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智库研究 > 国家战略

孙海潮:大国关系与“一带一路”建设

来源:大国策智库   作者:孙海潮      2020-01-14

古丝绸之路始于中国而终于欧洲,丝绸之路的美好名称则始于欧洲而终于中国。欧洲媒体仍把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称作丝绸之路或新丝绸之路计划。古丝绸之路是古代中国综合国力和影响力大幅上升后走向世界,与世界融合以及世界走向中国的必然结果,“一带一路”倡议也是中国综合国力和国际影响力大幅上升后,中国走向世界与世界融合,以及世界走向中国与中国融合的历史必然。


一部世界史主要是大国发展史,一部国际关系史也主要是大国对外关系史。国际秩序和行为规范由占世界主导地位的大国制定,对制定国及其盟国有利,别国只能遵守和执行。二战后美国伙同盟国制定的国际秩序,一是为自身谋取最大利益,二是借以控制世界。当美国发现由其主导制定的国际规则反而对自身有所限制,或对别人也有些微便利时,所谓的“退群”便成为自然而然的逻辑了。美国以往只是在不得不讲理的时候才讲一点理,现在则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讲理了。


中国强势崛起和迅速走向国际舞台中心,是冷战后国际力量对比变化的基本因素,也是世界局势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基本方面,近年来国际局势的变化基本因素都在围绕中国演化。我于1977年进入外交部法国处工作,外交生涯与中国改革开放和发展壮大的进程完全同步,对中国国际地位的变化有着切身的体会,对西方舆论对中国态度的变化感触极深。虽然西方舆论对中国的态度从来都是负面的,但内容和形式及关注点都已发生深刻变化。


 “一带一路”倡议是中国综合国力迅速壮大后才有可能提出并加以推进的。美国战后在西欧推进的马歇尔计划是为了控制欧洲盟国和与苏联冷战,打了近半个世纪冷战,现在回过关来要求盟国支付保护费。冷战后美国发动“全面反恐战争”和推出“大中东民主计划”是为了控制石油资源,在账面支出8万亿美元伤亡数万人之后,使世界唯一超级大国从顶峰跌落。美国以自己的眼光看待中国,自然把“一带一路”看作是中国扩大自身影响的地缘战略和地缘经济规划,拼力加以阻挠。


美国打压欧盟与打压中国异曲同工。美国始终在极力阻挠欧洲一体化建设。戴高乐推动欧洲一体化的初衷是以欧洲为依托,让法国在世界上发挥大国影响力,密特朗在冷战后即提出建立欧洲单一货币,一是防止德国做大,二是摆脱美国金融控制。密特朗明确指出,美国害人最甚的是金融控制和金融颠覆。美国对非盟国还有制裁封锁军事干预等手段。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始于美国次贷危机,转年便演变为欧洲主权债务危机,欧元区经济至今未缓过神来,美国转嫁危机的手段绝妙而不露痕迹。


美国不愿看到中国发展,作为美国战略盟友最多和最集中的欧盟的对华政策总体上追随美国在情理之中。西方最感焦虑的是中国的体制和制度优势,骨子里仍希望中国保持原材料供应地和产品消费市场的地位。欧盟不会放弃对华武器禁令,也不会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欧盟2019年对华关系文件把中国列为经济竞争者和体制性对手,心态表露十分充分。但形势比人强。欧盟已承认中美为世界政经的主导力量,世界围绕中美两大轴心运转。法国总统马克龙有关“西方霸权终结”、“北约脑死亡”的评论,以及欧盟必须适应“中美两大控制”等观点,是对欧洲地位的另一种说明。


欧盟对“一带一路”倡议由冷眼旁观到冷嘲热讽,从质疑等待到有选择地参与,态度由消极逐步转向积极,充分说明了欧盟对华政策的摇摆性和趋利性。日本的态度与欧盟极为相似,印度由于历史原因,对“一带一路”态度的变化更需要时间,最终也还会走到这条路上来。


截止2019年10月底,中国已同137个国家和30个国际组织签署了197份共建“一带一路”合作文件。中国已是126个国家的最大贸易伙伴,远超出美国的70个左右。欧盟与中国互为最大贸易伙伴,欧盟是中国最大的外资来源国。16+1机制发展为17+1,中国与希腊的港口合作及与塞尔维亚的钢厂项目,示范作用巨大。17+1将于2020年在华举行峰会,既是中欧关系发展的重大成果,也是欧盟对华政策在国家间差异性的表现。世界是分裂的,欧盟28国更是分裂的。英国脱欧是欧盟也是西方世界分裂的明显标志。


2015年,中国和法国政府发表了《关于第三方市场合作的联合声明》,这是中国与发达国家签署的第一份此类文件。中法英三国的核电合作项目开中国与发达国家第三方合作先河。中国与法国在非洲的第三方合作已取得明显进展。2019年3月习近平主席访法期间,签署了第三轮第三方市场合作示范项目清单。习近平主席访意期间,召开首届中意第三方市场合作论坛。意大利在看到第三方合作市场带来的丰硕成果后,正式加入“一带一路”倡议,与中国展开全方位的合作。意大利成为G7集团中首个正式加入“一带一路”倡议的国家。


2019年4月,奥地利、塞浦路斯、捷克、希腊、匈牙利、意大利、葡萄牙等欧盟国家领导人来华出席“一带一路”高峰论坛,白俄罗斯、塞尔维亚、瑞士三个非欧盟国家领导人,法德英及欧盟领导人委托的高级代表团与会。德国联邦经济部长阿尔特迈尔对媒体表示,他受默克尔总理委托,宣布欧盟大国希望通过集体形式与中方展开合作。欧盟对“一带一路”已经展示了“很高的团结度”,欧盟相信以此可以展示其共同的立场。“欧盟内的几个大国已经内部同意,我们不想以双边合作的形式签署‘一带一路’合作备忘录。但以集体形式,欧洲经济区和中国有必要签订类似的协议。” 期望“一带一路”倡议可以继续在自由贸易、多边主义、可持续性等问题上发展。欧盟将就此提出建议。


2018年9月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顺利举行,28个非洲国家和非洲联盟在峰会期间与中国签署共建“一带一路”合作备忘录。中非关系的快速发展使其他大国的紧迫感明显增强。


2019年6月,美国在莫桑比克召开“美非商业峰会”,宣布启动“繁荣非洲倡议”,力图把中国及俄罗斯“推回去”。美国非洲战略明确指出要在非洲遏制中国和俄罗斯的影响,蓬佩奥国务卿公开要求非洲从“中国模式”转轨至“美国模式”。美国宣布将原来的海外私人投资公司整合升级为国际开发性金融公司,先后与日本、澳大利亚、加拿大、欧洲的开发性金融机构签署协议,建立开发性金融机构联盟,加强在对外投资、对外援助和发展政策等领域的协调合作,“为不可持续的、国家主导的投融资模式提供强有力的替代方案”,抗衡中国“一带一路”倡议下的投融资模式。


2019年8月,日本在横滨举办了约有40多个非洲国家领导人参加的第七届非洲发展国际会议,并将该会议由五年一次改为三年一次。日本承诺未来三年向非洲提供总额约300亿美元的对非投资及贷款计划,进行 “高品质基建”。


2019年10月,俄罗斯在索契召开了首届俄罗斯与非洲国家峰会,重点讨论俄与非洲国家在经贸、安全等领域的合作,“重返非洲”。普京总统指出,俄非贸易额有望在现在200亿美元的基础上,并决定每三年召开一次俄非峰会。


2019年11月,德国在柏林召开“与非洲有约”投资大会。德国默克尔总理指出,非洲大陆自由贸易区的成立说明非洲有着宏伟的发展计划,并呼吁加强对非投资。近年来,德国对非洲直接投资增长迅速。2018年德国企业向非洲投资超过10亿欧元。


美国深陷修昔底德陷阱思维,对华偏执不会改变,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最大外部障碍。在当前中美战略对立加剧的国际环境下,必须从百年未有变局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两大前提下考虑对外政策,处理对外关系。中国只有把自己的事情办好,其他事情才能跟着办好。中国处理大国关系更须遵循这一规则。欧洲国家不顾美国反对而加入亚投行是利益趋使,在“一带一路”问题上必然如此。国家间关系仍是利益关系。美国极端自私的国家政策导致世界怨声载道和盟友反目,道理也在这里。


文章内容不代表大国策智库观点。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17 The Statecraft Institution, Beijing,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