系很近的时候,反而会出现很多矛盾和摩擦。


中美差异具体讲有四个方面:


一是社会制度不同。社会制度不同会增加沟通的成本,中国是在不断变化的,美国是相对稳定的,这就造成了中美之间处理相互关系时,每一代人遇到的问题都不一样,而且很难形成有序的知识积累,这样一些原因造成了中美关系的复杂性。


二是价值观存在差别很大,一个是人权,美国人更重个人,中国人更强调集体。对民主的看法也不一样,美国人更强调投票,程序,中国更强调协商。一个很重要的差别在于对公权力的看法,西方人认为公权力就是恶,是不可缺少的恶,必须加以制衡,而中国人对公权力的看法是善,中国人要求公权力事事都要负责,这是非常不一样的,尽管这种价值观中国也在逐渐变化,但将来有可能在某种程度缩小,但不会消失。


三是两国的地缘环境很不一样,在大国里,中国的地缘环境是最差的,美国是最好的,这导致了对外行为不一样。


四是国际地位变迁的经历不一样。美国从立国之后基本是不断上升的,同一时期,中国从清末到现在是一个U型的曲线。这些不同的经历都会对中美双方在判断和理解对方的时候带来很多偏差,都习惯用自己的价值观判断对方。


另外,我想强调的是,中美关系从来不是简单的双边关系,它是说各种层次互动的影响。第三方因素可能对中美关系造成很大影响,比如太平洋战争,后来美苏之间的冷战、朝鲜战争、越南战争等等,中美关系的变化也会牵动世界多方面的变化,比如中美建交,带来了整个世界秩序的很大变化。中美关系受全球化变动的影响,比如现在中美关系的变化,和这一波全球化因素,高科技发展有关。


还有一个要注意的,中国高速的现代化对全球政治经济产生的冲击,14亿人快速的进入现代化行列,这是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它产生的冲击远远超出中国人的想象,这一点必须有充分的认识。


中国内部变革和美国的反应


这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中美关系的状况,比如中国的变革,改革开放初期,美国很认同,很支持,中美关系就会很好。如果中国的变革,比如1949年的政权更迭,美国不认同,两国关系就会处于敌对。


最后想强调的一点是前景预期,我们老强调利益决定中美关系,实际上中美这样的大国,双方对未来世界前景的预期是否一致,对两国关系影响是非常大的,不管是太平洋战争,还是中国改革开放,还是中苏分裂,这些都是双方在前景预期上有一致,这样双方关系就能比较友好。


但现在面临的情况是,是双方对前期预期一致,也可能很坏,双方都把对方看成是主要敌人,这就会影响很大。中美之间是有过长期斗争的,或者长期博弈,也建立过互信,中国有一句老话,叫不打不成交。大国博弈最基本的一条经验,只有双方都认识到彼此的力量和限度,才能消除恐惧,你不仅知道自己的力量,而且知道自己力量的限度,也知道对手的力量和对手力量的限度。


最典型的就是新中国成立以后,中国最担心的是美国会侵略中国,美国最担心的是中国在东南亚搞共产主义扩张。经过二十多年,中国人发现美国人连越战都打不赢,根本不可能侵略中国。美国也看清,中国发展起来以后,特别是“文革”期间,内部矛盾很多,已经没有力量做什么扩张,到这时候双方就有可能建立互信。


当然那个时代的互信也是有条件的,首先是中美两国综合实力相差很大,其次是有共同的安全利益,第三双方经济可以互补。这是双方互信的基础,此外,还有领导人之间的各种沟通,双方之间各种联系渠道的建立等等,现在这个情况已经发生非常大的变化。中美竞争在某种程度上是双方迟早要面对的现实,目前的一个状况,我觉得还处在评估对手。


这几年我们看到,双方都有对对方的高估,也有对对方的低估,还有客观的一些作用,比如疫情等等。现在对中美双方来说,是一个需要通过博弈寻找平衡点,调整政策,有可能出现互信。我说有可能的原因,必须双方都还期望能够建立互信。


中美可能避免零和博弈


我认为未来中美之间可以是竞争和合作同在的,原因首先在于,中美双方博弈中的诉求在不同层次上,美国希望维护它的全球领导地位,中国主要是维护自己的发展权,在这种情况下,尽管形势严峻,中美双方都有回旋余地,有可能避免美苏冷战时的零和博弈。


美苏冷战有几个原因,美苏都提供了当时看来很有前途的一种政治经济模式,而且双方都把这种模式竞争看成是你死我活的,牵扯到根本价值观。但是经历了美苏冷战之后,中美之间,包括现在全世界,当时二战后全世界都面临制度选择的问题,今天的情况已经很不一样了,不管是美国模式还是中国模式,事实上都对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没有那么大的吸引力,中国要走自己特色的道路,所有的国家都明白这一点,都必须适合本国国情。其次,中美都认识到只有一个世界,美苏的时候基本是两个世界,两套体系。


从近期看,首先要抓住缓冲期,近两年有大的动作双方都不太可能,但这是一个缓冲期,这是需要抓紧测试各方面的政策,确定哪些地方可以合作,哪些地方必须加强危机管控,包括高科技脱钩,脱钩的后果到底对谁有利,现在还很难判断。


最后我要说的一句话是,现在中美出现的结构性矛盾,不是通过一般的谈判就能解决的,需要做很多艰苦细致的工作。这些结构性的问题,需要通过大量谈判,技术规定,以及双方遵守最后的协议才能改善。总之,塑造世界和时代需要的中美关系,需要耐心、智慧和勇气。谢谢大家!


(注:本文是章百家先生在“《财经》年会2021:预测与战略”上的演讲,由现场速记整理,未经本人审阅。)


文章内容不代表大国策智库观点。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17 The Statecraft Institution, Beijing,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