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智库研究 > 国防金融

孙建华:战争金融在英美反法西斯战争中的作用

来源:大国策智库   作者:孙建华      2019-10-21

【编者按】战争说到底打的就是钱财,交战双方最终比拼的是财力。战时金融一方面提供庞大的战争支出,另一方面要支撑战时经济的运转。上一期我们讨论了金融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中所发挥的重要作用,本期我们重点关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中,战时金融在英国和美国等主要西方国家的作用,从而检视和评估金融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中的历史和贡献。

作者:孙建华

来源:《中国金融家》2015年8月刊

原题:《战争金融有效运作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制胜的重要力量(节选)》


英国的战争金融在反法西斯战争中显示的威力


英国是欧洲反法西斯战场的主要力量,为战争的胜利做出了重大贡献。英国在反法西斯战争中伤亡了160万人,其中死亡人口45万人,死亡人数占总人口的比例为0.94%。财产损失高达1500亿美元,并耗用了大量的战争费用。


战争迅速消耗了英国的国力。从战争爆发至1943年4月,英国支出的战费总数已达到13,000兆镑。1940年英国每日平均需要战费500万镑,1942年增至1200万镑,1943年再增至1500万镑。战前的1938年英国拥有100亿美元的黄金储备,但是到1940年的时候因为支付从国外进口的军需物质就只剩下了10亿美元。在1941年美国“租借法案”生效前后,为等措战费,英国被迫将其公民的海外资产国有化并出售,等集了45亿美元的战争基金,但仍不敷战争需要,于是沿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的财政金融举措,主要通过征税和在国内募集公债来解决财政困难,例如1939-1940年英国的财政赤字达到7.68亿元,就是由政府举债来填补的。


英国在战争前期的1940年、1941年和1942年,税收及内债收入总和占各年国家财政支出总额的比例分别达到了84%、95%和96%。而同时期,各年内债收入的规模及其占国家财政支出的比例都超过了税收,表明举债是战时英国财政的最大收入,也是其军费的最主要来源。


英国人民对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的贡献,可以从其踊跃认购战时公债上窥见一斑。战时经济体制下的英国人民要承受德国法西斯封锁和轰炸带来的痛苦,其消费还被限制到最低水平以便进行强制储蓄,另外还要负担沉重的捐税和通货膨胀带来的损失。尽管这样,英国人民仍然节衣缩食,以剩余的分文悉数借给政府用作军费和战时经济建设的资金。从1939年开战至1942年底,英国人民借给英国政府的钱已经超过6600兆镑。按当时全国人口计算,人均贷款在140镑以上。英国人民抗击法西斯侵略的爱国热情和既有的健全的金融业成为战争金融大规模运作的基础。


1940-1942年间英国成功进行了三次大规模的募债运动。第一次是1940年9月至1941年6月的军械募债运动,共募借军费469兆镑,英国人民人均贷款10镑。第二次是1941年10月至1942年3月的军舰募债运动,共幕得军费545.5兆镑,其中在英格兰和威尔士就募得了478兆镑。这笔内债的规模已足以建立一支包括5艘战斗舰、4艘航空母舰、45艘巡洋舰、300艘驱逐舰、13艘中型巡洋舰、33艘潜艇、267艘扫雷艇、124艘摩托鱼雷艇、117艘潜艇给养舰和单桅帆船在内的舰队。第三次是1943年3月开始的飞机募债运动,募得的军费超过616兆镑。1943年后英国继续举债内债来等集战费。这些军费被用于向美国及国内的军工企业定购武器及其他军需物资,不仅有效地保证了英国军队自身的供给,而且还部分援助了苏联等反法西斯同盟国家。


英国战时内债的募集有多种形式,这些内债募集形式无疑要依托邮政储蓄机构、商业银行、英格兰银行、证券交易所及券商的业务平台来开展。也就是说战时英国内债的成功募集与金融中介体系和金融市场的作用是分不开的。


发达的金融业和战时经济金融统制的结合是英国战争金融运行的基础和保证,而战争金融又有力地支持了战时英国的军工生产及其对其他同盟国的援助,这对欧洲战场反法西斯战争胜利的贡献是很大的。


美国在战争金融支持下成为全世界“民主国家的兵工厂”


美国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主要力量和后盾,为战争的胜利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战争中,美国伤亡190万人,其中死亡人口42万人,死亡人数占总人口的比例为0.32%。财产损失为3500亿美元。美国通过1941年3月生效的《租借法案》即《进一步促进美国国防和其他目的法案》向反法西斯同盟国提供了总价值高达500亿美元的租借物资,其中60%供给英国、32%供给苏联,其余的份额提供给自由法国、中国等反法西斯国家。共有38个国家接受了根据租借法案所提供的援助。而这些援助物资是在金融业支持下生产出来的。


美国在1941年参战后即实施战时经济金融体制,有计划地集中和运用其掌握的经济资源去支持战争。美国在战时一方面要适应国防的需要充分扩军,直接参战:另一方面又以“民主国家的兵工厂”自居,大量生产武器和其他军用物质,而后通过《租借法案》,以租借方式供应全体盟国。其为实现这两大任务而耗用的金钱规模庞大,截至1945年9月2日,日本投降并签署投降书时止,已达到4500-4800亿美元的规模。战时美国快速攀升的庞大军费开支加大了其财政负担。

 

支出

1940-1941

1942-1943

1943-1944

军费预算

6255

670

1000[1500]

合计

3000

3000

3000

财政支出预算

85[127]

750[782]

1800

*方括号内为实际支出,数据单位为“亿(美元)”


在1941-1944年的4年间,美国的军费预算支出扩张了将近15.9倍,同期财政支出预算膨胀了将近15倍。而在财政支出预算案中的其他主要支出,例如一般行政费、失业救济费、农业救济费都被削减了,只有公债利息的支付是同步上升的。这表明此时美国的财政支出差不多九成以上倾注于军费,以满足庞大的国防需要;美国的军费开支与公债的发行有关,公债增发的收入是不断增加的军费的重要来源。实际上美国在1941-1941年间一直在增税,到1944年时,其年赋税收入已经超过500亿美元,但是仍然难以阻止赤字的累增。因此,解决美国战时财政严重困难的途径就是增发公债。


截至1940上半年,美国的国债余额已达到430亿美元,已经接近当时法律规定的政府债务上限。但是美国政府感觉到欧洲战局危及其安全,为了支援英国抗击德国法西斯,遂要求国会提高债务上限,并于同年6月获得国会批准在债务上限之外在本土金融市场发行40亿美元的国防库券。这是《租借法案》实施前美国利用其金融力量支援英国的反法西斯战争。


美国参战后,为等集军费,在1941年12月至1945年7月间,又在金融市场上连续发行了7次战争公债,包括长期公债和短期库券在内累计有2000多亿美元。规模如此庞大的战争公债在美国金融市场上推销毫不费力,因为这些公债在资本市场和货币市场上很受投资者的青睐,甚至有的公债仅在2周之内就被抢购一空。


由于投资者认购踊跃,所以战时美国战争公债的发行利率一直维持在2%左右,而且可以溢价发行,这使得美国财政部发债的实际收入高出券面总价的15%-20%。如此有利的发债条件使得战时美国的战争金融不仅规模和威力巨大,而且具有可持续性,这是其他任何国家都不具备的战争能力。


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美国是头号资本主义强国,政治民主,有健全的产权制度和发达的金融体系,而且长时间远离战火,是欧洲和亚洲国家资本避险的天堂。由于黄金大量流入美国,到1940年1月美国拥有210.5亿美元的黄金储备。黄金储备增加,以黄金为准备的银行信用及货币就可以扩张,1941年全美国银行业的过剩准备金达到70亿美元。美国在《租借法案》生效和参加战争后,走上了扩张军备的道路并决心充任“民主国家的兵工厂”,这使得国内产业尤其是与军需相关的产业获得发展,资金需求增加给美国银行业的闲置资金找到了出路。这些资金在有计划地使用中被导向了国防金融,从事与军事相关的信贷,其方式之一就是直接认购政府的公债,供政府设立军火工厂。美国银行参与军事信贷的方式还有贷款给民营工厂和短期放款,前者供企业扩充战时生产的设备,后者满足各类工厂的流动性资金需求,目的依然是扩大军需民用品的生产。战时美国银行投资公债及国防事业的规模逐年递增,这表明金融与战争的关系不断加强,战争金融的规模及影响也随之扩大。


没有银行的信贷支持,美国的军火生产能力就会受到很大的限制。其自身战耗的补给就会出现困难,更不可能成为“民主国家的兵工厂”。“民主国家的兵工厂”充分体现了美国对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巨大贡献,而美国强大的金融力量及其对战争金融的娴熟运用又是其作为“民主国家的兵工厂”的基础。


文章内容不代表大国策智库观点。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17 The Statecraft Institution, Beijing,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