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智库研究 > 国防金融

专访 | 乔良:基于国家安全视角的“国防金融”

来源:大国策智库   作者:乔良   2018-12-20

   导语:国防金融做为一个全新的概念,涉及国防和金融两大领域,其内涵具体如何界定?研究的重点和切入口如何选择?大国策智库研究员章晓英就这些问题对著名学者乔良将军进行了访谈。本文根据访谈内容的整理。


一、关于国防金融研究的两点看法


1. 对“国防金融”概念的理解与定位

首先来看这个概念,我觉得要么应叫“金融国防”,要么叫“国防与金融”。“国防金融”从字面意义上讲,是为国防提供金融支撑,这把我们真正的原意给弄小了。而“金融国防”是从金融的角度谈金融领域里的“国防”,也就是金融安全的意思,更符合我们的初衷。从内涵与外延的角度看,最大的是”国防与金融”,是两大领域的结合;次大的是金融国防,强调的是金融安全;最小的是国防金融,是金融对国防的支撑。这几个概念是不一样的。一开始由于有军队机构的参与,把国防放在了前头,金融成了后缀,中间又没有连接词,就变成了国防金融,就把一个很大概念缩得很小。其实将来就加一个字就行:国防与金融研究。这样的话既可以研究国防,又可以研究金融,还可以研究金融和国防的关系,又可以研究国防和金融的关系,余地就大。所以再加一个字就可以。(初步阶段要形成共识还较困难,所以现阶段可以)就当“国防与金融”来理解。因为有的学者只讲国防问题,有的只讲金融问题,还有的把金融和国防连起来讲,都可以讨论。(专业研究)需要长时间的积累,需要付出心血与时间。尽管目前跨领域研究国防与金融的专家非常少,理论研究存在人才困境,也一定不要把课题或话题缩小到金融如何去支撑国防的范畴,那就变成为战争融资一类的问题了。

战争融资也是一个研究方向,但不应做为一个主要的方向。一战的时候,战争融资是一个非常典型的国防金融问题。德国的国债利息非常高,就说明国家的融资能力差,找不着钱,所以利息就高。英法有美国的支持,它的国债利息就相对低,负担的战争成本要少。一战的时候,英国还是老大,英国最后从美国得到的融资大概达到了70多亿美元。那个时候的70多亿和现在的可不一样。法国的融资也大概达到了40多亿。德国的战争融资才8000万马克,差的太多了,所以德国打不赢,这和它的融资能力有很大的关系。从这个意义上讲,战争的融资仍然很重要。但是,国防金融研究的不光是战争融资的问题,因为时代在变。那个时候打仗,某种意义上说,能融到资就能打赢战争。虽然说今天最终打仗也要烧钱,但是美国从1971815号(编者注:时任美国总统尼克松向全世界宣布:美元与黄金脱钩)以后让世界发生了变化,美国可以不打仗,就让全世界都成为它的准殖民地,即金融殖民地。这个就比简单的战争融资和金融对国防和战争的支持等级要高的多了。我们为什么人民币要国际化?实际上也是看到了美国货币霸权的前景。


2. 当前国防金融研究的切入点 

国防金融研究从何处切入的问题,我认为先预选几个题目去做是一个办法,但是不如跟着形势走。现在正好在打贸易战,金融与国家安全的关系就变得很重要。所以从这个切口进去。打贸易战,虽然涉及顺差、逆差问题,但是还要涉及货币问题。另外,中国搞一带一路,用人民币结算,它也是人民币国际化、中国产品走出去的过程,也和金融有极大的关系。所以说放在当前国际政治斗争的大背景下,这些问题都是可以和我们国防与金融的问题联系在一起的。如果说要单独做一个特学术的、超越时代的货币问题或对于金融问题的深入思考,现在恐怕没有人有这个能力。有人有此心,但是我认为都没有为此完全做好准备。

 

二、从金融安全的视角看待美元霸权问题


1. 贸易逆差是实现美元霸权的必要条件。

金融安全在一定程度上差不多可以说是国家第一安全。因为金融是经济的血液,血液出了问题,生命还怎么维持?

美元获利有它简单的秘密。一些济学家、金融专家们认为把这个简单的秘密说出来就是阴谋论,可这不是阴谋论,这是个事实。比如说,美元是通过维持贸易逆差向外输出的。美国人希望全世界都使用美元,可是他又不肯把美元白送给大家用,那美元怎么出去?美元输出的方式只能是购买别人的产品、资源。美国付钱买东西,他的账目上就必然形成逆差;你卖出产品,账可能产生顺差。从本质上,是美国占便宜,因为美国输出的是纸,拿回的是物质产品。中国人拿回的是纸,输出的是产品。从这个意义上,美国已经占了全世界的便宜。现在,特朗普说自己吃亏了。美国是支付方,资产负债表上是逆差,是赤字;你们的资产负债表是顺差,是黑字,所以说你占便宜,然后就要对中国产品提高关税。有的中国人居然也觉得自己理亏了,看这么多年跟美国的贸易,一直顺差,这不是占美国便宜是什么?所以我们确实应该多买美国的产品,补贴美国,消消美国的气。可你怎么不想他的美元怎么来的?是印出来的!印出来的与生产出来的产品进行交换,谁占谁便宜?就是这个概念没有弄懂。

尤其从当前现实出发,我们主要还是要弄清楚美元霸权对于美国和世界的意义以及影响。有些人以为我是个反美主义者,认为我是在谈阴谋论,其实不对,我对美国和美元的看法都是理性的。我认为,美元在整个20世纪后半叶对于世界的贡献和负面影响参半。它为全球提供流动性,使整个世界几千年流动性短缺状态,得到了根本性的扭转,这样它就使全球经济能够长足的发展。因为美元无限制的印刷、无限制的发行,可以使人类不再缺钱。什么地方你缺投资,只要你有项目就能找到投资。过去就不是这样。过去没有美元硬通货的时候,如果你没有足够的黄金、足够的白银就完了。现在你没有钱印就是了。不过实际上货币不是说想印就能印的,要想印就能印,现在全世界谁也不如津巴布韦,津巴布韦的最小面值都250亿了。没有信用的货币印出来也没有用。美国政府的厉害就是它又可以让自己随心所欲的印美元,又让美元保持足够的信用,这样他才能够推动自身的经济,也能推动别人的经济。中国政府在改革开放之前也在发行人民币,人民币没有全球信用,只在本国国内有购买力。所以中国为什么在改革开放之后与美国互动。我们通过向美国出口产品和资源,获得了大量的美元,然后在大量美元的基础上发行人民币,人民币才开始有(全球)信用。从这个意义上讲,人民币在过去40年时间里有30多年,是以美元做为人民币的信用基础的。这是美元全球化的积极作用方面。其负面作用就是美国人用美元把全球变成了美国的工厂,美国人可以基本上不从事消费品的生产,只靠生产美元这一特殊商品,就可以占有和消费别国的物质财富,这事实上等于美国用美元对全球进行金融殖民。


2.特朗普恢复制造业对美元霸权的影响

美国推行美元霸权40年,特朗普上台以后有所变化,他甚至不太在乎美元的霸权了。他现在的目标是恢复美国的制造业,恢复实体经济。而这样做会带来一个问题。因为要恢复制造业,就得生产产品往外卖,就不能有强势美元。只有美元弱势,才好往外卖东西;强势美元,适合往里买东西。美国过去为什么要一直奉行强势美元政策?最重要的就是向海外输出美元的时候,需要强势美元,让它有购买力。现在特朗普要想往外卖产品,就需要弱美元。为什么现在特朗普和美联储的关系紧张了呢?美联储要加息,美元就走强,这种情况下就不利于产品出口。特朗普觉得这纯属给我“上眼药”。如果让美元的价格上升,产品的价格就跟着上去,就不好卖了。中国的产品价廉物美,就是因为人民币的价格低,产品就容易出口。美国人为什么总要逼人民币升值?人民币升值实际上也是间接的贸易战,并不是真正的金融战,它的目标就是让你人民币升值,使产品出口困难。


3.美元霸权真的会动摇吗?

有一种观点认为只要美国的军事和科技实力不倒,美元的霸权地位就难以动摇。目前的汇率弱势,只是美国的短期策略,这个理解不完全对。如果不强调恢复实体经济,强势、弱势美元只是美国的两手策略。美元什么时候强势?当美国要收割全球利益的时候,也就是通常所说的剪羊毛的时候,美元需要强势,然后吸引资本回流。当吸引资本回流到一定程度,需要美元再流出到其他地方创造新的繁荣以产生更多剩余价值,也就是资本的时候,它需要弱势美元。美元重新放出去就是投资,投到哪个地方,那个地方就有繁荣。因为大家如果都不繁荣,大家活不下去,美国就死了。必须让某个地区轮换繁荣。 这有点像咱们农民种地要轮耕一样。这块地今年种庄稼丰收了,明年可能就换种别的,因为年年种玉米,就逐渐退化,所以需要轮耕。强势美元是收割用的,弱势美元是播种用的。然后再换个地方创造一轮繁华之后,到了收割季节,弱势美元开始转强,美联储加息,然后资本重新回到美国。这是过去的美国的做法。但是现在它不是个强势还是弱势的问题了,现在的问题是美元的强势不利于美国的出口。美国的实体经济占美国GDP不足1/3,去年GDP18万亿多,接近19万亿,实体经济6万亿左右,剩下都是非实体经济所做的贡献,主要是金融和服务业。在特朗普之前,美国没什么可出口,能出口的只有波音飞机、汽车、军火和服务,它的金融、娱乐也属于服务的一类。这个时候,这一部分出口并不太受强势弱势美元的影响,占的额度不大。

有人认为,即使特朗普重振了美国的实全经济,美元霸权也不会动摇,这个理解存在一个小偏差,它缺少一个细部的分析。认为美元的弱势强势都不影响美元的霸权,有高科技和军事霸权这两个东西支撑着美国,美元霸权跌不下去,不完全是这样。美元的霸权能不能跌下去,不完全取决于有没有军事和科技的支撑,还取决于它在全世界的流通量及结算量。当美国人开始恢复制造业,美国人自已生产,自己消费的时候,会带来一个问题:进口量减少,货币的流通就减少了,美元输出就减少了。大量的美元就沉淀在了美国,在美元内部循环了,往外走的就少了。可是全世界别的国家互相之间的贸易量并没有减少,国际交易之间总得有东西结算,本来美元是结算货币,过去我们手里头大把的美元,现在美元不足了,我没有钱了,就得寻找替代货币。要么寻找人民币,要么寻找欧元。那么如果欧元和人民币成了美元部分的替代之后,世界货币的格局就变化。美元过去的所谓霸权是一统天下。虽然欧盟切走了23%,美元还在68%的结算量,现在又加个人民币。近来,人民币切到20%,美元还是百分之四十几了,然后人民币再扩大一点,达到30%,欧元再扩大点达到30%,美元还剩下百分之三十几。这就三分天下了,三分天下还叫霸权?

当前美国要恢复实体经济,但美国的产品成本一定比我们高,他占不到别国产品的便宜,所以说对美国本身是个伤害。但是,特朗普为什么这样做?要么是不知道这是个伤害,因为他从实体经济商人角度讲,他看不透。要么是他明明看透了也非要这么做,为什么?从长远的来看,一个国家如果没有实体经济,成为空心帝国之后,迟早要败在实体帝国的脚下。所以说从这个意义上讲,特朗普是看到了美国的危险的。中国是世界制造业第一大国,美国是制造业强国,日本德国都是制造业强国,但都不是制造业第一大国。中国是第一大国,且与美国正在缩小差距。所以,美国今天打贸易战,不全是贸易不平衡的问题,他实际上真正瞄准的目标是“中国2025”高科技计划。2025的高科技计划一旦实现,中国和美国的科技差距就进一步缩小。一旦这个目标实现,中国全面超越美国就指日可待,美国对我们所有的技术封锁方面的东西,几乎都只剩下时间就能解决了。那个时候美元才真的没有办法维持它的霸权。动摇了科技基础就动摇了军事基础。军队的关键基础在于科技,科技不领先,军事就不领先。军事不领先,那还打什么仗?所以,美国人对科技这方向上中美差距缩小其实是很恐慌的。所以我们可以对特朗普的动机做出这样一种判断,即:他现在不惜弱化美元霸权,关键原因是看到了科技这一美元霸权所依赖的根本支柱受到了中国的威胁。


乔良,国防大学教授、国家安全政策研究委员会副秘书长、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名军事理论家和评论家。

文章内容不代表大国策智库观点。

来源时间:2018-12-20
相关阅读:

Copyright © 2017 The Statecraft Institution, Beijing,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