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智库研究 > 国家战略

孙海潮:美国重启对伊朗制裁提案遭安理会否决 迁怒欧洲

来源:cfis国际网   作者:sun'hai'chao      2020-08-27
【导语】8月14日,美国向联合国提交延长伊朗武器禁运决议的草案未被通过,表明美国没有获得欧洲盟友的支持,美国进而威胁称,将援引伊朗核问题全面协议中的条款,寻求安理会立即恢复对伊朗的制裁。对此中方表示,安理会对美国决议草案的表决结果再次说明:单边主义不得人心,霸凌行径不会得逞,任何将自身利益凌驾于国际社会共同利益之上的企图必将以失败而告终。近年来,美国奉行单边主义,大搞“美国优先”,放弃自身国际义务,任性“毁约”“退群”, 早已信誉扫地。同时敦促美方早日摒弃单边主义,停止单边制裁和“长臂管辖”,采取理性务实态度,回归遵守全面协议和安理会决议的正确轨道。


8月14日,联合国安理会15个成员国,以两票反对,11票弃权,唯有美国和多米尼加赞成的投票结果,否决了美国关于延长对伊朗武器禁运决议的提案。英、法、德、比、爱沙尼亚5个欧洲盟国均投了弃权票,特别是在任何问题上无条件与美国“共进退”的英国也“一反常态”地拉开距离。怪不得美国在狂怒之下直呼投票结果“不可原谅”,伊朗总统鲁哈尼称之为“可耻的失败”。


中俄两个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投了反对票。国际舆论指出,美国如此不得人心,中俄根本无需否决,在没有5个常任理事国投票否决的情况下,某项决议草案必须得到9票才能获得通过,美国所得的区区两票根本无法通过。美国何曾经受过如此奇耻大辱,气急败坏地大叫“不可原谅”又能怎样?特朗普近年已与德法多次闹得极不愉快,难道还会放弃“美英特殊关系”?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安理会投票后发表声明:“我们永远不会抛弃中东地区的朋友,希望安理会能采取更多的行动”,“联合国是世界各大国集聚之所,今天却在维护和平与国际安全的基本使命时归于失败”。伊朗外交部发言人穆萨维发表推文:“联合国成立75年来,美国从未如此孤立”。


法、德、英三国外长发表的联合声明指出:“虽然美国退出构成巨大挑战,我们仍坚持对伊核协议的承诺”,“我们相信将会通过协议签字各方与伊朗在核协议框架内的对话,可以处理伊朗遵守在核协议中所做承诺的问题”,“我们不住地呼吁伊朗重回所做承诺,全面遵守核协议”。声明称当时就认为达成该协议是唯一能阻止伊朗拥核的机会,美自2018年5月8日退出后已不是参与方,因此不能支持美国的提议,法、德、英仍致力于维护5年前所签的协议。该声明是英国脱欧后首次与法德采取联合行动,气急败坏的蓬佩奥反讽欧洲宁可“轻视与美国的盟友关系,也要选择与阿亚图拉政权结盟”。


2015年由法、德、英、美、中、俄与伊朗签署的伊核问题全面协议,被欧盟视作为最重大的外交成就之一,认为既避免了中东出现核军备竞赛的风险,也成为中东和平稳定的重要保障之一,欧洲将因中东地区形势的缓和而受益。特朗普就任之初,就发誓要废除这个“史上最糟糕的协议”,并对伊朗实施“史上最严厉的制裁”,法德坚决反对并表示绝不会放弃,还将为维护该协议的有效性尽最大努力。美国相继退出伊核协议和巴黎气候协定,是欧美关系史上两起带有根本性质的激烈冲突。


英国追随美国扣押经过直布罗陀的伊朗油轮后,伊朗随之扣押了英国油轮,英国不得不做出妥协。为保持与伊朗的正常贸易,欧盟设立了“支持贸易往来工具”(INSTEX),借以绕过美国的金融制裁,这一削弱美元国际地位的举动,使美国极为恼火。美国持续升级对伊制裁并于年初杀害伊朗高级军事领导人,欧盟均表示不同赞同。


美国在中东奉行分而治之战略的根本目的是攫取利益和保障以色列安全,阿拉伯世界越乱,以色列越安全。特朗普2019年推出所谓巴以和平的“世纪协议”,正式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以所占巴勒斯坦领土合法化,遭到巴勒斯坦和中东国家一致反对,巴勒斯坦宣布中断与美国的关系,宣称美已无资格调解巴以冲突。欧盟重申解决巴以问题应以联合国决议为法理依据。英国也未就特朗普的巴以“世纪协议”表态。8月14日,美国撮合阿联酋与以建交,被称为另一个“世纪协议”,达到了分裂阿拉伯世界的战略目的。特朗普提交安理会的延长对伊制裁决议草案,争取犹太人选票和转移抗疫和治国无能视线的意图更加明显。


8月20日,蓬佩奥奉特朗普之命前往纽约联合国总部,面见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通知”安理会:因为伊没有遵守2015年协议所做的承诺,必须重启对伊全面制裁,“别无选择”。由于法、德、英三个欧洲盟友对美国的中东政策持反对立场,在重启对伊朗制裁问题上还前所未有地发表了三国外长联合声明,欧美关系再次面临重大考验。欧洲舆论认为,对伊朗制裁自8月20日起成为美欧之间的政治与司法角力,美欧相互较劲且如此高调极为少见。


8月16日,俄罗斯普京总统提议举行伊核协议签字各方视频峰会,法国总统府当即表示同意,随后却出现了蓬佩奥奉特朗普之令“通知”联合国启动“快速恢复制裁(snapback)”机制的“下文”。美国退出世卫组织却要主导世卫组织改革谈判,退出伊朗核协议却推动对伊制裁国际制裁,均遭到欧洲盟国的坚决抵制。欧洲舆论指出,特朗普可能在本届联大期间宣布重启对伊制裁,但将引发激烈的司法辩论甚至争斗,美国的努力不会有结果。美国从未如此孤立,安理会从未如此分裂。


特朗普就任以来执行“美国优先”和极限施压政策,鲜有成功的例证,却成为世界“乱象之源”。数届北约峰会和7国集团峰会均不欢而散,2019年在的法国举行的G7峰会已沦为空谈论坛,连发表毫无意义的联合声明的表面文章都放弃了,2020年的峰会极可能流产。人类发展史上最为严重的公共卫生事件新冠疫情爆发以来,“世界上最富有国家集团”的G7基本销声匿迹,没有发表过任何具有实质意义的声音,遑论采取具体行动了。联合国安理会作为对世界和平与安全负有全面责任最具权威性机制,也从未就这一关乎人类命运和未来的重大事件协调立场。马克龙总统推动安理会五常举行抗疫峰会的努力付之东流。G20峰会诞生于2008年世界金融和经济危机爆发,2008年11月、2009年4月和9月就举行过三次,为解决危机提出方案和指明方向,2020年新冠疫情对世界经济和金融造成的冲击广度和深度都远大于2008年,G20却只举行过一次视频峰会,中方所提倡议和宣布疫苗为全球公共产品受到广泛欢迎,欧洲予以呼应,美国禁声。


上述情况表明,特朗普领导的美国政府一定程度上已丧失对盟国的领导力,自然在很多方面也丧失了对世界事务的引领作用,现在则极力通过“甩锅”和转移视线,借以推脱抗疫和治国无能的责任。对待巴黎气候协定和世卫组织立场的区别,美国从德国撤军和重新部署在欧驻军,以及在伊朗核问题上的争论,只是美欧分歧的几个侧面。特朗普为争取连任还会不断出怪招奇招,甚至放言他若落选,就是因为民主党使了手脚,他可能不会承认。马克龙有关“西方霸权终结”和北约“脑死亡”的感叹,值得深思。


特朗普已惹恼了整个世界,世界反过来使特朗普陷入狂怒。欧洲一再劝自己:“11月3日以后再说吧”。这便是所谓的“战略忍耐”。


文章内容不代表大国策智库观点。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17 The Statecraft Institution, Beijing,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