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智库研究 > 国家战略

肖斌:美国的新中亚战略将是有限的竞争战略

来源:《世界知识》公众号   作者:肖斌      2020-02-04

2019年12月13日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在哈萨克斯坦外交部长穆赫塔·特劳伯迪访问华盛顿后举行的记者会上表示,美国总统特朗普不久将宣布新的中亚战略。此后不久,美国国务院宣布国务卿蓬佩奥将访问乌克兰、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四国,并出席2020年1月在塔什干举行的C5+1外长对话会,与中亚国家讨论美国的新中亚战略。然而,受美国与伊朗关系骤然恶化影响,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推迟了对上述四国的访问。


目前,美国还没有公布其新中亚战略的具体内容,但中俄两国都非常关注有关动向,担心冲击中亚地区秩序。在当今的国际体系中,美国在大部分区域中拥有绝对的优势。但是,在某些地区中,美国并不享有优势,中亚就是典型一例。分析美国新中亚战略的角度很多,地区优势要素是较好的分析工具。通过对地理空间、地区权力和战略伙伴诸要素的综合分析,可以看出美国新中亚战略将是一个有限的战略。

地理空间要素处于劣势


中亚地缘政治价值很高,但受所处地理空间影响,始终徘徊在大国竞争的边缘,这是因为中亚对于域外大国来说竞争成本非常高,地理空间要素是需首要考虑的问题。现代航空业和信息技术的确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了地理空间要素的不利影响,但地处亚洲腹地的中亚国家因产业单一、经济发展对外依赖严重,铁路和公路依然是与外部世界保持联系的主要渠道。


俄罗斯在中亚地区的地理空间要素优势最大。沙皇俄国时期,俄国就非常重视对征服地区的铁路建设,通过兴建外里海铁路、奥伦堡—塔什干铁路、外阿拉尔铁路等,加强了对中亚及周边地区的控制。苏联时期,中亚陆路交通获得了巨大发展,修建了总长约19600千米的中亚铁路网,其中哈萨克斯坦有约14600千米干线,乌兹别克斯坦约有4000多千米。在冷战的大部分时间里,苏联发展中亚地区交通基础设施建设的策略非常有效,美国对中亚地区没有构成直接威胁,只能在中亚外围挤压苏联的安全环境。


苏联解体、中亚国家独立后,美国曾多次调整其中亚战略,但受制于地理空间要素,基本保持着“战略介入”的态势。期间,美国曾试图通过“新丝路计划”打通南亚和中亚联系,谋求地理空间要素优势,但因耗资巨大,发展十分缓慢。特朗普就任总统后,在美俄对抗、中美关系下滑、中俄战略伙伴关系趋密等多重因素作用下,美把中国和俄罗斯列为竞争对手。加上C5+1对话机制不断强化、美—哈—乌战略合作加大等因素,美国的新中亚战略很有可能从“介入”转向“竞争”。但从地理空间要素来看,俄罗斯依然处于优势地位,而中国紧随俄罗斯之后。


地区权力要素差距大


在地区子系统中,地区权力要素取决于国家对地区安全、经济和社会的控制力。俄罗斯在中亚地区依然拥有首要权力。在安全方面,俄罗斯是集体安全条约组织的主导国,并承担了该组织95%的军事支出。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都是集体安全条约组织的成员国,其中塔吉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都有俄罗斯的军事基地。俄罗斯与中亚国家经济关系最为密切,并主导着欧亚经济联盟。据欧亚经济委员会官网消息,2019年1~6月,俄罗斯与联盟其他成员国相互贸易额达176.7亿美元,俄与中亚国家贸易总额是271.2亿美元;反观美国,根据美国商务部数据,2019年1~9月美国与中亚国家贸易额约为11亿美元。此外,俄是中亚国家重要的外汇来源国。根据俄学者谢尔盖·里亚赞捷夫的统计,截至2018年约有420万中亚籍劳工在俄罗斯工作,每年中亚籍劳工从俄汇往中亚国家大约95亿美元外汇。根据俄联邦中央银行统计,2019年第二季度从俄汇往中亚的外汇已达24.4亿美元。在社会影响方面,俄语依然是中亚国家的交流和工作语言,70%的电视、互联网、印刷品和30%的商铺招牌使用俄语,中亚国家80%的食品来自俄罗斯,15万多名中亚国家学生在俄罗斯的高校里学习。


俄罗斯官方没有对美国新中亚战略表态。俄罗斯外交部长拉夫罗夫曾在2019年11月指出,中亚地区对于俄罗斯至关重要,俄罗斯不同意域外国家试图以各种方式改变该地区的外交政策。俄罗斯学者琳娜·约本纳泽认为,出于排斥俄罗斯和中国的目的,美国制定了新中亚战略。但是在中亚大肆“行善”需要足够资金,所以美国新中亚战略面临的首要问题是资金问题。


地区伙伴要素合作意愿不强


作为战略意识极强的国家,美国在中亚地区进行战略竞争需要拥有地区伙伴要素优势。地区伙伴要素优势是指中亚国家有非常强烈的合作意愿。美国的新中亚战略释放出诸多不利于中俄两国的战略意图。一是有制衡中俄关系的考虑。在2019年12月北约伦敦峰会的联合声明中,俄罗斯被看成是北约最大的“威胁”,中国则首次被称作是北约成员国必须共同应对的“机遇和挑战”。二是与俄罗斯和中国展开经济竞争。在《善用投资促进发展法案》(简称BUILD法案)的基础上,美国在2019年11月东盟曼谷会议期间宣布启动“蓝点网络计划”,通过多边金融合作计划与“一带一盟”(丝绸之路经济带倡议和欧亚经济联盟)在开发基础设施方面竞争。美国在中亚加大与中俄战略竞争力度,将冲击中亚国家长期奉行的多边主义平衡战略,加剧中亚国家内部在对美、对俄、对华政策方面业已出现的分歧。


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是美国的战略对话伙伴国。美国非政府组织“自由之家”驻吉尔吉斯斯坦专家乌鲁贝格·巴巴古洛夫2019年12月18日在哈萨克斯坦媒体撰文表示,在美国的新中亚战略框架内,哈萨克斯坦将是“战略支柱”,并与乌兹别克斯坦共同形成“亲美轴心”。但实际上,对于美国的新中亚战略,哈乌两国态度不一。哈萨克斯坦积极回应。哈外交部长穆赫塔·特劳伯迪2019年12月24日向塔斯社表示,哈萨克斯坦期待美国的新中亚战略。乌兹别克斯坦国内反应相对平静,官方没有就此发表评论。媒体只发布了蓬佩奥即将来访的信息并转发了路透社关于“美国正准备发布中亚新战略”的消息。


其他中亚国家官方都未公开表达立场,各国媒体也都发布了未带评论的美国新中亚战略消息。土库曼斯坦“东方”网发表题为《白宫正在为中亚制定战略》的文章,认为美国新中亚战略将会加深与中亚国家的政治、军事和经济合作,但美国在对中亚投资方面不是中国的竞争对手。


与中亚国家媒体相对温和相比,中亚国家社交网络评论十分活跃。以“中亚新闻”(Casian.info)为例,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的用户表示,“如果美国不关心我们的安全会更好。他们越关心,我们地区就越不稳定;美国人无所不在,他们就是要在俄罗斯周围建立敌对国家圈。”


通过上述要素分析可以看出,尽管战略竞争意图强劲,但因地区优势要素不足且在短时期内难以改变,美国的新中亚战略只能处在有限竞争的状态。但除非发生不得不与中国、俄罗斯合作的重大事件,美国与中俄在中亚地区的战略竞争不会停止。

来源 | 《世界知识》公众号

文章内容不代表大国策智库观点。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17 The Statecraft Institution, Beijing,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